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豆腐钓鱼

臭豆腐钓 鱼=海 畔有 逐臭之鱼
(杂说有趣,来来来,姑且听之!)
个人资料
lovecat08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世间有她》导演陈冲:易烊千玺是有质感的演员

(2021-03-26 05:34:21) 下一个

陈冲一度担心易烊千玺无法还原出普通人的平实感,合作后才确定他是可塑性和感染力都非常强的好演员。

对话导演陈冲对话导演陈冲

  作为2020年全人类的共同议题,疫情自然成为许多影视作品的创作缘起。许多冲锋在抗疫一线的勇士都是女性,但很少有作品给予这些女性应有的关注。

  因此,一部专门主打女性视角、为女性发声的电影《世间有她》便诞生了。

  这部电影由三位知名华语女性电影人——张艾嘉、李少红、陈冲分别执导一个单元,讲述以婆媳、夫妻、情侣为主角的三个不同风格类型的故事,集结周迅、易烊千玺、郑秀文、许娣、冯德伦、白客、黄米依、鲍起静等众多明星和顶级幕后团队,已经定档今年五一档上映。

  日前新浪电影对话导演之一的陈冲,了解到这部电影的一些幕后情况。陈冲向我们透露,她执导的是易烊千玺和黄米依主演的情侣故事,来诠释爱与失去的经典命题,并反思人和手机之间的关系。因为易烊千玺是人气偶像,陈冲一度担心他无法还原出普通人的平实感,合作后才确定他是可塑性和感染力都非常强的好演员。作为奥斯卡终身评委,陈冲称易烊千玺主演的《少年的你》入围奥斯卡“很值得”。

  作为演员与导演两种身份都取得过杰出成就的女性电影人,陈冲也分享了她对近年来女性题材创作热潮的一些看法。在她看来,女性题材与编剧导演是否是女性没有必然关联,比如很多女性作者写的宫斗剧,同样有着封建思维的局限性。

  陈冲和冯小刚主演的中国版《忠犬八公》近日开机,陈冲表示很期待与冯小刚饰演夫妻。由她执导的两部电影《英格力士》和《郎平传》目前尚无上映方面的消息。

  与李少红张艾嘉合导《世间有她》:

  曾顾虑易烊千玺的名气,合作后发现他是很有可塑性和感染力的演员

易烊千玺海报易烊千玺海报

  新浪电影:这次是到上海来工作吗?再次回到家乡有什么感受?

  陈冲:我在上海不是工作,是探望父母,我倒挺期待在上海工作的。

  新浪电影:最初是如何加入《世间有她》这个项目的?

  陈冲:疫情一开始的时候,我就非常关注,当时就很有冲动想回来拍点什么,后来决定还是先体验一下,积累一下、沉淀一下。疫情开始几个月以后,差不多4月底5月初的样子,我接到总制片人董文洁的微信,她说有这样一个想法,三位女导演一起拍一部以2020年为背景的、以女性视角来讲述女性所关注的故事,我听到以后觉得挺有吸引力的。我喜欢尝试一些新的叙事方式,短片就是这样一个像做练习题一样的机会,所以我很快答应了,就开始写剧本了。

  新浪电影:张艾嘉和李少红也是杰出的女性电影人,您是什么时候知道和她们两位一起执导的?之前对她们有什么印象?

  陈冲:一开始就知道,她们在(做导演)这方面应该说都比我有经验。所以能够在跟她们在同一个行业当中,我觉得挺开心的。

  新浪电影:三个单元里有三组不同的人物关系,最开始三位导演之间是怎么分配的?

  陈冲:没有分配,是我们自己选的三个不同的题材,正好一个是讲婆媳关系的,一个是讲夫妻关系的,然后我这一部是讲爱情关系的,正好就是这样。

  新浪电影:您的单元讲述是一个怎样的故事?

  陈冲:就是一个放逐两地的恋人的故事。主演是易烊千玺和黄米依,饰演一对情侣。

  新浪电影:有现实中的原型人物吗?

  陈冲:从一接到任务以后,我就在不停地看资料,看每个人自己讲的亲身经历、自己家里人的经历、自己邻居的经历,是从这些真实事件当中提炼出来的,所以不是(改编自)某一个事件。

  我们做资料做得挺彻底的,看了好几个月的资料。

  我觉得令人兴奋的地方是,你可以在相对短的时间内把一个设想、一个构思完成了,它比较短,比较快,你可以尝试一个新的东西。

  你尝试原来别人没有用过的方法,是一个给你自己列出的一个想挑战的题目、一个想要攻克的目标,然后可以在相对短的时间内把它实现了,去做这样一个实验,这是对我最大的一个吸引力。

  新浪电影:之前您对易烊千玺和黄米依这两位演员有多少了解?

  陈冲:在写剧本阶段都不太了解。我从5月初开始看很多的资料,看很多疫情当中人们记录的自己或者朋友的故事,就开始构思这样一个主题。我想尝试用一个最时尚的电影语言,来表达一个最古老的主题——爱与失去,于是很快就决定要讲这样一个放逐两地的恋人的故事。

  与此同时,我也想探索一下在整个疫情期间,包括在疫情前后其实都已经发生的事,就是我们跟手机的故事。我们对手机里面的世界所倾注的关注度、情感、兴趣,手机所传递给你的东西,似乎变得比你周边的东西更重要了。

  那么手机与人的关系看上去应该是怎么样的?我在视觉上怎么把它表达出来?或者在视效、音效的结合当中,怎么样把它探索一下?这是我的兴奋点。

  新浪电影:与两位年轻的主演合作,拍摄过程中有什么难忘的记忆?

  陈冲:他们令我惊讶,他们给我惊喜,他们的确是非常好的表演者。超出我原来的预期,我所有的担忧都在每一天的拍摄当中洗掉了,用不着(担心)。

  我希望的表演是美的、没有表演痕迹的表演,是最普通的人、最平实的人。因为这场席卷全球的灾难,落到了各种各样的人身上,微生物对人类的攻击不分是谁,不分国界。所以我要讲的是最普通的人的一个最普通的梦想,然后因为这个事件而产生了什么结果。所以我需要(主角是)很普通的人,不能有任何明星脸或者什么。

  当老板提出易烊千玺的名字的时候,我其实非常顾虑,因为我觉得他是一个歌星,而且从小就当歌星,正好是跟我的人物相反,所以一开始我是有一定的抵触。后来看了他的表演,《少年的你》,然后看了许多他的采访,感觉到他是个特别真实的人,他身上有非常诚实的、毫不做作的(特质),而舞台上体现出来的酷是他的一个表演。

  他是非常有可塑性、非常有感染力的、有质感的一个演员。接触下来就更让我惊讶,他的确是整部电影中最大牌的一个明星,但是他的表演质感是最平实的、最真实的。

  整部电影我其实对每一个演员都挺佩服的,米依也是这样,非常走心,所以他们两个的感染力,他们两个的生命力成全了我。

  (拍摄时会考虑到易烊千玺的人气和流量吗?)我绝对不会,我唯一要对一样东西忠诚,那就是作品本身。

  新浪电影:他们两个在片中有职业身份吗,还是?

  陈冲:片中他们是大学毕业了以后,在公司工作的。

  新浪电影:您是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会员,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奥斯卡评委”。前些天易烊千玺主演的电影《少年的你》获得了最佳国际影片提名,您对这一消息有何看法?

  陈冲:我觉得很值得,《少年的你》是一部特别好的电影。

  新浪电影:除了这次合作的易烊千玺、黄米依之外,放眼国内,还有没有您比较看好的、想合作的青年演员?

  陈冲:有许多,我不能具体点名,因为我没有一个具体的项目。其实每个人都有一部特别合适的电影,因为电影表演最重要的一个标准,就是他在银幕上你要相信他,只有这一个标准。所以每个人都一定有他最好的一个项目,我不能说我喜欢演员就什么戏都可以让他来演,因为可能有比他更合适的。

  新浪电影:这部电影现在拍完了是吗?您看过其他两位导演的单元吗?

  陈冲:我们的电影拍完了,还在做一些收尾工作。

  我们还都互相没有看过,大家也不用统一风格,因为我们三个人本来生活经历就是非常不一样的,表达风格也是完全不一样的,选的题材也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我就觉得这才更丰富、更好看。就是说同样都是2020年的事情,从完全不同的女性角度去传递,我觉得是更丰富了。

  谈女性题材创作:

  评价作品优劣与导演性别无关,有时女性创作者自己也有封建意识

  新浪电影:这两年有过很多抗疫题材的影视剧,有网友批评过以前的作品,认为对女性角色的贡献表现得不够充分,对于这一问题,您觉得这部作品有什么不同?毕竟片名叫《世间有她》,英文片名写的是《Her》,所以会更加突出女性吗?您会认为女性电影人更适合拍女性题材吗?

  陈冲:我们的女性角色是很重要的,幕后主创里面,我们的剪辑师、服装设计师、造型设计师都是女性。男性角色也很重要,戏里的每一个人都不能被列为陪衬,在这样一个小而精的作品里面,每分每秒都是关键的。

  我选材的时候,我不会把它归类说这个是女性题材,那个是男性题材,没有,就是人与生命,我这个单元叫《生命颂》。

  我也不认为女性题材一定要由女导演来拍,我合作过的关锦鹏导演也拍了很多女性题材的故事,女性导演也可以拍出很好的男性题材的故事,不一定的。

  新浪电影:前几年好莱坞和国内都有一些女性工作者关于平权的呼声,以及关于女演员年龄瓶颈的讨论,您对于这样的声浪有什么看法?

  陈冲:这的确是个问题,是不是可以解决的问题,我不知道。

  在美国那一次metoo延续下来的运动当中,女性的比方说薪酬平等问题,的确是比原来有了改进,但是还有一些变化是比较表面的,比如把一个男性的故事里面所有的人物都变成女性的,一个动作片里原来是几个男性演的,然后差不多同样的情节变成一个女性演的,这种我觉得是比较表面的东西。

  应该更深地去体现我们的母性、慈悲。我觉得人永远都不能笼统地去谈论女性男性,因为我们要怀孕,我们要生育,我们要哺乳,这种坚忍、慈悲我觉得是女性的特点,是女性最强大的一个东西。

  至于演员的年龄,电影是造梦的,人人都梦想着青春美貌,这些老去以后的人的机会就会少一些,这是一个现实的状况,有一定的可惜。

  生活经历给予我们许多,如果说作为一个聊天者的话,也许我们会比一个20岁的人更有趣,但是如果人们崇尚青春,人家不愿意看你。作为电影工作者的话,其实就是一定要自己为自己去创造机会,这不仅仅是一个女性的问题,男性也面临老去的危机。(年纪大一些的演员)机会还是有的,但是会少许多。

  新浪电影:您以前说过,作为女性肯定是有被冒犯过的,但那些冒犯就像雨衣上的水,您不会太在意。

  陈冲:至少我自己是这样吧,但是我相信有一些冒犯很难像雨衣上的水那样滑掉,不落下任何烙印,可能我还是幸运者吧。

  女性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事情,每一天都在发生。要真正改变的话,需要从很根本开始。

  其实女性自己对自己的认识可能都有封建意识在里面,都已经受到了原来封建意识的某一种影响。就像所有的宫斗剧,女性最大的幸福、最大的目标,付出所有代价就是要得到皇帝的恩宠。年轻女观众看了这样的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感受,人生目的就是要得到皇上的宠爱、跟你过一晚上?这样一种封建的意识,它也影响着女艺术家们与创作者们。

  所以说,不一定女人写出来的东西就一定是女权的。

  新浪电影:最近几年似乎女性电影人被关注的几率更大了一些?比如戛纳等国际电影节女性评委的占比、女性导演和女性题材作品的入围数量,包括今年奥斯卡等等。

  陈冲:时代的确是在慢慢改变,在进步,像赵婷的确是她的才华放在那,是男的也好,是女的也好,在男人里她都是好的。

  从政治上去讲(评价电影)这件事情我毫无兴趣,一定得提拔一下女性,不是,还是要看哪个电影你觉得最好看,你觉得最有意义。这不是那种肤浅的政治上的一种事情,好就是好,这方面是没有性别的。

  谈未来:两个女儿都对影视行业产生兴趣

  期待与冯小刚合作《忠犬八公》,《英格力士》《郎平传》尚无上映动向

  新浪电影:过去这一年对于全世界都是非常特殊的一年,您也说看了很多人的记录,包括您自己也经历了很长时间的居家隔离。回顾2020年,您最深的感触是什么?

  陈冲:我觉得对亲情、对友谊、对爱有了更深的感触,其他一切都是没有那么重要的。我也有时间了,孩子们也从学校回来了,丈夫也有两个星期无法去上班。我觉得很幸运的是,我没有直接受到严重的打击,而是有机会能够暂停一下,去阅读、去思考,去拍出一个电影,我觉得我还是很幸运的。在家里的这一段时间,我对亲情、对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的确是更珍惜了,没有其它东西比这个更重要了。

  新浪电影:疫情爆发前最后一部在国内大火的电影就是《误杀》,您和您的女儿都参演了。后来女儿说过关于她这次表演的感受吗?您会继续支持她成为一名演员吗?

  陈冲:她喜欢的事情我都会支持她去做,只要自己喜欢,人最应该做的就是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她有表达过演过《误杀》之后她很喜欢(表演)。当时(《世间有她》)在找女演员的时候,我的一些圈内的好友还说,让你女儿演不就完了吗?不合适呀。电影表演就是回归到这一点,要可信,人们信你了,你就成功了。

  新浪电影:你的另一个女儿也非常优秀,她对您的职业领域产生过兴趣和好奇吗?

  陈冲:她喜欢写剧本,现在就在写剧本,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很刻苦的一个写作者。(是电影剧本吗?)电影电视。

  新浪电影:未来有可能全家一块合作一次吗?

  陈冲:不太一样,审美上是不太一样的。

  新浪电影:很多演员转型导演之后就越来越少出现在台前了,而您作为演员和导演同样活跃。这两种身份对于您来说有什么不同的意义?

  陈冲:我都很喜欢,当然表演相对来说责任少一些,导演的话更辛苦一些。做导演,我一般必须要自己去选择一个题材,或者真的是有强烈的兴奋度才会拍,不然的话很长一段时间的付出会很辛苦,表演的话就相对简单一些。

  新浪电影:会把导演的视角代入到表演中吗?

  陈冲:我没那么卖力。但是怎么说,我会换一个角度去思考这个人物,这个其实是有帮助的。

  新浪电影:您和冯小刚主演的《忠犬八公》中国版开机了,这部电影已经有两个经典版本在前,中国版会有哪些本土化的新意?

  陈冲:其实我根本就没有看过另外两个版本,我不想看,导演是怎么愿望的,剧本是怎么呈现的,演员互相之间的化学是怎么样的,我就把它呈现出来。我们不是在重现某一个故事,重现某一个人物,我不想给自己那样的负担,我就是想全部地投入进去,把我要创造的人物创造出来。

  新浪电影:您跟小刚导演演夫妻是吗?会有怎样的化学反应?

  陈冲:我们还没开始演,挺期待的,还没磨合过,我相信应该会挺好的。

  新浪电影:您执导的两部电影,《英格力士》和纪录片《郎平传》,我们什么时候能够看到呢?

  陈冲:我真的不知道。《郎平传》我们拍完了,但是可能有一些修改之后才能放。(《英格力士》)现在我没看到有什么动向。

  新浪电影:您曾去过平遥国际电影展,跟贾樟柯导演有过很好的交流。后来你们还联系过吗?贾导跟您说过平遥影展之后的计划吗?

  陈冲:有联系,不常联系,我没有可以透露给你的消息。

  新浪电影:《世间有她》已经定档今年五一档上映,今年五一档是一个强手如云的档期,您对影片反响有哪些希望?会怎样把这部影片推荐给观众?

  陈冲:档期我是不懂的,我就希望我们的电影能够感染到观众,能够打动观众,观众能够喜欢,从中能够得到不但是感官上的享受,还有情感和思想的享受。这是我唯一的希望。

  我自己当然认为它是一部很值得的电影了,也是相对来说没有人做过的一部电影。我没有看过另外两位导演的作品,但是我自己的作品我觉得从电影的角度是人们没有看见过的、一个比较有新意的东西。

  然后我们三个人这样一个组合,也是以前没有过的,三位女性以自己完全不同的视角来讲述发生在2020年的所有的爱,我们对爱的歌颂。

  (何小沁/文 王赐安/视频)ZT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