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乡土

故事并非虚构,或曽身临其境,或则道听途说。
正文

村里闹文革(1)

(2021-06-19 16:43:12) 下一个

村里闹文革(1)  摘自《公社儿女》

   吴连驰坐在自家的炕头上吃早饭,手里端着媳妇给自己盛的一碗高粱米煮白薯干碴子粥。做早饭的火把炕头烧得挺热乎,春天的早晨还是凉,屁股被炕头温着很舒服。刚出锅的粥热气缭绕,一点米香与大块白薯干的甜味入口非常美味。桌子上一大碗切碎的咸萝卜,经常饿肚子的孩子们吃得稀里呼噜。虽是家常便饭,对于正长身体的庄稼院孩子们,母亲用柴火大锅熬的这锅粥就是人间的至上美味。吴连驰左手端着粥碗右手拿筷子夹根咸菜放进嘴里嚼着,半是欢喜半是忧心地看着孩子们幸福的吃相,想着家里空了的粮口袋,耳朵里又不情愿放过大喇叭喊出的每一句口号。吴连驰非常怀念前两年吃食堂的日子。那时虽然挨饿,可是自己一家和全村人一起忍饥挨饿共度难关。现在虽然比那时好点,可自己家的口粮根本吃不到麦收。只要上面发下救济粮,自己是头一份,救济粮只是不让自己一家人饿死,却不能让老婆孩子吃饱肚子。吃食堂大家一起挨饿,显不出自己没米下锅的窘困,全村人同甘共苦,自己还可以理直气壮地去宣传鼓动大家。现在青黄不接时挨饿,自己是头号困难户,大喇叭喊自己去领救济粮时,真让人英雄气短,见人说话有点低声下气。一个有政治觉悟的人,这点羞耻心还是有的。背后让人指指点点,不用别人说自己不会过日子,自己都骂自己无能。谁都想把日子过好,可过好日子是那么容易的事吗?吴连驰有时怨恨自己的爹,当年没攒下过日子的家底,一家人现在坐吃山空。老爹土改时就是积极分子,后来在村里当了书记,几乎成了脱产干部,却行为不检被一撸到底。否则由老爹罩着,自己现在说不定是个吃商品粮的人,像公社干部样靠发指示讲话给全家挣来吃喝穿戴。吃着早饭听着大喇叭,吴连驰想着心事,即埋怨着爹不能干又抱怨孩子们太能吃。庄稼人听大喇叭热闹,吴连驰听大喇叭门道。最近大喇叭喊出许多新词新事,让吴连驰听得心思活络,虽然日子过得愁苦,精神倒是不空虚。

  明天逢集,吴连驰正想着集上去倒腾点什么,救济粮没发下来以前,自己要为一家人寻摸些吃的。突然村里大喇叭喊:“吴连驰,赶快来大队部,有事找你;吴连驰,赶快来大队部,有事找你。” 听到大喇叭喊自己去大队部有事,吴连驰心里欢喜地一跳,知道好事来了。村里通常有个什么得罪人的事,一般都会派吴连驰去。吴连驰不怕得罪人,只要是上面吩咐下来,自己怎么做都错不了。看村护秋,抓通奸男女,抓睹抓盗,还不是为了集体的利益。有人骂自己,还有更多的人怕自己呢。大喇叭一遍遍喊着:“吴连驰,赶快来大队部,有事找你。” 吴连驰听了心里痒痒,觉得脸上有光,斜看了媳妇一眼,媳妇正好看过来,女人眼神里满是受用。放下手里的碗,媳妇赶紧递过鞋来,吴连驰下了炕腰板挺直地去了。一路上碰着人,点头打着招呼,走在路上很是光彩。一进了大队部,也就是从前地主老李家的西正房屋,历山书记让他明天带两个民兵,在通往集上的路口盘问赶集人。一场前所未有的革命风暴从城里刮到农村,运动的口号是“破四旧,立四新”。虽然具体做法各地不一,大体上是让人背语录、说新词、喊口号,搞什么“三忠于,四无限”等活动。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吴连驰带着两个挑选的民兵,小名一个二愣一个三秋。每人扛把红缨枪,枪头上系块红布,在村头大道上布了岗哨,盘查过往行人。吴连驰依据大喇叭的宣传及各地的经验,列出两条最流行的口号三句最时髦的语录。口号是“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祝毛主席万寿无疆”。语录是“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我们来自五湖四海…”,“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时候还早,二愣和三秋说着闲话抽着淡烟,不去赶集的庄稼人一拨拨地扛着锄头铁锹下地了。关系一般的人和他们打个招呼,熟悉的人免不了几句闲话。夸红缨枪好看,说吴连驰能干,二楞三秋是英雄好汉。一是怕村里人笑话,二是不习惯和熟人认真,什么也没说没喊,三个人就把村里人放行了。没一会儿功夫,吴连驰看着路远处来了个背粮袋子的人,知道机会来了,赶忙对二人说:“把烟灭了,二愣在左三秋在右,把枪交叉挡住路,我来问话,你们负责拦路放人。” 说着话的功夫,来人到了跟前,一看这阵式知道有事,把背上的袋子放下。吴连驰走上前庄重地说:“大喇叭通知,过往行人都要接受革命教育,现在和我一起喊口号。” 被拦住的赶集人长得五大三粗,一下子没缓过神来,或是没听懂吴连驰说什么。吴连驰也不和他计较,看他那样老实八交个庄稼汉子,上去抓住他的右胳膊举起来。“我现在喊口号,我说一句你说一句。开始,‘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没成想那老实庄稼汉反手一把抓住吴连驰的脖领子叫到:“好你个胆大包天的玩艺儿,光天化日竟敢拦路造反。” 吴连驰没期望别人和自己口号喊得一样响,但绝想不到被人一把抓得喘不上气来。二愣和三秋赶紧上前拉开二人,吴连驰转了转头抻抻脖子,气恨恨地骂到:“你真他妈地愚昧,‘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是毛主席说的。” 那人被二愣和三秋拉着,心里不服,仗着自己胳膊粗力气大,凭着一股对毛主席的无比热爱回骂到:“你别欺负庄稼人,毛主席那样伟大,能说这种二球子话。” 吴连驰哪想得到一大早竟是这样一个开始,觉出那人话里有大毛病,可又不知如何辩驳。眼看着陆续有人来,开始不知所以地看着热闹,一急想出个主意。扬起手来,让众人安静下来说:“大家和我一起喊毛主席万岁,喊完就放你们过去。” 庄稼人爱聚堆看热闹,心想哪来这么个疯子,拦住大家让人喊毛主席万岁。不过和疯子讲什么理,好在万岁喊了几千年,吃奶的孩子都会。众人参差不奇地喊着说着嘟囔着“万岁万岁万万岁”,把两个民兵和吴连驰推到一边蜂拥着笑着闹着走了。吴连驰看着走远的众人,心里憋了一肚子火,这都是群什么人呐,难怪要搞文化大革命。庄稼人太愚味,入了人民公社这么多年,还是没觉悟,只知道眼皮子底下这一亩三分地。再看二愣和三秋,一副呆傻木愣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叹口气,和这些烂泥糊不上墙的人在一起,真是委屈了自己。

  吴连驰有个优点,上面交待下来不管多困难的事,依据实际情况都会想方设法完成。想着就有了个看人下菜碟的主意,上过学的样子机灵点的背语录,傻愣蠢笨的就喊两句口号算了。这招真灵,一群群过往人们真没出什么大差错。看着日头很高了,赶集的人渐渐稀了,吴连驰对二愣和三秋说:“没人了,坐下抽袋烟吧,歇够了回家吃响午饭。” 没容三个人把烟抽完,又有个拾粪老汉背个粪箕子蹒跚着走过来,二愣对三秋说:“唉,跟这老头逗逗,让他背段语录。” 吴连驰笑笑说:“背语录?能说句毛主席万寿无疆就算有学问了。” 待走近了一看,原来是村里有名的孙小辫。孙小辫是大清朝活过的人,那么多年的革命,也没能把他的小辫子剪掉。在村里算是一个老古董,大家早习惯了他的小辫子,大人孩子都是见怪不怪。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前额并没有剃光,后脑却留着一个没有多少头发的小辫子,那形状非常奇特。不要说是十里八村,在全中国也没几个这样的前朝遗老了。从辛亥革命赶跑了皇帝,从中华民国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多少回的革命三五次的改朝换代也没剪掉他那条小辫子。孙小辫土改前是个小自耕农,生活自给有余,不帮人也没害过谁。土改后划为下中农,成份好也就没人找他麻烦。以前是天高皇帝远,革命顾不上孙小辫,现在他是倚老卖老,公社没人愿意管。看着孙小辫,三个人互相挤了挤眼,二愣亲热地说:“二大爷,坐着歇会呗。” 孙小辫弟兄两个,大哥早已去世,他排行老二。行事固执却不服老,经常说些惊世骇俗之言,逗大家一乐。看看二愣和三秋手里拿的红缨枪问到:“咋把这八百年不用的东西拿出来耍弄,又要闹义和团吗?别忘了老早的教训,神曲唱得再溜,架不住人家一颗枪仔儿。” 三秋笑着说:“二大爷你不懂,也不和你多说,说句毛主席万寿无疆,不说不让你过去。” 孙小辫扫了三人一眼说道:“扯啥鸡巴蛋,欺负我人老耳聋嘴笨,不会说句饭馊了不香。早年宣统皇帝紫禁城里坐龙庭,我撒尿玩泥巴那会儿,你爹还在你爷裤裆里呆着哪。” 孙小辫人老却耳不聋眼不瞎,虽然不知道三个人在干啥,这么多年的经验,不问也知道人们闲得折腾事。眼下没啥牲口过路,说两句瞎话和三人逗嘴玩,活到这个岁数,喜欢和人说笑话。“就知道你说不上来,刚才那么多人,一句话说得颠三倒四,让人笑得肚子疼。” 孙小辫用教训人的口气说:“甭笑别人,老早金銮殿上那么多的大清皇帝,哪个万寿无疆了,死后不被人掘了坟就算烧高香了。” 孙小辫这话说得一点不错,可在这时这地说出来就有点反动了。不过能悠悠闲闲地背个粪箕子拾粪的孙小辫,有那好成份兜着底,说啥也没人在意。一早上的热闹劲过去,三个人现在无聊得很,都竖着耳朵希望老汉能说点更刺激的话。孙小辫叹了口气:“唉,穷折腾啊,越穷越折腾,没吃几顿饱饭,就又他妈地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跟你们扯这鸡吧咸淡,还不如四处转转多拾几泡狗粪。万寿无疆,万寿无疆,饭馊不香。”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孙小辫背着粪箕子蹒跚着走了。孙小辫边走边摇头,那条小辫随着头左右甩着,三个人看得眼睛发呆肚子咕咕叫。吴连驰觉出没趣来,把手里烟头一扔对二人无聊地说:“走了,回家吃饷午饭去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马振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不胜荣幸。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拜读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