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路口记

过神仙日子,就是神仙。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归档
正文

两路口记(13-4)

(2019-10-13 20:06:37) 下一个

后羿在车上问嫦娥道:“不是说不惹事么,怎么跟着这官员走?而且我们这样走,方向是反着的。”  嫦娥道:“这些人贩卖假药,不仅是害了病人,还败坏了我们的名声。若不治住他们,以后谁还相信柴胡的功效?谁还知道真的柴胡是什么样子?我们要请他帮忙。”  嫦娥又揉着后羿的肩膀道:“你刚才这事是惹对了。” 

嫦娥就在车上,拿出菖蒲油,给后羿涂在额头和胸腹,自己也涂了些。县尉回到家中,安顿好了,就叫上家中请来的大夫,一同入酒席,款待后羿和嫦娥。后羿见县尉为人豪爽、正直,说话也诚恳,就提出让自己和嫦娥也参与县尉父亲的治疗,只说是为了向这位当地的名医学些经验。县尉爽快地答应了。既然谈到了寒症,难免又谈到了柴胡草。那当地的名医摇头道:“你们莫轻信这个药。我也听说过,但从未见过。那些经营药材的人,是听了南方的传言,弄些草药来,骗外乡人的。据可靠的同行朋友说,南方确有此药,但非常稀有。我们这里还没见过。我们本地的大夫从来不用那些所谓的‘柴胡’。” 

嫦娥问道:“此地既有草药集散市场,周围的医馆、大夫也不少吧?”  大夫道:“这里算是个医药集散地,医病的水平比周围地区都要高。来此求医求药的外地人也有不少。”  嫦娥又问道:“寒症疫情不小,这些医馆、大夫之间可有交流?可有些治愈的经验吗?”  大夫道:“这个倒没有。”

嫦娥道:“一行有一行的习惯。梨园行讲师门流派,却也互相观摩、互相借鉴。刺绣行讲地域风格,却也互相模仿、互相学习。这杏林中人,却是有个毛病:中医世家,父子相传;师徒授业只教三分;更有些处方秘不示人。可读的几本医书,也都是前辈古人留下的。既然这里医患集中,何不组织同行的人聚会一下,交流一下心得体会,对各自摸索也是个参考,大家都会从中受益,或许能快一点找到治愈的办法。”

那大夫道:“这个比较难。大家各自做各自的生意。有谁会热衷于这样的聚会?”  嫦娥道:“若是县尉大人发个告示,四处张贴,说要举办医药大会。将从本地的百余位名医当中,选出两位著名医师,现场坐堂讲解医治寒症的心得体会,希望各位名医踊跃报名,振兴本地医业。你报不报名啊?”  那大夫沉思良久道:“我会报名的。百余位名医中若是都没有我的名字,那我还称得上是名医么。现在大家都没有治愈寒症的方法,讲的不好也不丢人。我还怕选不上呢。”  嫦娥又道:“若是再写上,从本地药商中选出前十位知名药商,于大会期间展示精品的药材。你说那些草药商人,会来报名吗?”  大夫道:“我看他们会报名。这本就是个商机,又能宣传商号的实力,只怕他们还要挤破头来呢。”  嫦娥又道:“那您看,若是举办这样一个大会,那些病人的家属、行走的大夫、和那些过往的小贩,愿不愿意来凑个热闹呢?”  那大夫道:“那是一定会的。”  嫦娥又对县尉说道:“县尉大人。您若举办这样一个大会,就算一时找不到治愈寒症的办法,也是您控制疫情所做的努力。也是您的政绩呀。”  县尉道:“嗯,石娘子说得有道理,可以一试。明天我就叫人贴告示去。” 

准备的工作花了三天的世间。在这期间,县尉和家中的大夫,已经见到了真正的柴胡,县尉父亲的寒症已基本痊愈了。嫦娥恳请大家,为了会场效果,一定要保密。县尉对这位石娘子的话,言听计从。 

医药大会开场了。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大家就推选出了两位登台讲解的名医。县尉又推荐了一位外地来的名医,就是石娘子。 

会场就设在县衙的院子里,搭了个半人高的木台。木台上,用屏风隔出来三个小格间,三位自愿报名的病人设在格间内,躺在一张简易的床上。讲解的名医,设一张小桌,摆在隔间前。参展的草药商号,就沿着院墙设置摊位。院子里站满了人。两位推选出的名医,分别讲述了病人的脉象、身体状况和发病的症状,接着讲述相关的医理、病理和医治的思路,最后讲述用药和配伍。人群中听讲的大夫们,医馆的学徒等,不时发问讨论。大家对两位名医的讲述和分析都心悦诚服。这两位不愧是本地的名医,嫦娥听了也觉得受益良多。轮到嫦娥讲述时,她只说该讲的前面两位名医都已经讲过了,她不再累述。嫦娥拿出一根柴胡,举得高高的,对大家说道:“我用这根柴胡草医治这位病人的寒症,热煎温服,一日三服。”  她当着众人的面,煎好药,给病人服下,就算讲解完了。台下不时传出议论,说她外地人骗到这里来,是班门弄斧了。先前那两家药铺的老板更是出言讥讽。第一天,嫦娥给病人服了两次药,当天的会就结束了。 

第二天,又推举了两位名医登台讲解,病人并没有换。嫦娥依旧是手举着柴胡压轴,当众煎药。这一天,她给病人服了三次药。 

第三天,又重新推举了两位名医登台讲解。病人还是没有换。但是台下的众人,听讲时已经心不在焉了,没有人提问讨论,而是窃窃私语。因为嫦娥的病人已经站起来了。人群中有几个多事的大夫,特意上台来号脉检查,病人除了身体有些虚弱以外,寒症已然消退了。有人小声地议论道:“莫非这病人是她的托,这种场合还搞这把戏。”  又有人议论道:“县尉可是个认真的人,不会容她这样。”  果然,县尉上台了。他没有去找嫦娥,而是跟另外两位大夫耳语了一番。那两位大夫退在一旁。嫦娥这一次煎的药多,给三位病人都服了。余下的时间,众人结交攀谈,议论交流,倒也热闹。嫦娥每次给病人服完药,就转进衙门,回自己的房间,不与众人交流。这反而使她有了神秘感。 

第四天,三位病人全都站起来了。他们的家属,原来送诊的大夫们,早将这三人的病史和早先医治的过程传播开了。没有人再怀疑三位病人是这位外地名医的托儿。众人已不再推举登台讲解的名医了,吵吵嚷嚷的,全等着石娘子名医出现。 

嫦娥出来了。身边还跟了几个衙役,每人手中拿着一块木板,木板上用线绳绑着一条柴胡草根。县尉跟出来,对大家讲道:“这位石娘子大夫,是栖霞山后羿和嫦娥的亲戚,路过本地,慷慨相助。传言不虚,世上确有柴胡草,就是木板上的这味药。确实是医治寒症的灵药。二位侠义之士,不仅为我们留了药,还为我们留了药种,是我们这一县的恩人呐。”  众人听了,如释重负,都拱手称谢。县尉又道:“本县决定:成立医药商会,制定章程,杜绝假药。这样本地的医药营生才能做得更好、更长远。先前在市场里遇到的那两位老板,慌忙将自家摊位上的假柴胡收藏到桌下。 

县尉的老爹被嫦娥医治好了,县尉又做成了一件瞩目的政绩,还得了稀有的柴胡草种,非常高兴。后羿和嫦娥居然分文不取,这让县尉更加崇敬。晚上,县尉摆酒酬谢。把酒言欢之际,便拉着后羿来到院中,打斗一番。汗出透了,又回来喝酒,酒酣耳热,又去打斗。这样喝了又打,打了又喝,反反复复。两人直喝得铭酊大醉,大呼爽快! 

第二天一早,县蔚安排好了马车,是一架带车厢的大车。马车后面另外栓了一匹马。车上装了土蜂蜜、柿子陈醋、美酒、糕点等特产。县尉与二人惜惜相别,派人将两人送出了县界。送行的人骑着带来的马回去了。马车就送给了后羿和嫦娥。 

伏牛山的山路还算宽敞,也不陡峭,驾车行路确实方便。两人一路种药,一路采药。伏牛山的麝香、天麻等,都是上乘的药材,两人也收获了不少。 

这一日,出了伏牛山,来到了渭水河边,又沿着渭水向上游走,一直走到一片乱石岗,没了去路。两人就在河边休息,倒也不慌不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