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20/06:六月的菜园

(2020-07-01 07:10:31) 下一个

六月,蔬果们进入了旺盛的生长期,爬藤的爬藤,抽蔓的抽蔓,开花的结果,结果的长个儿。菜园里每日蜜蜂嗡嗡,蝴蝶翩翩,到处是蓬勃的生命力。

展示一下成长中的瓜果们:

自以为种得不错,瓜是瓜,花是花。直到看到农场主的菜园,才发现,他种的菜和我种的菜,分明就是卖家秀和买家秀的区别。譬如,同为粉果西红柿,农场主家的植株根茎粗壮,枝繁叶茂,硕果累累。为了让果实有充足的阳光,农场主还不得不修枝剪叶。而我的植株细细长长,上面零星挂着几个果子,全株上下没一片多余的叶子,倒是胜在肢体舒展,360度全无挡光的顾虑。

农场主诊断说,作物细长应该是光照不足。我承认,这是硬伤。我家前前后后都是树,我统计了一下,每日里菜园能获得的最长日照也就五个小时左右,植株只能卯着劲儿把脑袋往上拉。不过,能结果就好,总不能为了种菜换个房子。

我买的西红柿苗中,有两株是完全相同的品种。有经验的亲朋好友们告诉我,西红柿需要整枝,也就是只保留主杆,任何从“胳肢窝”处长出的小头都要摘掉,这样果实才能长得好。作为一名充满了好奇心的菜农,我给其中的一棵整了枝,让另外一棵顺其自然地成长。一个多月下来,整过枝的西红柿果实长得很大,雍容齐整;没整枝的那一株枝繁叶茂,果实比整枝同伴多了一倍,只是个头偏小,最大的果实也只有同伴的一半那么大,且长得歪扭。如果说整枝的果实让我想起了慕容家族,没整枝的就像是江南七怪。作为自给自足的菜农,我倒是偏爱没整枝的那一株,果实多呀!个头小点没关系,它们还在成长中,潜力无限;长得丑更无所谓,我相信它们内在是一样美味的。我猜想,可能是因为缺乏阳光,植株们光惦记着长个儿,没空开花,整过枝的独杆儿司令比不过没整枝的三妻四妾齐头并进啊。根据我家的特殊情况,明年不整枝了。

六月的菜园,已经小有收获。

最先采摘的是青蒜苗,六月十号就剪下了第一批。

青蒜小了点儿,只比超市里售卖的韭菜稍微粗壮了些。不是我不能等,是特意为青蒜而买的五花肉腌了有十来天了,再不吃,就要长毛了。青蒜苗炒咸肉是儿时记忆中挥之不去的美味,所以青蒜一冒头,我立刻就买肉腌上了。吃后感:相形之下,青蒜新鲜美味,咸肉倒是显得拙劣了。好在夏日的万物蓬勃生长,青蒜割完第一茬,之后差不多每隔十天收割一次,所以本月收割了三次,完全满足了我对青蒜的念想。 这是小菜园带给我的最初的实际回报!

第二个采摘的,是韭菜。遵了老公的心愿,在他生日那天给他做了韭菜盒子。他说,这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韭菜盒子。我也有同感,新鲜种植无催肥的韭菜无比提味。应Suanliao同学的要求,我上张图片,大家甭嫌丑哈,我家餐桌上的一切主要看内涵!

光惦记吃,忘记给美丽的内在照相了。翻了一下相册,发现小吃货的身上还挂着几根韭菜。

都说韭菜超级容易种植,对我来讲,却是犯了直道翻车的错误。五月从农场买回的韭菜根,看起来很壮实,我选了个大盆种下,没几天就绿莹莹地抽叶了。以为从此实现了韭菜自由,却没想到我挑选的盆儿排水系统出了问题,一到下雨就积水,倒又倒不出来,韭菜长着长着就趴下了,一副后继无力的疲软模样。好不容易等着收割了第一次,立刻把它们移到排水性能良好的盆里。新长出的韭菜果然雄赳赳地挺立着,只是每一片叶子都细得像绣花针,不知是不是被我移来移去伤了元气。

听说韭菜在盆里过不了冬天,所以我还得再移一次。最近几天前前后后踩点,选定了后院的一个三角区域,阳光还算充沛,打算入冬前把韭菜移植到这里。恰巧老公买了一袋甜玉米种子回来,菜神附体的我立刻出门把那块地给刨了。话说刨地可真是个累人的活儿,我只是把草皮扒拉掉,再掘地三五公分,好换上种菜用的黑土,就感觉累脱一层皮。那些喜欢在月黑风高夜杀人越货销赃埋尸的人,他们怎么那么有力气?同时,我也意识到,我如此享受种菜,只是因为我的菜地规模小,且无生计压力。如果给我三五亩,并让我以此为生,怕是每天回到家只能倒头睡了,哪有功夫感受喜悦得失。

接着讲收获。从Costco买的盆栽番茄步入了成熟期,六月下旬,几乎每天傍晚都能摘上三两颗。我买回盆栽时,上面已经结了几个小番茄了,所以这份收获的成就感打了折扣,像是买了一份半成品速食。另外,我觉得Costco的盆栽番茄品种一般,皮比较厚实,吃起来就像是超市番茄,只不过多了份新鲜的清香。相比之下,我很期待自己菜园的品种,据说入口即化。

本月还收获黄瓜一根。长得磕碜了点儿,味道不错,外皮薄薄脆脆,果肉清甜,是小时候的味道。

本来还可以收获另外一根黄瓜。雌花开放时,枝上没有雄花,虽然农场主说了黄瓜不用授粉,可是一旁西葫芦的雄花倒是开得寂寞明艳。。。我月下婆婆瘾发作,就给黄瓜授了一下西葫芦的花粉。没几天,那根黄瓜就悄咪咪地枯萎掉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本月还尝试了一下浸种催芽的技术。老公喜欢吃生菜,六月中逛Walmart时,我买回一袋生菜种子。回家一查,发现天气太热,已错过了育苗的好时机。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参照网络建议把种子放进室温水里浸泡了五六个小时,又用湿厨巾裹上种子放在冰箱冷藏室三天,之后播种到土里。没想到两天就发芽了,长得生机勃勃,预计八月初可以大量供应。

我还用类似的方法催发了玉米种子。通过浸种(室温水浸泡十八个小时。这主要看玉米种子的膨胀程度。我用的浸种时间比网上建议的长了一些,可能是我拿到的玉米种子比较干)和催芽(湿厨巾室温包裹一天多,直到种子露出白芽)处理的甜玉米种子,入土后三天发芽。随机选取的十一颗种子,总共长出了九棵苗,发芽率不错。

这么多品种七七八八加起来,之前的小菜园集团肯定不够用了。除去新开辟的三角园地,我还买回了一大堆planters,每天各种鼓捣,神清气爽。我得说,种菜可真是一件有意思的活儿,种着种着,就忘记了外在世界的纷扰,只是静静地守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闲看花开蒂落,仿佛世界还是美好的。

 

我形我塑

日常锻炼

我的身体历来说风就是雨。自从听说了做仰卧起坐如果姿势不标准容易伤腰伤脊椎,果然就觉得腰部隐隐作痛,所以这项运动已经被我从日常锻炼中移除了。事实上,自从C-Section生了俩娃,我的腰部就没有特别舒服过,跟仰卧起坐应该没什么关系。

我得说,坚持了这么久,想要废除些什么,还是轻而易举。关于替代品,目前我在卷腹(Crunch)和波比跳(Burpee)之间纠结徘徊。试行了几次(卷腹10 +平板30秒)*4组 vs.三分钟波比跳,感觉都挺不容易的,不知能否日复一日坚持下去。尤其是俩娃前前后后地缠绕,相比之下,仰卧起坐可真是一个亲子运动项目,他们缠着我的时候,我大不了仰卧久一点,等他们走了再起坐。

目前,我更倾向于卷腹+平板的组合,每一组只需40秒,比较容易见缝插针。如果有谁知道卷腹会伤腰伤脖子,请及时告知哈,省得我瞎折腾。

跑步

经历了整整两个月零一星期,也就是6月25日,跑步机配件终于运抵我家。老公又拖拖拉拉地花了三四天才安装上,这个月又宣告零里程。

不过,我也并没有完全松懈,至少意志元神已经逐渐召唤归位。我的新计划是,以后每次运动,必须得40分钟,不管是跑是走。最佳状态应该是全程匀速,并逐渐提速。不过经历了两个半月的零跑量,估计还得从走+跑组合起步。关键是:40分钟,一分钟也不能少!

知乎上说,经常跑步的人,在经历起跑后一段时间的适应调整,会出现一种莫名的愉悦感,也就是跑者高潮(Runner’s high)。在那段瞬间,“思维的冷静清澈和体感的温暖愉悦交织,身体会从紧张和稍感吃力中跳脱出来,动作变得轻盈,感觉很自在。”这也是我老公之前向我提过的BING的感觉,只是在我有限的跑涯中从未体会过。知乎说了,这种高潮,并不是每一个跑者都体会过,但可以通过训练来获得。一般来说,必须把自己逼到一个临界点并继续逼迫自己不减速地持续跑,才可能把自己的精神状态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譬如匀速慢跑至少30分钟或五公里,而身体又不会感觉特别疲累,此时(可能)才刚刚获得跑者高潮的入门许可证。

网上有人说,运动前30分钟身体会分泌乳酸,让我们大脑产生坚持不下去的想法,30分钟后分泌多巴胺,让我们畅快淋漓。根据我之前有限的几次五公里经验,最后几分钟肯定在30分钟开外了,照样度分如年,可能我身体的乳酸特别多,30分钟分泌不完,多巴胺只能在跑后分泌?这也是我订下40分钟运动计划的原因:多试几次,看看能不能在跑步时多巴胺一下!

七月,加油!!!

 

梦想启航

读书

本月精读:《德伯家的苔丝》。

这本书在大学时读过。记得当时我读了一套女性系列丛书,里面有《苔丝》,《小妇人》,《茶花女》等,但印象不深,现在都想不起来这些书说了啥,只隐隐记得里面的姑娘们挺悲惨,有的病死了,有的被处死了,各本书的情节角色张冠李戴地在脑海中搅成一团,读了跟没读也差不多。

刚开始和老公约会时,我曾问他:“你最喜欢哪本书?”他说:《德伯家的苔丝》。我的第一反应是:K,这么女性化? 当然,就算我情商再低,也不会说出这句话,记得当时我只是一笑而过,以为他随口胡诌,就像我问他最喜欢哪部电影,每次他都能给出不同的答案。他的理由是,他喜欢的电影太多了,所以每次被问到类似的话题,只能触景生情地挑出一部来。

今年定了读书计划,因而很严肃地让他推荐一些文学作品。这一定程度上是嫁鸡随鸡式的询问,读些相同的书,多些共同语言,总没坏处。更主要的,是让他从(剑桥文学硕士的)专业角度给我提供些有阅读价值的书单。蒋勋说过,世上80%的书都不值一读。这一点我深有感触,有时去图书馆不知选什么,随机拿上一本,时常边读边觉得浪费生命。偏偏我个性又有点执拗,开启了的书,不管多难读,总会尽量争取读完,哪怕是教科书。也许我也携带自闭基因?

让我意外的是,老公给出的读书清单,排名第一的还是《德伯家的苔丝》。我好奇地问:“为何您如此青睐此书?”老公说:“作为严肃文学,《苔丝》故事动人,语言优美,角色饱满,情感充沛,没有让人不喜欢的理由。”末了,老公动情地说:“哦,我深爱苔丝!”我拍案而起:“WHAT!!。。。这么好的书,我一定要读上一读。”

《苔丝》讲述了少女苔丝被花花公子Alec诱奸生子,之后碰上真爱Angel,两情相悦。新婚之夜苔丝讲出自己以前的遭遇,Angel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弃她而去。之后生活屡屡把苔丝逼到退无可退的境地,让她不得已重投Alec的怀抱。后来Angel彻悟,回过头来寻求苔丝,深爱着他的苔丝杀死了Alec,和Angel过了几天幸福的日子,最后走向刑场。

《苔丝》语言优美,处处都是诗般意境,哪怕是苔丝被强暴的那一段,都像是隐身的诗人在痛心地喃喃自语。只可惜英文版读起来太费劲,我又换成了中文版。在描写苔丝和Angel的农场之恋时,老阿姨级别的我都读得春心荡漾,小鹿乱撞,彷佛回到了纯真的初恋时代。之后生活不遗余力地把苔丝往命运的泥潭里狠狠地推,读者心里有说不出的悲苦愤懑。最后苔丝面对前来追捕她的人平静地说“我准备好了”,让我在明媚的春光里直接泪崩。

Alec无疑是个混蛋,他不择手段夺去了苔丝在那个年代对女性来说无比重要的清白。然而,我觉得更让人无法原谅的是Angel,在我看来,他才是苔丝悲剧人生的最大推手。苔丝用生命爱着Angel,视他为灵魂伴侣,容不得他受一点点委屈,甚至在万念俱灰时不敢自杀的唯一理由都是怕让Angel蒙羞,最后更是因为无法容忍自己对Angel的至纯情感遭到了Alec的玷污而愤下杀手。相比之下,Angel只是为了苔丝不得已的过去就否定了对苔丝的爱情,无视苔丝本身也是那桩不幸事件的受害者。他是完美主义者,只是自己并不完美。

当然,我对Angel的批判纯粹是出于对苔丝的共情,我无法忍受苔丝忠诚美好的情感被爱人践踏。理智一点来看,Angel的行为自带时代局限性。故事发生在18XX年,Angel在书中以传统礼教叛逆者的面目出现,然而,他的开明与同时代的人相比,也只不过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差别,往前走,总有一步能绊倒他。还好他最后醒悟了。能在18XX年醒来,已是不容易,现如今世上还有很多人抱紧贞洁的观念无法释怀,而正常情况下,人类社会应该是代代递进的,尤其是认知方面,我们可以踩在前人的肩膀上看得更高更远。百十年前的陋习,搁到当时的时代背景中,是最平常不过的事儿,譬如人血馒头,而我们现如今对其缺陷一目了然。我们终其一生,都是踩着前人的经验教训做熵减,希望进化为更完善文明的个体。社会亦如此,倒退总是可耻的!

苔丝的迷人之处,在于她的善良(对家人朋友)和忠诚(对自己的爱人),更在于她能够勇敢直面惨淡的人生,譬如拒绝Alec的求婚,哪怕接受婚约可以摆脱贫穷的生活,并洗刷她的人生“污迹”;面对人生困境,她也总是能够说服自己,并乐观生活。苔丝被Alec强暴后产子,乡村的各种成见对她造成了特别深的伤害,书中有一段苔丝的心理独白:“如果她独自一人住在一个荒岛上,她会为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儿备受折磨吗?几乎不可能。如果她从被上帝创造出来的那一刻起就发现自己已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不知道是否有孩子爸爸的存在,除了这个孤苦无依的小婴儿,对生活一无所知,难道她还会觉得自己的生活如此绝望吗?不会了,这样她便会很淡定地看待了,而且还能自得其乐。她的大部分痛苦都来源于这个社会的陋俗和成见,而并非源于自己内心已有的想法。”这种自我开脱法,我们时常需要。很多时候,让我们困扰的并不是问题本身,而是来自外界的看法,或者说是我们自己揣测的外界对我们的看法,可事实上,“没有人会关心自己的存在,遭遇,情感和各种感觉,除了自己。对其他人来说,苔丝只是他们生命中的过客。即使是她的朋友,也只是时常想念她一下而已。”我们想要取悦的人太多,所以时常痛苦,而如果放开这份执念,只遵从自己的内心,求真求善求美,我们的生活会美丽纯粹许多。

本月读书的另一份认知是:大学时我读的那套女性丛书,一定是简写本,不然我不可能读过一遍毫无印象。有一种心灵烙印,一旦刻上,不会轻易消散。

读完,我对老公说:“苔丝值得你深爱!”

写字

有一天,看到这样一幅漫画:

我边写日记边笑出了声。可不是嘛,现在流行的各种blog,vlog,抖音,微博,公众号,都是变着法儿把自己的生活搬进互联网,求赞求关注。我每月写一篇博客,偶尔被斑竹翻了牌子,放上首页,阅读量蹭蹭上涨,也会小小地欢喜一下。当然,我的博客阅读量与我的才华并不存在线性关系。读者众,并非我才华横溢,只是斑竹心情好;读者寥,我也不妄自菲薄,这每月一文很大程度上是写给老朋友们看的,而他们很少失约。

话说年轻时,我也是个爱招摇的人,一有点大事小勤就喜欢哔哔,唯恐天下不知,典型的狮子座。岁月给我的最好礼物是让我安静下来,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让我分享喜悦,或宣泄情绪。就像《苔丝》里说的,大部分人都只是我生命中的过客/看客,我的喜怒与他们毫无关系。而那些能让我毫无保留地分享骄傲,在我得意忘形之际也微笑地看着我的人,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是值得我真诚取悦的人。

所以,不管我是多么想要走写字这条路,大概还是不会在网络上分享私密的日记。我写下每日里的喜乐和感悟,更多是为了记录生活,让儿女的成长有丰盛的记忆,也让我和老公有足够多的坐着摇椅慢慢聊的话题。当然,坚持写日记本身就是一种写作和思维训练,一两个月看不到成效,十年八年自成气质。坚持,则有万水千山!

走出舒适区

种菜种上瘾,一天查看菜园数次,顺便拔拔杂草修修花枝,感觉自己已经成功地从一名资深宅女转变成户外花草达人。

这个月,我瞄上了后院的灌木丛。我是说,我开始看它们不顺眼了。如此郁郁葱葱,让我完全丧失了走进树林的欲望,因为蚊子太多了。我们之前想过买几只蝙蝠挂树上灭蚊,不过出了COVID19这档事儿,对蝙蝠心生畏惧,此念头不了了之。

最近小区的狐狸实在猖獗。我查看菜园时,好几次碰见叼着猎物的狐狸从我身旁悠闲地走过,离我不到一米远,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更有甚者,有一次我看到一只狐狸追赶小区的一条狗,那狗体型比它还大,而且狗主人还陪在狗狗的身旁。这让我严重担心自家孩儿们的安危,尤其是瑟瑟,她总在后院玩耍,如果狐狸藏在灌木丛中伺机发难,那就不是说一声“Swiper, No swiping!”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所以,那些灌木丛必须消失,还后院昌明,也给被COVID19强行按捺在家的孩子们更广阔安全的活动空间。

这本是老公的活儿,不过最近几个月,他一边在家工作一边帮我带娃,还得时不时装修一下客厅地下室,貌似有些透支,我就果断自己上了。说实话,有一把好的工具剪,灌木丛不是障碍,只需要有足够多的耐心。最大的挑战来自蚊子部队,我就是传说中那种特别招蚊子的体质。女儿细皮嫩肉穿着吊带裙,露胳膊露腿的,却基本不挨咬,被咬了也只是稍微红肿一下,很快消失。而我老菜皮一样的肤质,每次蚊子看到我,都像是遇见了一个肥美的大肉丸,对我从各个角度爱爱爱不完,而且每次咬完都得肿痒三五天。刚开始我穿长袖长裤喷驱蚊水,它们如若无人之境,隔着衣服咬,隔着帽子咬,甚至直接趴到脸上咬。有几天,被蚊子隔着裤子在屁股上咬了好几个包,每次坐下,那叫一个酸爽。。。

幸好人类智慧无穷,之后每次走进树林,我都裹上厚厚的防雨外套,带上燃烧的蚊香,自制防蚊金钟罩,蚊子们果然就怂了。只是我热出了一身又一身的汗,不夸装地说,这期间消耗掉的卡路里,约等于五磅新冠肥。

还好,成就卓著。看着骤然开阔的林间地带,菜农我琢磨:明年在树下种些南瓜?

 

陪你们长大

陪玩,读绘本

瑟瑟是个热爱大自然的孩子,每天无数次拉着我去找“帽帽”“鞋鞋”,意思是户外活动的时间到了。话说这社交隔离也不是我们的主意,但每天把孩子们关在家里,当父母的却是生出些歉意来,好像生活亏欠了他们什么。但凡孩子有户外玩耍的要求,老母亲尽量满足。

六月的天气够暖,却不炎热。自从清理了后院的灌木丛,连蚊子都比往年稀少。总之,小院迎来了被频繁利用的黄金时代。 瑟瑟前前后后地疯跑,我就看看菜园,看看她,只要确保她不跑到马路上就好。其它的各种冒险探索,什么摘花捉虫扔石子,由得她去了。有时候瑟瑟跑累了,我会把她放在秋千架上,我拿本书坐旁边,读给她听,偶尔推一把秋千,听她咯咯笑。这样的时候,常常让我想起顾城的诗: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安安的爱好则相反,每日里窝在家看看油管视频,玩玩电脑游戏,一天就这么愉快地过去了。有时候我强行拉他出门,对他来说,也就是换个地方玩iPad。一天瑟瑟睡午觉,他坐院子里在iPad上换着颜色写数字,从1写到1000,足足写了一个半小时,全程面带微笑,好像在做一件很有趣的事儿。这种自闭的精神境界,我走不进去,只能说,这小孩耐性不错。

有一次我强迫他净身出门,专心跟妹妹一起玩滑梯荡秋千。他玩了不到十分钟就急匆匆地说:好了,我得回家了,我还有很多重要的工作要做!我问他:你有什么重要的工作?他说:哦,我得回家陪Archie。

我竟然无法说不。Archie是我们家的猫。小区有狐狸,所以只能把他关在家里。老公固执地认为狐狸想设圈套引诱Archie出门,因为有天早上我家门口放着一只被开膛破肚的松鼠;另有一天,草地上躺着半只土拨鼠。不管是不是狐狸干的,Archie怕是要当一辈子宅男了。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宅宅就习惯了。

学中文

本月并无特别进展,我只是加大了在家播放中文节目的时间。现在Netflix上有些儿童节目有中文对白的选项了,譬如女儿爱看的《Twirlywoos》,一群小鸟叽叽喳喳,偶尔带几句旁白,非常适合给学说话的小孩看,给家有小娃的朋友们推荐一下。

态度和悦

实践了那么久的“和颜悦色”,没想到最后拯救了我的坏脾气的,竟然是老公的二手弹球机。上个月说到,安安迷上了这个游戏,为了让儿子玩物不丧志,老公订了一份时间表,规定每天只能在固定的两个时间段玩弹球机,每次十分钟。根据老公和儿子的谈判,如果安安表现正常,那么可以充分保证每日两次的时间;如果表现卓越(譬如对妹妹关爱有加,对Archie温柔友好,不大吼大叫,等)每次玩耍的时间可以适当延长;而如果无理取闹,欺负弱小,游戏时间会酌情减少,甚至直接取消。

五岁的孩子已经到了建立规则的年纪。安安对这份时间表莫名敬畏,每当一有无理取闹的苗头出现,我会用眼睛瞄一下时间表,问:“安安,你这样讲理吗?”他通常会立刻低垂眼眸,喃喃说道:“这样不讲理。”我接着问:“那怎么办?”安安说:“让我们忘记这事儿吧,我刚才有些silly。”通常还会附送尬笑两声。事情就这么愉快地解决了,惊不惊喜?

当然,作为一个五岁娃,总有油盐不进的时刻。相对于以前频频让老母亲爆血管,现在偶尔几次肝火上升,简直就像是隔离在家的平淡人生的调味品。不过,每次我在月报告中为儿子的进步沾沾自喜,下个月就会被Piapia打脸,以至于现在一谈论起儿子的进步我都战战兢兢,怕自己乌鸦嘴。我只能乐观地相信,事物的发展都是螺旋式上升的,自从儿子能够用语言清晰表达自己的需求和情绪,母子间的较量就从体力篇螺旋上升到了智力篇。都说儿子继承了母亲的智商,他要是聪明,那一定是因为他有一个聪明的娘;而我要是蠢,他也不会聪明到哪儿去。所以,我有理由对逐渐到来的人生“斗智篇”充满信心。

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忽明忽暗的。不过总体向好,譬如现如今安安拿到手机,不再拨打911,他迷上了发短信,类似这样的:

亲朋好友如果接到类似的信息,请不要担心,我和老公的感情并无波澜,只是孩子长大了!

 

结语

好像也没什么好总结的,生活一如既往地琐碎平凡,我只是努力兴致勃勃地过。

朋友们推荐Wordpress,据说那个网站更能满足我表达的需求,也方便他们围观。所以,从下个月开始,我就在新博客上安家啦。博客地址:Legendbird99.wordpress.com

祝各位朋友在乱世中安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