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光山色中寂静的书屋

倾国花姬蕊香,天赋公子逐狂:蝶蜂花处处,舞歌声长长。
正文

模特儿:理工男对科学大师和艺术大师和文学大师的感悟

(2021-06-21 11:32:09) 下一个

她半靠在扶栏上,腿微曲,头前垂,专注地和友人煲电话粥。影着身后的山影湖光,画面挺美。

俺虽还未到最崇拜的科学大师 Feynman 那样的建树,却很有他那英雄爱美的精神。忍不住拿出笔,照着描了起来。

理工男的艺术细胞虽少,但讲究精密,曲曲弯弯,分毫无差地写真。挺满意自己的作品:让俺想起了那大名鼎鼎,人见人迷,让拿破伦三世以清城之金买下的,Alexandre Cabanel 的 The Birth of Venue:

那费了 Ingres 三十六年才完工的 La Source :突然领悟:这些艺术大师们成功的决窍,原来不过是 TNND 有个美妞魔特儿罢了!

她突然扬起头,简直是 Botticelli 的 Primavera 里 Floral 的 头像:

怒怒的开口:描什么描,你就是那个 peeping Tom 吗?!

转儿笑了:啊,Honey,饭给你做好了:沙拉煮鸡蛋!

咳。俺心里一酸,不由暗暗地梦想了一下:要是中餐也做得美就好了。。。

这又让俺想起了那位文学大师 Dostoevsky 的名言:"Dreams, as we all know, are very curious things: ... Dreams seem to be induced not by reason but by desire, not by the head but by the heart..."

换句中国话,就是说:

天高不算高,没有人心高:

井水当酒卖,还说猪无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