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在美国多年,但是仍然关注中国的事情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腿上长个火疖子(boil),疼得像割肉

(2022-08-19 08:07:38) 下一个

    腿上长个火疖子(boil),疼得像割肉

    前不久刚刚发博文说身体状态决定投资态度,腿部立刻就来佐证了。长了一个火疖子,英文叫做boil。是一种葡萄球菌入侵毛囊,然后在里面大肆繁殖的皮肤病,可以深入肌肉层。我一直梦想着练出有突出静脉的大腿,这次左腿的淋巴管明显凸起了,泛着隐隐的紫色。人有发烧感,但是温度却没有上来。昨晚脓包破口了,我老婆拿着针把破口戳大一些,然后用酒精pad使劲挤脓,疼到怀疑人生。坐或者躺一会要站起来,腿部血压微微增加就巨疼,像被开水烫或者割肉一样。

     再次佐证了我的态度,人不怕穷,至少我不怎么怕穷,但是疾病是我也是所有人怕的。我这点资产,常常被网上的光鲜亮丽的女网友嘲笑,有时候我也觉得微微寒碜。然而昨天我带娃的时候,看见隔壁邻居家的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开着一个很破的车子小心翼翼在路边挤出趴车位来,然后指挥另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子趴车,女子的车屁股几乎贴到了男子的车头。我回头看看自己家的drive way,空荡荡的,随意来若干辆车都不成问题。我顿时觉得自己富裕到了让人嫉妒的地步,在这个以住小区为主的地段住着一个独立屋,虽然老一些。我和那个男子很热心地打招呼,打了两三次,试图抹平这种财富差距造成的嫉恨。早些时候有人问能不能趴在我们前院小铁门处,我也是忙不迭地说可以可以,City没有画红线即可。我点头哈腰,尽量减少仇恨值。

      男人一般可能都不太怕穷,但是怕身边没有女性。我的腿疼,但是不愿意一个人到里面去睡觉,于是在客厅沙发上躺着,看着面前我老婆带着大女儿。我总觉得那句“女儿是前世小情人”有一些道理,除了不发生非必要的亲密接触,和女儿相处的感觉跟交了一个新的女朋友没有多少差别。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沉静踏实,像森林深处的潺潺流水。开一代瓜子,剥一粒给大女儿,看着她像小松鼠一样嚼得嘎嘣响,在剥一粒给自己,如此循环。一下子就可以打发半个小时,丝毫不会多想工作,业主委员,法庭诉讼等。说实话,我来美国就是拎着两个皮箱过来的,现在攒下这些资产,已经觉得富得满意了。

      女生可能会不高兴了,我觉得女性在财富上的渴求,比男性要高一些。我在网上聊了无数女网友,往往三句话之后就涉及到投资,奋斗,成为资本家,等等。在家里,也是我老婆对房子的要求更高一些,要倾尽所有资产在后院加建一个,当我说我岳父在旧金山租房一辈子的时候,老婆昂然说她不能忍受这样的居住环境。岳母则对我们某个股票在170美元的时候没卖,现在跌到四十多,痛心疾首。我解释说,在170的时候,谁知道这是在山顶还是正在爬坡?股票要的是一个平常心,没有内部消息就不要瞎折腾。

     或者女性对财富的要求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在生物进化过程中,女性力气比较小,常常需要独立抚养儿女,因为在一夫一妻制以前,谁是孩子的爸爸很难厘清,追求财富上的安全感可能在于女性更加重要。男人则都是色鬼。女人爱好财富,男人霸占女人,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看起来非常不和谐而且会得罪人,然而很多真相未必好看。真,善,美三维度中,真和美很多时候未必重合。

     无论男女,都怕疾病。写了这些,我要下决心站起来了,我知道站起来会导致火疖子剧疼,然而我得吃早餐。无论男女,也怕饥饿啊!尤其男人。

更多博文,见https://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79773/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