舒菲儿

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正文

小说《移民时代》第十五章

(2022-09-17 15:28:40) 下一个

第十五章

微信视频一接通,就听到白妈在那头抽泣,白玫心里顿时一个咕咚。

白玫的弟弟白林开车把人撞了。

有天晚上他下班回来晚,由于光线不好,找停车位时不幸把一个路人撞倒了,把人家的大腿给撞骨折了。幸亏是在居民区,当时车速不快,否则就不是大腿骨折那么简单了。总之,白林全责,伤者向“白家”索赔,什么医疗费康复费误工费加一起十万。

十万?白玫一听,傻了,连着倒吸好几口气,可是吸进去半天没见呼不出来。

摊上个这么不省心的弟弟,她不想呼吸的心都有了。

而且,这明明是白林的事,怎么又成白家的事了?老太太只要把事件上升到“白家”,言外之意就是,白玫也有份儿。

“找险公司了没?”

“找啦!保险公司只赔了一万多!你弟媳妇急地好几天都睡不着,急得奶水都没了!她跟娘家亲戚朋友凑了四万块钱,我把前两天你给我的一万也给了,还差四万。玫玫,你能不能帮帮你弟?”

“……刚给了你一万,现在我手头也没钱了。”

“你没有,老宋总有吧?他那酒吧每天都出钱,拿一两天的营业额出来就够给你弟弟缓急的了。就当是借,等你弟有了钱慢慢还你呗。”

白玫顿时语塞。她离婚近三年,瞒了家里也近三年。

看白玫半天没吭气,老太太哭声更大了:“你弟没你命好啊,你们一家三口在加拿大吃香喝辣,住着大豪宅,坐着大豪车,开着大酒吧,享尽荣华富贵……再看看你可怜的弟弟,没上过好大学,没个好工作,现在还要一人工作养两个孩子,可怜啊!你这个当姐姐的可不能没有良心!你要多帮衬你弟弟一下呀……”

白玫把嗓子里的那口气叹了出来:“行了,别哭了,我又没说不管,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想办法。”

跟罗丽丽借四万人民币,是她想到的第一个办法。不过,几秒钟后就被她否定了。罗丽丽肯定会借,也拿得出,但是,她如何还?何时还?

没失业前,她偶尔跟罗丽丽借个一两千加币,还都需要分期还款,至少俩月才能还清。而且为了还钱,她几乎不敢添置任何衣服化妆品,不敢在外边吃饭,实在不行还得从柴米油盐酱醋茶里克扣。如今她失业没收入了,睁眼闭眼想的都是“钱从哪里来”,她自己已经焦头烂额了,再多一分钱的债务都有可能压死她。

不然,真的去找宋开明借?这个念头一冒上来,白玫赶紧摇头,怎么可能?!

俩人的婚姻走到破裂这一步,跟她明着暗着接济娘家人有很大的关系。

刚开始,宋开明睁只眼闭只眼尽量装不知道。后来发现,白家人把他们一家三口当摇钱树,有事儿摇一摇,没事儿也摇一摇,宋开明就不高兴了。他不高兴,不光脸色难看,话说得也难听。恶语入耳,白玫的脸肯定也好看不起来,俩人就因为这事频频开战,冷战,热战无数回,回回两败俱伤……打住,打住,往事不堪回首。

这会儿,白玫愁得嗓子直冒烟。吃完饭就没顾得上喝一口水,不冒烟才怪,她便起身下楼倒水喝。

白玫下到客厅楼梯口,迎面和抱着鞋盒子从地下室上来龙大伟碰上,盒子里装着前几天给白玫买的鞋。龙大伟把鞋递到白玫眼前,说是为了感谢她的好心收留,也感谢她的山野营救。

白玫愣了一下,然后顶着鞋盒子,死都不要。

买都买了,如果送不出去,龙大伟也没时间再跑商店去退货,龙大伟又推过去。

两人推推就就了好一会儿。见白玫死活不接,他索性把鞋放在了茶几上,转身下楼。

“唉……”突然,白玫叫住他问了一句,“你新找的出租房在什么地方?周一我有空,可以开车送你过去。”

龙大伟停住脚步,扭头说:“不远,就在北区,不用麻烦你了,反正我东西也不多,自己坐地铁公车没问题。”

“啊,北区?”顿时,白玫的俩颗眼珠子瞪得贼大,生生把额头挤出了两层皱纹。

“怎么了?有问题?”龙大伟一脸狐疑。

“问题大了!北区是全蒙治安最差的区,经常发生偷盗抢劫枪击,还有什么黑帮,地皮流氓,街头混混都在那一带出没,华人都不敢住那里。”白玫讲得声情并茂。

龙大伟一听,本来一只脚已经下到台阶上,立刻抽了回来,将信将疑地问:“有那么可怕?不是说加拿大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吗?”

“唉,只能说世风日下啊!哪个国家都有烂地方,哪个城市都有烂区。连多伦多,温哥华也一样,住久了你才能知道哪里安全。不过,加拿大总体上还是比美国安全多了。”

龙大伟若有所悟:“哦,难怪,我也觉得那一片……那套房子里住的几个人像……”

“像什么?像坏人?”

“不,也不是,反正感觉有点奇怪。”龙大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觉得一阵心慌一阵后怕。

 白玫话锋一转,说:“小龙,其实,我必须跟你道个歉。那天我说的是气话,你别往心里去。我不是真想赶你走,是被那天的火给吓傻了才那么说。你呢,也别赌气,人生地不熟,万一不小心搬进狼窝里,万一再出点什么意外,那我可不成害你的人了?我看你别搬了,还是凑合住我这,反正罗丽丽的房子过几天就修好了,到时候你再搬。”

龙大伟眼睛馋了一下,沉思起来。一个人在外安全确实重要,住白玫家至少安全能得到保障。她要是不撵人走,我何苦非要搬走?想了片刻,他点点头说:“好,你要是同意,那我就不搬了,罗丽丽那边估计快装修好了,反正我不会打扰你很久。”

白玫和龙大伟的谈话被躲在房门后的妮娜偷听到了,听得一清二楚,她心里“耶”了一声,举起拳头做了个加油的动作,那兴奋劲儿,很明显比妈妈和表舅开心地多。

突然,妈妈在门外敲门。   

进我房间请敲门——妮娜的这个诉求,以前在家里从来没有被白玫重视过,更别提实施了。可自打龙大伟住进来,白玫突然文明起来文雅起来,进妮娜房间前都会轻声敲门,而且还会问:“我可以进来吗?”。

门里传来妮娜的声音:“请进!”

白玫推门进去,一转身慌忙把门关上,生怕有什么东西跑出去似的。

她坐到床边上,对正在电脑前写作业的妮娜说:“宝贝,跟你商量个事,吉他能不能过段时间再买?”

妮娜一愣,停下了笔,不高兴地问:“为什么呀?我已经跟老师说了,明天就把钱给他,他要帮好几个同学一起买呢!”

“妈妈的意思是,咱们晚几天再买。你国内的舅舅出了点事,急需用钱,妈妈把能给的钱都给他了,还是不够,所以我们就得控制一下支出,这个月呢,就不能买大件了。”

“什么是大件?吉他算大件?”

“当然算啦,一百块以上的都算大件。你看,上个月咱家刚换了微波炉一百五,你的手机换屏幕又花了一百五,你的新校服也花了一百五,这些都是大件。问题是你妈一个月也挣不了几个一百五。你也知道妈刚失业,现在没有收入了,咱们家一分一毛都得省着花。”

“可是……”妮娜犹豫了一下,怯怯地问,“那舅舅自己不挣钱吗?难道他也失业了?”

白玫被问住,想了想说:“你不要管他挣不挣钱,挣多少,他是我亲弟弟,遇到困难,姐姐就不能不管……”

妮娜的脸已经涨红了,眼睛里含着泪:“亲弟弟,亲弟弟,我还是你亲女儿呢!我也遇到困难了,你怎么不管我呢?不公平!”

“舅舅”这个称呼,在妮娜的世界里连个代词都算不上,充其量是个名词,而且还是抽象名词。舅舅到底长什么样,她不看照片根本不记得。

 其实,她八岁那年,也就是移民六年头上,和妈妈回国探过一次亲,可惜来去匆匆,跟舅舅不过见了两面,一次是接风宴,一次是送行宴,说的话没超过十句。只记得宴会上舅舅不停地抽烟,呛得小妮娜不停咳嗽。直白地讲,妮娜对“舅舅”的认识,远不如对楼下这个“表舅”多,和“舅舅”的关系,更不如和“表舅”近。而且,在她小小的意识里,还暗藏着“舅舅”爱要钱,“表舅”给她钱这种区别。

这姑娘倔起来真是跟她爹一模一样!

半晌,白玫叹口气,摸着妮娜的头说:“宝贝乖啊,妈保证下个月一定给你买,别说五百的琴,一千的也给你买……”话说一半,她恍然想起一个人,眼睛一亮,幽幽地说,“让你爸买吧,你爸有钱。”

............

现实题材小说,并非纪实文学。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谢绝转载,谢谢!

同时在豆瓣阅读连载,感谢支持!   

https://read.douban.com/column/62701366/ 电脑版,手机版皆可。阅读--收藏—推荐,感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