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小说 《无问》 第十二章

(2021-04-05 06:06:54) 下一个

《无问》第十二章

圣诞过后,儿子麦克回美国读书去了,苏青青正式的从诊所辞了职,准备回国看看母亲,打算要长住一点时间,因为上次崔媛媛告诉她,她要追程雷,苏青青就更不敢主动给程雷打电话,崔媛媛是自己的闺蜜,在自己无助的情况下那么帮自己,就像自己的姐妹一样,自己只能促成她们的恋情,要做一个好人的苏青青根本没想再进一步的与程雷在一起。苏青青从小就是自卑的见了递来完美的爱情橄榄枝落荒而逃的人,以前秦勇是一个,现在程雷也是一个,想到这,苏青青就自我苦笑的摇摇头,就当是做了一个美丽的梦吧。

张彤发来圣诞的问候,见苏青青半天不回复,干脆就打来电话问候。电话上张彤说 “苏苏,上次给你介绍的校友你考虑一下吧”!

苏青青说 “那个校友,我照片删了“这是实话,当时苏青青以为还会和程雷在一起,就毁尸灭迹的销毁了照片和通话记录。

张彤说 “他叫李昭,是我们校友,现在是国内知名企业家,太太因病去世,有一个上大学的女儿在美国读书,在学校时候他就给你写过情书,一直惦记你,知道你单身了,就托我做媒,昨天还使劲催我“。

苏青青不信的说 “国内的人多复杂啊,我这智商惹不起,国内有本事男的都找年轻漂亮的女人,他这样找我不是脑子有病吧!”

张彤电话上气乐说 “是你有病,有自卑的毛病”

苏青青不想接着聊这个话题,转折说 “你这么关心我,一对比,我好差劲,我从也没问你家庭的情况”,

张彤在电话上高兴的说 “苏苏,这就对了,买卖不在情谊在,爱情不在友谊在,你就没我大度,我一直惦记你,你就是当没发生过什么事一样,就像鸵鸟把头埋在沙土里,自欺欺人,难道心里你真的就从未关心过我吗?”

苏青青很感动说 “谢谢你,你太太好吧,听说你们和你妈住在一起,关系不错”

张彤自豪的说 “她们相处的和母女一样”,他这话说完苏青青就想到崔媛媛不久就说过同样的话,秀恩爱死的快啊,但是苏青青没敢说出口。

苏青青八卦的说 “你那个,她介意吗?”

张彤没恼的平淡的说 “你看瘸子找瞎子,聋子找傻子,社会总有一条路给人找个同等的伴侣,她是小留,当时我追她就是觉得她胖胖的没人追,果然到手和我一样,小时候生病打了太多的激素,人抢救过来,但是向心性肥胖和失去生育功能,所以我们大哥不说二哥,互相取暖好好的过日子,她不上班,我收入高,这样不是挺好吗?”

放下张彤的电话,苏青青久久的不能平复,觉得自己真的是薄情寡义之人,张彤那样了都能把母亲接到身边尽孝,自己妈骂自己一点也没有错,想到这内疚的苏青青赶快上网定了2月份春节的机票,想和母亲妹妹一起过个团圆春节。机票定好后,苏青青开始转街采购回国的礼品,礼品清单列了一大推,什么二姑,大姑,表妹,幺妈,堂弟一长串。年龄小的给红包,长辈们好像得买像样的礼物,特别是二姑和父亲的关系最好,礼物一定不能太差了。

苏青青大包小包的在商业中心转,忽然看到黄色警戒线拉着在一家coffee厅,几个警察在里面忙碌着,苏青青想老远的绕过去,一抬头觉得有道眼光射来,苏青青眼睛本能的看过去,程雷高大的身影将带刺目光袭来,灼视着苏青青,苏青青身体一怔,内心像被鬼扯了一大把的痛,苏青青低头赶快的离开,心砰砰的跳着,到了无人的地方,苏青青停下来,心头痛的好像要死掉一样,眼泪不由的流下来,苏青青没有想到自己会是这么难受,不是都忘了吗,不是很潇洒的和过去挥挥手了吗?这个鬼痛的草是这么长起来的。

夜色阑珊,白雪皑皑,苏青青没精打采的开车回到家,下了车苏青青拿起采购的战利品准备开门,一回头,路边有辆车走下来浑然高大的程雷,风度潇洒的一下子几步就屹立在苏青青的面前,他的目光在夜色下盯着苏青青发毛,那是有锋芒的眼神,不容苏青青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你好,好久不见”苏青青尴尬的打招呼,程雷没有回答说话,也没有微笑只是眼眸渐沉,手握的很紧的控制着一股让苏青青不知悲喜的情绪,看苏青青半天没有开门,程雷无声的拿过苏青青手里的钥匙帮她打开门,顺便把苏青青手里的大包小包的东西拎进门,最后大手一伸把身体发僵的苏青青拎进门,然后把大门关好。

苏青青进门后没有开灯,傻傻的站着,又像到了小时候出去玩被母亲抓包回家后要受惩罚的心理状态,程雷也没有开灯,夜色的投影里,他走到苏青青面前不慌不忙的开始一件件脱她的衣服,苏青青愧疚无声又充满期待的任他摆布,然后程雷自己也是脱得赤条条面对面和苏青青站在一起,程雷温暖的身体拥抱着苏青青开始吻她,这次他的力度非常的大,舌头用力的扫过苏青青的口腔每一寸地方,舌头像利刀一样不留情面的横扫昔日的温馨,他双手抱着苏青青的臀部,猛向上一抬,身体没有前戏的一下子就进入了苏青青的身体猛烈的抽动起来,苏青青身体被撕裂般的疼痛不要喊道“疼,痛,痛,,,,”,

程雷终于说话 “错了吗?”

苏青青痛的支吾的说 “错了,错了,疼,疼,疼”

程雷听到后抱着苏青青边走边攻击的朝卧室走去,镇定的问 “错那了”

苏青青已经被痛和从没有经历过的强烈的快感冲击的言语不清的说 “我不该不给你打电话,啊,啊 疼,啊”

到了卧室程雷把苏青青放倒在床上,霸气的说 “今天你要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就不惩罚你,既然做了我老婆,就不要想飞走了,给我整整2个月脸色看,今天见了我像不认识一样,有这样当老婆的吗”。说着程雷把各种花式都拿出来在苏青青身上尝试,3个小时候程雷才收兵鸣锣躺下来,苏青青则像死过一次一样浑身瘫软红肿青紫的趴在程雷的身上不能起来。

程雷平静后轻轻的抚摸着苏青青的背,怜惜的看着被自己开荒的地方姹紫嫣红,程雷俯下身吻着苏青青的脸说 “你知不知道,这2个月我是如何天天盼着你的电话,你这个狠心的女人”,

苏青青哭着说 “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所以我没胆给你打电话”

程雷说 “你男人说等你的电话,就是等你的电话,你崴想什么?以后你要是再给我脸色看,我就像今天一样,攒起来给你上课“

风雨过后都是彩虹,苏青青依赖在程雷的怀里开始撒娇,当一个女人知道了一个男人真的在乎她,真的非她不可的时候,不怕会失去他的时候,天性就被打开。

苏青青赞美道 “老公你真厉害“,”老公,问你一个问题,没有我这些年,你都是怎么解决的?,呵呵呵“

程雷被问的气的不说话开始弄苏青青的痒痒肉,苏青青格格的笑着打滚,程雷气急败坏的说“叫你乐,哪壶不开提哪壶”

苏青青开心后忽然想起来崔媛媛的话,觉得要给程雷打预防针,免得到时候几个人见面尴尬,苏青青说“崔媛媛离婚了”

程雷说没抬头的说 “我听说了”

苏青青犹豫的说 “她说她要追你,拿你去气气秦正国”

程雷淡淡说 “别信她,她没人敢要”

苏青青不好意思的想问清楚说 “为什么,她多优秀啊,长的也不错”

程雷看着大熊猫的憨憨的苏青青说 “那个男人想找个判官做老婆啊,她一脸杀气”

苏青青不解的问 “我怎么没看出来,觉得她干练有本事”

程雷不屑的说 “有本事的男人不需要锦上添花啊”,看着苏青青不高兴给她闺蜜下这个定论,程雷就耐心解释的说 “人都是相由心生,二十年的和罪犯打交道,人脸的气质就会变化,就像你是牙医,见了病人都是要保持微笑解除病人痛苦,所以20年后,你的笑容肌肉曲线就是观音救苦救难的样子,像大熊猫一样,再加上你的身材,男人都喜欢,看着喜庆舒心,搂着睡觉踏实。崔媛媛现在脸色都是戾气,干什么她还手段老辣,那个男人敢要啊”

苏青青叹了口气说“你们男人都挺狡猾的,女人都是傻瓜”

程雷接茬说“那是自然,男人和女人玩玩可以,可是找老婆眼睛睁大大的,想想古代董永找了七仙女,都是要利益到最大化,而王宝钏寒窑苦守18年最后老公回家还带一个老婆,女人就是傻”

苏青青一听不吭声了,沉默一会程雷看到她发呆就说 “你想到啥了?”

苏青青幽幽说 “我好像从没有想过和计划过要找一个什么样的人,也是傻女人吧”

程雷搂住苏青青亲了一口说 “你是幸运的,以前有何德,现在有我,你不用想”,说完程雷心里说:他能在生命关键的时刻把生留给你,把死亡留给自己,说明你是一个值得让人交付生命的好女人,我也是一样,甘愿做他的接班人。

当晚吃完饭,程雷就在苏青青家中留宿了,晚上程雷洗漱时候,苏青青在床上听到手机短信,一看是崔媛媛的:“苏苏,怎么样,双宿双飞了?”

苏青青紧张的回复:“你怎么知道的,对不起!”

崔媛媛:“看你紧张的,上次我逗你的,是想刺激你把他抓住,我对他才不会感兴趣,今晚来找你,看到他的车停在你门口,我就没敲门,晚安”

苏青青赶快回复:“晚安”,想着见面再和崔媛媛好好聊。

当晚2个人躺下,苏青青告诉程雷:“我决定不再上班了,因为右手骨折用力时候不得劲“

程雷说:也好,那你后面如何打算的啊?

苏青青迟疑的说:我定了回国的机票,回去看我母亲“

程雷看了苏青青一眼不满的说:“如果今晚我不来找你的话,你就和我不告而别了“

苏青青低头不敢看他的眼睛坦白的说:“我真的在心里没有奢望过你会垂青我,你走后也没有联系我,我想你也许就是一时同情我,然后回归正常的日子,越到后来我就更不敢打扰你,又怕在街上猛然遇到你心里难受,想着回国后看不见,物理隔阂就会慢慢把你忘掉“

程雷听后没有生气,而是把苏青青搂在怀里说:“是我不好,让你没有安全感“

苏青青虽然感动还是理智的说:“你太完美了,就是你想堕落一时,你们家人也不会任由你这样和我这个没有未来的人共度一生吧,所以我准备好早早教育自己,要坚强,爱你来的时光,也不抱怨你走的时候,真的,这是我的真心话“。

程雷意外的听到苏青青理性的话沉默了,放开手转身背对着她睡过去,苏青青看着他不说话在思考,以为他听懂了自己的开放的心态,是啊,崔媛媛老公看到像自己的儿子就和生活了20年的崔媛媛分手了,程雷这么优秀,他父母也想要孙子吧,自己不可能做到这个事,怎能自私的霸占他未来的人生呢?想到这,苏青青心理没有了负罪感,开始放松的进入睡乡,今天三个小时肉体欢愉,加精神上长期紧张和患得患失的爱情,她太累了,现在心理负担卸货后,苏青青不一会就也沉沉的睡去。

早上醒来的时候,程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床不见人了,苏青青穿好衣服下床,整个屋子都不见程雷的影子,门口的车也不见了,苏青青叹口气,想终于还是把话说白了,大家都不浪费时光。不是你的东西最终还是留不住,苏青青想想以前德不配位守宝贝的人肯定短寿,和程雷交往几个月每天自己患得患失的,左思右想的脑细胞都死了几轮的,一会开心一会失落,一会哭一会笑,就像过了几年一样的心力交瘁,苏青青想那时候拒绝秦勇看来是一个英明的决定,否则光是要讨好高干的婆婆自己就要脱层皮。

如果说爱情使我们看见荷尔蒙在情人眼里烟花的倒影,那么理智,使我们能藉着星光的照亮,摸索着走出因爱失去自我的迷宫。

第二天张彤发来了一个短信:”苏苏,李昭公司到多伦多商务考察,请代为接待,最好找个有懂国际法的中英文的翻译和律师,价钱随意开”。

苏青青回复:“我好友是律师,我问问“

苏青青开车到了崔媛媛家,两人见面,崔媛媛说:“气色不错啊,准备长期发展?“

苏青青感叹的说:“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昙花吧,昨晚我说给他自由,他一早不辞而别了“

崔媛媛打抱不平的说:“你就是矫情,把自己姿态摆得高高的,凭什么啊,人家为什么非要吊死在你这个没所谓的老树呢,要是我,我也走“

苏青青脸色转阴心里难受有些后悔,却故意装作解放了姿态说:“无债一身轻,情债太累人了,这几个月我天天被他的事折磨的都没睡好过”

崔媛媛看透的说:“你就作吧“

苏青青打断说:“我一个校友是国内知名企业家,要来加拿大商业考察,好像还有商业案子要打,要我帮助找一个懂国际法的律师和翻译,你有没有人介绍啊?“

崔媛媛眼睛一亮说:“把资料发过来看看,我找找“

晚上苏青青接到崔媛媛的电话,说是她愿意做翻译加律师,苏青青就把崔媛媛的资料发给了张彤,借口自己马上回国,由自己好友亲自接代,如果愿意,让李昭直接和崔媛媛联系。

第二天张彤来信说,李昭和崔媛媛直接联系了,苏青青高兴的又少了一个社交麻烦。

晚上崔媛媛打电话说:“苏苏,你们校友真是厉害,身家十几亿,人也是很成熟儒雅,我看了他们公司的资料,前景很不错,我和李昭经过视频通话彼此聊的挺投机的“,苏青青知道李昭肯定被崔大美人给迷上了,有戏。

苏青青祝福的说:“他是单身,老婆病逝1年多,孩子在美上大学,说是要找一个知识女性,事业上的有能力帮助他的妻子,你要加油啊“

崔媛媛秒懂的感谢说:“苏苏谢谢你,我就知道有好事你第一个想到我,程雷那里要不要我去帮你说说话啊“

苏青青拒绝的说:“算了吧,我马上要回国了,可能要长住一些时间,到时候我把房子备用钥匙放车库,密码还是老密码,有空帮我把把风“

一周后苏青青在家整理回国的行李,接到崔媛媛的电话,接过来却是一个磁性的男声:“苏青青,你好,我是李昭,谢谢你为我介绍崔律师,她非常专业水平很高,今晚我们在downtown酒店聚餐,你能否来看看我这个从千里之外飞来看你的校友呢“。

苏青青听后身体一下子冒出汗,对方话都讲那么直白了只好说:“好吧!你把酒店发给我,我这就过去“

苏青青思量着不能抢崔媛媛的风头,还要打消李昭万一对自己的别有用心,就素颜穿着一身半旧不新的干园艺穿的黑色运动服套了羽绒服来到酒店,在酒店门口遇到等她的崔媛媛,崔媛媛一身深蓝色的阿玛尼职业晚裙装,配着宝格丽珠宝首饰耳环和项链,妆容高雅大方,自带气场,她见到苏青青的妆容好笑的说:“苏苏,你也太想帮我了,也不能给我们华人移民丢脸啊,一个牙医穿的跟保姆似的,走我车里有备用礼服,我给你换上“,苏青青无所谓的说:”算了吧,这不挺好的,我给你做背景“,

崔媛媛骄傲的说:“我才不作弊呢,我要赢得正大光明,这关都过不了,怎么能有未来“

到了餐厅见到了李昭一行人,宾主寒暄后,带着金丝眼镜儒雅范李昭风度翩翩的和苏青青握了手,虽然苏青青打扮的平淡朴实,但是记着她年轻时候的烙印让他见了风姿不减的苏青青,爱慕的眼神简直是刻在他久经风雨的脸上,李昭兴奋的喝了很多的酒,借着酒劲夸大的说苏青青那时候在学校是如何迷人,如何高冷的,现在比在学校更有风韵,就像永不凋谢的玫瑰。崔媛媛借着李昭和苏青青聊天去打了电话,不一会,苏青青正被李昭逼得喝酒时候,感觉到背后有个高大的身影靠近,一抬头是高大帅气的程雷,看着他嫉妒隐忍的眼神苏青青身体不由的一僵,话都说不出来,程雷脸色镇静和悦的说:“你喝酒了,不能开车,我来接你回家“,

李昭见状不由的问:“他是谁啊,这么帅的司机?”,

崔媛媛笑着意味深长的说:“这是苏青青的未婚夫,程探长,程警官“。

话说完苏青青一脸鄂塞,程雷高兴的符合着嘴角一笑点头给李昭打招呼说:”谢谢你们的款待,等有空我们回请你们,我们先走了“,

李昭失望的脸和不甘心的情绪还想说什么,崔媛媛老练的打断说:”她明天要赶飞机,今天要打包行李,看着你校友的面子上才来坐一会,别打扰他们新婚夫妻“。

苏青青快被崔媛媛的三寸不烂之舌给气晕过去,自己只是想帮崔媛媛给她做背景,没想到她把程雷叫过来看自己和别的男人共进晚餐,苏青青不好发作的憋着气点头告别离席而去。

走到门口程雷一把在身后抓住她胳膊追问说:“崔媛媛说这就是在大学就追你的亿万富翁,所以你这样,是那晚讲给我自由的原因?”

苏青青气急败坏急火攻心的洗不白自己了,眼泪不由的流出来辩解说:“是,这下你满意了,你不是警探吗,你看看这是我约会的衣服吗,你和崔媛媛简直就是一路货色,看我笑话”。

程雷听后瞬间明白崔媛媛一石三鸟的诡计,但是正和他的心,于是哈哈的大笑抱着苏青青说:“我说你容易受骗,你还真不长记性,看又是我来捞你吧,我还不知道崔媛媛是什么货色,她打电话就是利用我”

苏青青没好气说:“那,你还来”

程雷自豪的说:“来,为什么不来,老婆有人追多自豪的事啊”

苏青青厌恨幽怨的双眼湿漉漉说:“老婆!那你那天为什么不打招呼就走了”

程雷看着苏青青言不由衷的喜欢自己而难受的模样,内心欢喜脸上装做无辜的说“你说给我自由的啊,说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有错吗?”

苏青青气到翻白眼不想再和他说话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