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在美国多年,但是仍然关注中国的事情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喝饱老大的酒,泡够老大的妞--公司酒会的正确姿态

(2022-08-20 09:11:53) 下一个

喝饱老大的酒,泡够老大的妞--公司酒会的正确姿态

由于疫情影响,很久没有和公司的管理层直接接触。昨天老板的老板(下面简称老大)邀请我们吃晚饭,有酒。我可是忍着火疖子(boil)的疼痛去参加,不过其实火疖子疼起来,和去哪里没有关系。

    进场之后,先找老大唠嗑。老大感谢我冲破各种阻力来参加酒会,我则称偶尔有机会不在家里带娃,出来透透气,也挺好。

      继而我就一杯接一杯地喝酒。由于我自己为自己立法限制买酒,这个法律包括不能专门去买酒,只能顺便买酒;买的酒必须有折扣,酒的浓度还必须是啤酒-十几度,二十几度,三十几度,四十几度,五十几度,六十几度按顺序来,每次只买一瓶,碰不到就不买。这样的严厉法律下,我喝到酒的几率当然越来越低,所以,老大掏钱有酒喝,当然要喝到饱为止。别人点可乐,我点酒。别人一次点一杯酒,我一次点两杯。有人走了酒剩下,我拿过来喝。并且跟同事炫耀:酒是杀毒的,喝别人的酒相当于提前接触细菌病毒,只要免疫系统经常锻炼演习,到了关键时刻就不会掉链子。至于新冠肺炎?爷不知道世界上发生过新冠肺炎。同事大笑。

      然后就是泡够老大的妞。有女同事来自台湾,长得酷似蔡英文。这位女同事为老大清场,给老大独立演讲的机会。我最近对蔡英文十分赏识,于是我和这位酷似蔡英文的女同事在拍照的时候伸出咸猪手放在她的肩头,她也不拒绝。继而我和她尽情聊,专门聊公司里那些莫名其妙的怪事,专门让老大听见基层受到的不公平待遇。

     还有女同事个子一米八以上,二十多岁的美女,站在那里满眼都是腿。老大讲话的时候她专注地看着老大,简直望穿秋水。我暗笑,那腆胸迭肚的老大有啥好看的,老大已经多少年没有敲过一行代码,听他讲如何整好计算机系统,岂不是要倒大霉?于是我拍拍她的肩膀,这是一位骨感美女,肩膀上没有肉,一拍肩膀,就拍到骨头了。她和我一个City。美国的City都不大,也就几万人。于是我当场封她为本市的女神,因为我在本市常常遛弯,走遍这个城市的角角落落,从没见过比她更高的。她当本市女神乃是实至名归。我还承诺,要跑步去她家里找她。于是大家又哄笑起来。

      我还和另一位女码农聊天,听她激烈批评公司的怪象,我只拱火,不灭火。这位女码农的经理来了,于是我和他的经理激烈批评公司的系统安全组一年到头抓不住任何黑客,只会把自己人当做贼来防,给我们这些老实人设置各种障碍。趁着酒劲,我喊出一句口号:我们是公司的员工,不是贼。

    老大提前走了,气氛更加融洽。于是我们继续喝酒到尽欢而散。

更多博文,见https://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79773/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