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山居

梦里不知身是客 直把他乡作故乡
正文

同学在,青春就在

(2019-07-25 15:18:45) 下一个

“同学在,青春就在”,是北大八五级毕业三十周年大聚会的主题。寥寥几个字,道尽剪不断理还乱的青春情怀,饱含三十年难以割舍的同学深情和对母校的眷恋,也唤起了我沉睡已久的毕业记忆。

  三十年前的七月,我们带着不舍和遗憾匆匆离校。那个夏天,整个燕园冷冷清清,一片肃杀之气。七月份全体八五级学生被召回学校,强制统一认识,人人表态过关,否则不予毕业。

  原来不太熟悉的系党总支书记终于找到了他的最佳定位,一张令人生厌的政治脸上写满了居高临下和不屑一顾。每天的日程都是一样的开会,高压,引诱,诛心,威胁,我们则一天天报以沉默。记不清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多久,体制和强权毫无悬念地碾压了无望的坚持,我们拿到了毕业证,离开学校的日子终于到了。

  记得离校前的一天晚上,从一个男生宿舍楼率先传出了合唱的歌声,唱的是当时非常流行的一个叫“来福灵”的杀虫剂广告歌曲,“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正义的来福灵,正义的来福灵,一定要把害虫杀死,杀死!”加入唱歌的人越来越多,歌声传的越来越远,在沉闷的夏夜像滚滚惊雷。唱着“光荣属于八十年代新一辈”入学的八五人,只能用这么一首卡通广告歌曲告别度过了四年青春的燕园,那种愤懑和无奈现在想起来仍然隐隐作痛。听说几个带头的男生因此受到惩罚,我不认识当事人,事后的详情不得而知,只能祈祷他们的未来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住在宿舍的最后一个晚上,我们班留在北京的所有同学一起去火车站送我的好友离京。不知道记忆是不是自动涂色的,我印象中的那个晚上,西直门火车站一片漆黑。我们一行人站在黑暗中,不知是谁开始抑制不住地哭出声来,很快大家就哭成一片。我和即将离开的好友抱头痛哭,那是我成年之后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如此旁若无人地放声大哭。那个夜晚,一直是我心中不可触摸的一个角落,这个角落深藏着我飘零的青春,逝去的年华,珍贵的友情。泪眼婆娑中,火车开动了,带走了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不可预知的明天也像这列火车一样在黑暗中驶向远方。

  时光荏苒,昔日的同学在各自的世界里或精彩或平稳地活着。三年前的夏天,一向后知后觉的我被拉进八五大群,才知道八五级一群有能量,有能力且乐于奉献的同学在筹备三十年毕业大聚会,补办丢失的毕业典礼,重温青春岁月,于是有了“同学在,青春就在”的口号。

  时过境迁,今天的北大早已不是从前的北大,但燕园仍然是我心中永远的精神家园。她见证了我们的年少轻狂,见证了八十年代的精彩和困惑,激情和肤浅,追求和思索,那不仅是我们这一代人的青春回忆,也是整个国家大梦初醒,奋起直追的蓬勃精神。

  虽然无数次的设想过三十年后的重逢,我还是没法脱身回国参加聚会。看着系群里紧锣密鼓的活动通知,日程安排,羡慕之余为同学们高兴。海内外参加聚会的同学们已经在奔向燕园的旅途中,我在远方和他们一起倒计时,翘首等待直播。北京时间七月二十八日,不见不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海客山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舒啸' 的评论 :谢谢校友共鸣!燕园于我意义太多,写出来的自己都觉得很单薄。
安纳 回复 悄悄话 原来你是八五的,哪个系的?
舒啸 回复 悄悄话 问好同学!燕园正是家园、见证、记忆、语境、基因。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