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节 街头相斗

(2020-04-15 10:47:18) 下一个

我坚持了半个多月,肿起来的大腿、小腿、和肩膀消减了一些,走路虽然还有些疼,但不像头几天那样只能一步一步往前挪了。时间的长短没什么提高,还只是一袋烟的功夫,但是我觉得等身上的肿胀消下去,会有所变化的。

午饭以后,读了半个时辰的书,我揉揉还有些酸酸的左肩,拿起棍子,准备开始训练。

“老大!”

我抬头一看,正是陈家老二陈瀚,一头大汗,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老大,快......”

“出什么事儿了?”我前迎几步,问道。

“我哥......被人打了,你快...... 快点儿去吧!”陈瀚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走!”

我连忙把棍子一扔,拉起陈瀚就走。心里不禁嘀咕:“妈的,这是哪个王八蛋,敢打我的小弟?几天不出门,外面造反了?”

陈家兄弟是双胞胎,老大陈浩,老二陈瀚,他们家和我家一条街道,他们老子和我爹虽然同朝为官,但听我妈说,两个人政见不同,所以关系一般,见了面也是打个哈哈。但是这不影响孩子们的关系,他们比我小一岁,从小就一起光屁股玩。两兄弟都是馋鬼,见了我们家有了什么好吃的就走不动,在我家吃的饭比在他们家吃的还要多。

我和陈瀚窜过大院,刚要出大门,几个家丁跑了过来。

“少爷,要不要我们跟着?”带头的曾辛问道。

“不用。”我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

我的腿还有些疼,不能迈开飞奔,陈瀚只有时不时停下来等我一下。

今天天气温和,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不少,我们还要不断地避开他们,以防相撞。

窜过几条大街,前面围了一群人,闹哄哄的。

“让开!让开!”陈瀚两手试着拨开人群,人小力量不够,只得喊起来。

“这是谁啊?”有人问道。

“陈家老二!让一下,让一下。”有人认出来了。

我和陈瀚挤过人群,一眼看到陈浩正坐在地上,一头的土,脸颊上还有些红印子,可能是渗出来的血,衣服也破了,半条胳膊露着。旁边围了几个家丁,正抱着膀子有说有笑,不时有人踢上一脚。

“哥!”陈瀚喊道。

“老大!”陈浩听到陈瀚回来了,抬头看见了我,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跑到我面前。

“怎么回事?”我沉声问道,由于来的路上慌张,没时间问陈瀚。

“曾家小少爷?!”

我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家丁垂着头跪在地上,四肢撑地,一个胖子正坐在他的背上,翘着二郎腿。那胖子年约十六七岁,脸上两坨横肉,挤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高槛!”

我认出来了,原来是这混球。一年多不见,胖成这样了。以前在街上见了我,都是点头哈腰的,由于不是一个年龄层次,基本上没什么来往,今天怎么欺负起我的小弟来了?

“嘿嘿,曾凡,陈家兄弟把我的鸟撞飞了,我让他们赔一个,不过分吧?”

曾凡?以前见了我可是“少爷长、少爷短”的,现在胆子肥了,敢直呼我的名字了!

我往地上望去,一个摔坏的鸟笼侧放在地上,里面空空如也。

“老大,是这样,我和我哥追着玩儿,不小心撞到了他身上,鸟笼摔坏,鸟儿飞走了。”陈瀚在一旁解释道。

“你要怎样赔?”我看着高槛。

“当然是一个一模一样的鸟啦。”他故意拉长声音说。

“我们去鸟市找个一样的鸟赔你,如何?”我问道。既然陈氏兄弟惹的事儿,该赔就赔吧。

“我的鸟可是花了两个月才买到的,哪里去找个一样的来?”他装着一脸委屈。

“多少钱?我双倍赔你!”我问他。

“嗯,”高槛觉得出够风头了,答道:“我50贯买的。”

“好,我明天派人送100贯到你家里去。”

“哼!”高槛斜看了我一眼,下巴一扬,一甩衣袖。

“走人。”就准备带着家丁离开。

“站住。”我喊住他。

“还有什么事儿?”高槛转过身来。

“鸟我赔你了,你打了陈浩,怎么算?”我眼睛直视着他,问道。

“你要怎么算?”他不甘示弱,也直视着我,反问道。

“简单,陈浩打你三拳,这事儿一笔勾销。”我指了指陈浩,对他说。

“曾凡!”高槛玩味地看着我,“以前我让你三分,现在我爹都做到太尉了,你还那么猖狂?”

“太尉是什么玩意儿?我只知道当初你爹要来我家做只狗,我爹都嫌脏!”

我听老妈说的,高俅当年只是苏伯伯的一个书童,为人乖巧,察言观色,很会来事。苏伯伯后来被流放黄州,解散家仆,本来准备把高俅送给爹爹。我爹性格沉稳寡言,不喜弄巧之人,于是就推却了。后来高俅去了一个姓王的驸马府上,再后来平步青云,一跃成为当朝显要人物。

“我看你是欠揍。”高槛眼睛一眯,本来就看不见的小眼睛更缩到肉里去了。

“单挑?”我伸出手掌,做了个放马过来的手势。高槛比我大四五岁,高出差不多一头,体重更是我的两倍以上。但说到打架,小爷还真没怕过谁。

“妈的!”高槛一挽袖子,晃着胖大的身躯就冲了过来,想要以绝对重量压榨我。

我嘴角一撇,这哪里是打过架的人哪!重心不稳,脚下浮空,还真不值得我出手。

我等他快要靠近我的时候,右臂向左侧前伸,身体向左微微一侧,让过他的身子,右脚一勾他的脚腕,同时一回右肘,狠狠砸在他的后背上。

“我操……”随着“扑通”一声,高槛像一座山一样摔在地上。

“小衙内!”几个家丁连忙冲过来,一边两个把高槛从地上架起来。

他疼的“哇哇”大叫,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一脸的尘土和血,额头青肿,比陈浩惨多了。

“给我打......打!”他咆哮着,指着我,命令他的四个家丁。

“糟了!不如让曾辛他们跟着了!”我暗暗埋怨自己。

如果只是几个年龄相仿的小孩,我倒不怕,估计三拳两脚就把他们放倒了。现在四个如狼似虎的大人,还真有点棘手,说不定今天要吃亏了!

“还要打吗?”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几个家丁停下来,顺着声音望去。

我笑了,不用看,那是老二的声音。

“二哥!”陈浩和陈瀚高呼起来。

“宿聪?”高槛又抹了一把脸,也转身望去,终于看清了来人。

宿聪站在那里,微微笑着,后面也跟了两个家丁。

高槛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宿聪,大脑飞速地转了一下。

“宿聪,你确定要插手?”高槛盯着宿聪问。

“他是我哥!你说呢?”宿聪摸了摸下巴,说道。

“好......好!我今天给你面子,咱们后会有期!”高槛狠狠瞪了我一眼,由家丁搀扶着离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supercs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他本来就是个街头混混,从小打架长大的,何况也学了一些招式,打个纨绔衙内不在话下。这个先生也不是他的师父,他的师父厉害着呢,哈哈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师父一招也没教,男主只是“扎好马步,单手持棍”坚持了半个月,功力就精进如斯?
看来这娃是个练武的奇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