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感谢邓胡乱邦集团,实践验证了毛“文革”瑕不掩瑜、英明正确

(2021-05-25 22:27:48) 下一个

  历史不可篡改。否则,就意味着悖论人伦道德操守底线、悖论事物运作之哲理逻辑、悖论人民意志之欺骗性背叛!

  无论任何朝代之更替,其历史的进程中,又无论如何地反复争夺着跌宕起伏着推进,其物质性的发展总会在其原发展的基础上,渐进式进步中改善和完善。只不过是,其发展进步的政治宗旨和方向,到底是为绝大多数人民谋利益、抑或仅仅只是为了统治集团内之少数既得利益集团谋利益罢了。这也正是一个执政党之法理根基,是否可名正言顺地巩固之所在了。

  真理不可忤逆。因为,它是历经社会反复实践检验后验证所得出的科学定论。故,任何的所谓谁谁的“定论”,其正确与否,取决于“得道”抑或“失道”之与否。“得道”者,真理也;“失道”者,非理也。此乃古人之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也。又或曰:“德不孤必有邻”是也。否则,就必被真理所惩罚,而失衡失控、且众叛亲离开。故,凡是到过欧美先进国家的社会里,留学、居住或谋生过的中国大陆人,都无不私下里感慨:好像当地更为类似马列毛政治理想中所描述、所追求的“社会主义”社会。所以,人们就必然本能地向往、甚至付诸于行动,放弃那外表自诩为“特色社会主义”、而实为“特色”变质修正之假货赝品的家乡,而不惜背井离乡地移民定居到、尽管名称并非“社会主义”,而是为充分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国度里去谋生了。然,这一切,并非影响他们心中的所谓“爱国”情节。故,与那些所动辄答非所问、文不对题着高谈阔论“爱国”政治,毫无必然之关联。

  第一,无论根据党规抑或法理,否文革之举,都毫无站得住脚的依据。

  有史以来,无论中外的政治,其性质派别倾向之基本划分,无非或“左”或“右”。而自现代史以来的中国政坛上,历史上的国民党,代表“右派”;而中共,则代表“左派”。这就是不争的事实。而任何历史政治事件之或对或错与否,只取决于,什么政治立场,说什么话。其实,也正是毛泽东所英明论断之“什么阶级说什么话”。因此,今天如何政治上看待历史上,毛泽东当年提议、且经过了包括当时位高权重的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林彪等人在内的中央政治局高层都举手一致通过而形成了历史性文件决议后,才发动的文革,完全取决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之什么政治立场,说什么话。只要精心观察一下,拥戴者,都是些谁。而反对者,又都是些谁。就立马判断其正确与否了。

  而且,那还是场自下而上地由亿万人民群众主动性自发参与的事实,就已经无论从党规、抑或国法,都已经完全奠定了其历史的合法性了。因此,从党规国法的中立性和权威性而言,并非可由后来任何之正当或非正当之继位者,可以由于自己文革中被党的决议批判过(且自己也诚心诚意认可自己所犯的错误)或倒霉过的缘故,便可滥用职权、践踏法规、秋后算账或报仇雪恨式,任意颠覆之前党中央的正式决议,从而自毁执政党重大政治决议之严肃性!那不就形同,“后党中央”之否定“前党中央”了本质了嘛!那么,今后,还不将以此为榜样而如此类推地恶性循环下去吗?而是,该继续假以时日地让实践来检验其真理与否。让事实说话。让子弹飞一会儿.....

  对于文革中的倒霉者而言,无论曾被正确政治打倒抑或被冤枉过,都肯定、难免极力否定和反对。故,从逻辑道理而言,根本不可能客观中立地评论文革。然,无论客观性或主观性于中共而言,肯定属于中共自身组织之机体免疫系统纯洁化之政治大洗礼。因为,作为政党政治而言,文革之发动本身,必然有着其历史错综复杂背景的因果关系。就犹如一场,当时全党上下都一致同意并决议,必须打的一场政治之“反围剿战役”一样,有着明确的战略政治目的之必须实现。故,必然也有着战役之最初阶段、相持阶段、以及最终收官阶段。而不存在战略决策之对错与否。而无非只存在:由于战役过程中之阶段性欠缺经验或不足或其他什么原因,而导致战斗中之局部受挫、或暂时的拉锯战之反复过程或相持过程而已。诸如:文革初期那两年之悖论文革规矩、悖论司法、悖论道德地粗暴侵犯人权,以及违法犯罪式两派之间地武斗等。然,战役过程中所难免的挫折、失误等,却都是可以在不动摇政治初衷战略宗旨的前提下,加以纠错、改进、或完善其管理和指挥的。而不能把整个战役过程中,所发生的挫折、过失或失误等,做本末倒置、主次颠倒之罔顾初衷、否认初衷、甚至取代初衷,而全盘否认该政治战略之新型“反围剿战役”!也就是说,不能将文革初期至头两年中所法发出现的纯属与文革之战略政治宗旨,完全背道而驰的违反犯罪,断章取义历史、以点代面地诬陷为文革“浩劫”、且还涵盖为整个十年!因为,文革之从1968或69年之后,整个局面是完全受到了绝对控制,且治安良好,整个国家机制之运作,已基本全面恢复正常。起码所有经历过当年那么个“忍者见仁,智者见智”而曾被誉为“火红的年代”也好、或欲贬斥为所谓“狂人的年代”也好的时代过来而言,没有几个不得不承认这么个历史事实的就是:当年社会之好、“和谐”的程度,连还在上小学的孩子们,都可以在父母亲都各自上班、或被下放到了干校或出差了之后,自己一人、或跟家里兄弟姐妹们一起、或跟自己的小朋友们,各自独立生活,独立或一起走路上学。然后,同样这么放学后回家。根本无需担忧社会上会有今天那种普遍性丧尽天良或毫无起码人道之类的拐卖妇婴、假货毒食或地沟油类制假贩假、危害人民安全的违法犯罪乱象,而家长必须亲自送接上放学、绝对不放心孩子一个人在外玩耍等,非常悖论常理的现象。

  且国民经济一直呈增长之势而位居世界前十名。那么,这怎么能为了能达至个人秋后算账、报仇雪恨的目的,便可悖论政治道德操守地纵容罔顾历史事实、罔顾实事求是地伪造杜撰地谎称所谓“濒临崩溃的边缘”呢?这不正是人为性质的掩盖或篡改历史真相之假话谎言,欺骗了善良的人民吗?那不正是典型的自毁官宣媒体的政治公信力或可信度吗?而另一方面,客观事实却是:凡属纯粹违法犯罪的现象,无论任何朝代、无论任何社会、无论任何国度、任何制度,都无不一直存在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只不过是其类别、程度之有所不同罢了。

  这就如同:尽管当年红军的第五次“反围剿”战,自始至终,由于高层政治和军事路线上一系列的严重错误而导致了彻底的失败。然,并非等于当时的中央之被迫决定该“反围剿”战役是错误的、而就该干脆投降、束手就擒吧?因为,那并非中共红军主动搦战之仗。而是,被迫反击那被强加于自己的战争。同样,也不会因为前四次“反围剿”战之胜利,便可由于打仗的过程中,曾出现过某些战事或战场上之犯错、失败、或误伤等,便可否认所有整体战役之决策正确性!甚至本末倒置、主次颠倒地全盘否定之!或就不该为了会伤亡牺牲,而就该当时就干脆投降、束手就擒吧?甚至连整个共产党带领穷人武装闹革命、打江山的事业,都该彻底否认吧?

  又如同:总不能因为,研制某个尖端科技工程的过程中,由于某些主观或客观的因素而发生一些次数试验失败、甚至还不幸毁物伤亡等,便可全盘否认而前功尽弃地彻底终止了研制吧?而更该是找出因果问题,而准确纠正之后,在继续不屈不挠地执着干下去吧?

  而自邓胡集团篡位夺权以来,所有否毛否文革的舆论,无不类似本末倒置、主次颠倒,而故意言过其实地将文革十年之仅仅初期头两年,曾发生过的违法违规、甚至犯罪式破坏文革的行为,却都通通歪曲事实地说成是,文革的目的或“初心”!这就根本无法令人理解,而纯属政治动机之不纯了!   

  只要人们不妨仔细观察,就无不发现:无论过去还是今天,凡属否毛反文革者,无不是拥邓反毛的反共右派公知。而这些右派公知们,都有一个这些共性:1)无不政治上妥协和投降反共颠社的“极右派”势力搞复辟倒退,而歌颂拥蒋当年之剿共暴政,而断章取义历史地粉饰蒋当年之因“西安事变”而被迫中止剿共而联手抗日的历史。2)对内对人民,无不以悖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不争论”来强行压制禁言人民的声音。赞成武力震慑用于对付纯属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3)对外之对西方列强之侵华根本利益,无不一味以妥协投降、丧权辱国类之所谓“搁置正义,共同开发”的歪理邪说,抢占官媒舆论阵地误导视听国人。而且,舆论上无不背信弃义中朝战略盟约而势必本末倒置、敌友不分地挺美反朝、连美制朝,自毁外交政治公信力,不惜自毁我朝半岛长远战略核心利益。

  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凡属反毛否文革者,都是些谁了。为何他们,无不悖论起码的历史学术之道德操守良知,而罔顾文革那明白无误、开诚布公、光明正大的政治宗旨,就是:要政治上打倒、清除、弃用那些政治走歧途的“带路党”式走资派人物。

  而根本并非当时社会上,曾被某些政治动机不纯者利用了“文革”期间,党国统治软实力之于法理机制中,尚存在着某些有待于细化改善或完善的漏洞,而为非作歹地粗暴侵犯人权、或搞“打砸抢”之类违法犯罪的行为。而且,凡属“钻空子”性质地利用政府施政的漏洞或破绽、干些违法犯罪勾当的人和事,则是任何朝代、任何国度社会,都普遍存在的问题。而与“文革”发动之政治目的或大方向,毫无必然的关联。即,那种缪以为:若非文革的话,社会上就不会出现类似“打砸抢”等违法犯罪现象了,的说法!这非但典型的伪命题,也是典型的政治双重标准!

  还有人一厢情愿唯心主义地以为:假设没有发动文革,那么,林彪事件、“四人帮”问题等,就不会出现了,等等。那就更是典型的书生政治幼稚病们的那种对事物,只看表象、无视本质,因果效应本质之本末倒置的笑话。凡事都有因果关系。为何不扪心自问一下:倘若非有着时任中央一线的领导、或者某些思想意识或教育领域的基层领导,在政治路线上,顽固不化地一而再、再而三地悖论中共政治宗旨、而上下配合着倒行逆施走“歧途”为前提的原因的话,那就根本不可能导致后来毛泽东之被迫不得不、依法依规地行驶其法理所赋予之职责,而寻求人事变动、以纠正偏航的结果。也就是说:事实上,毛泽东纯属在政治上陷入被动掣肘后之被迫做严厉而猛烈地反击!而且,每每能准确出击,收效立竿见影。而最为令人拍案叫绝那一幕该属对付林彪集团之阴险暗杀的围追堵截时,在那党国政权和个人生命,都曾一度陷于险象环生境地时的毛泽东,竟然仍能屡屡准确判断、果断拿捏,化险为夷地挽狂澜于既倒!令人钦佩莫名。

  尤其是对“四人帮”等人之不得不指望和重用,那更是由于,除了周恩来、李德生、陈锡联、汪东兴、纪登奎、华国锋等以外,在那些曾共同经历战火洗礼的老战友中,能在政治思想意识深处支持他的人,几乎没有。故,实乃不得而为之。因为,他必须要捍卫、并确保中共政治宗旨之根本不被篡改或修正,方可确保中共能继续执政之法理根基。否则,若还不出手遏制党内修正主义者之邪恶势头,就属于明知故犯之在其位、却不谋其政之纵容。就对不起千百万流血牺牲代价才换回了今天人民当家作主红色政权的那些死难的烈士以及他们家属。他们可全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太无辜了!

  因此,毛泽东也唯有紧密地相信人民、依靠人民、发动人民。让人民群众完全根据国家宪法所赋予法理民主言论自由的权利,在合法合规范围内,由其享有对社会现象、对政府工作予充分民主地表达其民意之好坏取舍。让历史无法在法理问题上,由瑕疵可挑剔。而当时,也确实只有人民群众,才完全自发地相信毛泽东、爱戴毛泽东和支持毛泽东。即便毛泽东已经走了四十四后的今天,人民对毛泽东那种特殊而自发性的缅怀、敬仰和崇拜,仍经久不息、甚至与日俱增、不可阻挡。这也正是为何这些年来,那些扬邓贬毛、拥蒋否毛而政治上纯属一丘之貉的极右派公知们,无论如何欲以信息不对称手法,而极尽断章取义历史、以点代面真相、似是而非狡辩之能事来造谣诬陷毛泽东,却也无损毛泽东阳光般灿烂的形象。

  而这类政党政治高层的政治斗争,其实,就是货真价的“阶级斗争”在执政控制权上,为了各自所代表之背后的社会阶层或阶级的根本利益,而在台面上明白无误、不可调和地争夺之具体表现。这也正是为何毛泽东,一再提醒中共党内:阶级斗争之始终自然存在并相伴的事实,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正当内部的所谓的“阶级斗争”,并非见得,就必须上升至“明火执仗”、互用刀枪的程度。

  而恰恰反倒是今天,自邓胡篡位上台而悖论中共政治宗旨之倒行逆施以来,这类阶级背景性质的政治斗争,反倒屡屡被激化到了在社会上恐怖主义式雇凶杀人灭口的程度。以及类属为上升至动用“武力”之较量。而这类呈此起彼伏、层出不穷之状的黑社会集团性质的血腥暴力作案,其深层次背景,无不追溯至始于社会资源分配非公非正、非法非规之政治权力争夺。这不正是阶级斗争的具体表现,又是什么呢?难道还能继续自欺欺人着“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否定得了的吗?而那些“明知故问”式滥用职权地在舆论上强词夺理否认“阶级斗争”者,只能肯定地疑似为政治动机不纯之别有用心地故意麻痹人们,以便自己乘隙钻空子而达至图谋不轨。

  这也正是为何,凡属扬邓否毛反文革的人,一旦涉及邓小平所有非法非规背叛中共政治宗旨之假改开、真变修复辟的倒行逆施的失败,就必然换成另外一副面孔“标准”地所谓“不要过度解读‘邓改开’的失误或负面”。当年他们振振有辞在官方舆论上高调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且必须以此检验毛泽东思想。然而,一旦涉及邓小平、胡耀邦在位时,那些导致了今天政治恶果的倒行逆施时,那些邓胡们,就立马不干了。就不乐意重提这一标准了。就心虚害怕了!就要滥用职权、践踏网规法理而“不争论”地删帖封账了。

  因此,今天那些霸占了中国网媒论坛的邓胡网管们,就只能悖论那起码行业道德操守良知地,滥用职权于其所窃取霸占了的舆论阵地,悖论自己所公布执行的网规国法,以纳粹戈培尔式重复着假话谎言、断章取义历史、掐头去尾真相式对自己的人民,掩盖并篡改历史。以“地沟油”式制假贩假手段,欺骗忽悠着洗脑国人社会。他们还真的信奉了戈培尔式歪理邪说之:只要重复上万遍,假话谎言也会成真的邪门歪道。

  然,纸始终是包不知火的。就正如法律定义所提醒的那样:任何凡属悖论基本法理逻辑、悖论基本常伦规范为开始的操作,都将难免以无法自圆其说而失衡失控地走向失败。而实践检验真理也无不一再如此反向验证着毛泽东思想之正确性:当年的战争年代里,在敌强我弱悬殊的具体“国情”下,党内那些机会主义者们,罔顾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理念的劝说,而盲目攻打大城市。结果,惨遭失败;在第五次“反围剿”战中,悖论毛泽东军事思想之“他打他的阵地战,我打我的运动战"的正确理念。而不自量力地以卵击石式盲目地大打堡垒对堡垒的阵地战。结果,大败亏输而被迫“大逃亡”于长征。废墟建国之初期,不听当时已退居二线的毛泽东之一再提醒和劝阻“浮夸风”之潜在危害性。结果,也一样遭受惨重的挫折。而对于政治战略远见的“文革”,仍然,反对者众、支持者寡。毛走后,邓胡集团更是背信弃义地联手和扶持那些曾被极度否毛反共的极右势力们,不惜政治上敌我不分地背叛中共政治宗旨,而附和并投降中共政敌的所谓歪理邪说。步调一致地否文革、否毛思想。结果,历经四十四年邓理论之实践检验之后,终于导致了今天,人们再次看到了,毛泽东临走时那料事如神般“卫星上天,红旗落地”之英明预见的完全应验.....还能怪今天的人们能不尊崇毛泽东为神吗?因此,曾几何时否文革以来之所有邓右政治路线之变修变质、复辟倒退的倒行逆施之失败面前,否文革、否毛,还能有市场吗?看看今天国人社会之网络论坛一片自发性勇敢地再度“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民意呼声,就已经说明了一切......倘若官媒继续罔顾民意,而继续为邓小平生前所有的倒行逆施文过饰非地粉饰或掩盖的话,到头来,非但自毁舆论媒体的起码行业道德操守的同时,也自毁了政治公信力。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东田枫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ader11' 的评论 : 凡属你这类人,无不只会人身攻击、人格羞辱骂人!没有任何政治理论和人品教养水平!呵呵呵,所以,难怪文革中被打倒的,全是你这类人
reader11 回复 悄悄话 嗨,作者是病得不轻。您老多保重!
东田枫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我得忍不住提醒你的是:说话必须实事求是地实话实说。而非以点代面或瞎蒙瞎猜作者的背景身份是否你所谓“既得利益”!对吗?我可以完全实话实说地告诉你:我本人父母辈人,在文革中,是受到冲击的!本人经历过真个文革、且并非受益者!本人还曾今是知青、且还在后来高考上了大学!然,这一切不影响我宁愿跳出个人恩怨地客观中立、就事论事地说事儿!否则,就没有公平客观的人伦道德操守资格可评论历史人和事!
再则,你对历史是模糊不清楚的!为何这么说呢?你概念上的逻辑漏洞在于:
1)邓所搞的那一套,根本不是真实的他所欺世盗名的所谓“改革开放”!而是完全复辟倒退、悖论法理和党规!
2)“改革开放”的这个提法,并非邓小平首创!而是华国锋首先的提法!而且,华的根本意思,是指:承前启后、继往开来毛泽东时代,就已经实质性的、真正意义的“改革开放”!
3)为何说,毛泽东时代就已经货真价实的“改革开放”呢?因为,毛废墟建国时,废除旧制度、建立新制度之本身,就是实实在在的“改革”!而毛一致打开国门拓展外交与对外贸易之本身,就是“开放”!
4)而一切所谓的“改革开放”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之繁荣富强嘛!那么,那“四个现代化”的战略规划,不正是毛周时代的党“九大”上,就已经规划性地公开提出来了吗?又何来轮到邓小平后来之欲贪天之功为己功呀?
5)而邓之打着欺世盗名地打着别人早已提出的所谓“改革开放”、却另起炉灶地干着悖论“改革开放”的政治背叛中共政治宗旨、复辟倒退、变修变质中共之“颜色革命”类倒行逆施,那还叫做所谓“改革开放”吗?那是典型的假货赝品!制假贩假之坑蒙拐骗!自欺欺人之邪门歪道!欺骗了中共党内同事、也欺骗了人民!
6)最后一点就是:1977年高考之恢复,跟邓小平毫无必然的决策关系!而是华国锋为主席的领导下,所提议和决策!而当时刚恢复工作的邓小平,只不过是助手,执行华国锋为首的党中央的指示下,主管或过问某些工作罢了!怎么能本末倒置、张冠李戴、贪华之功为邓功呀?
东田枫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纯属我个人的看法!怎么啦?我觉得读者,根本无需关心是否发帖者的话。而更该关心的是:文章所说的东西,是非吻合当今社会普遍性所见所闻!是否真实、而非虚构!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文革当然有得利益的人! 贫下中农里面象电影”芙蓉镇“里最后敲锣喊”革命了“的王秋社,如工人阶级里的王洪文等。
这些人里面有些在邓搞改革开放后和回复高考后落伍了,失意了,再也不能吃香喝辣了.....
这些人自然怀念毛时代,怀念文革. 痛恨邓胡赵等改革派人物!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这是您写的还是组织通稿?
东田枫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叶底小红肥' 的评论 : 呵呵,有话就说话!不要骂人。否则,病人就是你!有本事,就请摆出你有根有据的道理来说话!而非就会成天人身攻击、骂骂咧咧,一点起码的民主言论自由的教养的没有!道理,不是以权力来压服的!知道吗?那是野蛮而理屈词穷的表现!
叶底小红肥 回复 悄悄话 病得不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