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乡土

故事并非虚构,或曽身临其境,或则道听途说。
正文

乡村女教师

(2021-03-22 10:06:36) 下一个

乡村女教师  摘自《公社儿女》

  户口制度造成了巨大的城乡差别和地域等级,不只农民被禁锢在土地上,有些城里人也夫妻两地分居。由于待遇的不同,昌黎县的户口比唐山市的户口低了一级,唐山市的户口比天津市的户口又低了一级。不知道谁定的规矩,户口从高等级到低等级自由迁移,从低等级到高等级则非常困难。几乎没有人愿意用高等级户口去换低等级户口,除非老婆孩子都是农村人,丈夫为照顾家庭不得已而自动下放。那么大的一座天津市,这么小的一个昌黎县,要多少年才能找到一个志愿回昌黎县工作的天津人呢?现实让刘老师夫妻团聚的希望很渺茫,将来有了孩子,户口随母亲,孩子只能在缺失父爱或母爱的环境中长大。如果不考虑孩子的前途,刘老师不在乎当一辈子乡村教师。为了理想,牺牲自己可以,可不忍心放弃孩子的未来啊!正是生孩子的好年龄,因为户口问题不敢怀孕,刘老师心情也有点坏起来。两人有一会儿没说话,都不知用什么话头才能重新高兴起来。想到丈夫那么远地跑来找自己,下次要等到放暑假时才能再见面,刘老师往丈夫身边靠紧。为了让丈夫高兴,刘老师依在丈夫的身边述说起对他的思念,和他分享着同学们那些有趣的故事。李大双搂着妻子,对自己没能力把妻子调回天津内疚,又为妻子工作中的成绩感到宽慰。

  李大双安慰妻子说:“你不用管这些,我留着心呢,你好好工作就是了。” 刘老师为了让丈夫安心,换个话题说:“工作挺忙的,一忙就忘掉了这些无法解决的烦恼。这里的农村生活很古朴,有时间我带你去体会一下乡村风情,虽然物质与精神生活都挺贫乏,可还真是个不坏的地方,你也会喜欢。” 李大双理解地说:“是呀,不光是生活不便与物资贫乏,远离家人孤独寂寞,就靠一封封信和家里联系。” 刘老师不想破坏刚好起来的一点情绪,继续自己的话题:“我教的这些学生更值得同情,毕业后回村里劳动是天生注定的命运。我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去拓宽同学们的眼界,要让这些没机会也不可能去外地的庄稼子弟们不仅学习课本上的知识,还要了解外面那个他们一辈子也接触不到的大世界。我上次去信要的那些相片洗出来了吗?” 李大双拽过旅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鼓囊囊的纸包递给妻子。刘老师高兴地吻了丈夫,两个人相拥着在那窄窄的单人床上睡了。夜晚还有点凉意,青春的胴体传递着温暖,梦里花好月圆。

  第二天,刘老师提前讲完课后,把丈夫带来的那些照片给同学们传看,都是她寒暑假时和丈夫拍摄的纪念照。老师的身后有大海、天安门、还有停靠天津港的大轮船。这些风景在彩色印刷品上见过,可有自己的老师在里面,这些小小的黑白照同学们再看上去感觉是不一般地美好。老师眼睛看到的景物是那么地鲜活生动,刘老师文学般引人入胜地描述让同学们如临其境。二河拿着一张照片看得入神,嘴里吟诵着“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那是一张刘老师内蒙古大草原的照片,是去年暑假随丈夫包头出差拍的,背景是羊群草地和天上的朵朵白云,更远处分不出哪片白是云或羊群。杨中盛拿过照片,看那阔野无边的草原,情不自禁地背出:“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刘老师看着同学们,每双眼睛里都流露出求知的渴望。她心中一股自豪感油然升起,传道授业解惑,为新农村培养骨干力量,使他们能用自己所学建设家乡。为了民族的生存和发展,什么年代都需要有人做出牺牲。桃李满园,自己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园丁,无数个乡村教师的工作,就是一项造福民族的伟大事业。刘老师情感起伏,动情地朗诵起王维那首“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娓娓地叙说先辈的奋斗牺牲,边荒的土地,多少代人不畏艰险去开垦去经营,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家园。一张张照片经由刘老师绘声绘色地描述,千古的风流人物一个个走进了同学的胸怀,万里的华夏疆域一片片展现在少年的脑海。荒漠高原、长城内外、雨雾江南,那么多的名山大川都不再是地理文化名词,而是自己脚下坚实大地的一部分。身在闭塞的家乡,心却翱翔在远方,胸中有了辽阔或蜿蜒的大好河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