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小说 《无问2》 第七章

(2021-04-23 05:00:01) 下一个

<无问2> 第七章

一周后苏青青接到乔治的电话来到他的办公室,乔治递给苏青青一份名单,是奇门在加拿大分部人员的名字还有他们美国分部去过中国人员的名字,苏青青感叹有钱能使鬼推磨,那么难搞的情报一下子就到手了,看来专业人员干专业工作,自己好好上班赚钱,有钱了才能驱动黑白无常替自己干活。看着苏青青喜上眉梢的样子,威尔不由的警戒苏青青说:“这份名单最好不要泄露,否则我们也会受到牵连”。苏青青看了看名单,乔治说那天盯他的人是阿雨,全名叫吴大雨,是偷渡加拿大后申报难民成功的大陆人,没有专业技术有些功夫,在家乡是个打架的刺头,来加拿大没有专业工作又不愿意吃苦做工,只好加入了黑帮。

苏青青看到这份名单确实显示了乔治威尔的实力,于是苏青青又拿出10万加币,要求调查阿芬家的成员情况,威尔警觉的问苏青青她和他们家的缘由,苏青青说也许国内的家人做生意和他们有瓜葛,苏青青并没有把奇门,程雷和阿芬家的联系放在一起,而是说国内朋友感兴趣阿芬家的商业实力是否的真实的。当然她也知道他们的能力很快就会摸清楚情况,但是自己能装一阵是一阵。乔治半信半疑的没有追问苏青青,他们知道很多人都不会把底牌翻给他们看,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那种情况,见多了借口和胡编的理由,就当是放屁了。不过乔治把价钱又加了5万,苏青青一口价同意,直接给了10 万元的定金支票,苏青青想就是50万她也愿意,她要把程雷事件十几年岁月面纱后面的人物看清楚,才好出牌。

孙子兵法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很多大拿说不殆就是不死的意思,说是孙子兵法那么多篇文章讲到都是不殆,而不是出击要人的老命,苏青青读后受益匪浅,觉得就要先摸清楚对方情况在说。

苏青青满脑子官司的时候,崔媛媛邀请苏青青一起逛街和聊天,主要是打探苏青青蜜月的情况,闺蜜的蜜月想着他们感情那样好自己也借点喜气,以便交到好运。两个人在商业中心的HR门口见面,崔媛媛看到神清气爽的苏青青一把抱住她打趣说:“回国蜜月就忘了姐们,太不够意思了”,苏青青拿出一副Van Cleef四叶草的手链送给崔媛媛作为程雷的感谢她作为证婚人的礼物,崔媛媛丝毫没有客气就收下了,这比名包便宜多了,可是崔媛媛嘴上不饶人的说:“态便宜你们程雷了,酒席也免了”,

苏青青胳膊肘往自己家男人拐的说:“你的红包也免了啊”,

崔媛媛不高兴的撅嘴说:“嗷,你结婚了就帮着你老公了,我抗议,今天你要请客”,

苏青青大方说:“没问题,你要吃啥,不减肥了?”苏青青在朋友圈天天看崔媛媛晒兔子饮食,青菜萝卜,脱水蛋白等,苏青青明白要找对象的中年女人不对自己狠点,那能够保持苗条的身材呢。

果然苏青青挠到崔媛媛的痒处,崔媛媛马上说“算了,还是下次吧,等我从中国回来,免得我刚买的衣服穿不进去了”

苏青青追问:“你要回中国?进度很快嘛“

崔媛媛泄气的说:“和你比,就是蜗牛速度,不过我也很满意,毕竟朝目标前进了,只要在跑道上还会害怕没机会冲刺吗?“

私下社会老道的崔媛媛问苏青青见过公婆没有,苏青青摇摇头说:“没有,过一天算一天吧,我觉得越不见越安全,觉得做鸵鸟挺好的,如果最后见了父母悲剧了也赚了“

崔媛媛听后马上“呸,呸,呸,你说什么悲剧的,我这看着你的幸福生活才在努力呢,千万别给我泄气啊“

苏青青苦笑一下,觉得自己越来越心虚,因为她瞒着程雷做了太多的事情,通过私家侦探调查的事情,让她负罪感越来越重,她知道她真的踩了程雷和她之间的红线,还没有停住脚步,自己就像朝着一个看不见的深渊走去,这个深渊将要把她的幸福给葬送的那种。

苏青青给钱钢发了一份奇门国内人员的名单备忘录,想着万一对钱钢有用还顺带帮助自己搂草打兔子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威尔说这些人帮助解决不愿意与美国合作的国内商人,那是什么商人呢,如果是正经生意谁不会去做啊,如果火中取栗有很多商人是有正义感的,但是就怕被胁迫而不得不为之。钱钢很快回复了苏青青,说她给的情报太重要了,让她看过后删除有关信息,以保证自己的人生安全,告诉苏青青如果国内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开口,他在能力范围内一定给与帮助。

这一天说来就来了,晚饭时候苏青青和程雷刚好吃完饭了准备出去散步消食,程雷接到了他兄长的电话说是在他的楼下等他,程雷马上穿好衣服要去见他哥,临出门他哥又来电话说让苏青青一起去让他见见,程雷无奈说:“也不知谁泄露的消息,我哥和我父母都知道我结婚了,走吧,只好带你去见见了“

苏青青心虚知趣的说:“今晚我在多大有课,我见过你哥后就去上课,你们好好聊,今晚你就住你的单元房,我们后面电话联系“。苏青青知道来者不善,因为她已经从私家侦探的消息取证分析,绝对是吴大雨拍了自己的照片给了阿芬家,要不是他吃多了无利不起早的追踪自己婚礼还拍照,现在好戏要开场 了,自己躲一阵算一阵。

程雷和苏青青在程雷downtown1号的condo大楼门口见到了程雷的哥哥,一个四十多岁精明的男子,身材没有程雷高大,中等个,长相精致,眼神很有力带杀气,苏青青被他一扫都有点寒意,这股寒意是不友好,不欢迎,不客气的,就像父母看到自己乖顺的儿子被坏孩子带坏的那种眼光,苏青青上前尊敬的喊了一声:“大哥好“,程雷的哥哥程鹏做面子点点头,虽然脸上是笑容但眼神是就像看保姆的神情,他其实就觉得苏青青就是程雷的一个保姆,自己兄弟在外没有家太需要人照顾饥不择食让这个女人钻了空子,年纪比自己兄弟大不少,而且都结过婚还有那么大的儿子了。苏青青看到程鹏想果然程雷父母的优秀基因都被程雷继承了,他哥哥再失去商业控制权该多恨和不满啊。

苏青青没有等程雷的哥哥程鹏再说话,就礼貌的告别去上课了,程雷亲切的搂着他哥上楼去说话,去说什么话呢,苏青青觉得自己用脚投票都知道,该来的躲不掉,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干脆豁出去了。

晚上苏青青上完课回家,收拾一下就准备睡觉了,没想到程雷回来了,苏青青看着他一脸黑茬的脸色,知道没有什么好事,刚开始还聪明的默默的不出声,程雷独自沉默了一会,走到卧室卫生间,和正在漱口刷牙的苏青青声音低沉的说“我父母让我带你回家见见他们“。苏青青听到后嘴里含着牙膏积极的说”好啊“,程雷说完没有洗漱的回到客厅,打开电视却双眼发直坐在沙发上沉思,往日的潇洒幽默都不见了,一脸愁容没有被洗干净的挂在脸上,嘴角泯的很紧的在思考。这时候苏青青刷完牙,想讨好公婆二百五尽孝心 的筋被程雷说见父母给提起来,赶到客厅问”我第一次去你们家,要不要给你父母买些礼物带去了,我明天就去买好吗?“,程雷眼睛盯着电视荧幕没有回答,苏青青以为他没听见,就又重复一遍,没想到程雷没好气的发火说:”要你做好人!“。苏青青一听气坏了,自己骂自己是猪,没眼色没事找抽的那种,知道了程鹏来了肯定没好事还和自己有关,为什么还冒傻气呢?于是两个人不再热乎的黏在一起,而是倒头各怀心腹事睡觉了。

挨到周六的早上苏青青和程雷登上去美国的飞机,在飞机上两个人都没有太亲密,程雷简略的和苏青青介绍了父母的现状,父母已经70多岁,家中业务都是大哥程鹏打理,程鹏和嫂子艾米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小名就叫大满和小满,意思就是财源茂盛仓满谷满的意思,大哥一家是和父母共同居住在一起的,程雷的母亲是上海人,父亲是山东人。苏青青听罢想怪不得程雷长大像山东大汉又带点儒雅的江南君子味道,原来是杂交品种啊,那么他哥哥是继承了他母亲的基因,身高没有他那么魁梧高大,程雷这个当家做主的男人味道看来是出自他父亲的山东血脉传承了。

飞机降临在程雷父母居住的海边城市,出了机场有程雷家的司机已经在出站口等待,苏青青跟着程雷上了车,汽车朝面朝大海对面的翠绿青山怀抱开去,在半山腰的一偶,司机将汽车开进了一个花园般的豪宅别墅,下了车有家佣殷勤的迎接程雷和苏青青进了别墅的大门,程雷的嫂子艾米热情的迎上来说:“弟弟回来了,爸妈都等着你们了”,然后冲苏青青点点头。苏青青看着艾米人长的极美,快四十的人了,还是娇俏保养很好的面容,穿着很有品味的香奈儿的啡色套裙,头发盘在脑后显出一副干练掌家的模样,程雷听到嫂子的话就领着苏青青直接朝着父母的书房走去,推开门进去,苏青青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硬朗的白发老人和一个身材玲珑优雅的老太太坐在里面,程雷上前亲切的喊了一声“爸,妈,你们好”,苏青青没张开口,只是礼貌的半鞠躬的点头问好,因为她看到的是二老比程鹏眼里的嫌弃差不多的眼神,就不想热脸贴冷屁股了。

苏青青和程雷坐在程雷父母的对面,程雷的父亲说:“你们结婚了也不告诉家里,你眼里还有父母没有,要不是阿芬的父亲给我打电话,我还蒙在鼓里,结婚这么大的事情都不通知家长,你们想干什么?”说完程雷父亲的眼神直逼苏青青,那意思自己的儿子是被她给带坏了。程雷不想当着苏青青和父亲起冲突,就对母亲说:“妈你和青青去说会话,我和爸爸好好谈谈”。

程雷母亲知道父子俩的脾气,就对苏青青说:“你跟我来,我有礼物给你”,

苏青青跟着婆母到了另一间小客厅,婆母让苏青青坐下拿出一个小红木盘子,里面装了几个首饰,一个极其精制小巧的镶嵌着紫晶金戒指,一个鸽子蛋大的红宝石,和一个黄金戒指托,程雷的母亲说:“这是我们传家的老物件,他们兄弟结婚的时候都被分走了,程雷第一次订婚时候给出去一副祖母绿戒指,后来阿芬去世后没有要回啦,他就把自己的那个祖母绿戒指给了索菲亚,后来索菲亚去世就带着那副价值连城的戒指没有再摘下来。当初那个绿色钻石是我祖上的宝物,我一分为四做了2付戒指,他们兄弟各一份,现在只有这些,你挑一个你喜欢的作为我的见面礼”

苏青青看着红木盘中中的礼物,觉得就像是婆母的对自己贪心的智力测验,几百元价值的紫晶戒指小儿完全,戒指环内面刻有上面有程雷母亲家族的徽记吕慎弘,苏青青想那时候他们家金子加工工艺就那么高超了,那个繁体慎字的笔画清清楚楚的在毫米见方的金戒指内环上,苏青青拿起鸽子蛋的红宝石挺喜欢的,可是没有任何的嵌套没法戴,剩下一个黄金的戒指托没有戒面好像和这个红宝石不配套,于是苏青青就拿起了紫晶石 的戒指说:“这一个吧”, 苏青青想毕竟这个有程雷母亲家族的徽记,这个价值应该是无价的。

还没等婆母说话,小客厅的大门忽然被推开,走进来一脸找东西样子的艾米,艾米见到苏青青和婆母正在挑礼物,就赶忙说“对不起,大满说他的作业本找不到了,好像昨天他在这写过作业”,婆母听到是孙子的事情赶快说:“你赶快找找”艾米进了门看似在翻东西,眼睛机警的瞟到了红木盒子,看到没什么高大上的物件,嘴角得意的一笑说:“没有,妈你们继续”。

苏青青把紫晶石戒指套在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尺寸正好就开心收下了,婆母把红木盒子收起来说:“这是红包,就当是彩头,给你们新婚祝福了”说完递过来一个红色的信封,苏青青双手接过说了声“谢谢,妈”。婆母并没有很高兴听苏青青这样称呼她,就说:“你刚来也不了解我们家,和程雷认识的时候他也不小了,这里有家里的照片册,有他年轻时候的照片,你先翻翻,我去看看他们父子”。说完拿来几本相册让苏青青自己看,然后就去书房了,苏青青明白她不放心两个父子会起冲突。

婆母走后,苏青青打开红包里面装的是1000美元,一分不多一分也不少,苏青青想广东那边习俗红包就说彩头,图个吉利,自己这个年纪还真把自己当18岁新媳妇吗,反正自己这次是抱着吐血的勇气来的,死猪不怕开水烫,毕竟给了的钱而不是一巴掌,这个温水泼泼就当是预热了。苏青青打开相册翻看,看到程雷小时候出生到长大照片,程雷照片中有张一岁的照片,好漂亮的小男孩,肉嘟嘟的笑脸,纯净的眼睛乌亮亮弯着像月牙挂在天边,苏青青爱不释手的就把这张照片从相册了拿下来放到衣服口袋藏好。在后面几本相册苏青青看到了程雷和阿芬大量的合影,阿芬真的很美,长得像赵雅芝,温婉美丽和她的名字一样,苏青青顿时明白了程雷母亲让他看相册的目的,就像让苏青青看着阿芬照片让她自惭形愧的杀人诛心于无形啊,和阿芬比自己真是天上和地下的感觉,苏青青并没有生气,这时候的她已经不是和秦勇之间有暧昧关系的时代见高干婆母,现在她和程雷已经睡了几百回的合二为一,脸皮自尊心逐渐厚的赶上城墙了。

苏青青放下相册独自坐的无聊翻手机,看到钱钢发来的短信:“奇门的人已经被我们敲打过了,请放心,看完删除”。苏青青心理暖暖的的看完删除了短信,心想这是怎么颠倒的情景阿,自己爱的人家族想把自己扫地出门,而自己才相认不久的高中好友却在帮助自己不受伤害。

苏青青拿过茶杯喝了几口水,忽然觉得胃里恶心肚子翻滚要吐,苏青青想:他妈的我是不是中招中毒了,要死在这里吗?苏青青赶快忍住呼吸超洗手间走去,关上门吐了几口,没什么东西,感觉自己胸涨的很厉害压在水池子上感到压力后一种疼痛,自从程雷的哥哥看望过程雷后,他和苏青青都没有亲热过,苏青青看到自己没死,最近没有做爱胸部奇胀痛的原因是什么呢?苏青青大脑终于上线,仔细盘算大姨妈晚了20天,想自己不是真的是怀孕了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