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节 禁军教头(上)

(2020-04-19 22:54:59) 下一个

今天一大早,陈浩和陈瀚就来了,告诉我宿聪晚点儿过来。上次在街上遇到宿聪,他正好带人去办事,没想到看到我和高槛发生冲突,趁机替我解了一下围。

宿聪是我们群里的老二,只比我晚出生一天,机灵无比,眼睛一转就是一个点子,被我们称为“军师”。

宿聪的父亲和高俅是同僚,但资格比高俅老多了,高俅依仗皇帝老儿的宠爱,被提拔为太尉,统领京城禁军,等于接了宿太尉的班。而宿太尉则更进一步,晋级国防部长,执掌全国军政事务,手中权力比高俅大多了。

那高俅虽依靠皇恩,官居高位,却毫无战功,更对军事一窍不通,弄权有术,治军无方。宿太尉可不一样,人家是一刀一枪拼杀出来的,想当年在狄将军的手下,威震西北,“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挡百万师”,杀的西夏蛮儿血流成河,西夏蛮儿闻其声而披靡,西夏小儿闻其名而止涕。当年哲宗病死,太后欲立当今皇上,遭到宰相章惇的激烈反对,宿元景按剑而斥之,大事遂定。

当今皇上即位后,宿太尉一跃成为当朝红人,权倾朝野,炙手可热。但宿太尉为人正派,身在朝堂,心寄天下,经常向皇上反映民间疾苦,劝勉皇上亲贤臣,远小人,因而屡遭奸佞之人诽谤。皇帝虽然昏庸,但也心知宿太尉一片忠心赤胆,依然对他重用不疑。那高槛虽然横行一方,但他见了宿聪,也得夹起尾巴。

 

上午我去上课,陈家兄弟不知从哪里找了个钓鱼竿,在我家后院池塘里钓了一上午鱼,收获颇丰,乐滋滋地拿到我母亲那里,要我母亲做些好吃的,打打牙祭。

我母亲虽然出身世家,但从小家教甚严,以朴素为美德,和父亲婚后勤俭持家,做饭洗衣,无不亲力亲为。母亲还自幼遍览群书,博闻强记,诗词歌赋,无一不精,时有佳作,甚至连父亲也自愧不如,她曾以菩萨蛮 - 春景一词传遍京师,为世人所称道,多少当代文豪赞叹不已。

(这里卖个关子,看哪位读者能猜到这首词,可参考胡云翼的宋词选)

 

下课后,我拜别先生,向东院匆匆走去。还没走到厢房,就听到陈瀚大声嚷嚷:“老大怎么还不来?肚子饿坏了!”

“看你急的!要不你先吃点儿,垫垫肚子?”这是娘的声音。

“那哪儿行?陈瀚,你去叫一下老大。”陈浩说道。

“好!”陈瀚答应一声,拔腿就要冲出房间,差点儿和我撞个满怀。

“哎哟......老大!”陈瀚见是我,转头喊了一声:“老大回来了!”

 

我进门一看,嚯,满桌子鸡鸭鱼肉,甚是丰盛,光鱼就有清蒸鱼、红烧鱼、糖醋鱼、鱼头豆腐汤数种。

“老大,快坐下,我都快饿死了!”陈浩喊道。

“咱娘知道我俩最喜欢吃鱼了,嘿嘿!”陈瀚憨笑一声,拉开凳子坐下。

“宿聪还没来?”我环顾一下,没发现宿聪。

“老大.......”还没有看见人,就听见院子里“登登登”的脚步声。

“花彪也来了!”陈浩、陈瀚站起身来。

我回身一看,花彪一阵风的跑过来,后面跟着不紧不慢、始终笑盈盈的宿聪。

花彪的父亲是宿太尉以前手下的副将,他和宿聪两个人也是形影不离。花彪比我小半岁,个子比我还高一些,身材也壮,像个小老虎一样。他从小跟着他爹习武,身手也最好,火爆脾气,打架总是第一个冲上去。

 

“老大!”花彪先给我打了个招呼,又冲到陈浩、陈瀚面前,在两人的肩膀上各自擂了一拳:“你俩小子早来了!”

“干娘,你也在呀!嘿嘿!”花彪这才发现我娘也坐在旁边,正含笑而看,连忙挠挠头问道。

“曾伯母!”宿聪这时也迈步进了房间,对着我娘施了一礼。

“哎!”我娘冲着他俩点点头,答应了一声。

“你们这些孩子!”我娘站了起来,说道:“快点吃吧,都快凉了,不够吃再叫我。”

我娘说完,就要往外走。

“干娘,有酒吗?曾伯父的酒藏哪儿了?嘿嘿!”花彪问道,又挠了挠头。

“小孩子喝啥酒?多吃点儿饭菜吧!都正长个儿呢。”我娘说完走了。

 

大伙儿吃饱喝足,宿聪凑过来,神秘地对我说:“老大,今天下午带你开开眼界去!”

“去哪了?”我有些疑惑。

“禁军演武场!”宿聪回答道。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supercs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菩萨蛮·春景 - 魏夫人
溪山掩映斜阳里,楼台影动鸳鸯起。
隔岸两三家,出墙红杏花。
绿杨堤下路,早晚溪边去。
三见柳绵飞,离人犹未归。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几名孩童秉性各异,描述得颇为生动。
男主之母为魏夫人,曾与易安比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