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乡土

故事并非虚构,或曽身临其境,或则道听途说。
正文

一个小村庄的前世今生(2)

(2021-05-28 13:21:29) 下一个

一个小村庄的前世今生(2)  摘自《公社儿女》

  村庄文化落后,却不乏古圣先贤的教化,农闲时节的各种娱乐活动,都喻天道人理于其中。由于迷信与礼教的束缚,使人兢兢而不敢太出格地行事。自信头上三尺有神明,人前人后绝不敢太亏了心做事。多少辈子传下来,一个个单个的姓氏繁衍出一个个兴旺的家族,一代代长辈随时督促着本家族的子弟们规规矩矩地作人做事。土改前略有田产的自耕农就是土改后被评为富农中农及下中农的人家。他们过日子精于算计,量入为出,闲时吃稀,忙时吃干,早起晚睡,一辈子把汗水心血洒在土地上。一个铜板一个铜板地积攒着财富,一点针头线脑也不敢浪费,一辈子的祈望就是守家创业,给后代儿孙留下生身立命的田亩房屋。祖先创业时的困苦与辛酸后人无法想象,那些血泪交融的苦难故事都没有流传下来。先人娶妻嫁女的幸福与生儿育女的欢乐,以传统的庆典仪式一代代继承下来。那些“四旧”与“封建迷信”揭示了先人对未来的祈望及对现实世界的理解能力,生产力低下的祖先面对强势的大自然只有谦卑恭敬的份儿。

  人民公社后劳动方式没变,生产和生活却被组织起来。大牲畜集中饲养,饲养处就成了生产队的活动中心。晚饭后的乡村夜晚,饲养处不断人来人往。晚上有电灯照明,白天烧猪食多,那盘炕比一般人家热乎。不是小队干部们开会时,老少爷们儿或年轻姑娘都愿意往饲养处凑个热闹。大队干部是上面定的,村里大事小情全管,社员们比较怕他们。小队干部是社员选的,只管生产,社员不怕小队干部。小队干部们开会时,也不在乎有人旁听,生产队没啥秘密。有时干部们开会晚了,让保管员打开库房,舀上一笸箩带皮花生吃,社员知道了也不说啥。也有好热闹的人们,凑上点米面油或三毛两角,在饲养处“打平伙儿”,沾点队里柴火的便宜。年轻人吃过晚饭去饲养处转上一圈,没有异性掉头就走了。和叔伯辈或更老的人们在一起,听着教训还得让着他们。不过就有些个晚上,几个年轻异性碰巧了,老人不在或者知趣地躲了。大家海阔天空地聊一会儿,嘻嘻哈哈地打闹一场,享受一个愉快的乡村夜晚。大多数时候饲养处是成年男人说家长里短的地方,是老汉们抽着烟谈古论今的去处。每年都有那么两天,孟老先生和几个老汉坐在饲养处的热炕头上,地上也站着人,烟雾缭绕中说着大孟营的前世今生。

  大孟营建庄有五百多年了,永乐二年(公元一四零四年)从山东邹县移民到此的两位孟家先人的名字已经被后人遗忘了。子孙们不再知道先祖来自何处姓孟名谁,靠孔孟颜曾四大族的“通天家谱” ,孟家的辈份排名错不了。明洪武三十三年,朱元璋史上第一次向孔府御赐辈份排名十字:希言公承彦,宏闻贞尚衍。清乾隆五年,爱新觉罗.弘历再御赐十字:兴毓传继广,昭宪庆繁祥。清道光十九年,爱新觉罗.旻宁又御赐十字:令德维垂佑,钦绍念显扬。也有说法,后二十个字是明天启年间,由六十五代衍圣公孔胤植奏请皇上而立。后来有些字讳了清朝皇上的名字,孔家换了同音字,由皇上重新公布。这三十个字御赐给孔家,孟颜曾三大族和孔家一起排起来用。民国九年,孔子七十六代世袭衍圣公孔令贻和孟子七十三代世袭五经博士孟庆棠在一起又拟续了二十个辈份字:建道敦安定,懋修肇彝常,裕文焕景瑞,永锡世绪昌。新的辈份字报请北洋政府,通告全国四大家族后人。孔孟颜曾四大家族按字排辈,分布世界各地的四大家族后人,相遇在天涯海角,一报名字长幼立定,该叫爷的叫爷,该当孙的当孙,和年龄无关。其实孟家从五十代起,就有意识地在同辈兄弟取名时用同一字来表明代系 (有说五十到五十五代字为:德,祖,惟,之,思,克)。战乱年代人民流离失所识字的人少,按辈排名并不严格。即使现在一般人都识字,孟家后人用辈份字,有时也音同字不同。如大孟营村的字辈用而不是字辈用而不是繁,或许是字庄稼人写起来更容易些。有这些字鉴别辈份,大孟营就有了柱拐棍的孙子和吃奶的爷爷。(见http://www.changli.gov.cn/detail.php?id=2359)

  先人获得的成就,为后人带来荣耀,先人的姓氏思想与学说为后人继承发扬光大。又有谁知道亚圣孟子的先人竟是春秋战国时弑君祸国的人。“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的庆父是杀死两位鲁国君主的人。后代子孙为了避讳庆父当年的弑君之罪,改为孟姓逐渐发展成一个遍布海内外的大家族。人莫以出身论好坏,先人种下的因果让其名垂千古或遗臭万年,一代代后人要靠自己开拓生存空间。

  元朝末年群雄并起,问鼎者中原逐鹿,烽烟四起生灵涂炭,百姓死伤不记其数。朱元璋当了皇帝,建立了大明王朝,死后传位给皇太孙。叔父燕王朱棣以“清君侧”为名,夺了侄子建文帝朱允炆的皇位。兵慌战乱连年不断,水旱蝗疫接踵而来,多年的征战与灾荒造成中原地区万里萧条土地荒芜。朝廷为了增加税赋,元朝末期及明初洪武永乐两朝都进行了几次大规模的移民。大批山西人向中原西南移民,后来又有很多山东人向河北移民。朝廷为移民制定了很多律令,在官家的鼓励和资助下,大部分山东移民沿渤海湾定居下来。(见http://baike.baidu.com/view/9553840.htm)

  时年孟思槐已生有五子三女,祖籍山东邹县,母系元朝末年时由山西移民。当年从山西移民到山东,朝廷有规定:四口之家留一,六口之家留二,八口之家留三。明永乐时,山东向河北移民多为自愿,但仍然可以在县衙领取“凭照川资”。孟思槐三个儿子成了家,两个女儿出嫁了,还有二儿一女未成年。没有分家另过,三代同堂的大家庭不断添人进口,土地渐渐不够耕作,丰年还好,一般年头粮食会出现短缺。已成了家的二儿子孟克难和三儿子孟克险商量好,辞别故土亲人另寻生机。刚一过了年天气还没转暖,两家人和其他移民用官家资给的少量牛车拉着锅碗瓢盆粮食被褥,有地方官兵保护,向河北昌黎迁移。一千多里地的路程,各家大人孩子少不得风餐露宿。好在沿着官道,不怕土匪兵患,一路向北然后向东走来。沿路行程虽苦,却也有看不完的风光,憧憬不尽的未来。一路上人烟稀少,远处旷野或沿官道分布着稀稀落落的小村庄。早中晚饭的时候,不多的几户屋顶也冒出徐徐炊烟。荒草夹着农田,大地还没回春,野草中时见野兔或叫不上名的动物出没。渴了大家就在官道旁的河里水坑里敲冰取水,饿了吃随身所带干粮,或者就地拾柴架锅煮饭。一路上不断有人家离开队伍,按照官家指定的区域,找地方定居下来。好在是往北走,遇到河沟可以踏冰而过,否则不知要绕远走多少路。(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6ce13f9b0113z9d.html)

  孟克难成家已生有一个女儿,孟克险结婚不久还没孩子。两家人最后落脚在昌黎县中部平原,数十里地内只有两三个小村,大片土地无人耕种。更让人欣慰的是,老家邹县有一座凤凰山,昌黎也有一座凤凰山。离乡拜别父母时,虽然已经感到远离家乡与亲人的痛苦,但对未来的憧憬使这种痛苦减轻了许多。到了目的地,极目之下一片荒草野滩,白天不闻人声,夜晚不绝野兽。满目荒凉,让人一下子不知如何生存下来。多亏了这座同名的凤凰山,想家的时候抬头看去,似乎亲人离得并不远。朝廷为了不让先期抵达的移民势力大而欺负后来者,或者为了今后更好分治管理,移民律令不许同姓者定居一处,孟克难孟克险两兄弟只能各选相隔二里远近废弃兵营和农舍各一处。孟克难在离田各庄北面二里外,靠着一个大水坑旁一处曾经的兵营定居下来。孟克险在离田各庄东面一里外,靠着一个更大的水坑南五百步外一处颓败的农家暂为居所。这两处废弃的居住地,周围还有几栋倒塌的茅屋。周边野地虽然杂草丛生,铁锹挖下去,土厚地肥容易垦出良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马振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五百年建村史被我忽略了大部,不肖子孙。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好有历史性哦!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