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重温毛泽东英明洞穿邓右“特色社会主义”邪恶本质,再看邓如何自我写照政客嘴脸

(2021-11-12 10:46:26) 下一个

       篡改历史,就意味着政治欺骗之背叛。这就是基本的常识。 凡属政治之邪门歪道者,无不热衷于本末倒置、颠倒是非、偷梁概念地篡改、杜撰历史,假话谎言地误导视听以骗人。而凡属拥邓而否毛者,就无不必然篡改历史、偷换概念地杜撰着假话谎言,为邓小平邪门歪道的“颜色革命”作文过饰非的涂脂抹粉。这已经是不成文“潜规则”定律。
       众所周知,在右倾投降主义路线的“带路党”人,邓小平政治背信弃义倒华(国锋)而篡位军委主席,悖论党规国法搞“枪指挥党”后。再进而另起炉灶搞“颜色革命”。绑架党国以欺世盗名的所谓“改革开放”为幌子,而实为搞复辟倒退、倒行逆施的邪门歪道的歪理邪说之实践。结果,乏善可陈。

       然而,今天微信上偶然收阅到了一篇转帖文章,其标题为:《毛主席关于“走资派”的论述和邓小平同志的三个“如果”》,其链接为: https://mp.weixin.qq.com/s/uTjDoWi6qApTtaOVCSoxYg 。文中还居然在继续罔顾事实,而断章取义历史,颠倒是非而偷换概念地将已经实质性从政治理论和实践上,均属背叛中共核心宗旨的邓小平,涂脂抹粉为所谓的“伟人”。实在荒唐可笑!其伪命题式假话谎言,说得就跟吃喝拉撒式的随意,一点也不脸红。
       尽管毛泽东、邓小平两个人,在历史上的战争年代里,他们曾有过战友间政治路线一致的合作。然而,到了晚年,双方政治合作的思想意识,已经完全格格不入而不得不分道扬镳。这也正是为何毛泽东在去世之前,彻底弃用邓小平而将其政治上打倒(即撤销一切职务)之根本原因所在。并将整个党国重任委托给了华国锋主席。而法理党规上,却仍然实事求是、合法合规、合情合理地确保邓之人身安全以及相关政治待遇罢了。
       而毛走后,华国锋本欲好心、却实乃政治幼稚病式擅自违背了毛泽东生前重托以及专为其量身定制的、可平衡与制衡的领导班子,小题大做地将原本纯属党内人民内部矛盾性质的“四人帮”问题,误判以敌我矛盾对付。再进而恢复了邓小平出来工作。
       然而,邓却再次暴露其政治邪门歪道之出尔反尔、口是心非的本性,运用其老资格声望的影响力,并断章取义、以点代面地利用毛泽东早年曾对他有过的表扬,来做纳粹戈培尔式重复假话着偷换概念地欺骗中共和人民。从而背信弃义、说一套做一套而恩将仇报地以阴谋诡计将仍在任内华国锋职权架空排挤,最后,成功地喧宾夺主、篡权夺位,形成了邓时代之悖论党规国法的“枪指挥党”的统治局面。紧接着,邓便全面主导并纵容否毛否文革,并背叛马列毛理念的中共政治宗旨。欺世盗名地打着所谓“改革开放,解放思想”的幌子,而实为另起炉灶地在党内搞变修变质的“颜色革命”。从理论和实践上,渐进式潜移默化地复辟倒退回潮到蒋统时代那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社会。邓右那所谓“让一部分人富起来”的歪理邪学,其政治根本,就是颠覆当年中共打江山的政治宗旨。而纵容滥用职权、践踏司法搞非公非正之重新人为划分阶级。制造和培植可达世界之最的社会贫富两极分化。
       其具体的政治表现就是:对内,投降党内党外那些反毛倒共颠社的右派势力。重拳打击所有拥毛、拥共、拥社之集体化道路共同公平富裕的左派。为了自毁、自废社会主义的“武功”,邓小平违反违规地以“垂帘听政”的方式,强行让时任总理的李鹏,称病腾位,让与其政治仍极右倾向未改而同属“走资派”观念思维而臭味相投的“带路党”人物的时任副总理朱镕基,以代总理身份替代李鹏主持国务院工作。以加快其整个悖论法规之倒行逆施。以自毁党国公信力之空头支票式承诺,而假话连篇地欺骗人民,瞒天过海地贱卖国企、损公肥私,并剥夺人民群众基本生存权和根本利益。而舆论上悖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民主与法治,而搞独裁专制而效仿美国的双重标准,以“不争论”禁言压制民意心声。同时,还明确下令动用国家机器来威慑、甚至以暴力手段滥征乱建、巧取豪夺,并以敌对性质的手段,血腥镇压不堪压迫而反抗的人民,以此来解决原本纯属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导致了社会常年政局暗流涌动,始终“维”而不“稳”!完全与其所一厢情愿的所谓“稳定压倒一切”背道而驰!完全悖论了“攘外必先安内”的道理逻辑!
       对外,则无不自废武功、仰人鼻息、靠洋吃饭式投降投靠西方强权霸国势力。在面对国家法理无争议的领土问题上,还主动对敌所谓“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歪理谬论。同时,还荒唐地遗嘱,由美国来鉴定中国是否属于所谓“真正的改革开放”。就是典型的丧权辱国外交路线。然后,纵容党内外右派势力,里应外合西方强权霸道,抢夺中国市场、自毁中国道德政治环境、败坏自然环境,残酷地剥削和压榨中国人民。将整个邓右“特色”四十年以来,那汇集了吏治贪渎腐败泛滥、黄赌毒黑专权当道、资本垄断为富不仁巧取豪夺而官富民穷等于一体的年代。
       这一切活生生的事实, 无不是毛泽东去世后之以来的历史事实真相。
       不正好完全印证了该篇文章中,所援引毛泽东生前所针对党内的邓小平之类走资派“带路党”们,曾有过的这么段英明洞穿的揭露和批判吗?即:1972年,有人曾经就资本主义在中国复辟的问题向毛主席请教时,毛主席轻蔑地回答道:”你太高看他们了,他们懂得什么是资本主义吗?最多是倒退回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去了。资本主义是靠侵略和掠夺别的国家的财富而积累资本资产的,而搞修正主义的走资派敢于侵略谁呀,不被侵略就阿弥陀佛了,他们只是联合帝国主义国家,剥削和压迫本民族广大的人民百姓,或者贱卖自己国家的资源以满足贪得无厌的私利。对外软弱妥协,对内重拳出击。最可怕的不仅是国内资本家如此,队伍内部的很多蛀虫也同样如此,两者相互勾结,合二为一,趴在整个社会身上敲骨吸髓“!
      而邓小平那些歪理邪说的所谓理论,以及其所付诸实践检验了四十年的过程中,不正是如此这般的因果效应吗?那不完全准确无误地应验了毛泽东对“邓小平们”的准确写照吗?
       因此,我们也不妨再回顾一番邓小平那些歪理邪说下,所有一系列邪门歪道的实践之因果效应,而导致了今天所有社会政治道德操守环境被毁、“浮夸风”式暴力滥征滥建滥开挖而自然环境被毁、官商勾结欺压剥削人民而贫穷潦倒等事实乱象,又是如何正如该篇文章所援引邓小平自己那逻辑前后矛盾的谬论,而狠狠地自我打脸的吧。
       请看邓之口是心非、货不对板地所谓“如果”这、“如果”那吧:“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真是走上邪路了。但风气如果坏下去,经济搞成功又有什么意义?会在另一方面变质,反过来影响整个经济变质,发展下去会形成贪污、盗窃、贿赂横行的世界”。
      然而,看官,请注意了。难道这一切因果效应,不正是出自他那些所谓“南巡讲话”中,通篇违背马列主义、悖论中共政治宗旨、否定毛泽东思想而毫无起码政治理论水平的逻辑自相矛盾、且违法违规触犯”垂帘听政”嫌疑的讲话吗?难道不正是他邓小平曾政治短视、鼠目寸光的所谓“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所谓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而先富带动后富”、所谓的“包产到户,分田单干”、所谓“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等之类谬论,以及,不正是他对内,专制内禁言镇压;而对外,则投降主义下之软弱无能、丧权辱国的实践结果吗?整个就是个政客嘴脸的他邓小平,还如何算得上所谓“伟人”!也许对于那些政治意识旨在否毛反共颠社的政治极右势力,以及毛时代被弃用而政治打倒的那些”牛鬼蛇神“们而言,他政客本质者,确实是所谓“伟人”吧。
      然而,问题是:假设邓小平那些歪理邪说下,邪门歪道之复辟倒退、倒行逆施、为非作歹式政治大倒退的“实践”,也可以被类似纳粹戈培尔式的愚民政策下,重复谎言误导性洗脑地谎称为所谓“改革开放”的话,那么,蒋介石民国时代的旧社会、甚至慈禧统治下的晚清政府朝代,那早就该算是“首创”的所谓“改革开放”了!哪里还轮到他邓小平来再另行贪天之功为己功地“摘桃”当所谓的“总设计师”呀?那更该是蒋公或慈禧等前人,才对呀......
?      由此可见,政治“地沟油”式制假贩假、假话谎言、欺世盗名、坑蒙拐骗,恰恰正是邓右“特色社会主义”以来的政治“特色”......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东田枫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太古瑞斯' 的评论 : 哈哈哈,你的回帖,纯属文不对题、答非所问而南辕北辙!根本没有水平客观中立、就事论事地反驳我的政论话题。而却东拉西扯!恰恰反而说明了:你理屈词穷而不得不承认俺说的一切!而承认俺说的这一切,就恰恰等于承认文革之正确!
太古瑞斯 回复 悄悄话 习近平上台前,戚本禹公开宣称习近平“可能成为毛泽东第二”,并号召左派“支持习近平上位”,称这是头等大事,“只要习能顺利上位,就是左派最大的胜利”。二零一四年,八十三岁的戚本禹接受香港《明报》采访,称赞习近平说:“习近平是后毛泽东时代唯一一个不仅是在口头上,而且是在实际上真正反贪、反腐的国家领导人。”他呼吁习近平“好好学习毛主席,重走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道路”。可惜他次年就死掉了,否则今天就能看到其徒子徒孙李光满名声大噪,也能看到习近平正在发动一场“小型文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