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节 这就是功夫?

(2020-04-15 00:57:48) 下一个

这就是功夫?

我虽然不喜欢读书,但是不等于我读不了书,有了动力一切都好说。每天上午去先生那里上课,下午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闷头苦读。

“老大,又关禁闭了?”一个死党偷偷跑过来,敲了敲窗户,探着头问道。

“滚!”我眼睛一瞪。

“哦?”他一脸莫名其妙,想问又不敢问,转头讪讪而去。

 

几天下来,一本书就背的七七八八了。一想到我一把石子撒去,树上的鸟儿就“扑棱扑棱”地往下掉,我做梦都能笑醒。

除了上课和背书之外,我没事儿就缠着先生,试图从他身上榨些干货出来。

先生话语不多,人非常随和,对于一切都是云淡风轻的样子。他面容清癯,看得出年轻的时候也是帅哥一个,身材稍微清瘦,但站在那里,像铁板一样。

他刚开始不让我叫他师父,说叫“先生”即可。我装着没听见,依旧一口一个“师父”的叫,他也无所谓了。

从他口里得知,先生姓张,彰德府人氏。问他有没有什么江湖绰号,他笑了笑,也不回答。

 

这天背完最后一章,听到院子里鸟声喳喳,我按耐不住心中的兴奋,揉揉有些疲劳的眼睛,“嚯”地站起身来,几步窜到屋外。

“啊!”

我扬起双臂,伸了个懒腰,第一次发现外面的空气如此的清新香甜。

几只麻雀落在院子里的石案上,争抢着不知谁吃剩下的食物残渣。微风轻轻吹过,一片片杨花悠悠扬扬地飘到水池里,荡起一丝丝的涟漪。我不禁诗兴大发:

            双双瓦雀行书案,点点杨花入砚池。

            独坐小窗苦读久,不知春去几多时。

 

“好啊!”

我转身一看,先生正笑盈盈的走过来。

“师父!”我赶忙躬身施礼。

先生点点头:“才读几天书,就能作诗了!不错不错。”

我心里暗暗地沾沾自喜,嘴上却谦虚地说:“哪里哪里,全是师父教导有方!”

“马屁!”先生撇了我一眼,晃了一下手中的东西。

我这才注意到先生手里拿了根一丈长的棍子。

“师父,你要教我功夫了?”我喜出望外,两眼冒光,差点跳起来。

“拿着!”先生不置而否,把棍子抛了过来。

我赶忙接住,双手一抖,挽了个棍花,等着下一步的指示。

“扎好马步,单手持棍,右臂......哦,你是左撇子!左臂平伸。”

我按照指令一一做好。

“不许动,保持姿势,一个时辰!”

先生说完,袖子一甩,在我惊讶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我勉强坚持了一袋烟的功夫,两腿发颤,一头大汗,终于扔掉棍子,一屁股坐在地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