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海 那 边(长篇小说) 九、拜月的狐狸登岸了(下)

(2022-06-18 10:24:17) 下一个

海   那   边

(长篇小说)

万沐

(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九、拜月的狐狸登岸了(下)

 

却说李建建被关到看守所三个月后,法院判刑两年,缓期两年执行。事实上,在看守所里,他并没有受什么委屈,由于父亲本身就是老公安,公安局里很多领导是他的老下级,听说老处长的儿子来了,很多人都争相给拘留所里打招呼。当然也不能做得太过份,于是,看守所就安排李建建去厨房帮忙,晚上给他安排了一个单间去休息。不像其它嫌疑犯,一进拘留所就要被牢头禁子修理,而且还要在马桶边睡上一个星期,而且拘留的人多的时候,晚上连睡的一块地方都没有。但李建建就仿佛是高干进了秦城,一切待遇从优。

其实,虽然说是去厨房帮厨,他每天也就是捡捡土豆,剥剥葱,晚上睡在一个僻静的九平方米的小号里。这个小号其实是拘留所的关系房,只有内部人知道,一旦那个关系户进来就可以拿出来用。

尽管儿子享受着这样特殊的待遇,但李建建的妈来探监的时候却哭坏了,直说儿子受苦了,大骂都是唐霞那个小妖精惹的事,又骂王二贵欺负自己的儿子,才让好好的的孩子受这么大得罪。说着说着,就大骂王二贵怎么不死,死了,儿子被关进来,倒也值了。本来那个陪她进来的老公安,一开始见到她,还兴冲冲的,由于李建建的妈周莲儿是中州的京剧名角,老公安平时就对她仰慕有加,今天能在这里遇到她,肯定是昨晚做了个好梦!但听到自己心里面的女仙子讲话这么混账,也不觉得直皱眉头。

接着周莲儿看这儿子又是一阵哭哭啼啼,尽管徐娘半老,但哭起来却是梨花带雨,颇有风情,看得那个老公安下面不由得挺了起来。尽管老公安厌恶她的自私,但看着她俊俏的脸蛋却不由得想入非非,但想入非非,又无法亲近,便想故意刁难一下她。就说:“时间到了,时间到了!”但周莲儿还是抱着儿子在不停地哭,老公安于是就走上前去,拽了一下周莲儿那只细腻的右手。

结果,仿佛一股电流直冲脑门,老公安感到身体飘飘然,一时如在云端,身在仙境,却忘记说什么了。

李建建看到母亲哭哭啼啼,本来就很烦,昨天一个公安局副局长的叔叔已经给他私下说过了,这不是个什么事,关几个月就可以回家了。现在母亲却在这里丢人现眼,而这个老王八公安明显就是想借机吃母亲的豆腐。于是,野性一下爆发了,只见他双眼大睁,狠狠地盯着老公安。

也许是心虚,老公安的手很快就松开了,只是机械地催着:“会见时间到”、“会见时间到”。

老公安知道,本来一般的犯罪嫌疑人,一旦进了这里,那就是任自己摆布敲诈了,很多家属甚至愿意宽衣解带,唤取对亲人的照顾。但是李建建能被安排在这个小号屋,说明上面肯定早就有人替他安排好了。而看到周莲儿,他当然也知道她是谁的老婆,刚刚不过是想打擦边球吃点小豆腐,没有想到这位李公子却暴怒了,于是,就赶紧识趣地将手拿开了。到此时,他反而心里有些惴惴不安。心想,自己也是下面那个东西一激动,头脑就发热了。明明周莲儿的老公就是中州市的黑旋风,在黑旋风这个太岁的头上动土,弄不好是要倒大霉的啊!

不想周莲儿一止住哭,马上就明白儿子为什么暴怒了。于是就突然变了一个脸,看看老公安,然后对儿子轻声轻语地说:“建建,多亏了这位公安叔叔的照顾,你才能住到这么好的地方,你要多谢谢叔叔才对!”

但李建建却把脸一扬,翻着白眼。他很清楚,给自己这个条件的是李副局长李叔叔,这个老公安土拉吧唧算个球毛,还要趁机揩妈妈的油。

由于周莲儿是当地的戏剧明星,很多人对她都想入非非,经常拿睡她开玩笑,社会上还盛传着周莲儿市委书记睡觉的风言风语,这些难听的话,打李建建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所以他对这点非常敏感,觉得凡是接近他妈的男人,都是不怀好意。今天要不是在监狱里,他肯定会给这个老王八一拳。

但周莲儿却不这么想,他虽然明白老公在中州市威风八面,自己在退休的市委书记那里也说得上话,但毕竟儿子是犯了事,刚才自己情绪失控哭哭闹闹也实在是对儿子都是不利。现在市里面各方面争权夺利可是厉害得很,说不定就有人会拿上儿子的这件事,对老公开火。老公本身就到了退休的年龄,只因为在市委的关系硬,所以才继续待在局长的位子上。其实,几个副局长早就巴不得他出事了,建建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虽然嘴上表示关心,其实心里可是高兴死了。

会见完毕,老公安陪着周莲儿出来,他为自己刚才鬼迷心窍的举动感到害怕,万一周莲儿回家给老公一说,自己这不是找死吗?现在还正在给农村的老婆孩子办理农转非户口呢。

不料快到门口的时候,周莲儿却再次握着她的手表示感谢,而且一直拉着不放,老公安联想到她刚刚在小号里要求儿子感谢自己的话,他估计,这娘们虽然是局长夫人、京剧名角,但却很识趣,肯定是想儿子在我们手里,也就不得不低头了,看来县官不如现管啊。老警察想,这么细嫩的明星手,可是没有几个人摸过啊,现在想来,不是就是市委老书记胡书记和我摸过吗?

老公安心情一放松,下面的那根东西突然又威风起来了。而且仿佛全身的血脉也打开了,仿佛黄海入海流一般汹涌澎湃。

老公安得意地想着、品味着,于是,就将另一只放到正和自己握着的周莲儿的手上摩挲,充分享受着这难得的时刻,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周莲儿那张俊俏的脸,说:“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放在这里你放心好了!”两个手上下将周莲儿的手扣得更紧了。

其实周莲儿不是不知道这个老公安平时就是个无足轻重的角色,但是现在对李建建来说他可是实实在在的现管。尽管公安局里有李副局长和其他很多领导罩着李建建,但是如果自己让这个好色之徒驳了面子,他要在有意无意间让自己的宝贝吃点苦头可是信手拈来的。尽管那双木错一般的手揉搓得自己很不舒服,但这点亏还是吃得起。以前市委书记那个死老头子经常喊自己去按摩,还不是不得不去嘛!

唐霞尽管被李建建的事情弄得灰头土脸,但学校推荐她成为市里的优秀共青团员,却令她不仅柳暗花明,而且更上一层楼了,很多同学又来争着和她一起玩,老师更对她另眼相看了。班主任也想着怎样把团书记的位子给她,这样可能更符合唐霞出席市里表彰大会的标准,也可能让自己带的这个班在下一年争取市里优秀团支部的提名,而且最大的收获恐怕还是可以得到校长的赏识,说不定还会借此和唐霞的父母亲建立起私人关系。

这个班主任老师是个政治课老师,姓何。何老师前几年刚从玉河师专政教系毕业,是个精明的小伙子。本来毕业后一定要分回他们县教书的,但却因为和辅导员关系好,被认为政治思想先进分子,所以就分到中州这个大城市里来了。何老师虽然讲课很一般,但却很会理解学校领导的意图,领导经常夸他“精明能干”。班上学生如果是校领导关系户的孩子,他总能够照顾得妥妥帖帖,不是安排个干部当当,就一定会给个“三好学生”、“优秀团员”什么的,所以几年时间,就在中州市这所中学里成了一个耀眼的人物。

唐霞自从和李建建那么了一次后,尽管带有一种被“强暴”的性质,但她似乎却很享受这种男性粗暴的刺激,心理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晚上睡觉,总是想象着自己和李建建两个人在一起放纵身体的画面。而李建建为了自己打架杀人,也说明了自己在他的心中占据着很重要的位子。一开始她还对他有些恨意,但现在自己不是因为他变得更好了吗?开始对她实施冷暴力的父母亲现在也是亲切又加,认为自己进步很快。随着她对李建建的感情的渐渐升温,就对身在监狱中的心上人愈发担心,终于,有一天他打听到李建建的一个高二四班哥们就是看守所所长的儿子,于是就主动找到他,希望这个哥们协助自己见李建建一面。

这个“哥们”叫雷涛,看到这位女孩对自己的老大这么重情重义,也很受感动,就拍着胸部说:“嫂子,这事包在兄弟我的身上!”结果弄了唐霞一个大红脸,她心虽然“扑通”、“扑通”直跳,但终究却感到暖洋洋地。

第二天放学的时候,雷涛找到唐霞,说事情办妥了,今天下午就可以跟他去看大哥。唐霞于是给住在同一个楼上的女同学说,让她给妈妈带个话,她下午到市图书馆去看一下书,吃饭前回来。

唐霞在雷涛的带领下,经过了几道岗哨,才来到一个厨房里,雷涛打开门,却见李建建穿着一身灰蓝色带白点的囚服在洗土豆,昔日一头潇洒的长发不见了,却是一个亮晶晶的大脑袋正背着自己。

听到有人开门,厨房里其他几个人都喊“雷涛来啦!”显然厨师们对这位所公子很熟,李建建也转过身,看见唐霞也来了,顿时显得很尴尬,脸都胀红了。

唐霞看着李建建的样子,一下呆在门口,两行眼泪不觉流了出来。

这时,雷涛打破沉闷,说:“大哥,我把嫂子给你带来了。”

李建建愣了一下,“少他妈胡说!”就转过头去了。

唐霞探监就这么匆匆结束了,雷涛闷着头在前面走,他听到唐霞在后面低声啜泣。

走到2路汽车站,车子还没有到。雷涛打破沉默说:“唐霞”他改了个叫法,“大哥还在里面,你也不要担心,有我爸爸呢!今后谁敢欺负你,我就替大哥教训他,我们哥们人多着呢。”说完拍了拍书包。

唐霞好奇,向前伸了一下脖子。雷涛就比了个“走近点”的手势。打开书包,唐霞看到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加在中国地图册中间,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却说唐霞代表学校出席全市优秀共青团员表彰大会可是很风光了一番。

在这次表彰大会上,唐霞已经是班团支部书记的身份,她还上台介绍了自己怎样在班主任的关怀下,领导支部一班人带领全班同学遵守校纪校规,团结先进、帮助后进,正当学雷锋先进标兵的感人事迹。

市委副书记也出席了这次表彰大会,他对市团委的工作予以充分肯定,对获得“优秀共青团员”关荣称号的同学们给予了鼓励,在他的发言里热情洋溢地说:

同学们,我国四个现代化正在踏上新的征程,理想是伟大的,但是道路又是曲折的。我们国家和全人类未来的希望就在你们这一代身上。希望你们带领全市的年轻人努力学习,积极向上,把我市建设成为一个富强、发达、具有现代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标准的先进城市!”

底下,是雷鸣般的掌声。会后,市委副书记和团市委书记等市领导还和全体“优秀共青团员”代表合影留念。

这次会议一共进行了两天,唐霞和中山中学来的一位刘鑫同学的座位是紧挨着的,这位刘鑫不仅性格开朗,人也长得非常英俊,是中山中学校团委副书记,他很照顾人,临别和唐霞还互相留了电话,唐霞留的是妈妈办公室的电话,而刘鑫留了两个电话,都是家里的。唐霞感到很奇怪,家里留两个电话干什么,但又怕刘鑫笑话他没有见识,就没敢问。

此时唐霞已经忘记了李建建,她觉得那颗光溜溜的脑袋在雾气腾腾的的监狱厨房里,是多么地灰暗而丑陋。

以后,在交往中,唐霞才知道,这次“优秀共青团员”表彰会上的市委副书记,是刘鑫的爸爸,而刘鑫的妈妈是中州大学的党委书记,家里装两个电话完全是为了工作方便。不过在唐霞的心里却感到好羡慕啊。

在全市受到表彰的唐霞,由于认识了刘鑫这样的好青年,渐渐就远离了李建建那一伙人,听说李建建在缓期执行期间,又为其他的女孩去打架,又被抓进去了,而李爸爸也已经退休,变成了没牙的老虎,儿子也就老老实实去羊栏山劳改农场去服刑了。

以后,雷涛还来找过她,希望能充当她的保护神,不过,已经渐渐长大的她,有些鄙视这些社会混混了。而且她心中越来越明确,刘鑫才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现在家里已经装上了电话,她经常能和刘鑫通到电话,嫁入刘家不仅是她的心愿,也成了他父母的心愿。

不过,刘鑫可不这么想,他完全是将唐霞当成一个朋友看待的,刘鑫的女朋友是高他一个年级的女同学,已经提前去了北京上大学,接着一年多后,刘鑫也去了北京上学,后来他给唐霞还寄来了和女朋友在北海公园的一张照片。

唐霞由于青春早熟,虽然人情世故方面醒悟的比较早,通过努力,也当上了他们中学的团委副书记,但学习却越来越不行了,最后高考成绩三百分不到,又去复习了一年,最后的成绩虽然过了三百分,但其实里高考录取线却越来越远了。

最后只好上了中州广播电视大学。

电大毕业后,凭着父亲的关系,唐霞进了中州电视台。此刻中国又迎来新一波的改革开放。

唐霞被分配大了广告部,凭借出色的社交和靓丽的外表,唐霞周旋于企业的大佬之间,喝酒、跳舞、打麻将成了他的日常,晚上两三点钟睡觉,也成了她的习惯,渐渐,黑眼圈也长出来了。

尽管这个时候他已经拿到了每月相当于父母亲十倍的工资收入,但精神却日益空虚,他找不到自己理想的男朋友,于是就在一群老男人里瞎混。

恰在这时候,电视台台长安排了一次和她去海南出差。

在一个热风扑面的晚上,两个人在沙滩上并肩而行,听到的只有海浪拍打沙滩的水声,和椰子树被吹拂的风声,她闻到了台长身上浓烈的酒气和口里哈出来的越来越近的热气,她仿佛感到了什么,似乎也在期待这什么------

最后台长上来紧紧地抱住了她,将喷着强烈酒气的嘴,按到了她的嘴上,她没有反抗,因为这些她早已经习惯了,接着在一个沙窝里,台长扒下了她薄如蝉翼的绸杉和比基尼------

躺在还有些发烫的沙窝里,她躲开台长那张老脸,静静地看着天上的银河,她在想,刘鑫,你此刻在哪里?

 

和所有的故事一样,从海南出差回来,唐霞很快就被发展入党了,并被提拔为广告部城市科科长,专门负责联系主城区的广告,这可是个肥缺,一年的收入起码在五六十万元,在这个位子上的都是台长的贴心人物。台长由于要给自己的心上人办事,于是就将原来在这个位子上的李大田升了广告部副经理。李广田其实是明升暗降了,他心里连连叫苦,但却敢怒不敢言,他得出的结论是,去年只给了台长五万元的红包,起码应该再翻番,可能才会坐稳椅子。他万万没有想到,即使再翻番,恐怕也抵不住海南一夜唐霞给台长的好处。

当然,台长和唐霞后来肯定不是一锤子买卖,而是春从春游夜专夜了。

台长后来被抓,唐霞就被调离了城市科科长的位子,而是做了一个迎来送往没有多少油水的接待科的科长。有一天唐霞外出,听人说台长在从看守所去监狱的路上,央求押解的公安让他吃碗胡辣汤,公安不准,结果台长一下就跪下了------听到这则心酸的笑话,唐霞估计台长肯定回不来了,自己的在电视台的好日子也过完了。于是,就经人介绍,匆匆嫁给了二不挂五的朱经武。

其实,唐霞根本就不爱朱经武,但朱经武却很自以为是,觉得自己配唐霞是绰绰有余。

在新婚之夜,唐霞全无感觉,口无遮拦的的朱经武感觉败兴,将一只红烛摔在地上,大骂:“简直是奸尸!”

婚后,唐霞是到处自找乐趣,朱经武却将全部精力用在了冶金设计上,两个人倒也是井水不犯河水。

过了几年紧日子后,唐霞看着在国内发展无望,便和朱经武一起来到了加拿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