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解放思想”非等于纵容违法违规或逆向行业道德操守

(2020-07-11 14:35:52) 下一个

        —— 从评说当年海南之“汽车事件”的当事人雷宇并闲话“解放思想”


  当今国人社会之媒体论坛,最悲哀的事情,莫过在于:打着所谓“改革开放”的旗号的同时,却又行“右”实“左”地再来个有悖于国家法理之言论自由、亦有悖于事实性改革开放的所谓“不争论”来违法违规违德地压制、封杀任何正当的就事论事不同意见或观点。这实为“短斤缺两”了改革开放的实质内涵。而所谓的“不争论”提法之本身,无论其“首创者”其人背景是什么人,这本身就纯属有悖于国家法理之合法无害言论自由、有悖于行业道德操守强权违法违规。而且,这种提法跟其之前曾经冠冕堂皇之“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说法,就相互矛盾并党国政治公信力之出尔反尔。
  而政治上之就所谓“改革开放”之本身而言,并非旨在于冠冕堂皇地打着所谓“解放思想”的幌子、而可随时为所欲为地有悖于党规国法、有悖于基本人伦道德和行业操守、近似于犯罪式、去钻党国政策上之漏洞,再进而点滴地蚕食和毁坏行业法理道德规矩,导致泛滥性恶化党国社会本该赖以生存的起码政治公信力!假设所谓的“改革开放、解放思想”的内涵,就是旨在以不惜如此破坏整个社会的道德政治环境为代价的话,那就是典型“冒牌货”式假货赝品的所谓“改革开放”了。那就疑似在变相地误人误己还误国了。因为,若这类违法违规违德地近似于犯罪式的所谓“改革开放、解放思想”能法理上得逞的话,谁不会呀?只要够胆量“气魄”、且无视法规操守、犯罪式胆大妄为即可。这正所谓的“上梁不正下梁歪”逻辑道理。
  而最近,还真就接收到几个网络转帖,其内涵均涉及到上个世纪80年代初,曾经主政海南的主要领导——雷宇的故事。文章遣词造句的内涵,疑似无非总难免 “感情用事” 于政治地为其当年之“海南汽车事件” 被罢官而文过饰非,总意潜台词地欲为其海南贡献“歌功颂德”。誉其为所谓“改革开放带头人”、“实干家”、海南五公祠之“六公”等。其道理无非就是:雷宇是真心为海南的“好人”,而纯属“好人”犯错而不妨“情有可原”。然而,这完全并非纯粹独立、公正、客观地就该“事件”本身之就事论事。读者不明历史真相者,难免被“感情用事”于政治之误导视听。疑似反而未必受益于海南今后发展之经验教训。
  然而,就法理性公平中立而言,雷宇在海南历史上“汽车事件“,肯定难逃职责上典型的违法违规之近似犯罪。即便他当年并未亲自审批任何进口汽车转销内地之买卖,然在其当政指责上之违法违规钻国家法规政策之空子本身,就已经法理上有悖于行业道德操守了。这类事情,即便在欧美发达国家法理吏治的“问责制“社会里,他作为实践所发生之机构的领头人,也必须以此引咎辞职或饱受弹劾。就犹如美国历史上之“水门事件“一样,无论你尼克松本人是否介入过该事件之违法违规过程,也法理上终究逃脱不了为此引咎辞职的必须结局。这就是一个之所以长期高度发达的先进国家之政治统治软实力之体现所在。非因感情之于人,只就事件之于法。因此,人们到应该以正确的中立客观的法理心态看待问题。而非只会一厢情愿地凭个人感情好恶之用事于国家政治。在一件有悖于国法德规的事件发生中,不能仅仅以其牵头人是否“中饱私囊“而定论功过与否。否则,其结果只能变相误导视听而导致误人误己也误国,有失公正平衡于党国吏治、以及社会之依法依规正常运作。任何之有悖于法理法规、常伦道德事情,都本质上与所谓的“改革、开明“,毫无必然自关联。只与违反犯罪嫌疑相近似。雷宇是好人,事件却为错。更非如此这般便可反被誉为所谓“改革带头人”或“实干家”!因为,其事实后果之本身,实为:违法违规、有悖于改革开放之“带头人”或“实干家”!这就是:就事论事。就这么简单。
  再者,所谓“清官“,却毫无作为或误导歧途者,就未必是所谓的“好官“。假设动辄纯粹以所谓“两袖清风“、却庸才无能的“清官”,甚至导致伤亡惨重之打败仗或劳民伤财的人为所谓的“好官“的话,那即便为官一世,也无法造福一方,甚至还会祸害一方。所谓“好官“与否,除了德行操守之清廉外,还得依法依规、睿智勤政地造福一方。而非潜在着误导歧途之导致社会于后患无穷......
  倘若把违反违规之人和事,歪曲事实地误导视听为所谓的“改革“的话,就犹如“杀鸡取卵“式、或类似妓女脱衣上床挣快钱式政治短视改革那样:钱,看起来似乎就如“让一部分先富起来“所说的那样,挣得很快,很快就家里可盖房、买车等。然而,整个道德肌体软实力、社会常伦政治软实力便渐进式、大面积潜移默化地给糟蹋了。而有人所谓之“有多少人在借雷宇的改革发了财,到后来又把改革中出的问题全归罪于雷宇“的说法和事实,恰恰就是实践检验真理之验证出来因果效应结局。而这么个因果效应结局便是:纵容蚕食性、潜移默化式毁坏了党国吏治、党国社会的政治道德和行业操守准则的环境,败坏了执政党的公信力。
  而一个国家社会政治上之基本人伦道德和行业操守环境,就犹如一个巨大的公共游泳池,开放着众人当中健康地游泳戏水。然而,假设该泳池中的泳者,总有人不遵守该泳池之基本人伦道德操守地规矩,随心所欲地不顾众人利益在泳池中乱扔垃圾、污垢、甚至随意大小便的话,该社会人伦道德“泳池”的环境,势必被渐进式、蚕食性潜移默化地污染而毁坏,从而感染和危害所有本该赖于该社会“泳池”中谋生求存的大众“泳者”,谁都遭殃。结果,到头来,害人也害己、误人误己也误国……假设包括海南人在内的国人,总是无法透过现象看到事物的本质的话,则疑未必不令人感到遗憾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