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侠的博客

读不了万卷书,争取走万里路。
正文

说说俺曾经和日本的干系,,,

(2019-09-14 17:33:02) 下一个

因为在那次事件中组织声援学生,单位不给开“无参加动乱证明”,拿不到护照。I20就作废了。之后在一家日本外企干了一年。作中远公司货轮的油品生意,兼弄点船用柴油的期货,当然都是老板在弄,俺打个下手,用dBase收集纽交所期货数据啥的。那时没有网络,全靠电传。从香港一个公司请人在国贸楼顶上装了个卫星天线收集纽交所数据。

中间还与华能公司合作搞煤电开发,聘请了日本最大的煤炭公司到神木煤田取样。30年后,现在他们也放弃煤电了。我们去到6个矿,全副武装下井,那是俺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下到煤矿的最深处。日本人在掌子面亲自画圈,说取这里的样品。用他们自己带来的卡其布袋子装样品,每个袋子标记的颜色不一样。到星期天,神木方面来人说样品装好了。日本人不放心,说今天就得装车。可是,矿上没人了。日本人就说我们自己装。结果,日本方面,雇来的日本煤炭专家,华能的陪同,总共十来个人,背麻袋装车。干了整整一天,俺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衣服被汗水浸湿了好几遍。晚上回到神木的招待所,澡洗到一半,没热水了。

样品送到天津新港的堆场。日本还要求去实地验证。结果,华能陪着去了趟天津。日本人拿出相机要拍港口全景,让俺给挡住了。

在国贸干了一年。那时还没有地下餐厅,午饭都在外面大街上买盒饭。

再后来,就去瑞士留学了。

这段经历现在想想还是蛮有意思的。俺不喜欢日本,有天生的排斥。但对大部分作为个体的日本人,没有恶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