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在美国多年,但是仍然关注中国的事情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貌似强大的“政治正确”的边界该在哪里?

(2022-07-14 11:53:26) 下一个

貌似强大的“政治正确”的边界该在哪里?

     文章很长,看官很忙。关子莫卖,结论先彰:窃以为:“政治正确”虽然貌似强大,但是不能长期对抗物质世界的客观规律,否则小到个人,大到国家联盟,迟早要发生系统崩溃。

    近来“政治正确”几乎成为一句咒语,一喊就灵。很多时候,“政治正确”真的具有排山倒海的力量,一旦不跟着政治正确的指挥棒走,立刻就会倒霉。在很多时候,“政治正确”又没有多少理性和规律可循,就是环境里莫名其妙出现打鸡血一样的骚动。在独裁系统里,是那个独裁的政治强人打了鸡血,老百姓没有选择,这种最可怕,最持久,也最任意,只需要政治强人一拍脑袋瓜子;民主系统会好一些,观念变化不像独裁系统那样剧烈,但是随机波动也常常导致很大一部分老百姓刚好打了同一品牌的鸡血,进入一种不均衡的狂暴状态。民主自由系统里从打鸡血状态出来会快速一些,只要有一部分清醒的人谨慎而坚定发声即可。

     人或集团在偏执于“政治正确”的时候,就会偏离理性,无视物质世界的客观规律。然而物质世界的客观规律没有人性弱点,它不以“政治正确”为指挥棒,即使全世界七十亿人一起反对也不改变客观规律。当个人或者人群违抗客观规律程度够大时,客观规律就会进行惩罚,这种惩罚不屑于理会是否“政治正确”。

拿我个人来说,一两周多没有发博文了。这一两周多眼花缭乱发生了很多大事:比如俄乌战争出现拐点;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被刺身亡,导致中国的爱国者狂欢;中国河南村镇银行储户三千人上街抗争被镇压,但是一些口号直指中央高层,一部分储户得到补偿;上海,西安市民惧怕再次封城又开始囤积货物;上海瑞金医院发生无差别砍人事件;中国疑似上千万(一说四千万)房主断供,多家银行随意封杀储户的信用卡和现金卡等。朝鲜突然蹦出来高调支持俄罗斯侵略者,承认乌东两州“独立”;都是很值得写的题材,让我心痒难搔,我每一个都可以写一两篇。这些事情串起来之后有一个非常政治正确的方向,就是应该反对共产党。因为这些事情里,共产党无一例外都是把事情往坏的方向推进,所以对于我个人来说,借助这些事情写一系列反对共产党的文章,就是政治正确,积德行善的举动。

     但是我没有能够写出来,我偷懒了。我自己觉得政治不正确了,受到良心的谴责,同时也有一些网友似乎提示我谈论这些话题。为了让我自己能够心安理得偷懒,我给自己找了三个理由:

    第一个理由,我已经离开了共产党的势力范围,难免懈怠。然而真的吗?共产党的势力辐射范围可远远不止中华大地那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而我与国内亲人无法沟通,就是因为共产党封杀了我的微信,正持续不断剥夺我和亲人联系的权利。理由不成立。

   第二个理由则是一些反对共产党的油管大V他们在伸张正义的同时还能挣钱,我偶尔写一篇来反对共产党,是义务劳动。然而人类社会出现钱只有几千年历史,而人类历史已经有了几百万年了。在出现钱之前,人类干的都是义务劳动。即使目前,人的日常活动,比如带娃,煮饭,学习,基本上也是义务劳动。可以说如果没有义务劳动,人类一天都无法存在。因此因为没有钱财收入而不去反对共产党的理由又站不住脚。

     第三个理由:我发现人有一种很奇怪的心理,你越是让人不要吃屎,人们往往越感兴趣屎是什么味道。姑且叫做审丑广告效应。当年有个著名的让人生厌的广告“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就是通过审丑广告轰炸打开市场。共产党也是如此。你越是在网上反对共产党,就越是在给共产党打审丑广告,于是就会有人好奇共产党是个什么玩意。聪明如马斯克的,还盛赞共产党控制的聊天平台微信。然而转念一想,审丑成瘾的人毕竟还是少数,大部分人都还是喜欢美好的东西。选择什么样的党来统治国家就好像选择什么样的伴侣过一辈子一样,即使审丑猎奇,毕竟不会轻易以身相许。马斯克称赞微信,不是没有听说他用微信吗。这个理由仍然不成立

     我想,根本原因还是政治正确无法对抗物质世界的客观规律。我每天也只有24小时,这就是客观规律,我带着两个娃,带着两个娃就是守护自己的基因,基因控制着人的行为,这也是客观规律。反对共产党当然政治正确,然而遇上客观规律,也就让路了。我一两周都不能发表反对共产党的博文,终于理直气壮了。

     严重问题又来了,如果每个人都如同我这样找理由,就都能找到不去反对共产党的“客观规律理由”。带娃的人说太忙而不去反共,还把娃送给共产党当接班人;没有娃的人也不去反共,说共产党太厉害,让人害怕,那么共产党是不是会千秋万代永远延续呢?不但你这么想,习近平也是这么想的。

    呵呵,万事无常,这也是一条客观规律。宇宙间万事万物,包括我们所在的宇宙本身,都有始有终。中国历史上那些试图万世永续的王朝,时间一到,都乖乖退出了历史舞台。中国的历史周期律几乎是一条客观规律,任何朝代都没有能够逃脱。共产党也不能例外。不过,共产党很可能不会亡于武力打击。古往今来,邪恶力量作恶没有门槛,有门槛就不叫做邪恶力量了。而正常力量要打击邪恶力量,门槛很高。从北约羞答答支持乌克兰反对俄罗斯的态度,我怀疑这个世界可能不会出现足以有勇气和体量正面推翻共产党的武装力量。一旦共产党遭受武力攻击,它还能立刻拉着十四亿中国人组成铜墙铁壁。

那共产党会怎么结束呢?咱们来一个管中窥豹,看一个典型党员:我母亲是一名老共产党员。她对于我当然有养育之恩,但是她对于党国的愚忠在我看来十分可笑。她还是“人民教师”,她和她的同事一辈子对于奴化中国孩子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当然在她看来,这是党让她这么干的,不是她的责任。是啊,当年德军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任何一个德军士兵都可以说是希特勒和纳粹党让他干的,不是他的责任。

我上周末打电话给我妈,她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报告了一个“好消息”。说微信上盛传国家即将对安乐死合法化慢慢开绿灯。她和她年龄差不多的同事,朋友,同学都十分开心激动。我并没有去网上核实,共产党在微信上放出的风有时候难辨真假。但是既然不少退休老教师都收到这样的推送,这些推送也不被封杀,这大概总是共产党有意无意推动的,至少不反对。看来,这是共产党对于忠于共产党的老人最后的“关怀”了吧,放开安乐死,让那些爱党的人士能够在剩余价值不多的晚年来个无痛结局,同时也为国家,为党减轻养老负担。养老金常常出现硕鼠,漏洞和挪用,还有多少剩余,乃是未知之数。所谓“安乐死”,总是会提早让人死,早死早投胎,那些此生无悔入华夏,来世再做中国人的灵魂一投胎,又是一波绿油油的韭菜。共产党无限膨胀,慢慢由于自重而沉降,对待党员自己的待遇也越来越低,或者是共产党覆亡的原因之一。

我妈说这段国家放开安乐死的事情的同时也穿插讲了了我大姑住院的事情。大姑应该不是党员,她是一个农民,每月一百多退休金,医保可以忽略不计,托关系住进了政府开的地级市最好的医院。然而她住院之后在医院里没有得到应有的护理,所以上厕所的时候又摔一跤而骨折,现在全靠在深圳做生意的女儿出钱请人护理,医院则收钱为主,得到的护理杯水车薪。我则说大姑的女儿在深圳做生意主要是做低端电子产品出口,自从习总书记鼓励战狼外交,把国际关系搞坏之后,芯片价格上涨,海外销路受限,她的生意将来只会越来越艰苦。她在深圳供着天价的房子,还有三个孩子。以后日子只会艰难。

我妈把安乐死和我大姑住院联系在一起,最后的结论是大姑应该早点死,免得祸害子孙。这就是一个共产党员的认知水平。她大概做梦也不会想着我大姑当了一辈子的农民,为国家做了贡献,到了老了病了,国家应该有所表示,尤其是号称“共产主义”的国家。年轻的时候为国家当牛做马,老了病了又躺在子孙后代身上,国家这时候玩起了隐身术,甚至趁火打劫,收取高额的医疗费用,却连最基本的陪着病人上厕所的服务都不提供,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在党的领导下,非党员过得越来越痛苦,或者也是党覆亡的可能原因。

    党员和非党员在党的领导下都混得都不好,都在走下坡路。这种下坡路来自于物质世界客观规律的惩罚,因为党从毛,邓,江,到习,一贯只忠于政治正确,今天甚至升华到了“道路自信,理论自信”的高度,意思是只要自信,一条道走到黑,两百斤麦子十里山路不换肩,就上可以藐视玉皇大帝,下可以藐视十殿阎罗,至于客观规律嘛,科学规律可以拿去擦屁股,经济规律可以拿去当餐巾纸,社会规律可以拿去当卫生巾,军事规律可以拿去擤鼻涕用...各有用途。

于是我再次絮絮叨叨强调,家族里的人,尤其年轻人有机会赶紧出国,出国就不要再回去,共产党在过去几十年中造成的灾难一个接着一个从来没有消停过,大灾大难又在酝酿之中。党从来不吸取教训,而是更加孤芳自赏,反复验证自己的“政治正确”。火烧眉毛的大灾难已经在地平线上升起,以房子断供,银行挤兑取不出钱和动态清零为前兆。

    西方国家的“政治正确”当然也很厉害,但是有一定的松动余地。正是这些松动余地提供了稳定性,避免与客观规律天地大冲撞。我在美国的一家公司当计算机工程师。公司监管部门的人为了积极表现,鸡蛋里面挑骨头盘查我的正常技术操作。我表示惊讶与拒绝之后,此人不依不饶,在聊天里打出总裁的名字对我施压。总裁是典型的“政治正确”旗帜。我回应道“我是技术人员,没有能力回答那些政治问题”。英文是“I am a technical person who is not able to answer those political questions”。总裁不懂技术,不干技术,和我从来绝缘,只是一个职场政治强人。我进公司的时候,总裁还不是这位总裁呢。你抛出总裁名字来是几个意思?监管部门的人不再说了,世界一片宁静,我又可以按照技术本身的逻辑进行操作,于是在我那小小的一亩三分地里,“政治正确”避免了冲撞计算机科学的客观规律。

再回到共产党的地盘,强人的政治力量往往能在全国范围所有公司机构里无视科学客观规律。疫情防控本来是一个科学技术问题,而现在完全被政治强人把控,西安,上海,只因为零星几个或者几十个病例又开始风声鹤唳。只有钟南山这种和强人关系特别好的人能够发声。钟南山身上罩着强人光环之后,脖子上有共和国勋章大金链子;卖连花清瘟和板蓝根大发国难财;不需要做科学实验就能天天对疫情“研判”。踏踏实实干活,研究科学的人大部分不敢吱声,比如国内中科院,还有那么多大学里的生物学家病毒学家已经沉寂一两年了,大概都忌讳李文亮的结局。整死李文亮的凶手蔡莉至今逍遥法外。我认为这些科学家可能也是明智的,因为中国科学院在文革期间就被迫害致死229位,全部死于政治不正确。这和西方不一样。西方世界最近几百年来因为科学对抗政治与宗教联合力量被迫害致死的我想来想去也就哥白尼一个,还被万世传颂。中科院被文革迫害死的229位,有谁记得他们的名字?

所幸的是,科技客观规律对政治正确的反击更加强硬。文革十年,是中国科技停滞和倒退的十年;中国忽视生物科技,导致现在还在用中医抗疫,用隔离抗疫,也没有出现靠谱的疫苗。再看中国的导师,以前的苏联,现在的俄国,一直也是政治挂帅,军事科技因此衰落得几乎日暮西山。普金和他的幕僚狂言三天击穿乌克兰。而现在花了一百多天,才只占领不到四分之一的乌克兰。现在西方武器援助缓慢而稳定到达乌克兰,战争的拐点疑似已经出现。俄罗斯的后勤保障运输仍然严重依赖于铁路,炮弹等还靠木箱子运输,靠肩膀扛上车,扛下车。21世纪的俄国,后勤保障仍然停留在十九世纪,却面对着21世纪的信息战。俄罗斯不可一世的轰炸机,图系列,在这一次根本不敢扇动翅膀。俄罗斯唯一的优势只剩下了政治洗脑产生的愚忠之人,比如有人开着坦克本身碾过雷区,也有不少将军冒着被斩首的危险前赴后继。甚至还有不怕死的俄军在近距离向乌军导弹车开枪,和导弹车同归于尽。相比之下,乌克兰军队反而更加惜命一些,最近就很大方让出了立昌斯克。

    好汉不吃眼前亏,没必要和“政治正确”正面硬钢。然而当政治正确对抗客观规律,聪明人要么拿起客观规律来以理服人,要么逃到尊重客观规律的地方去,和实事求是的人组件家庭,共事,参与国家政治,这才是一条稳健之路。

更多博文,请见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9773/all.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居北飞雁 回复 悄悄话 有没有弄个微博帐号?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