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真相与和解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2021-02-23 17:17:48) 下一个

真相与和解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最近义务做奖学金评委,评审了一百份申请(详情见第一次做奖学金评委),一些申请人在个人陈述中对真相与和解这个话题的关注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加上近期我儿子们中小学的课程也涵盖了这方面的内容,所以想来聊聊这个话题。

先介绍一点背景知识。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起,加拿大政府的印第安事务部开始出资建立原住民寄宿学校系统,由基督教堂管理。创建寄宿学校的目的是使原住民脱离其自身文化影响,将他们融入到所谓的主流文化中,以达到“消灭儿童中的印第安人” (“to kill the Indian in the child”)的目的。 在该学校系统一百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全国约有30%原住民儿童(约十五万名)被安置在寄宿学校。学校特意设在与原住民社区相距很远的地方,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家庭与子女间的接触,避免家庭成员接触对学校教育造成的逆向影响。绝大多数儿童在寄宿学校身心受到严重伤害,有些甚至被性侵。

2008年6月,加拿大成立了真相与和解委员会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目的是记录寄宿学校原住民学生及其家庭的历史,以及寄宿学校经历对他们所产生的持久影响。学校的幸存者们参加在全国举行的公开和私人会议,分享个人经历,展示寄宿学校对他们产生的负面影响和造成的伤害。不少人幸存者通过这个机会第一次打开心扉,分享内心的苦痛,走上心理愈合的漫漫长路。

2015年6月,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发布了调查结果以及94项关于加拿大人与原住民和解的 行动呼吁 。该委员于2015年12月正式结束,发布了多卷最终报告,该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寄宿学校系统达到了种族灭绝的程度。记得几年前我曾经浏览过报告,里面包含大量幸存者对当时情况的回忆。我作为几个孩子的母亲,感觉不寒而栗。

委员会发布的和解行动呼吁主要分文化遗产(Legacy)与和解(Reconciliation)两部分。文化遗产部分侧重于纠正寄宿学校带来的危害,并在原住民的儿童福利,教育,语言和文化,医疗和司法等方面提出了具体的行动方案。 和解部分侧重于在联邦和省政府的层面和原住民部落建立良好关系,着重于和解,在政府道歉,赔偿,后续教育和宣传等十七个方面提出了具体措施。2015年最终报告的发表并不是真相与和解的结束,而仅仅是开始,一直有历史学家和媒体在监督和解行动的执行情况。我本人并没有一直关注这方面的进展,但从一些申请人的自述和我儿子们的课程设置来看,我可以肯定地说至少在教育国民方面做得不错。

有个学生在自述中写道 “我支持与原住民的和解,包括政府承担责任和承认所犯的暴行。在一次学生代表会上,我曾强调我们应该在开会前进行土地确认(Land Acknowledgement)。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旅行时我看到了和解的可能性,那应该是加拿大原住民未来的希望和光明。” 另一个学生写道 “我相信我们未能尊重原住民兄弟姐妹的真实历史。在现有教育体系中学习了近20年,我最近才开始了解这一段历史,一段暴力的历史。我正努力通过阅读原住民的历史和参加他们主导的研讨会来加强对他们的了解,以消除我作为白人视野的局限性。这是一条漫长的学习之路,将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