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不扛旗不挑头”乃弃守道义,而“永远不称霸”乃弘扬正气

(2020-08-26 22:05:25) 下一个
      人类任何包括政治上之所谓“革命”、或科学技术活动的实施实践,大脑中都必须有着正确理论作为思想上的指导。
       故,中华强国崛起之路的推进过程中,也概莫能外。所谓“正能量”者,该涵盖如毛泽东思想内涵之:党国必须随时准备坚持真理。因为,任何真理都是符合党国人民根本利益的。同时,也必须随时准备修正错误。因为,任何错误都是不符合、甚至有害于党国人民利益的!
       此真理说法,实放之四海而皆准。故,即便敌对势力之对付中国的策略,也无不如此以政治和战略上毛思想之“敌反我拥,敌拥我反”(笔者所作简化)的逻辑思维运作之。其内涵世间万物之运行规律之平衡则立,失衡则废的哲理逻辑。故,盲目否毛思想,即否普世价值真理!
       设若大脑中概念错误,而以逆向以敌反我反、敌拥我拥的思维做悖论运行的话,则势必实践上导致:政治负面之混淆是非而敌我不分、拜敌为友。甚至脱离群众、与民做对,走向反面。结果,被敌利用、被敌牵着鼻子走而导致自毁失败。
       而邓“特色理论”之所谓“不扛旗、不挑头”的政治短视提法,无不疑似源自他思想和心态“恐美症”所衍生的所谓“韬光养晦”。为了论证邓小平这一政治思维之所以短视。不妨首先,在该汉语成语的词义上,弄清楚何谓“韬光养晦”。
       根据“百度”查核的正式解释,所谓“韬光养晦”者,其原始含意乃指:隐藏才能,不使外露。该成语词根指原始出处为《旧唐书 . 宣宗记》:历太和会昌朝,愈事韬晦,群居游出,未尝有言。寓意着为人处世,要谦恭低调、修缮自己不足,以提升内功修养。
       故,追溯该成语最初始出处的典故内涵,纯属旨在社会上人民群众之间、人与人的交往过程中,应该具备的那种正如毛泽东所提倡之为人处世,得谦恭低调“夹着尾巴做人”。自我虚心谨慎、戒骄戒躁的个人涵养。而非动辄妄自尊大、张扬跋扈、忘乎所以的张狂做派。
       可见,所谓“韬光养晦”者,实与对敌斗争、或与对付强盗的侵蚀伤害时,本该有的反应,毫无必然之关联!难道面对强盗之强词夺理或横行霸道欲抢夺你财物的时候,还仍可对敌人以谦恭低调“夹着尾巴做人”、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对付吗?那叫做,生搬硬套之文不对题、南辕北辙。那不整个意味着本末倒置、主次颠倒、敌我不分之类的摆尾乞怜、丧权辱国、自欺欺人之误人误己还误国了吗?
       这也正是邓小平政治文化理论素养严重欠缺而毫无自信,才以至于面对法理事实都已经属于自己的东西时,却还不敢理直气壮地说“不”!而还欲政治鼠目寸光、肤浅短视、一厢情愿地对敌以借口“韬光养晦”,而实为割利让权之后来再衍生出的所谓“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类更为丧权辱国的投降理念。
       他政治上,要么,看不透对手之强盗本性逻辑;要么,自欺欺人地自以为对手智商都比自己低、而任由他忽悠牵着鼻子走!扪心试问,有哪个强盗会轻易把视为宝贝并欲图谋不轨的东西,就俯首帖耳地“听令”于你邓大人,而乖乖地同意跟你中国“共同开发”的呀?这这不啻自欺欺人之误人误己还误国。
       因此,由此追根朔源,中国自邓“特色”年代以来,所有凡涉及潜在会与美发生战略性抵触的外交政策,无不围绕着邓心中变相“恐美症”之所谓“韬光养晦”以及其衍生品之所谓“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其具体表现为:
       1)近两年,中国已有好几位且潜具战略科学能力才华的年轻杰出科学家,在国外期间,突然无辜被害夭折了。至今仍未见过中国外交官方在国际舆论上高调谴责并要求双方司法人员配合介入调查,也从未强烈呼吁国际社会给予关注之,并强烈要求相关国家该有个司法交涉或说法之类;
       2)中国南海与菲律宾就菲方自上世纪末即战略战术性坐滩其破旧军舰于我国的仁爱礁事件,拖至今日,即便我们已经战略战术上赢得了对菲外交之强势制衡,却仍然没有彻底解决之。仍“感情用事”于一厢情愿地没有彻底断然了结之,而隐患仍潜藏着;
       3)香港回归二十多年来,“基本法”之第23条,一再被幕后西方敌对势力之操控其在港代理人——港独之流非法无理、迟迟不作立法。而导致回归二十多年来,其一直充分利用法理上的破绽漏洞,处处里应外合强权霸国,搞政治对抗,甚至非法血腥暴恐着延续闹事。直至西方外强一再针对性立法制华、强硬施压等之后,中央才被迫不得不今天出台香港国安法;
       4)中美间贸易谈判桌上,之于我一再失衡割利性质的谈判未果过程,以及疫情爆发之初,中国外交渠道之发声和措辞应对,明显一再软弱无力、甚至被公认为默认丧权等;  
       5)再以及孟晚舟被抓事件自突发之日起,一年多之内,都极其罕有中国外交部高调介入,并直面事件根源的美帝,给予直接谴责和交涉。却本末倒置地、欺软怕硬地仅限于掐捏那看似软柿子的加拿大。等等,诸如此类,无一不是中国外交政策这四十多年来,一直围绕着邓氏那政治短视之一厢情愿的所谓“韬光养晦”或“搁置争议”之类典型“恐美症”思维误区,而制定的对美丧权辱国的绥靖主义策略。其根本的内在原因,八九不离十于国家核心利益上,疑似仰人鼻息了......否则,不该如此软弱。而更该无欲则刚!
       而邓之“韬光养晦”等概念下,再衍生同类策略思维之所谓“不扛旗、不挑头”等,却在实践中的关键时刻,本该旗帜鲜明地挺身而,出为中国的战略盟国之诸如朝鲜、俄国、伊朗等声援的时候,我们却以一己之私袖手旁观、沉默不语...... 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当我对越反击战时,中国正值国际舆论上十分孤立之际,却仍得到战略盟国朝鲜之挺身而出,公开声援中国的对越自卫反击战。然而,当邓小平却事后过河拆桥。私下里政治背信弃义朝鲜,而同时与韩国建交。而且,再后来,还敌友不分、本末倒置地联敌制友,而加入了美帝对朝鲜“核研”之制裁。这一系列败招中,都无隐含着政治滑向恐美、降美、背叛之歧途。从而导致了中朝合作政治互信不再。由此一度导致中国在半岛战略上之连连被动失误,政局激化至剑拔弩张于几近濒临战争边缘的危机。等等。
       而这一切,不正是为何,中国自“特色”年代以来,一再产生众多于华谓之“白眼狼”国之所在吗?外交道德信誉之不再,即便敌对国家,除了暗自窃笑我们以外,谁不心中有数警惕你呀?因此,才以至于:德孤邻远、众叛亲离。
       结果,国际舆论上,中国非但无法凭借毛时代遗产之基础,更为扩大“朋友圈”以提高发声感召力、抢占舆论制高点。还倒退得难免被沦为“四面楚歌”、“孤家寡人”的结局。因此,我们也就难以辄抱怨自己,为何“白眼狼”国家增添了。实乃自己策略之因果效应所至。什么政策,什么收效......故,邓氏所谓“韬光养晦”,跟毛时代中国一再广而告之世人之“永不称霸”,之间相比,毫无必然之关联。
       而毛泽东思想“永不称霸”的含意,跟邓小平的所谓“韬光养晦”之根本区别,就在于:
       1)就类似其对内统治软实力之对待自己的人民那样,在对外与世界各国的外交中,无论对方是大国、还是小国,无论式强国、还是弱国,无论贫穷等,都一视同仁地、平等对待、相互尊重、互惠互利、对等外交。
       2)因此,毛泽东道德上,则明确兑现自己国际政治承诺。英明远见、旗帜鲜明、立场坚定、果敢出击地通过媒体或上了天安门城楼,代表中国道德正义的发声,强烈谴责并声援世界上被强权霸国欺负的贫穷弱小的国家。而与邓所谓的“即便能力也不行”说法,就自相矛盾于自己所谓“有所作为”恐美心虚的表现。他成天只会打桥牌、下围棋,不看书、不学习、不研究等,那当然“能力不行”。连他干了这么多年中共政治,都自我坦诚弄不清楚什么是“资”、什么是“社”嘛......
       3)而毛泽东“永不称霸”的政治收获又是什么呢?那就是,在整个国际范围内,政治和道义上,以自身中国尚暂所处的弱势,达至可团结了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摆脱了当时以美帝为首的西方列强,对刚从废墟上建起的新中国,欲外交上政治孤立、经济封锁、军事围堵的颠覆。瓦解了它欲帮蒋介石集团反攻大陆复国的阴谋企图。卓有成效地成功打开了新中国的外交局面。
       4)由于毛泽东成功地运用其战争年代对敌斗争时“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的战略思维理念于国际外交之拓展上,改善了新中国在国际舆论上的外交环境。故,他在位的27年里,与中国建交的国家,达100多个。使得众多对华友好的第三世界国家,将中国“抬”进了联合国。最关键的是,还成功地吸引了日本与中国建交。也吸引美国总统主动要求前来与毛泽东打开中美建交的对话,并奠定了他走后中美建交的政治基础原则。
       5)因此,中国毛泽东时代所庄严宣布的“永不称霸”,旨在以自强不息自信,秉持民主公正、匡扶正义之正气、致力于世界和平的政治宗旨,所具备的政治公信力底气,而对世界人民果敢郑重的国家政治承诺。其根本政治内涵是指:即便我们哪一天强大了,也仍然会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国家不分大小,也永远不会恃强霸道、颐指气使、强买强卖地横行“称霸”,或欺负、或威慑弱小国家,或耍横“大国沙文主义”!而毛泽东时代这一对世界“永不称霸”的庄严郑重的政治承诺,其政治成效,也使得中国道义正能量上,牢牢地抢占了国际舆论的制高点。有利于中国牢牢地掌控着当时“第三世界”国际舆论话语权,赢得了世界舆论上有利于中国的局面。正印证了中国古人之“德不孤,必有邻”的老话。因此,毛泽东赢得全世界各国的“朋友遍天下”的时代。
       故,“永不称霸”的说道,完全非指:面对敌人犯华之举时,仍旧还以“要谦恭低调、修缮自己不足”内涵类的所谓“韬光养晦”意思。
       而今天,有人欲把毛泽东思想精髓之:对敌国犯华,必以坚定反击;同时,对友国之交,则予怀柔诚待的策略,却混淆于格格不入的邓小平“特色”之:对敌国犯华,却以投降绥靖;同时,对友国之交,却以功利主义策略,做混为一谈、混淆是非的解释。且还进而,歪曲以误导视听之为对毛泽东思想的发展之类。甚至,还欲以此作为可对敌摇尾乞怜、丧权辱国的借口来加以援引。那就更是完全风马牛不相及而文不对题得虚假可笑。人们的眼睛雪亮得很,人们的智商非可小瞧。
       而反观邓小平,以及他所“特色改革”年代以来,凭他曾追随毛泽东身经百战为革命家的资历,而本该更能看懂这么浅显易见的道理逻辑。然而,他却居然熟视无睹国家曾历史阶段性的具体国情事实,罔顾毛思想上述那卓有成效的外交远见战略。而缪以为,毛那是想出风头、是鲁莽不自量力故意跟美帝做对为敌。所以,他才在篡权夺位自诩为“核心”之后,反毛之道而行之,别出心裁地来个所谓“不扛旗、不挑头”并称“也没这个能力”等,之类歪曲事实、本末倒置的说法。他把本该坚定反抗反击任何胆敢冒犯中国核心利益之敌的正当反应,却做消极抵抗。而疑似实为投降绥靖,而混淆是非以借口所谓“不扩张、不称霸”(实为盗版抄袭毛“永不称霸”含意之反其意用之)做避责之托辞。实在难以令人理喻。
       这也正是为何,中国自邓小平之“特色理论”外交年代以来,之所以此起彼伏地陡然增添不少所谓“白眼狼”国家来之所在。除此之外,今天综合实力强盛了的中国,非但未能更加吸引台湾人民的归属感,却反倒更为坐大了台独势力。更甚者,还衍生出更为血腥暴恐的港独政治势力之抢占民意之势。而这些年来,还更是德守孤,移民众......典型地验证了“失道寡助”之众叛亲离的被动局面!
       有时,还真弄不明白,这到底是邓大人的原意呢,抑或,外交部那些书生政治幼稚病的公知官僚们的主观臆想,而自欺欺人之欲误人误己还误国。因为,邓大人,毕竟还有一句所谓“有所作为”的说法,尚能权且为其勉强保“节”点底线......而外交部那些贪生怕死的吴建民们,却居然啥都给掐头掐尾地给断章取义掉了。可见,贪生怕死、丧权辱国、卖国求荣之降敌心切了......
       因此,今天,“特色年代”以来,我们又怎么能罔顾历史,而以点代面、以偏概全、断章取义历史地还怎能诬蔑毛泽东所谓没有“改革开放”呢?这一切,不正是历史性地说明,毛泽东才是货真价实的、从建国伊始、便已经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了吗?而且,又如何能把建国初期美帝西方列强尚承认蒋介石政权、而欲外交封杀围堵我新中国的历史事实,反倒“莫须有”怪罪毛泽东成了所谓“封闭锁国”呢?这不正是党国政治之典型“特色”道德操守沦丧、政治动机非纯之人为歪曲篡改历史、误导视听后来人、而疑似欲“贪天之功为己功”之所为吗?并因此自毁政治公信力、非公非正之所为吗?哪里还有任何一点实事求是、客观中立。故,道义者,正能量也。中共当局,就该客观求实地还原毛泽东自建国以来,一直致力于真正翻天覆地的“改革开放”的历史真相!正是他,废除了旧社会之仅“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而普遍性绝大多数人常年贫穷潦倒挣扎于困苦境地的旧制度,建立了沿袭至今天的社会主义新制度。人民因此当家作主,生活普遍比旧制度更好、更进步。这些事实的本身,就已经是实实在在的“改革开放”了。还如何否认?故,任何歪曲篡改历史的言行,就意味着道德政治之背叛。
       而今天,美帝当前之所以更为激烈反华扼华,实欲以“苍蝇不叮无缝鸡蛋”之势,看准了中国统治政治软实力内部道德操守环境被渐进式自毁、急剧隐患社会动荡的失误破绽,才欲乘隙借机,试图恶意摧毁中美关系,以达外交上弃中复台的图谋。这就不得不令人万分警惕了。然而,凡事之哲理逻辑总是毛思想所说之“一分为二”之两面性。那就是:物极必反,否极泰来。坏事变也能变成好事。
       因此,这又未必不是给了中华民族一个可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之机而千载难逢:可法理名正言顺地尽快收复台湾。也只统一了台海,才有在国际政治舆论上,彻底挫败任何敌对强权霸国之一再频频得手地以其国内立法,便可轻易染指、干涉中国涉台问题的成功感。才可能顺理成章地挫败其在国际上,欲以恐吓胁迫手段来拉拢、要挟其它国家就范,以达至国际范围内之联手围追堵截、欲扼杀中国崛起于最佳时机的恶意图谋之态势和威慑。
       也只有这样,方可积极地营造出有利于中国持续发展的国际和谐“维稳”的、公平公正和互惠互利的商贸合作空间。而更有利于中国,可充分运用毛泽东思想之对敌斗争技巧之在国际上“充分放手发动,壮大人民力量”。以便积极主导并培植有利于我中华民族与世界各国人民公平融洽的合作氛围。从而,可将中国可产出的好商品畅通无阻地推向世界,同时也接纳其先进科技的管理手段和产品与我用。而非总是纵容强权霸国之惯性专权独大。
       这就是毛泽东思想之“中国应对人类做出较大的贡献”!而非该什么“不挑头”之类的“特色”谬论思维,反将我国欲融入世界之主导权,轻易地拱手让予亡华之心不死的世界强权霸国,并因此被动掣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