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华之于缅,乃近水楼台;美之于缅,乃远水近火

(2021-02-06 17:08:20) 下一个

       几天前,缅甸突发军事政变。又似乎该国传统性政变历史之惯性使然。而几乎没二十年左右必来一回。结果,这次政变,原本书生政治幼稚病的昂山素季被囚。顿时国际风波四起。

      若实事求是地尽量客观中立而言的话,由于天然地理位置所处及其国家地理构造所至,缅甸永远的现实就是:1)中国之于缅甸,实乃近无法隔离之互为近水楼台先得月;2)而较之美国之于缅甸而言,则永远无改“天高皇帝远”类地缘上之远水救不了近火。这就是缅甸国之内外,永远必须实实在在、天天面对的具体国情。

       因为,每个国家都有其因为地理所处位置及其地理结构、国内民族种类及其分布结构、以及传统产业所形成的生活习性等等当地具体国情。而非其国内外一些书生政治幼稚病们所一厢情愿以及国外各国之基于自身利益之“什么阶级说什么话”类各自立场动机所能改变得了。

       昂山素季这个人呢,尽管十分“民主”而耐心。然,上台之前,也许出于其政治动机所需,而纯粹为了能上台而努力之“书生政治幼稚病”的理念而所作所为。而上了台之后,一旦日理国政深入具体国情,她又不得不实事求是来客观上和主观上,根据国家矛盾之轻重缓急、主次区分来有所修正原先之幼稚政治承诺的了!这就是所谓政治理念必须与具体实践相结合的典型体现了!否则,就是势必梦幻与现实撞车。

       而军人政权,未必就是独裁!也未必不懂经济!也未必不懂民生!这类例子多了去了!如智利的皮诺切、利比亚的卡扎菲、俄罗斯的普京(也是军人)、朝鲜的三代金家领导(先军政治,就意味着军人统治)、古巴的卡斯特罗,以及毛泽东时代等!而这些国家,都无不是在外敌强权封锁施压下,同时自身条件又原始不济的前提下,不为强权而独立自主撑起一片天地者。这才叫做本事!

       因为,无论“政权”抑或“政党”,其实,归根到底,都必须具体到由大活人来组成的。而非机器零部件之组装而成型的“机械化”!而所谓,经济好与不好,只取决于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治国理政!其懂与不懂,完全取决于当事人本身是否始终活到老、学到老地因应形势变化而不断地学习和积累出治国理政地才敢来!而非就类似邓右“特色”似的,成天就仅仅热衷于那投机取巧借口的所谓“举重若轻”。实为不学无术、不懂装懂,而仅限于听听汇报便拍脑袋下指令。自己从事政治生涯里了一辈子,却还居然始终未厘清自己政党的政治宗旨是个什么定义。然后,便成天打桥牌、下围棋类,好像在桥牌和围棋治国似的。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不中招走歧途才怪呢......

       缅甸,尤其地理所处位置以及其具体之涉国内外国情,无论谁当其首脑,其实,一旦上位之后,统统都不可能有胆量造次,而罔顾事实地忽略其强大邻居中国的存在、而不去与之修好、却欲反倒来得罪之。也只有完全政治傻瓜脑残类短视之举的书生政治幼稚病者,才会去舍近求远地得罪中国。而去梦幻非现实地追去任何“远水救不了近火”的乌托邦式外援。因为,于缅甸具体国情所处之具体位置而言,来自于北美援助,关键时刻,都无非是“鞭长莫及”而“远水救不了近火”......将类似于乌克兰人为对抗俄罗斯之今天。不可能有好收效。有道是:远亲不如近邻!缅甸地理上,永远都搬不了家。更改变不了其国家地理位置所处之毗邻,以及其具体国情下之国内民族分布图。

       因此,于中国而言,大可不妨,时刻警惕。枕戈待旦,成竹在胸。以不变应万变。召之即来,战之能胜即可。还是得牢记毛泽东那句经典的战略性英明论断:“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中国过去一切革命斗争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为不能团结真正的朋友,以攻击真正的敌人”。很显然,只要中国根本不可能放弃台海、东海、南海、朝鲜半岛,战略上涉及主权和国家生死攸关的核心利益,以及不放弃“两弹一星”航天国防科技及其衍生产品,且也不放弃发展领先发展5G等战略性高科技产业等附带国家综合实力之赶超,那么,大洋彼岸的强权霸国,永远都不可能是华夏长期的战略伙伴“朋友”。因为,世界上,无论任何竞技领域里,“冠军”的锦标永远只有一个。然,问题是,谁也不甘屈居“亚军”。这就必然相互制衡,方可达至平衡。这就是典型的客观事物之运作逻辑规律。面对之,则存;罔顾之,则亡。就这么简单。当然,谁也不排除会因时、因事、而会阶段性成全双方之互为临时互为借力的短暂时候。否则,就是典型的书生政治幼稚病类一厢情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古树羽音 回复 悄悄话 言之有理,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