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节 第一堂课

(2020-04-13 23:29:12) 下一个

 

“拜见先生。”

我趴在地上磕了个头,眼睛偷偷地往前瞥了一眼,看到那先生的两只脚。如果不是老爹在一旁,来个“老树盘根”肯定好玩。

“起来吧。”那先生说道。

我麻利的从地上站起来,拍拍双手,退到了一旁。

“我没啥规矩,每天早饭后过来上课,不准迟到,否则打手板十下。”

“是。”我恭敬地说。

“犬子就交给先生了。”老爹拱了拱手,眼睛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转身走了。

 

“这已经是第七个教书先生了吧。”我在心里偷偷地说。

那先生讲的很入神,声音抑扬顿挫,半眯着眼,半昂着头,一边讲一边踱来踱去,山羊胡子一翘一翘的,如果被我剪下来,会不会把他气个半死?

“哈哈”。

想到这里,我不禁笑出声来,仿佛看到了他狼狈的样子。

“有问题么?”

那先生停了下来,眼睛盯着我,瘦削的身子微微前倾,还用手捻了一下胡须,在我看来好像在确定它们还在不在一样。

我强忍住笑,装着思索了一会儿的样子,摇摇头说道:

“没有。”

“好。”

那先生也没在意,继续他的“自言自语”般的上课。

就这身板儿,还想打老子?迟到咋了?老子什么时候没迟到过?还想管老子?除了老子的老子,天底下哪个敢管老子?说啥迟到就打手心,我看你明天还敢不敢来?

 

窗外大槐树上的麻雀叽叽喳喳的叫,仿佛在笑关进笼子里的一只猛兽。

我偷偷地把右手伸到身后,摸出了别在腰带上的弹弓,左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石子,在桌子下面再偷偷把它放在皮子里。

趁那先生转身的时候,我闪电般的把弹弓拉满,一松拇指和食指,“嗖”的一声,那石子向那先生的后脑飞去。

我心里已经笑开了花,我甚至怀疑我的眼泪都要喷涌而出,仿佛已经看到了他“哇哇”大叫的狼狈的样子。

那先生的身子突然像陀螺一样转了过来,同时左手一晃,等我看清楚的时候,那石子已经被他稳稳的夹在两根指头的中间。

“啊?”

想不到这个貌不惊人的教书先生竟然是个高人,我一下没反应过来,一时愣在那里。

“还有吗?”

出乎我的意料,他并没有大怒,也没厉声呵斥,而是平静的问道。

我一时不知所措,点了点头。

“再来。”

我机械地又掏出一个石子,一拉弹弓向他射去。他的手再次一扬,第二个石子又被他另外两个手指夹在指缝里。

他微微点了一下头,意思是说:“再来!”

我的好胜心顿时被他激了起来,推开桌子,拉满弹弓,一下子射出三个石子,一前两后地向他的额头、胸膛、和小腹飞去,速度比前两次至少快了一倍以上。这一招是我的得意之作,被小伙伴们称为“夺命三弹”,不知有多少麻雀死在之下。

那先生手腕一抖,快的我都看不清楚,只听到“啪”、“啪啪”三声响,五个石子化作碎屑,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

 

我吓到身体一哆嗦,这要是打在我的脑袋上,小命儿恐怕没了。

那先生还是乐呵呵地看着我,也不说话。

我突然眼前一亮,心中大喜:“我要是学会这一招,还用那弹弓干吗?多少鸟儿打不到啊?”

“扑通”一声,我再次跪在地上。

“师父!”

“呵呵,想让我教你这个?”那先生问道。他见我此时面不改色心不跳,一脸喜滋滋的样子,估计心里暗骂:“这小子年纪小小,脸皮真够厚的!”

“是!”

“那也不难!”那先生用手拍拍桌子上的一本书说,“先把这本书背下来。”

“我靠!”看着那本一寸厚的书,我差点儿晕过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supercs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呵呵,好玩儿而已。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孙犁派变成了金庸派,转战武侠?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