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景

一尘一劫,一念一生
正文

音乐里,我们在一起

(2020-05-15 14:45:26) 下一个

"音乐里,我们一直在一起",年轻时,如果有人这样说,你一定是选择相信的吧。 那年,满大街都是齐秦的歌,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谁能料到,多年后的我,寒夜里温暖我的是狗女儿,有时遛狗时也会碰到土郊狼。

 

当年听歌唱歌的小伙伴们早已天各一方,相忘于江湖。 曾经的我也有过抄写歌词的习惯,其实不用抄就已熟记心里,想忘都忘不了。 我妈妈曾经在养老院住了七年,最后唯一能记得的只剩乘法口诀表以及一些老歌。 差不多每个周末,我都是和她对唱红歌,苏联歌曲,歌声带我们穿越回到那个时代,我们还是从前的那个人。

等到儿子弹钢琴时,我陪练了6年,只听古典曲目。 直到他把钢琴证书拿到手,我们突然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流行音乐,而且让我们陷入若有所思。 以前我一直打算等退休后开始写博客,整理旧照片,重温那些熟悉的旋律。 一场疫情,让整个计划提前。

最近,我老是在家哼哼老歌,儿子自然是一脸嫌弃。 他戴上耳机关上房门,图个清静。不过,有一次我在听沙宝亮的"暗香",第一句是"当花瓣离开花朵"。 他居然把头凑过来问我"天花板怎么啦?"唉,这个纯文盲。

整理出来的旧照片,旧旋律放在博客上。 有时也想码字,来个补充说明。 嗯,不必。 在某个特定的年代,某个特殊的时刻,某个特别的人,这些记忆一一地沉淀在我心里。 我有必要写说明书吗? 博客是我网上的一个家,我可以决定TA的色调和风格。 刚巧这一阵我爱上了唯美怀旧风,也许过一阵烦了,我又换个装修新鲜一下。

二周前,我和儿子共同讨论了加拿大歌手科恩同志,顺手写了一篇"爱的尽头"。 今天我们又聊起了法国歌手,我又想写点什么纪念一下。这位法国小哥1983年出生时有先天性遗传疾病。 在热爱体育的同时,又表现出极高的音乐天份。 在他23年短暂的生命里,一共出了三张专辑。曾经看过关于他的一个采访,当时他已病重微咳,得奖后泣不成声让人动容。Gregory, 天堂里好多天使听你唱歌呐。

感谢和我分享音乐的人儿。 如果没有,我也要学会和音乐独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一步一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uoke001' 的评论 : 哦,看过这个电影,全忘了
guoke001 回复 悄悄话 松本清张的 砂器:只有在音乐里才能和养父相见。
一步一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周末愉快!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喜欢你的分享和最后的一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