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明忆外公外婆

(2020-04-03 22:45:10) 下一个

           江城子 - 清明忆外公外婆

          夜来幽梦忽还乡。故村庄,旧桥旁。
          翘首杖藜,望断路茫长。
          不顾风寒霜露冷,纹皱皱,发苍苍。

          相携步步返庭堂。米花黄,面汤香。
          劝菜频频,更尽酒千觞。
          道尽别来沧海事,东方亮,日红窗。

   又到了清明,由于今年的疫情影响,回国的计划搁浅了,只能由妈妈去给外公外婆扫墓了。而远在他乡的我,也只能用一首《江城子》来表达对他们的思念。

   由于那个年代农村医疗条件太差,妈妈的两个弟弟,也就是我的舅舅,十几岁就去世了。农村养儿防老,这种情况下,也只能由妈妈来抗了。妈妈师范学校毕业,认识了爸爸,结婚后要调到爸爸工作的城市,户口也准备迁过去。本来是想让外公外婆一起跟着的,两个老人看着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村子、四邻、土地、和屋子,眼泪唰唰的,止也止不住,他们实在不想离开属于他们的地方,而去一个陌生的城市,这里的一切已经成为他们生命的一部分。

   看着外公外婆魂不守舍的样子,妈妈心一软:“爹、娘,你们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你们的。”于是妈妈撕碎了工作调令,在我们村上的中学待了下来。爸爸也成了“倒插门”,每年只能回家两次,每次离开家都是趁我睡着的时候,要不然,抱着他的腿大哭是肯定的。

   爸爸不在家,妈妈要教学,我们弟兄从小都是外婆抱大的。外婆虽然在农村待了一辈子,还是在生产队里认了几个字,但她心灵手巧,从种棉花、纺线、织布,一直到裁衣,一条龙制作,我从小到大都是穿她做的褂子、裤子、棉袄、棉裤、帽子、鞋子。每年过春节的时候,爸爸回家,都给我买件新衣服带回来,我穿惯了外婆做的衣服,反而不喜欢买的,每次都是放到尺寸小了,才穿一个季节。在邻居们之中,有的新媳妇刚学做衣服,做不好,就把布拿到我家来,外婆有时候用粉笔画好线,交给她们去裁,有时候干脆裁好,让她们拿回去缝。

   外婆做的饭也好吃,那时候虽然物质匮乏,但她总想着法儿做,她做的萝卜酱豆、西瓜酱、豆锅饼,是可以吃几个月的。她会做的家常菜很多种,到现在一说最喜欢吃什么,我总会说醋溜白菜、凉拌黄瓜、油茄子。还有一个面蒸槐花,不知道是不是就老家有,反正我就吃过外婆做的,以至于现在一说起来,我老婆就馋的不得了。

   外公年轻的时候当过兵,据他说是方志敏的部队,一说起就“方军长”怎么怎么样,后来部队打散了,他就回了老家。我小时候喜欢听故事,总缠着他讲故事,讲完当年就讲古时候,外公知识不多,而且很多都是听书看戏得来的,所以经常出现关公战秦琼的事儿,我有时候听“跑调”了,就多问几句,有时候外公答不上来了,不免有些兴味索然。上小学的时候,家里有了个收音机,可以听刘兰芳、单田芳了,一老一小天天围着收音机,听《杨家将》、《岳飞传》、《西游记》、《三国演义》。有时候也会有冲突,我记得有一段时间,同一个时段既播放《萍踪侠影》,又播放另外一个评书,具体什么名字记不得了,好像是《白眉大侠》。我喜欢《萍踪侠影》,而外公喜欢另一个,他也只能迁就于我。

   外公喜欢喝酒,爸爸每次回来,都给他捎几瓶白酒。外公喝酒有节制,有一个专门的杯子,倒满正好一两。每天中午,倒酒成了我的专职工作,我也会趁机偷两口,外公看到了呵呵一笑。

   外公外婆在村里辈份稍长,可以说是德高望重,乡亲邻里对他们很尊敬,他们很享受在老家的生活。我读初中的时候,外公去世。后来我上了大学,每次放假,我都搭上最早的火车回家,外婆也总是远远的迎着,把我拉到家,把藏了很久的糖拿出来,一把一把塞给我(我从小喜欢吃甜的)。每次回去,我也总挑些软糖、棉花糖给外婆带回去。我也尽可能待在家里,谢绝访亲问友,陪着外婆看看电视,晒晒太阳。

   我在广州读研的时候,外婆去世,爸妈害怕影响我的学业,没告诉我,我假期回家才知道。当妈妈告诉我外婆去世的消息,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在妈妈的陪伴下,我来到外公外婆的坟前,把给外婆带的糖果倒在坟前,长跪不起。

   我从小到大,外公外婆没骂过一句,连严厉的话都没说过,他们就是两个传统的中国老人,小外孙就是他们心中的小太阳。虽然他们已经离去几十年了,他们依然会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总是慈祥的看着我,满足的笑着、笑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supercs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老人的质朴、善良、容忍、慈祥,是中国传统的美德。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情真意切,感人至深。
我也想起了我的姥姥。每当我受到妈妈的责罚,姥姥都会冲出来毫无原则地袒护我。至今我仍然怀念年少时在姥姥身边度过的无忧无虑、为所欲为的日子。
supercs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谢谢生活姐,你平和的心态和平和的文章也是我喜欢的。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这诗词写得太妙了!老人的音容笑貌,祖孙相见的浓浓亲情,感人,温暖!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