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毛思想完全一致于欧美统治理念之实践,反观邓“特色改革”之货不对板!

(2020-07-04 13:00:08) 下一个

       中国当今的根本问题是:邓小平真的所谓“改革开放”了吗?抑或整个就是倒退复辟回到了腐朽了过时了旧的资本主义制度了?根本没有任何所谓“改革开放”!而是假货赝品的“狗屁改革开发”(老百姓话)!  
       所谓“腐朽了过时了旧的资本主义制度”是指:非但不是原本毛泽东时代已经与世接轨、与时俱进了的社会主义制度,也根本并非今天人们到了之后,所见到或亲身经历过的欧美式先进的资本社会主义制度。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何我们出了国、或者移民到了海外、谋生在欧美现金发达的国家里,才无处不体会到,其社会人伦道德操守环境,无不类似我们的毛泽东时代?
       无论毛或邓,他们不都是在同样一个与自己政党政治理念驱使下,打下并建立起来的中共治下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平台上,治理国家吗?邓还曾说过这么句话:“好的制度,坏人可以变成好人;而坏的制度,好人也可以变成坏人”。然而,问题是,他这句话之所以“唯心主义”的问题,就在于:他忘了,无论任何物质前提的制度下,任何人和事之或“好”或“坏”之成败,最关键的因素,还在于"内因”,那就是人。而非“外因”之物!就如同当年之国共两党全方位较量那样,若以邓大人的这种说法的话,那么,中共早该亡党亡军彻底失败了。不可能有后来的今天。 
      我们现在,不妨回过头来,就完全依照邓小平这两句所谓的“好的制度,坏人可以变成好人;而坏的制度,好人也可以变成坏人”说法的逻辑推理、也顺着他提法之所谓“特色”实为“修正”的“特色社会主义”下历经了40年的检验,看起结果,又是如何的呢?毛和邓,先后都同样是在中共的领导下的制度平台上运作,只不过是后者以“邓理论”替代了“毛泽东思想”作为治国理念的指导思想罢了。今天,不妨尽量尝试着,以我所生活在的美国和加拿大(简称“美加”)来同时分别毛时代之亲身所见所闻,比较今天之“特色年代”。我的举例比较,以绝大多数的社会现象之体现,来说事儿,而非排除历史偶然个例做绝对化比较。尽量不去以点代面、以偏概全、或断章取义。
      1)对内统治的毛时代,官场吏治廉洁奉公。从上到下,基本上没有贪污腐败、贪官污吏形成的非公非正、甚至违法犯罪式所谓“让一部分人”(实质上,也就这“一部分人”)滥用职权地巧取豪夺而形成今天之“特色”权贵土豪阶级。他们这部分人“先富起来”之后,并非“先富带动后富”。而是富可敌国之后之为富不仁、贪得无厌,甚至买官卖官,以篡权攫取更大的国家社会财富资源。而这一切,别说毛时代没有,连当今的美加国,都根本不可能!那么,就得问那些扬邓贬毛的“特色”公知们,为何在同样的中共体制内,毛邓手下官场吏治会不同呀?难道还会是所谓“制度”问题、而非人的问题吗?
       2)毛时代,社会公平公正而均富。没有上述人为之类纵容有着官方背景从中作梗之、以非法犯罪手段打造出来的严重的阶级划分。故,也就没有两级分化。而毛泽东时代人民均富手段地由低级向中级、再进而向高级递进之追去富裕的道路之本身事实,就已经实现了比前民国政府时期,更为进步和富裕的景象!
       而这种毛时代的所谓“富裕”,尽管不能跟当时的欧美国家之已经和平发展了N年做比较。却完全、且也只能跟毛时代之前的民国政府作比较!否则,就根本不可能是公平公正之同类事物比较,而又是公允。

       而毛所欲达至的“富裕”之本身,是欲以中共法理执政的地位,实现中共“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政治宗旨之全民式共进退之公平公正的“均富”!
       而非纵容少数人在同一社会主义制度下之以既得利益的阶层,以名为冠冕堂皇之欺骗性所谓“改革开放,解放思想”的幌子,实为“绵里藏针”地干着不惜违法违规、滥用职权做钱权交易的买卖而非法所得的那种“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之少官商勾结类之所谓“致富”。并且,在富可敌国之后,再进而为富不仁地买官卖官、篡权夺位地更为“钢铁公司”般欺压剥削百姓,由此导致了阶级划分之更为严重地两极分化。
       而当今移民到美加谋生的华人,到了美加这里后,所感触的不正是:社会严格法理治下之类似社会主义理论中公平公正的谋生、以及法理杜绝官场吏治特权之滥用职权谋利或横行霸道欺压百姓的行为吗?而这些理念,不正是毛思想之体现。而非“特色”理论实践四十以来所层出不穷的倒行逆施的人和事吗?同样问题又来了:为何在同样的中共体制内,毛邓治下社会公平公正度,却根本不同呀?难道还会是所谓“制度”问题、而非人的问题吗?
       3)毛时代,整个社会的人伦道德操守环境,非常良好。没有买官卖官、没有公开卖淫、没有三奶四奶、没有制假贩假、没有假药毒食、没有警匪一家、没有雇凶杀人、没有学闹医闹、没有贩卖妇婴等纯属准公开性质的、有官方介入背景的黄赌毒黑类的乱象。
       而毛时代的这些健康道德政治环境,其实,跟美加制度下之统治,几乎大同小异。否则,难道我们那些谋生于美加、抑或欧洲等先进国家的华人们,还曾见闻过任何类似中国之自邓“特色改革”年代以来、之官方正式默许之以“政协委员”等之类的官阶,做公开化明码标价的“权钱交易”的吗?根本没有!且不说西方没有,甚至连前民国蒋介石治下,也未曾听说之。却唯独邓“特色”所干之“史无前例”!
       然而,却为何邓“特色”以来,都充斥着这类现象之泛滥和恶化?同样问题又来了:为何在同样的中共体制内,毛邓治下社会公平公正度,却根本不同呀?难道还会是所谓“制度”问题、而非人的问题、治国理政上的思想理论问题吗?
       4)毛时代,教育免费(除了书本学杂费)之大学,不搞“分数挂帅”、不高分数性质的“光荣榜”做恶行比较、也不搞今天每年一度的所谓“全国统一高考”之类的“分数挂帅”类,而导致的社会家庭内部因为分数之优劣带来的要来而家庭暴力、或青少年抑郁或自杀等怪现象。而这一切,不正是与我们今天在美加所见所闻一摸一样吗?在美加里,人们看到孩子们在学校里,有分数公榜比较的现象吗?有分数划分归类之所为“光荣榜”或“升学率”之类的指标压力吗?有否见过学生因为分数问题回家后跟家长吵架或打骂、甚至导致孩子出走或跳楼自杀等现象吗?有过把老师之教学上课,当作副业做生意搞课外收费辅导的乱像吗?有过因此类现象而导致的暴力“学闹”现象吗?甚至,还见过有整个教育体系都行业道德操守沦落之窃取贫困生好成绩的升学名额,自私自利滥用职权将自己孩子顶替之上大学的现象吗?根本就没有嘛!那不就更加证实了毛时代的建国理念,跟后来欧美资本主义制度发展中之改善方向,是一致的吗?今天的美加社会里,除了执政党的名字不同意外,其理念和内涵,有什么区别吗?根本就没有!也就是说,毛泽东执政的理念,都在美加对内统治下的社会中具体体现着。同样问题又来了:为何在同样的中共体制内,毛邓治下社会公平公正度,却根本不同呀?难道还会是所谓“制度”问题、而非人的问题、治国理政上的思想理论问题吗?
       5)毛时代,医疗看病是免费的。除了挂号费以外,药费是报销的。当然,也是在严格的财务制度下实现。并非今天邓“特色”年代以来之假改革之滥用学术职权之做医患生意,纯粹以非法犯罪式欺骗误导病人乱花钱、医药费昂贵惊人,还误诊死人、草菅人命等,从而渐进式埋藏了随时即发的暴力“医闹”事件,且层出不穷!这种有悖于起码人道主义和法理的做法,还居然被官方美其名地认可为所谓“改革开放”或“解放思想”,又要么,以所谓“摸着石头过河”敷衍卸责了之!那不是挂着羊头卖狗肉之类似“地沟油”类制假贩假之加改革,又是什么呢?
       结果,医生行业非法暴富的事实,普遍存在!贫民百姓是,越穷越看不起病。那么,社会能不潜在这动荡的发生吗?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暴力“医闹”发生那一刻,人们见到只是无辜受害医生或当事人。然而,可曾否想过,这种乱象之于那一时一刻之总爆发,肯定社会这类现象之积少成多而导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所至呢?       而今天那些到过不少国家,甚至移民到了美加谋生的华人们,在当地还可曾见闻过看到这类政治无德无操守的乱象吗?根本就没有!相反,西方国家的医疗操作制度,在社会实践中所处处体现的,却无不类似中国毛时代的医疗制度里所呈现出的“救死扶伤、治病救人,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因此,毛时代治下的国家医疗体系,本来就已经与世接轨,还有什么毛病吗?这个当今西方国家或美加社会里所见所闻之有关医疗行业的道德操守,不也正是如此吗?因此,毛有什么大错而可被轻易被政治肤浅地全盘否定之呢?而且,越是“思想解放”地所谓“医改”,就越是令人民百姓更为犹如谈虎色变般不敢看病、宁死不治病呢?在这一系列所谓“医改”中,有哪一点体现了中共政治宗旨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呢?根本没有!而具体体现的,全都是被“让一步人先富起来”的邪恶无德的资本利益的运作!把“治病救人”的行业道德宗旨,“医改”为了黑暗缺德医商交易!
       那么,同样问题又来了:为何在同样的中共体制内,毛邓治下社会公平公正度,却根本不同呀?难道还会是所谓“制度”问题、而非人的问题、治国理政上的思想理论问题吗?
       6)毛时代之计划生育政策,以完全类似当今西方之尊重人权之自然调控手段进行,而否定了马寅初之人为官方硬性强制性的建议。故,以号召和孤立的形式出现。而非后来邓时代后,为了否毛而否毛。批判毛之否定马寅初之正确。而采取了另类的有悖于客观自然规律之官方硬性指标的所谓“一胎政策”的计划生育政策!强迫式、打压式执行。结果,导致了灾难性的人为流产、堕胎、弃婴,以及,有悖于道德行业操守之出生指标买卖、照壁超辨别男女婴之买卖、伪造医生证明以便弄个出生证另生之类贪污腐败现象。同时,还因此导致了不少孤儿院以及孤儿领养的现象。而这些前来领养的人,并非我们国内的中国人。而是绝大多数来自西方国家的洋人。他们将孤儿领养成人之后,非但变相帮他们打造成伟大、慈善、人道的光辉形象的同时,还因此自毁了我们中共治国之社会人伦道德操守的公信力!而与“一胎政策”背道而驰的结果是:人口非但下降,而是从毛走时的约9亿人口,猛串升至今天的14亿人口。而今天,又在自己曾经的“特色”鼠目寸光之所谓“摸着石头过河”被碰得头破血流之后,又被迫不得不从新回复毛时代之鼓励、号召夫妇两胎人口政策。这不正是毛思想正确,又是什么呢?而且,毛之计划生育政策,还完全吻合我们今天所在之美加生活中的所见所闻!同样问题又来了:为何在同样的中共体制内,毛邓治下社会公平公正度,却根本不同呀?难道还会是所谓“制度”问题、而非人的问题、治国理政上的思想理论问题吗?
       7)证实综上所述之国家内在统治的软实力上之毛时代,与邓时代之明显区别。而毛时代,国家社会人伦道德操守环境健康,故天下归心者众。充分体现着:德不孤,必有邻。国际级别的高端科学家都回国投奔毛中共之麾下。海外不少华侨、尤其是南洋的华侨,也先后回流中国建设。
       而邓时代,自毁党国社会之人伦道德操守的大环境之下,非但合法移民、留学移民、非法偷渡海外、贪官污吏逍遥法外之外逃等现象,至今仍然层出不穷,甚至连公费出国、公费留学深造等的学子人才们,不少学成之后,都最后选择滞留不归!
       而那些出国后“回流”的,都是些什么人?基本上,都是些在海外无法接受类似“洋插队”那样,吃不了苦、又非好读书的所谓“富二代”们!而这些“富二代”中的绝大多数,都不外乎来自那些非公非正发家致富的土豪权贵阶级们的背景。这些花花公子们,滞留海外期间的所谓“留学”,都不外乎就是吃喝玩乐、泡妞打诨、豪车豪宅等,根本就没几个真正静下心来“留学”者。几年混下来,连当地外语都说不溜。即便欲转为移民当地谋生,那也不好谋职。
       那么,好了。那些已经移民到了美加、欧洲国家谋生的华人们,在当地洋人社会里,可见过这类普遍现象吗?肯定没有。那不正是,毛时代社会与美加今天之所见所闻,基本上八九不离十吗?       同样问题又来了:为何在同样的中共体制内,毛邓治下社会公平公正度,却根本不同呀?难道还会是所谓“制度”问题、而非人的问题、治国理政上的思想理论问题吗?
       8)毛时代的社会,婚姻稳定、家庭充分享有天伦之乐。尤其是,是农村若是群体的人民,即便在渐进式致富地一时贫困些。然而,还是精神又希望和奔头,因为,大家平均穷富、共同向上、人伦道德环境良好。所以,家庭天伦之乐等,精神十分富裕。而非邓时代之强迫农民离开土地搞那根本不切实际的所谓“农村城市化”,而迫使农民背井离乡、远离故土、放弃亲人被边缘化地倒城里所谓打工挣钱、养家糊口。结果,妻离子散、无法尽孝、留守孩童不说,却还普遍收入微薄、难以养家、居无定所到处盲流。导致了人伦道德操守之不守而败坏,男女各有另一半,最后,家庭分裂,祸害家族、殃及池鱼了孩子们。社会上无论穷富,都有三奶四奶等,毫无起码人伦道德操守,败坏掉了。结果,家庭本来就是社会构成之千千万万的组成分子,家庭普遍动荡,则社会肯定普遍动荡分裂。然而,我们今天看到美加社会,会有这类所谓所谓“农村城市化”之毁坏天然农村、摧毁农业、败坏社会人伦道德操守的现象吗?根本就没有。那不正是毛思想之治国理念与美加一致之所在了吗?难道所谓的“改革开放”,就是以整个社会之人伦道德操守环境、以及自然环境之倒退败坏为代价的吗?同样问题又来了:为何在同样的中共体制内,毛邓治下社会公平公正度,却根本不同呀?难道还会是所谓“制度”问题、而非人的问题、治国理政上的思想理论问题吗?
       9)毛时代之所谓“穷”,我在最开始已经回答这问题了,那就是否定的!任何国策之落实,还是“让子弹先飞一会儿”之后再说话吧!因为,任何理论与实践之结合并落实,总必须得给予一定时空逻辑顺延至类似播种、到发芽、到开花、到结果、到收割的配置呵护时间。故,如果毛时代“穷”的话,为何还打造出“两弹一星”国防科学等,所随后衍生出的所有类似航天工业等,世界科学技术之奠基呢?又如何有今天固若金汤的国防纵深之三线工程存在?又如何有全国工业体系之门类齐全的完整奠基、而在后来的推进发展中所衍生出高铁科技、舰船工业呢?难道这一切不正是当年,毛代表之中共刚打下江山时,将本来就十分有限的资金,充分利用地投资于上述利国利民、并可确保国家长久持续性发展、以便后来有效致富繁荣强大之奠基所至吗?他毛泽东并没有擅自贪污腐败、挪用公款与私人发财、或公款吃喝而导致人民“穷”吧?
       即便以毛泽东时代的家庭收入和日常开支来论证“穷”与否,也照样合乎逻辑正常。当年一个城市家庭,无论孩子两个或四至六个,其家庭开支之养育,即便再不济,也起码能省吃俭用地独立支撑着把孩子抚养、教育成人。而当年毛时代的职工住房、孩子上学和家庭医疗,那都属于可做当今之与世接轨可比拟类之国家免费提供方式。而这一历史事实的本身,比较当今之杀鸡取卵式“特色改革”之下,各行各业都商业行为了的所谓“产业化”而言,那本身就该类属好大一笔收入后的开支。也许有人可以熟视无睹地罔顾历史阶段性实际国情,而信口开河所谓住宅狭小、不够宽敞等之类来说事儿。然而,若欲客观就事论事而言,没有谁可以抛开历史阶段性的具体国情来谈论“穷”或“富”的问题。
       因为,国家的发展,与人的发展,也是完全一摸一样的。即便落实到个人,也照样有着具体个人、具体情况之“国情”不同,而照样起步不同、或发展过程由于内外因情况之变化或掣肘的变化,而产生快慢不同的问题。那么,更何况是,国家作为一个极大的整体之发展过程中,回到种种更为复杂的、综合性之内外因素之或人为失误、或自然环境、或政治突变因素等变化,而导致发展的因果效应不同。然而,哲理逻辑不变的肯定是起伏中:由低级、向中级、再高级、甚至更高级的层次发展......
       而今天有些书生政治幼稚病地公知们,罔顾历史事实之阶段性具体国情,而政治动机不纯地以前人毛泽东等忍饥挨饿、艰苦卓绝之打造而奠定今天国泰民安之富裕成效,却反过来毫无根据地诬陷讥讽毛泽东时代的所谓“穷”,就是十分荒唐可笑。没有起码的为人素养和评判常识。然而,即便如此,毛时代的城市里工作的一对夫妇,凭其个人收入,即便不能自毁身心健康的海吃海喝,也非但能养活自己,还起码能靠着勤俭持家、精打细算之道,养活几个孩子前提下的家庭,并赡养老人。而与其相比较当今国人社会的普遍现象而言,据了解,通常一个年轻靠自己的收入,连养自己都很困难。而且,还得在没灾没病的前提之下方可。那就更遑论结婚、买房、生子、抚养、教育等,以及还有义不容辞之赡养孝敬老人了。而当今媒体所报道之有关出现不少“啃老族”现象,就已经说明了这一事实。因此,这一具体事实之比较,能说毛泽东时代的所谓“穷”吗?错了。那该属于世界大国中之史无前例的公平“均富”了!起码普遍性比前朝更为普遍性“均富”!
       这正是毛泽东时代,充分利用仅有“穷”资源,全部运用于体现和兑现中共政治宗旨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服务所至!更何况毛时代之所谓“穷”,还偏偏被那些中共的政治敌对势力们,所以点代面、以偏概全、断章取义、甚至移花接木式的“莫须有”类,谎话连篇之捏造或诬蔑的所谓“穷”!其所谓“穷”,也起码全国平均水平远胜前朝代的民国蒋介石时期。
        所以,所谓的“穷”说法,要看跟谁比较。跟当时的欧美不行。也不公平、也不公正、还政治道德上欺骗了人民。同时,还得跟什么年代比较。倘若拿来跟今天“特色”年代之享用尽了毛泽东生前打造和奠定下得红利而必然顺势延续性产出的国家综合硬实力之辉煌攻击,拿来粉饰为邓小平那“特色”下货不对板、假货赝品的所谓“改革开放”的话,那就非但断章取义、移花接木式有悖于政党政治起码道德操守之欺骗,而且,还是典型的欲贪天之功为己功。把毛泽东的功劳归为己有。其手法就完全类似当年之盗版毛泽东思想为所谓“全党全军的集体结晶”那么荒唐可笑!那么,看看美加法理之国下,会法理允许这类败坏行业道德操守之诬蔑前任前辈而欲贪天之功为己功做法吗?肯定没有!而恰恰相反的是:法理打假反盗版!
       同样问题又来了:为何在同样的中共体制内,毛邓治下社会公平公正度,却根本不同呀?难道还会是所谓“制度”问题、而非人的问题、治国理政上的思想理论问题吗?
       10)毛时代之历史性“上山下乡”运动,到底是国家政策上强硬强迫性,抑或抑或纯属以国家政策上之动员、鼓励、并政策之倾向性支持为主,而个人意志选择为辅?实质上,实践中,就是后者。本人就是当年高中毕业后,个人意志上,不愿意跟政策走,而滞留在家找工作了一段时间。发现感悟确实一时难以找到城里工作,而不得不上山下乡解决当时自己的就业问题时,才一个人去的!这也就从侧面以历史事实告诉今天人们这么一个当年真实的历史国情:那就是,当时国家整个综合发展的水平和层次,尚未达至后来今天之可解决城市就业的问题。而当年为了减缓城市失业率随着每年初中、和高中、还有大学毕业生就业国家安排不了的压力(当年全都是国家旱涝保收之分配工作),而不得不权且走上山下乡之路。同时,也好以此锻炼一下新一代人那种吃苦耐劳的精神。然而,还是有后续结局方案的。即,(1)还可今后找机会当兵、或上大学寻求改善的出路;(2)待国家不断发展而打造出就业岗位时,再把已经上山下乡的知青,以政策的方式优先安排回城。而让刚毕业的学生,还仍旧走上山下乡之后再回城的方式。直至后来整个国家形势发展而造句了普遍可留城工作的机会为止。这怎么能怪罪断章取义历史来怪罪毛泽东呢?试想一下,那么,移民倒美加的人,刚开始初期,不也类似“上山下乡”那么从艰苦奋斗、摸爬滚打开始的吗?而且,美加那些父母们,不也照样鼓励、甚至就让子女们自己从底层开始艰苦谋生的吗?这又跟毛时代之类培养年轻一代,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再看看今天“特色”年代那些所谓“富二代”们,毫无出国留学读书,没几个不是成天花天酒地、泡妞淫秽地耗费金钱、比财富等之类的现象中。又如何能以点代面、以偏概全、断章取义历史地怪罪毛时代呢?同样问题又来了:为何在同样的中共体制内,毛邓治下社会公平公正度,却根本不同呀?难道还会是所谓“制度”问题、而非人的问题、治国理政上的思想理论问题吗?
       11)毛时代打造了国家财产和公有制,以利于国民之整体的共同富裕。然而,难道所谓“改革开放、解放思想”,其内涵就是,必须倒退至贱卖或变相转移国企财产、给既得利益的当权官员、这么轻易导致国家资本流失而中饱私囊地转手到私人手里而如此所谓“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吗?
       且不说美加或欧洲国家里也根本法理不允,而纯属违法犯罪之贪污腐败。这不正是毛思想之与美加等西方国家之治国理念一致之处了吗?毛时代从未类似邓时代所纵容官媒造谣惑众的所谓“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的伪命题说法。然,倘若顺其这类逻辑和实践的推理的话,那么,难道“改革开放、解放思想”等,就意味着必须吏治上违法犯罪式贪污腐败吗?假设这么个逻辑谬论可成立的话,那么,这不啻为倒退、复辟之走老路回到前民国政府、或更甚至,倒流回到更早之前的晚清政府时代,又是什么呢?那么,中共那些打江山而流血牺牲的先烈们,不就白白流血牺牲啦?那么,当年中共之所以推翻前民国政府的道理依据,还如何站得住脚呢?
       同样问题又来了:为何在同样的中共体制内,毛邓治下社会公平公正度,却根本不同呀?难道还会是所谓“制度”问题、而非人的问题、治国理政上的思想理论问题吗?
       12)毛时代以法律规定的形式,允许人民民主言论自由。法定条款为:大鸣大放大字报(因为,当年上没有网络)。完全开放式允许底层人民直接越级告状、公开谴责当权者之任何倒行逆施言行。这不完全跟美加之法理民主舆论一样吗?为何邓小平篡位后,却不加以发扬光大。而是滥用权力地强行取缔之呢?而且,还以“不争论”行政命令式,有悖于法力法规地禁言之。以中共论坛网络之封杀我这类人的言论账号和文章,就是其事实!这不是倒退又是什么呢?难道还叫做“改革开放,解放思想”啦?       综上所述之种种,恰恰以实践检验真理证明了:毛泽东思想之治国理念,与当代之所为“普世价值”类之美加制度上之治国理念,在本质上,是完全八九不离十的!而根本并非邓小平后来之毫无起码政治道德操守之盲目借否“文革”以试图达至全面否毛之后,所推销的得假货赝品类所谓的“改革开发”!也就是说,邓,根本没有兑现任何其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实!而是政治上之倒退,复辟旧制!
       而今天中共国家之所有涉及国防科工之世界级成果 、工业科技之成果等国家硬实力之成功,全属继承并落实毛泽东遗志之毛时代所奠基遗产之必然顺延产生之成功!是毛周时代所规划的“四个现代化”之落实和兑现之功!与邓之“特色”改革毫无必然关联!即便华国锋若非被邓大人以“绵里藏针”式阴谋诡计、以及“钢铁公司”般对自己党内同志不留情地推翻,也照样被全国人民支持和配合着走到这一步.......还是请那些扬邓贬毛的公知们,切勿以断章取义、偷梁换柱篡改历史手法之忽悠GDP的手法,欺骗误导视听而欲贪天之功为己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