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他爱不爱你,上了床就知道

(2020-05-29 01:40:43) 下一个

-01-

双人床上,他的乐此不疲
你和另一半,是怎么睡觉的?
《欲望都市》中有这么一句台词:“我们在床上表现如何,就表示我们生活过的如何。”
检验婚姻的最好标准,就在床上。
不知你是否熟悉这样的场景:

关上灯,房间寂静无声,他背对着你看着手机,偶尔看着视频笑出了声。
想和他分享今天的所见所闻,回应的只有长久的沉默,以及敷衍的“嗯”、“好”、“知道了”。
你伸手抱住他,他却下意识躲闪开,说一句“我很累了”。
一张双人床,肌肤相亲,无话不谈,原本该是房子里最温暖缱绻的地方。
可现实却是,懒得经营,懒得倾听,懒得关心,越来越多的人在原本可以肆意拥抱的双人床上,相对无言。
综艺《妻子的浪漫旅行》里,程莉莎曾谈起和丈夫郭晓冬特殊的睡眠习惯。
郭晓东说:“如果程莉莎出门,我最担心的就是她的睡眠问题。我们俩这么多年,在一起睡得特别好,一分开就会睡不好,两个人都是这样。”
程莉莎也说:“他喜欢我抱着他睡。如果我们吵架了,今晚不抱着他睡,他肯定会睡不着。”爱一个人的表现大概就是,我习惯了你的怀抱,你是我的安眠药。
张静初曾经被问她理想的爱情是什么样的,她说自己现在也很茫然,但她始终记得闺蜜给她的答案:
闺蜜说,好的感情中两个人像是最好的朋友一样,可以晚上蒙着被子在被窝里聊天,一直聊到很久很久。
是啊,当你在床上说着废话时,他还能津津有味地迎合,深夜你踢开被子,他会贴心帮你捏好被角,在你被噩梦惊醒时,他会紧紧拥你入怀。
那些看起来微小细碎的动作,都在用心诉说着——我最在乎的,是你。

-02-

产床边,他的细心呵护
产床,是人性的照妖镜。
纪录片《生门》里的一幕,让不少人看得痛心:
33岁的夏锦菊,在第三次剖腹产手术时两次心脏停止跳动,失血一万三千毫升,相当于全身血液换了四遍。
她在手术室命悬一线,而丈夫却在广州忙着做生意,直到亲戚打电话告知事态严重,让他必须往回赶。
最后,夏锦菊的老公出现了,和妈妈一起抱着儿子开心地笑。
鲁迅曾说:

“帮助不等于爱情,但爱情不能不包括帮助。”
很多男人都不懂为什么女人生个孩子后会性情大变,其实症结多在于此。
多数时候,击垮女人的往往不是身体上的疼痛,而是自己身处绝望时男人的冷漠。
钱钟书出生于富贵人家,不会打蝴蝶结、甚至分不清左右脚,生活上完全不能自理。
多年来,妻子杨绛“就像一个帐篷,把身边的人都罩在里面,外面的风雨由她来抵挡”。
可哪怕是像钱钟书这样在生活上笨手拙脚的人,也会在妻子生产时极尽疼惜爱护:

杨绛怀孕,他早早地预定单人产房。杨绛生产那天,他从住所步行去医院七八趟。
抗战条件艰苦,在杨绛生完孩子后,他还是想方设法炖了鸡汤,汤里放了鲜嫩的蚕豆。只因这些都是杨绛最爱吃的东西。
每年女儿生日,他都会说这是“母难日”。
因为不舍得杨绛再受罪,他决定此生只要一个孩子:“我不要儿子,我要女儿——只要一个像你的。”

看到了吗,爱你的男人,哪怕再笨拙,也会在你最脆弱时候给你最细致的呵护,最坚实的臂膀。
生孩子,从不应该是女人一个人孤军奋战,而是夫妻二人的并肩作战。
生产时疼痛也许男人无法感同身受,但产床前的一句呵护,一个细微动作的关怀,就足够让走过鬼门关的女人觉得心甘情愿。

-03-

病床前,
他的不离不弃
陈道明曾说:“夫妻间的恩爱,不在花前月下时,而是大难临头时。”
看一个男人值不值得托付,生次病一目了然。
曾看过一个让人唏嘘的新闻:
江西南昌,一名男子强行闯入ICU,冲到病床前想要拔掉氧气管。
病床上躺着的,是他患有急性心力衰竭,无法自主呼吸的妻子。而拔掉氧气管的原因,仅仅是觉得妻子病重无望,没有治疗价值。
很难想象,目睹枕边人为钱亲手毁掉自己生的希望,是何等悲凉。
越是苦难,越见人心。
真正爱你的人,绝不忍心在你身处绝望时弃你不顾,他会用尽所有力气护你周全,哪怕只有一丝希望。
樊南星和张惠云,一对再平常不过的夫妻。
15年前,噩运降临到妻子张惠云身上——她得了渐冻症,从此瘫痪在轮椅上。
彼时,他们的大女儿才5岁,小女儿才1岁。
跑医院、照顾孩子,伺候妻子的吃喝拉撒.......他从未将妻子视为累赘,也深知妻子的无助和害怕。
无论是开车拉货,还是下地干活,他都会把妻子带在身边,一刻也不愿意分开。
十几年的辛劳,樊南星靠自己的双手撑起了这个家。他给自己买了一辆新车,他说,他之后的愿望,是想带妻子到处去看看。
其实,面对一个终生瘫痪的伴侣,若樊南星选择离开也是人之常情。
但他却说:“既然结为夫妻,就要一直负责下去。”
这份担子,他挑了十五年,并且,他会一直挑下去。
真正的爱情,有的绝不仅是一起看春花繁盛,更是彼此扶持度过生命中的寒冬。
一个爱你的男人,也许他并不富有,也没有功成身就。但只要他知你苦楚,守你余生,不离不弃,如此,便胜过一切。
命运不幸,幸好有你!

-04-
爱对了人,是什么感受?
也许,是我满头银发时,你依然会在小年轻们惊奇的眼神下为我戴上精致的发卡。
也许,是在大雨天,我们拿着一块木板冲向路边的小水洼,找寻专属我们的幼稚与欢乐。
也许,是在我想坐秋千时,你在我身后弓着背,拿着拐杖,向年少时一样为我推着,看我笑着。
也许是,你成了老爷爷,我依然会细心帮你打开食物的包装纸,你习惯地接过去咬一口,却在孩子们的镜头前羞红了脸。
也许是,我们两人都走得颤颤巍巍,你依然会在人群中握紧我的手,害怕把我弄丢。
总之啊,等经历一轮又一轮世间变换,我们看着对方青丝变白发,看着岁月在彼此脸上刻下痕迹。
我们会坐在藤椅上,摇着扇子,回忆年轻时在双人床上互相依偎,你在产床前对我的细心呵护,我们在彼此病床边的不离不弃。
临了了,在我身边的还是你,就够了。
“普天之下最美妙的事,莫过于爱人,以及被爱,彼此相对地付出。”
人这一生,躲不过病痛。唯有爱,是最好的良药。
希望你能遇上这么一个人,因为有爱,此生值得。因为有他,人间值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蒋公子 回复 悄悄话 退休后,我就从来不用手机了,不用说上床就是起床我也绝对不看手机,因为我根本没有手机,我只用手提,但是无论谁和我上床,我都不用手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