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荇视点

不一样的角度看问题
正文

黑衣下嘅毒影

(2020-01-21 23:19:28) 下一个

隨住警方不斷加大對違法行為规格抓捕力度以及作為暴徒「掩體」嘅示威者數量大幅減少,昵幾日被捕嘅極端暴徒越來越多,係嚇得唔少極端示威組織紛紛解散之时亦使我哋睇到昵班暴徒隱藏係面具下嘅真實面孔。

因為「星火同盟」涉嫌洗黑錢依法被滙豐銀行凍結帳戶,惱羞成怒嘅示威者發起對滙豐銀行嘅縱火同打砸,其中一名打砸者係逃跑後被警方拘捕並於昨日宣判,但使人驚訝嘅係昵位「義士」真實身份居然係一個33歲無業吸毒者!而更不可思議嘅係審判過程中昵名無產無業要靠領綜援嘅粉仔表示其「組織」願意代佢支付20萬賠償並已準備好所需現金帶來法庭。20萬唔係小數目,由此我哋可以睇到昵個所謂「組織」對昵位元「癮君子」嘅重視,只係為乜嘢佢會被如此睇重?講話係關心「戰友」,為乜嘢其他被捕示威者未見組織咁「大方」?唸來唸去,昵位打砸滙豐嘅男子唯一比較特別嘅身份就係吸毒者,不過到底係因為吸毒者係組織內佔據高位多席使到佢更受重視仲係佢哋因為吸毒而掌握有組織唔敢言說嘅秘密恐其洩露,我哋就不得而知。

其實暴徒同毒品並唔係第一次被聯繫係一齊,之前示威者組織「國難中醫」就曾大肆發放所謂「調理濃霧散」「救肺散」「咽痛飲」等粉包,後被記者指出其中含有嘅興奮劑同毒品成分先係其「解催淚」能力嘅原因,而噴塗有毒品嘅口罩、摻有可卡因嘅煙、大麻萃取嘅精油……昵啲可以麻痹大腦使人異常興奮嘅毒品係示威者特別係黑衣勇武嘅身邊亦極為常見,《蘋果日報》甚至專門發文為佢辯稱「示威者使用含大麻成分嘅精油只係為咗改善警隊嘅胡椒噴霧造成嘅皮膚敏感,警隊小題大做」。我唔知道佢哋仲記唔記得在港吸大麻最高可判7年監禁百萬罰款,拋開法律嘅制裁,作為成癮嘅毒品,一旦沾染可能會葬送吸食者一生幸福,如果昵都算「小題」,咁乜嘢先係大事?

吸毒嘅罪犯有「組織」為佢使錢,散毒嘅「醫生」在外嫖娼享樂,但係嗰啲被「組織」同「醫生」引誘同欺騙而去吸食毒品嘅年輕人呢?因為一時糊塗觸犯法律冇講仲被迫吸毒成癮,只好試圖係校園發起所謂「支持大麻合法化」行動唸住為自己搵條出路。可恨冇?唔係,可悲。

自反送中運動以來,示威者身邊「毒影」從未消散,而香港警隊亦從未妥協:唔止港警多次搗毀大麻窩點檢獲數千萬毒品,海關亦連續偵破幾十宗涉大麻產品案。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望各位示威者能夠睇清黑白,向暴力講不、向毒品講不,唔好使自己嘅人生被謊言同毒品所操控,唔好係昵條錯誤嘅道路上葬送自己寶貴嘅未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