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岩的博客

宗教研究、传说故事、自己的回忆录
正文

7.1、调查核实

(2022-06-21 05:10:50) 下一个

一些天后,黄老师又来找我核实他的调查。先核实了我父母兄妹的情况,然后他说他自己去了东北大学辽宁分院,和几个老师谈过了,没发现什么特殊事。

(1、我找第一份工作)

黄老师说:“下一项问题,你是怎么找到和平房产局工作的?”

我回答如前文5.6节《特殊的新政策》所述。他说他的一个在市政府工作的朋友向和平区政府打电话,接电话的是人事科的白科长,是个女的。白科长说:“卢岩,我记得,前年夏天,一个小孩儿溜溜达达,笑呵呵的来这里找工作。我看这小孩儿挺好,就接待了他。诶!他张嘴就懵我!我是人事科长,市政府有什么新政策,我能不知道!”

黄老师问我:“那时,你是怎么懵她的?”

我对白科长还记得我感到惊讶,回答:“我没骗她!又说了前文5.6节的事。”

黄老师说:“那个白科长说,我感觉这小孩儿挺好,就把他介绍到我们房产局去了。”

黄老师的朋友问:“卢岩懵她,她反而觉得他好;这是怎么回事?”

黄老师回答:“现在的人就这样!你有意见呐!出门办事,找个话题说,那白科长就欣赏卢岩的谎话!认为他办事有策略。”

我叨咕:“我没那心眼儿!可没有你想的那么聪明。”

(2、工作表现)

黄老师又说:“这一项,说你在和平房产局的工作表现。这次我市政府的朋友仔细核实了他要问的人,别把人弄错了。你们那个人事股长XXX说:没错,就是这个卢岩。他说:以前我们和平房产局是个安静的地方,自从他来了,我们这儿就热闹了;人们到处都在议论他,总有新奇的事发生。他说:各个部门的人都说卢岩好,咱这么听,那就是真不错。XXX还举出了例子,如前文6.2节所述。”

黄老师问我:“你自己觉得你的工作表现怎么样?”

我回答:“一般般!”

黄老师和他的帮忙朋友都表示反对,辨别各个事例,那都好得出格了,又问:你怎么干得那么好?

我回答:“我就没干什么正经事,更谈不上干得好了!”

黄老师的帮手惊奇地说:“这可奇怪了!件件事都说明他干得好,他自己却没感觉!这些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回答:“是真的,但我对自己感觉不满意!”

黄老师的朋友说:“又一路!傻或者暪!”

黄老师说:“别说没用的,人家都说好,你怎么能得出了傻的结论呢!应该说是理想或者兴趣儿的取向不同,个人的欣赏和追求不一样。”

(3、打架的事)

黄老师说:“下一个问题是关于你打架的事。这次,我特别嘱咐了,别把人弄错啦!他们仔细核实了你,说,‘肯定错不了,就是这个卢岩。自从他来了,我们总能听到关于他吵架的事。我们局里这帮女的常议论,想办法去套他,局长们也帮着出主意,可那个卢岩就是不上套儿。这帮女人越干越来劲儿。不知道咋回事,一次,就打大分了,和平区政府出面调解的’。这事你知道吗?”

我回答:“你说了,我才知道的。我知道有很多次,很多人商量办法来逗我。我不记得曾经打起来了。在和平房产局,我就没和人打过架,更不记得和平区政府干预过我的事。”

黄老师的朋友问:“她们是怎么套你的?”

我回答:“她们就像是逗愣子似的,逗我,取笑给大伙儿看热闹。那事儿、那话题,我不总是感兴趣。”

黄老师瞪着眼睛看着我:“就没有和平区政府调解你打架那回事?”

我回答:“我自己不认为我自己爱打架,在和平房产局就没和人打架过,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和平区政府为我调解过打架的事。”

(4、假档案)

黄老师说:“下一项是东北大学研究生院。我自己去了东北大学的档案馆,看了你的档案,那是一份假的。你怎么放那里一份假档案?当然,我这是给人介绍对象,是私事,不是公事。”

我回答:“和平房产局不同意我读研究生,不给我档案。王刚我表姐找他们要,他们也不给;她就弄了份假档案,放在那里了。她说,‘除了她们研究生管理办公室的人,就没有别人去看档案’。”

黄老师问:“她从哪儿弄来的那份假档案?”

我回答:“不知道,我没问她。”

黄老师惊讶地说:“这你怎么能不知道呢!”

我回答:“我现在也想不出我有什么必要知道那事。”

他的朋友问:“如果这假档案的事暴露了,会怎么样?”

黄老师说:“现在人们都不重视个人档案的事了,但档案机制仍然是国家机关有效的一部分。如过这假档案的事暴露了,那还是公事公办,卢岩得回去和平房产局,他的研究生的事就全白费了(注1)。卢岩!你的秘密在我们这里很安全;我们绝对不会干那种缺德事。”

黄老师说:“我去了你们资源土木工程学院的办公室;他们对你有点意见,你知道不?”

我回答:“不知道,没人会注意到我吧!?”

黄老师说:“他们人人都知道你(注2);你的问题我们知道原因。”

我哑口无言,不知所措。

(5、我对黄老师的调查耿耿于怀)

我对如此详细的调查深感迷惑,就向我哥哥询问。他那时是沈阳军区东塔运输团的飞行员。他回答,部下给老领导的孩子介绍对象。老领导当然要问,他是哪个大学毕业的?工作表现得怎么样?不单单部队里这样,社会上不也这样吗!这调查的深浅因人而异,可能你说的那位黄老师办事认真,就调查得深入了些。我觉得哥哥说的有道理。

注7.1-1,我的人事档案,和平区政府档案馆的记录显示,收到了;可和平房产局的人找不着。现在看,显然是那位白科长把我的档案锁起来了;刘团长干这事干嘛?前文第二章,崔凤龙在讲《桃花劫》故事时,曾说过,古德用佛学分析常公的病时,单从“惑”字说。刘团长一辈子在我的生活中“作惑”。另外,2014年后,我写回忆录时就发现了:我应该有一份秘密档案,是前文4.4节《医学实验的新闻》中所说的那帮秘密的研究人员记录的。

注7.1-2,东大资源土木院的老师们怎么都注意到了我?还对我有意见?后文的8.9节,即一年后,我和我的导师黄本和谈话才知道。介绍人黄老师的调查规模比他所说的要大多倍。别人问东大老师们关于我,他们也得打听打听,问问;我却从没去过院里的办公室。实际上,这时,我的研究生还没正式入学呢!

刘团长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你想,那么多人打电话到东北大学询问我的事,老师们会怎么想:这卢岩是招惹着哪朵霸王花了,连公安局长都亲自打电话来查问!?这可不是小事儿,年轻人谈恋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读者可想而知:自从遇上刘健君,我的女朋友就不好找了。

这刘团长不是在找茬打架吗?对了!他和我都是因为这一系列的事生的病;他岁数大了,病死了,我就带罪难逃了!在4.4节的报纸新闻中说了:此真人医学实验的发起人自愿为科学研究现身。他死了,成为了无名英雄;我堕入了地狱,没人搭理了。类比可知插图4.2-24中,瓶子里摩西(参见4.2 禅的故事)的愤怒。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