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在美国多年,但是仍然关注中国的事情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在美国,一人平推“小区共产党”

(2022-08-27 07:04:05) 下一个

在美国,一人平推“小区共产党”

我管我们小区目前的主流执政党叫做“小区共产党“,因为这帮人具有共产党的关键行为,只不过规模比较小,手段不够暴力而已。“小区共产党“通过开具罚单来钳制言论自由,“小区共产党”在黑箱里操作小区几乎一切事务,大到维修电梯,小到维修水管,业主拿不到任何文件。“小区共产党”随意提高物业管理费,但是几乎什么都不干,却舍得花大价钱聘请维稳律师发起无理由诉讼惩戒胆敢分享权力的非党员。党的内部,什么太上皇,什么山头之争,都有。然而面对党外屋主的时候立刻团结一致,割韭菜最重要。而小区的非党员,除我之外和中国那些天天被捅嗓子眼的屁民毫无差别,麻木不仁。但我偏偏认为自己是一根长得酷似韭菜的铁棒,于是“小区共产党”的愤怒全部加在我一人身上。这些愤怒包括:

     鸡蛋里面挑骨头,我什么都没破坏,就被先后开具了三万四千五百美元的罚单;

    当我去年宣布竞选业主委员会的时候,其雇佣的律师爪牙对我发起诉讼,现在洛杉矶高级法院受理。我没请律师,因为我享受在法庭上侃侃而谈对抗律师的感觉

    当我今年继续竞选,并且成功的时候,诬赖我骚扰员工;其律师发给我三个文件,试图诱骗我承认我从未造成的破坏。当我有理有据回复的时候,其律师暴怒,居然在电子邮件里直接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另外四个委员对我进行信息封锁,凡是通过我索要信息的,一律拒绝,小区大小事务不通知我。

     很可笑的一点,是他们在使用幼儿园小朋友的“尴尬大法”,也就是当我群发邮件或者群聊的时候,串通好大家都不理我,让我觉得尴尬。这就让我好笑了,我在网上数百人群里都从来不尴尬,照样发布作品,于是趁着他们都闭嘴,我每日一推我的政治理念,有反驳立刻开启辩论模式。

     就这样,即使“小区共产党”势力强大,盘根错节,基本上拿我没有办法,我一个人顶住了他们十来个人。

    我有三大法宝:法律法规;不怕尴尬;持之以恒。对于那些只想好好过日子的屋主,我最推心置腹的一句话就是法律高于业主委员会,整个业主委员会加上物业公司加上律师可能都是屋主的敌人,这时候只有法律法规能保护你。由于我就是业主委员会之一,这句话我连自己都扇了一巴掌。没错,我狠起来,连自己都揍,因为我不怕尴尬。

     虽然恶人到处都有,但是别的地方的恶人未必喜欢这个小区的恶事。所以,只要坚持自己透明,事情闹得越大越广则越好。

    中国共产党当然比我们这个小区大多了,也广多了。我们这个“小区共产党”出了小区就啥都不是,我也相信他们靠这点物业管理费无法控制洛杉矶立法司法和行政。真那样,我输了也值,那时候我可以吹牛说我一己之力平推了洛杉矶的立法司法行政。中国共产党的势力范围涵盖大陆全境,触手遍布全世界,立法行政司法都是他家的,军队也是他家的,服务老百姓的技术落后,到处停电,水灾,人口贩卖,医疗腐败,贫穷。控制打击老百姓的技术极度先进,有健康码,微信,封城导致人造饥荒,还有即将推出的数字货币。我在大学500人群里曾经推翻了“tang书记“的独裁统治,那时候我就说习近平只是一个“大号的Tang书记”,不足为患。然后后来我拉的500人群相继被封,我的号也被彻底封杀,才知道这个“大号Tang书记”大到铺天盖地的地步。不过只要有足够多的人每天坚持平推中国共产党,总有一天就能推平这祸国殃民的党。

更多博文,见https://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79773/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