戟枫天地

戟落听风雨 枫红踏马川
正文

《暗战赤龙》第二十二章 安納塔汗島

(2022-01-12 23:32:06) 下一个

第二十二章 安納塔汗島

距離塞班島120公里有一座小島叫安納塔汗島,這座小島只有33.9平方公里,屬於美屬北馬里亞納群島的一部分。

不過現在是個無人島,島上有一座海拔790米高的活火山,所以島上的居民早已撤離。島上覆蓋著茂密的椰子林,哪怕從直昇飛機上觀察,也很難看到地下的建築物。

此刻吳偉光和老劉、雷諾一塊觀看著椰子林下一排排修葺一新的軍用房舍,還有平整出來的操場、直昇飛機停機坪,身後還站著五位身著美軍陸戰隊訓練服的陸戰隊員。

雷諾一一向吳偉光介紹著五位陸戰隊員的姓名,以及職責。

這個基地過去存在一些二戰時的建築物,經過美軍一個工兵連一個星期的修整,成為一個臨時陸戰隊訓練基地,該有的通訊設施、飲水生活設施架設齊全。

吳偉光、老劉,還有五位美軍現役的陸戰隊教官,將在這裡訓練從香港撤離出來的青年學生。並將這裡作為未來一個永久性的訓練基地,為反共事業培養軍事、情報人員。這幾乎就是當年彭明先生的設想,現在由吳偉光來實現。

由中情局在台灣和香港篩選出的一百位學生即將到達,要在三個月時間將他們訓練成職業軍人、情報人員,確實有著困難。這不但是考驗這批學生的意志,也是考驗教官的耐心。

但是面對黨國派到香港的凶殘職業殺手,他們必須具備全面的自保能力,和一定的殺敵技能。吳偉光和老劉感到心裡很沉重。

一個星期後,第一批22名香港學生從台北出發,輾轉來到安納塔汗島。吳偉光、老劉上去迎接,看到這些年輕人面孔稚嫩,神情萎靡,吳偉光感到痛心。

他們都是遭到香港警方毆打、圍捕、通緝的年輕學生,過去幾個月來,在香港街頭英勇抗爭的鬥士。

雖然心痛,但是知道自己肩負的使命,吳偉光還是很嚴肅地開始第一場訓話:「歡迎你們來到這裡,我想你們來之前已經知道到這裡幹什麼的,現在想退出的還來得及,哪位想退出了?」

吳偉光目光炯炯地巡視著在他面前一字排開的22位學生的眼睛,等待著回答。長久地沉默,沒有一個人做聲。

「好了,沒有人提出退出,那麼從此刻起,你們要忘記學生的身分,忘記過去的悲痛、傷心,把自己當做一個戰士來培養,而且在未來的訓練中,記住自己戰士的身分!」

吳偉光不指望一頓訓話就能讓這些學生理解戰士的含義,和將來需要付出的淚水、汗水、折磨,甚至犧牲生命,即將到來血與火的考驗,會使得他們理解戰士的含義。

訓練分為體能、格鬥術、槍械、通訊、醫療自救、情報收集等項目,分別由美軍陸戰隊教官威廉帶領的四位教員實施,還從關島美軍基地借調了一名廚師,一名醫生兼體能恢復師。

一個星期後,一百名學生先後到齊,分別安排在五人一間的臨時軍事宿舍裡。

從前期的觀察來看,這些學生最大的是體能問題,果然第一次五公里越野跑,只有二十人達標,多數人不能達標,還有幾十位身體出現嘔吐、脫水現象。

吳偉光和幾位教官、醫生全部參與理療工作,給這些身體出現異常現象的學生按摩、鬆弛肌肉。

在這些學生訓練的同時,吳偉光和老劉也做著同樣的體能訓練,每天和學生一樣參加五公里越野跑。

另外還做著其他學生暫時還未開展的訓練,器械攀岩、潛水、滑翔傘訓練。

這對吳偉光和老劉也是一場考驗,畢竟年齡大了,雖然一直保持訓練,但超強度的體能、攀岩訓練,還是讓兩人有點吃不消。

雷諾除了時常電話裡關心一下學生訓練的進度,有空便搭乘直昇飛機過來,現場觀摩指導。

這天雷諾、吳偉光和老劉每人負重20公斤的滑翔傘器械,徒步攀爬到火山的半坡。今天是吳偉光和老劉第一次做室外滑翔傘訓練,威廉做指導。

攀爬了一個小時,才到了火山的半坡,雷諾衝著威廉、吳偉光和老劉笑笑說道:「那就由我給你們示範一下滑翔傘的起飛、控制。」便第一個把器械展開,撐開傘翼,迎著風,向山坡下跑去。

很快傘翼充氣膨脹起來,再緊跑兩步,便把雷諾送上空中。雷諾嫻熟地扯動著四條控制繩,保持著滑翔傘的方向,滑翔傘向大海方向滑翔而去。

吳偉光看著興奮起來,躍躍欲試,威廉檢查了一下他的器械,提醒注意事項。吳偉光也拖著傘翼向山下跑去,很快傘翼充上空氣,將他也帶向空中,向雷諾控制的滑翔傘方向迎風飄流而去。

威廉滿意地點點頭,轉向老劉笑笑說道:「so easy!」

老劉一樣心癢難耐,在原地展開雙臂,撐開傘翼,向山下跑去,一會老劉也被傘翼送上空中,向大海方向駛去。

看來這個滑翔傘還是比較容易掌握,威廉滿意地看著三個學生的傘翼逐漸飄向大海20公里處,那裡有一艘衝鋒艇等著他們,自己向山下走去。

一個小時後,幾個人都回來了,一身濕淋淋地,但情緒高漲。幾位教官過來,將打開的傘翼檢查之後,放在屋外暴晒。

雷諾看著吳偉光和老劉剛剛沖洗過帶著興奮的臉說道:「你倆悟性挺高,第一次就到達位置了,沒有發生意外。」

「是啊!這玩意看起來複雜,其實很容易掌握的。」老劉高興地說道。

「這個是比較容易掌握,但今天風向不錯,沒有碰到突發的大風,所以這兩天還是要多試一試,掌握好突發狀態下的控制,才是真正掌握了。」雷諾嚴肅地說道。

在一間簡易辦公室內,吳偉光低頭翻閱著雷諾帶來的資料,雷諾則悠閒地翹起二郎腿,一隻手拿著一樽啤酒,喝了一口,看著窗外的景色說道:「John,你知道這裡發生過32個男人和一個女王的故事嗎?」

「知道,這裡沒有女王,只有一百多位男人。」吳偉光沒有抬頭應付著回答。

「哈哈!想不到John你平時挺嚴肅的,這個故事也聽說過啊!」雷諾調侃地說道。

吳偉光沒有理睬他,繼續低頭查閱著資料。他看的是香港警務處長鄧輝的資料。

這位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幾年時間就爬上了香港警察第一把交椅。從資料看出他先後在中國公安大學、中共中央黨校培訓,說明這位香港納稅人養活的警察頭目,早已經是中共的打手。

這大半年來,香港發生了一千多起市民、學生跳樓、溺水而死的事件,都和這位香港中共最凶殘的打手有關。中共對香港普通市民採取的是「超限戰」的做法,無所不用其極。

不得不佩服中情局情報工作做得詳細、周密,不但對這位警察頭目的背景調查的詳細,而且對他的作息時間、出行規律都有表格對比、概率分析,讓吳偉光策劃完備的方案有了可靠的第一手資料。

雷諾看著吳偉光一直盯著鄧輝的資料,憂慮地說道:「John,你不是把目標定位這位處長了吧?」

「是的!」吳偉光抬起頭來,堅定回答道。

「John,這不可能啊,我也詳細研究過這位的資料,保安太嚴密了,出門就有四個保鏢,而且大部分時間都待在保安措施嚴格的警務大樓。就是外出也是他們內部人的場合,難以接近啊!」雷諾向吳偉光解釋道。

「嗯!是難於近距離接近。」吳偉光同意地點點頭。

「難道你想遠距離狙擊啊?你知道我詳細勘察過他有可能出現的遠距離狙殺的地點,至少是四五公里遠,這只有陸戰隊的狙擊手才能完成。但這樣影響就太大了,就是完成了,也暴露了陸戰隊出手的事實,因為這種狙擊槍也就軍隊擁有。」雷諾進一步解釋道。

「不需要陸戰隊出手啊!」吳偉光戲謔地說道。

「難道你出手啊,你有這能耐啊?」雷諾不相信地看著吳偉光。

「是我出手,但不需要遠距離狙擊啊!」吳偉光繼續調侃著雷諾。

雷諾急了,跳起來捅了吳偉光肩膀一下:「遠的不行,近的也不行,你到底有什麼方案?」

吳偉光笑著趴在雷諾耳邊耳語一陣,雷諾聽完愣了半天,仔細低頭琢磨一陣,一拍大腿說道:「這方案行!不過風險也大。不應當你出手,你現在是這裡的頭,學生的領袖!」雷諾反對道。

「目前只有我和老劉出手,老劉打下手,風險有,但也不大。」吳偉光沉著地說道。

「不行,我去外邊招募一些行家出手。」雷諾仍然拒絕道。

「那不一樣,我出手代表著正義,代表著香港人民!」吳偉光目光堅定地說道。

雷諾默默地看著吳偉光的眼神,只能點點頭,不甘心地說道:「我和你一起去!」

「哈哈!你還不放心我啊?你在外邊準備好撤離工具就行了,等著我凱旋!」吳偉光爽朗地笑著說道。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戟枫 回复 悄悄话 文字有不同的风格,有人婉约,有人豪迈。
最根本的是文字表达出来的逻辑的自洽。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好文字,厉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