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自我

人生经历政经时事杂谈随笔
正文

傅平自传体回忆录(10)读研期间的一段情感经历

(2024-02-11 19:21:03) 下一个

89年入读硕士研究生前,我还有幸参加了几次学术会议。一次是代表宝钢自动化部去成都参加了冶金自动化学会年会。宝钢去了三位代表,还有一位是生产部的小周,另一位是宝钢自动化部部长虞孟起。那时候虞还兼任总厂厂长助理,虞在会议上解读了美钢联为宝钢做的信息系统战略规划,我则介绍了宝钢利用3+网开发冷轧合同转换系统的经验。那时候我不会写论文,因为大学里没教过怎么写论文。所以北京钢铁研究所(现在叫钢铁研究总院)的顾炎所长(正厅级)对我写的论文很不满意。这是虞部长告诉我的,但是虞部长则不这样认为,他认为我的论文是干货写得不错,我的文章就是回顾了开发过程,真的在格式上都算不上论文。好在顾所长虽然位高权重,不是我的上司。

那时候让你去开会,就是一种奖赏。在成都,我和虞部长还有小周一起游览了武侯祠和青城山,我和小周还去了峨眉山。在成都还见了同学刘军,当时他在成都一家军工企业工作。开完会,虞坐飞机回沪,我和小周则坐火车到重庆,然后买了船票,坐船顺流而下。小周在重庆还买了一对竹躺椅,我们就把竹躺椅放在轮船的甲板上,一路欣赏沿途风光,沿途经历了著名的三峡,那时候葛洲坝还没建成,所以还没实现毛主席的“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遗愿。因此我们还可以领略到三峡的险要和自然风光。船在中途停靠了几座四川,湖北,安徽,江苏等省市的沿江主要城市,在武汉换了航班,到达上海,那是一次很难忘的旅游经历。

还有一次学术会议是在新疆,我游览了天池等名胜风景。在上海工业大学读研期间,则去黄山参加了全国管理信息学术会议,只记得一起吃饭时候有一个叫杨学山的,是北京国家信息中心的一个处长,知道我是宝钢出来,他很愿意和我交流。那时候没有互联网和微信,回去以后就中断了交流,后来杨学山担任了工信部副部长。

我在上海工业大学读研的导师是张吉锋,张老师也是南下干部,调干生,原来在交大,后来调到上海工业大学,他做学问有点吃力,但很努力,终于在离休前拿到了正教授职位。张老师人很不错,我的另一个导师就是宝钢自动化部的虞部长,他是正教授高工。

在上海工业大学的学习比较平淡,可以回忆的不多。一件事是我原来省常中的学弟沈坚,他比我低两届,但在省常中时第一年住一个集体宿舍,所以我们就像兄弟一样。他是复旦高分子化学毕业,中山大学读的硕士研究生。那时候他在某个外资企业工作,不知道何事到上海,估计应该不是公出,因为他借住了我的宿舍几天。我见到沈坚很高兴,因为自从他离开复旦,已经有好几年不见了。他在复旦的时候还到宝钢来找我玩,我们一起随宝钢钢管站组织的旅游去了苏州西山,我也去复旦看过他几次,沈坚擅长篆刻,给我刻过一枚印章。他去中山大学读研前,我还给了他100元人民币。沈坚后来担任壳牌润滑油中国区总经理职务,现在是中国和壳牌合资企业的副总裁。我在新加坡工作的时候回国住在北京的一个宾馆里,他还专门去宾馆看我,那时候他已经壳牌润滑油的大中华区总经理了。

还有值得回忆的是一段情感经历。我们硕士班上那时只有一位女生,长得很漂亮,我就动心了,总是找机会和她聊天。那是第一个学期快结束的时候,要放寒假了,她准备在回家之前烫下头发。她就问我哪里可以烫头发,我说我知道,我陪你去吧。她烫了一种那种类似非洲女人那样蓬松的头发,特别好看。等她烫好头发,我一下惊呆了愣在那里好几秒,忍不住就赞美了一下,说你真漂亮。她则对我报以微微一笑。我看得出来,她似乎对我也很有好感。但是我们那时也只是到此为止。没过几天她就回杭州了,我则回到了常州。

回到常州后,我对她是日思夜想。过了两天,我就对我爸我妈说,我要去一趟杭州,也许今年不回家过年。我就买了一张去杭州的火车票,一路上想象着见到她会怎样呢,她会不会拒绝我?如果拒绝我我该怎么办?那心情就像在心中有一万匹野马飞过,乱糟糟的。想来想去,一路心神不宁地到了杭州。到杭州已经是晚上,我有她家的电话,就在公用电话上打了一个电话给她。正好是她接的,我就说你好吗?她说很好啊,你呢?我说我不好,我现在在杭州火车站。她说你来杭州了?我说是的,我是太想你了,但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突兀。她说不会的,那你住哪呢?我说找个旅馆吧。她就说不用,你等下,我给你安排一下,然后我来接你。没想到她很快就到了火车站来接我,她说她有点意外,但她很高兴,她就喜欢我这样有个性敢想敢干的男生。那时候我就亲吻了她。

她就把我接到了一个招待所住下,她说招待所比较干净。我要去付款,招待所的阿姨说不需要,而且招待所的阿姨对我特别友好,这时候她说她要告诉一下她家里的情况,她爸爸是浙江省某某厅的正厅长,她妈妈也是处级干部,这是她爸爸厅里的招待所,所以我就免费住了。我听完一下子就傻了,觉得有些意外,另外我觉得我家没有啥地位,有点高攀不起了。我说你爸爸会不会不喜欢啊我,她说不会的,明天她爸邀请我去她家里吃饭。原来她已经和她爸爸妈妈说是她的新男朋友要来看她,还给他们看了我的照片。她父母就说先见一下一起吃个饭。

第二天我怀着七上八下的心情到了她家,只觉得她家特别大,好几个大房间。她有一个妹妹,她爸爸妈妈还没回来,妹妹在家里。她带我参观她的家,唯独她爸爸的办公室不让我进,他爸爸居然在家还要办公?我心想那也太忙了吧。不一会她爸爸妈妈回来了,我很礼貌地叫了叔叔和阿姨,他们去买了一些熟菜,晚上一家人加上我一起吃饭。她爸爸问了我大学在哪念的,家里有谁,知道我在宝钢工作,他说可惜哦,钢铁企业他不认识人,我能看到他还在那里脑子飞快地想了一下。我听言外之意,似乎他对我还比较满意,我就慢慢宽下心来。

吃完饭,她爸爸对我说,过年了春节期间家里会有很多客人来,让我住家里不方便,所以让我住在招待所。他说你玩两天就回去和你爸爸妈妈一起过年,毕竟他们也很想你。我就点头说是是。她陪我玩了杭州西湖等地。玩的时候,我就问她你爸爸觉得我怎样啊,她说我爸爸妈妈很喜欢你,觉得你有礼貌,人也长得帅。在杭州呆了几天,我在大年夜又回到了常州。回到家后我爸爸妈妈看我很高兴,他们也很高兴,并没有过多问我的事情。

开学后,我们就像一般的情人一样去看电影,一起吃饭,一起学习。突然有一天,我看到她脸色很不好,我就问她怎么了,她说有件事情没告诉你,我以前有个男朋友的,他是我们的前班主任。原来那时候她大学才一年级,这位前班主任就在某次带同学去外滩游玩的时候,趁大家走散了,只剩了她和班主任两个人,班主任就突然表白并说我觉得你也是崇拜我喜欢我的。

那个班主任曾经做过一次疯狂的举动,发起了一起上海工业大学学生骑自行车从上海出发到西双版纳慰问老山前线解放军的活动,这次活动给他带来了很多荣誉,她是骑车团的一员。这位班主任知道她爸爸是厅长,所以他的行为很可疑。这班主任后来又辞职开起了电脑公司,她和这位前班主任的关系在我介入前已经亮起了红灯,原因就是因为女方的家长不认可,因为她爸爸特别讨厌这个班主任利用慰问解放军来给自己挣名利,而不顾学生们的安危。他们骑车到达西双版纳,还是她爸爸给西双版纳她姨夫到了电话安排接待并慰问解放军的。因为她姨夫当时是西双版纳地方上的政协主席。

这些事也都是因为后来事情闹大了,这个前班主任雇了黑社会来打我,她的妈妈就赶到上海来处理告诉我的。她妈妈带了她爸爸的话给我,让我暂时回宝钢冷静一点时间,他们会给我一个公道。可是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我的想象,那位前班主任托另一个他的男学生和我讲,她早就是他的人了,而且在她身上已经花了几十万。90年不要说几十万,就是一万都算万元户了。我听了当时如雷轰顶,不知所措。在宝钢冷静了我一个月后,回到市里,我决定和她和平分手。

她一年后去了日本,后来还是和这位前班主任结婚了,但是一直没有小孩。后来她又回到上海在学校里做软件,我还带了我儿子去看过她一次,她看到我儿子的模样好喜欢。我看着她,那时候我已经没有了怨言,剩下的只有祝福。后来听说他们去了新西兰移民了。她男人比她大9岁。

我分享这段生活经历就是告诉读者,人生中的感情经历往往充满曲折和变化,有时候我们会面对意想不到的转变和挑战。我的故事展现了青涩时光的美好和曲折,以及在感情中经历的成长和祝福。每个人的人生都有不同的曲折,但这些经历也塑造了我们今天的样子。在面对挫折和痛苦时,能够坚强地走过,寻找自己的幸福和平静,是一种很大的成就。

此真是:人生恍如梦,往事成追忆。放下执念后,一切皆淡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美国1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ushihandyman' 的评论 : 是的现在国内大学都要博士学位
bushihandyman 回复 悄悄话 是的,没投产,然后送去鞍钢武钢实习
老上不来 发表评论于 2024-02-12 12:05:48
82年初去的宝钢,第一届分进去的大学生。那时还是个大工地。
老上不来 回复 悄悄话 82年初去的宝钢,第一届分进去的大学生。那时还是个大工地。
bushihandyman 回复 悄悄话 班主任大概率是工农兵学员出身,那个年代已经不吃香了
美国1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草' 的评论 : 好的。我有空修改一下。加上引号等。
二胡一刀 回复 悄悄话 挺好的女生,可惜了。
dong140 回复 悄悄话 不凡的经历
边草 回复 悄悄话 从上海骑自行车道西双版纳?不可思议的事情。
作者叙述过程中,主语变换,让人读起来比较累。
bushihandyman 回复 悄悄话 性格使然,如果有人威胁我,我是不会放弃的。
美国1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hanechen' 的评论 : 还好您没去。那时候要离开真的很难
美国1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ushihandyman' 的评论 : 是社会复杂性。她藕断丝连
bushihandyman 回复 悄悄话 那个年代的人很在乎是不是处女,可惜了
Shanechen 回复 悄悄话 本来说好俺们班82年一毕业便整齐排队入宝钢,后来又变挂了,全班各奔东西,如若去了命运该改写了。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