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战争小说《另一种历史》第96期

(2021-05-28 07:31:52) 下一个

 

460)     毛式部署

毛泽东出访前,当然也不会忽略部署。12月,中央军委重新编制了“华北民主联军”战斗序列:

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总参谋长:周恩来

华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朱德

副总司令:贺龙(兼总后勤部长)

装备部长:黄克诚

总政治部主任:陈毅;副主任:谭政

第一兵团司令:叶挺;政委:罗荣桓;参谋长:粟裕

第二兵团(远征军)司令:刘伯承;政委:邓小平

第三兵团司令兼政委:徐向前;参谋长:王树声

第四兵团司令兼政委:林彪;参谋长:萧克

军委直属机动部队司令:陈赓;政委:谢富治

海军司令兼政委:叶剑英

北洋舰队司令:萧劲光;参谋长:张爱萍

空军司令兼政委:聂荣臻;参谋长:刘亚楼

装甲兵纵队司令:许光达;空降兵纵队司令:李天佑

两栖纵队司令:韩先楚;政委:邓华

炮兵纵队司令:朱瑞;政委:郭化若

驻日本(九州)占领军司令:罗瑞卿;政委:甘泗淇

……

中共旗下,正规军此时127万人,由华北自治政府承担后勤给养。装备以美式轻武器为主,少量自造和与苏联交换。此外有使用缴获日械、由地方补给的民兵约90万人。

在巴尔干,毛泽东与铁托的交流中,考察了另一种前期依靠独立自主、生存、作战的模式。目睹战况发展和部队进步,他决定派出更多干部和指挥员来欧洲,学习和观摩现代战争!

说干就干。在“太行号”上毛泽东即发电给周恩来,请他尽快作出“部队和将领轮换”的具体安排。同时派遣叶挺兵团25万人,再次增援巴尔干战区……毛是个逆向思维大师。这既是尽快取得现代战争经验和先进装备的捷径,更是访美之前,向世人、向东西方各国舆论界宣示的一个明确姿态~那就是:

中共专注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而无意于内战。

 

461)     天平倾斜

地拉那。盟军巴尔干战区司令部。史迪威将军今天在这里,再次会晤了毛泽东主席。

遵医嘱戒了烟的史迪威,特地以缴获的德国上等啤酒待客。

但毛尝了两口,大咧咧地说:“喝不惯哩。马尿一样么……”囧得主席夫人翻了好几下“卫生眼球”。

乔忍不住哈哈大笑。平生历来直率、不喜欢做作的他,倒是对这类自然、质朴、乡土气息的领袖人物,更能拉近感情,两人交谈甚欢。前段的误会也消弭于无形。

说有误会,起因还是史迪威的急躁脾气。

几个月前,动员派出远征军时,他觉得中共迟迟不决策,有“违背诺言、逃避打仗”之嫌。而且是缺乏远见、完全看不到参战欧洲的有利一面~那是军队现代化的必由之路!他催促几次,等了一周不见动静,情急之下,又牢骚诅咒起来。

毛曾接到康生一份报告。其中严肃指出:“史将军用英语,给我党领袖起外号!—‘破忒头(potato)’其意即为马铃薯。他竟在走廊里跺着脚,公然这么说。”

不料毛泽东不以为忤。悟了一阵哈哈大笑:

“马铃薯?不就是土豆嘛!他这是说我土里土气、不开化哟!冇得关系。说我土豆也好、土鳖也好、土包子土皇帝也好,一概笑纳!要经得起批评!人家是洋军校的高材生,通晓几国文字,完全有资格骂我们土包子么。况且那史老头年长我10岁,是前辈啦。给他骂两句,没什么嘛。”

康生介绍:“这史老头老毛病就是给人起外号。还给老蒋起外号叫花生米!流传甚广。”

毛笑道:“是啰。花生米~只能下酒。破忒头呢却能当饭吃咧!可见在老将军那里,我们比老蒋实惠!……他这是在催促我们出兵哟。我说可以!人选确定了就马上出发。回头给这醋性子老乔看看:土豆变洋芋~准能填饱他的肚皮。”

如今,“土豆毛”又把第二轮增兵方案,摆在“醋乔”面前。

……

史迪威当然欢迎华北联军增大参战力度。这将使他的战区里几乎无需美军再承担地面义务。上层和舆论界对他的干预也会大大减少。至于军人素质嘛~他太喜欢中国兵了,他们在自己手里非常管用,而且沟通无碍。此外美国航空兵人数也不必再增加了~按计划培训起来的中国空军,日益顶用。其半数都有了200-300多小时的飞行经验,这在螺旋桨时代,已达合格标准。

毛泽东继续介绍:这次带兵25万、出国远征的那位~第1兵团司令~叶挺将军,曾是新四军的首任军长。早在20年前北伐战争中,就是全中国知名的猛将。

史迪威频频点头。1927年,他曾深入实地,现场考察过北伐战争。那时期他撰写的报告经常受到各级上司嘉奖,和各界欢迎。报告里,他把北伐军称为“南军”~为了便于美国人理解,他把那描绘成一次中国式的南北战争。

毛也再次感慨史迪威对中国的长期了解~洋人里肯这么做的,实在不多。接着说起:前不久蒋迫于国内进步舆论压力,释放了叶挺等一批“政治犯”。

史迪威也感兴趣中国的话题,只是不便多说。他只好对“花生米”的独裁、专制和腐败表示不屑:“我与他打交道的历史证明,只有压力对他才行之有效!”乔拍了下手掌,然后转移话题:“巴尔干需要猛将。我欢迎叶挺将军,希望他建功立业。”

毛按照老习惯,与史迪威愉快地聊了一个晚上。东方发亮时,呵欠连连的乔,收到刘伯承前线战报:

我兵团已于凌晨4时,攻克贝尔格莱德。前锋渡过多瑙河,正按总部计划~向喀尔巴阡山脉挺进!

史迪威如释重负。幽默道:“主席阁下!您是和刘将军一起,彻底毁掉了我的一个……睡眠计划!哈哈。”

毛泽东让秘书叶子龙取出专程带给史迪威的礼物:一支硕大珍贵的高丽人参。郑重表示道:

“将军,这是我们全党、华北联军全体将士的一点心意。盼将军多多保重、身体健康,走向胜利!”

毛还幽默附言:“这东西,比‘破忒头’更实惠。”

乔脸色微红:“确实!土壤里会结出许多真正的果实。我在中国多年,知道它比‘西洋参’更有效用……”

……史迪威掌握的物资分配天平,继续向“参战力度”倾斜。

对何应钦的提醒和“偏袒共党”的指责,他一笑置之。

“谁肯打仗,我就偏袒谁。不作战,又想从我这儿拿东西?门儿都没有。”他给马歇尔写信道。

 

462)     第三战场?

12月,苏联红军在冬季攻势中扫清黑海沿岸,终于夺取了克里米亚。于是要求盟国:将援助物资尽快送往黑海港口!尤其急需的是卡车、无线电、铝材和橡胶轮胎。

但得到的答复是: “由于中国远征军前段在巴尔干发动攻势,囤积在埃及的大部分物资已消耗。新的补充有待时日”。

还有更令人不舒服的说法:当前战局,对苏联来说,“第二战场”、甚至“第三战场”都已开辟,这本身就是“巨大援助”。由于各战场都有超额的物资需求,在苏军“获得实质性进展之前,请尽量依靠自身力量解决当前短缺,以保障盟国的共同事业”。

斯大林在答复中,斥责了西方的虚伪。

最高苏维埃号召苏联人民:自力更生。

 

463)     会晤铁托

亚德里亚海。克罗地亚,维斯岛。

地中海的冬天温暖多雨,不冷不热。这令本已习惯了中国北方寒风、又在印度洋晒了一路太阳的毛泽东,颇感惬意。

1945年新年伊始。

与约瑟普·布罗兹·铁托元帅的会面,被主人特意安排在维斯岛上一个偏僻安静、可以俯视海滩的别墅中。

铁托穿了军礼服,裤子上缀一道深红色条纹,军服饰有金黄色穗带以及元帅标志。毛泽东则穿一套朴素的灰色中山装。

会面之初双方略显拘谨。年长1岁的铁托拿出骆驼牌香烟递给毛泽东。毛笑了一阵,也从口袋里摸出一盒“骆驼牌”。于是俩人像两个“地下工作者”对上了暗号,一起哈哈大笑起来。气氛立刻活跃轻松了。

相似的经历,相近的背景,使他们颇感投机,谈得无拘无束。两个“大烟筒”交替着为对方点火。

邓小平政委从前线带来的翻译小伙,显然克罗地亚语还不熟练,中文底子也欠深厚~当毛引用一些典故,例如“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时不免犯犹豫。已在这里工作几个月的师哲,马上用俄语把话翻译过去。通晓俄语的铁托明白了寓意,会心点头。

会谈从军事配合,转到胜利后的政治安排;又转到如何使用西方援助、以及援助的内容和代价。

1小时后,毛跟师哲耳语一下,师哲又悄声翻译过去。铁托点头,交代身边人一句,起身。

毛公示意邓小平等:继续和南斯拉夫同志恳谈。

他自己带着师哲,一起随铁托,走出别墅。

 

464)     讨论战后

3人看着户外海景,边散步边交谈。警卫远远跟在后面。

铁托问:“你们,也有苏联顾问吗?”

毛答:“十几年前有过~共产国际派来的……说起来没有他们,我们也许不会把红军转移到北方呢。”

铁托听出意思,感叹道:“他们啊,军事水平不一定符合我们的实际,对情报倒很热心。”看警卫离得远,又道:“上个月甚至要把我秘书都发展成情报员~以汇报我的举动。”

“然后呢?”毛停下脚步。

“秘书没听他们~向组织汇报了。我也只当没发生。”铁托顿一下,“看来斯大林同志不放心啊。”

“是呢。共产党嘛,却和英美资本主义泡在了同一个战壕里。老大哥心里,不会太舒服哟。”

一阵轰鸣传来。队形整齐的重轰炸机B-17“空中堡垒”向北飞去。

“那是美国人。维斯岛上有个大机场。”铁托解释。

望着远去的机群,毛泽东道:“打日本那两年,我们国内也有不少美国飞机。我们抵抗各自侵略者的时候,老大哥是自顾不暇。为了战斗,我们的确需要各方面的援助。”

“对于未来国家的政治体制,你们是怎么设想?”铁托语锋一转,点出两人都感兴趣的思考。

“这个么比较复杂。我们主张组建多党制联合政府。类似美国和多数西方国家的体制。这是中国客观情况决定的。当然如果不行,还有其他选择。你情况比我们好嘛,没有别的势力竞争。作为单一执政党,你们是否打算胜利后~采取苏联式的制度?”

毛公直率反问。铁托字斟句酌:“苏联经验,自然有用。不过首先我们都该考虑清楚自身情况~是否合理?我们不想把任何制度强加给人民。这一点,我是公开讲的……”

谈话,被远处女人的吵闹声打断。循声望去,警卫员正在拦阻一个穿着军装、年轻漂亮的女士。很明显,女士不把警卫放在眼中,女高音激昂亢奋。铁托脸色有一丝阴沉,略显尴尬地请客人原谅:自己必须去处理些紧急事务~话题在晚宴上继续。

毛当即表示:客随主便。等铁托走远,毛疑问地看着师哲。

师哲解释:那是铁托的伴侣~兹登卡。大城市人,漂亮聪明但脾气不好。吵架、出风头、虐待工作人员,口碑不佳。

“连我们都知道,不去招惹她。”

“铁托为何会容忍呢?”毛问。

师哲吞吞吐吐:“据说她,是铁托第3任妻子,铁托也已经不喜欢她了。可如果离婚,党内会对铁托个人生活产生看法~损害他的领导地位,也不利于党的形象。”

毛公远眺亚德里亚海,一言不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假设历史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的欣赏和支持,长周末愉快!
青松站 回复 悄悄话 謝謝您。。長週末安好。。
多謝。。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