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20/03: 民主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没有比民主更好的东西。

(2020-04-01 05:55:52) 下一个

疫情蔓延,整个世界都乱了套,封城的封城,封国的封国,封口的封口。满世界的医院超负荷运转,医疗物资严重短缺,上万病人绝望地死去,连带着经济停滞,股市震荡,失业率攀升。。。这一切,看在眼里,抑郁在心里,各个悲伤焦虑的碎片,回旋氲绕着,融合成这个时代特殊的印记,镌刻在心,成为一辈子也无法忘却的殇。

然而,作为一介平民,我什么也做不了。战火烧到了家门口,说不担心是假的,但是担心又有什么用?这个时候,也只能是响应政府号召,居家隔离,每日里喝完绿茶喝白茶,喝完鸡汤喝姜汤,增强免疫力。除了购买必要的食物和日用品,坚决不出门,只在晴朗的日子里偶尔带孩子们去后院放放风。世界再乱,只要病毒不来敲门,家就是净土。

网上有关疫情的段子满天飞,其中一个是说俄罗斯为了防止人民跑到大街上,放出500头狮子巡街。这种笑话,放到西方民主国家身上肯定没人信,政府别说放狮子,放几条狗都不太可能,人民分分钟把政府告到净身出局。同样,放到独裁极权的国家也不可信,政府哪里需要借助狮子的威慑让人民待在家,老大哥在看着你!而这样的传闻,扣到俄罗斯头上,却是耐人寻味。说实话,我至今搞不清俄罗斯的民主方式,他们也有全民选举,也玩三权分立,可是印象中却是腐败深重的权贵资本主义,外加普金一言堂的威权体制。在普金大帝的领导下,宪法说改就改,总统任期想清零就清零,反对派说失踪就失踪,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假民主真独裁吧?如此看来,放狮子的笑话倒是多出几分真实的意味来。从民主层面上来讲,我不能阻止你们外出,这是你们的权利,可是,政府我分分钟魔高一丈,你享受你的民主自由,我施展我的冷血铁腕,看谁比谁更厉害。非常生动的俄罗斯形象。

普世价值观认为,民主好过独裁,然而面对疫情,民主的弊端却也是完美呈现。对于有效阻断疫情的方法,共识之一是让人民互相隔离。然而,被民主宠坏了的西方人却是管不住他们热爱自由的心,不管政府怎样恳求大家没事别出门,甚至发钱让大家安心待在家,熙熙攘攘的人流还是到处可见(公园,沙滩,游戏店。。。),很多时候也保持不住政府三令五申要求的两米社交距离。记得网络上有一位意大利市长痛心疾首地对人民喊话:你想抽烟我也管不着,可是,你能不能一次多买几包,而不是每天都要出门买烟?平时也没见你们热爱跑步,怎么一隔离就有那么多人想要出来跑步了?你们要制作一个“让大家平安健康”的条幅是好事儿,可是,用得着二三十个人聚在一起做这样一个条幅吗?

我深深理解这位市长的焦虑和无奈,民主世界里的隔离纯粹倚靠人民的自律,而自律对很多人而言是个飘渺的概念。我们居住的这个城市,已经出现了不少社区传播病例,政府和媒体也在不停地喊话市民们注意防护。前几天,我老公去轮胎店买个插座盖板,好歹乖乖戴上了口罩和手套。他说店里的人比往常少了些,但也还是挺热闹,问题是除了两个亚洲面孔,其余的人(包括店员)都没有穿戴任何防护,也没有刻意保持距离。跟我描述这些时,他摇头叹息,为同胞们的无畏和鲁莽表示遗憾。只是,我想不通他为什么非要在风声鹤唳之际出门买插座板,如果不是因为他闲得无聊,非得把家里所有的柜子挪移一遍,家里根本就不存在他所担心的安全问题。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我在他耳畔不停地叨叨各种新冠惨状,他的安全意识绝对已超越了普通加拿大人,可是。。。我只能唱:原谅他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联邦卫生部长估计,加拿大将会有30~70%的人被感染,与英国倡导的群体免疫的感染率也没啥不同。眼见全世界越来越多的政要名人中招,作为平民的我们只能自求多福了,如果大概率地要被计进感染率的分子,那么,尽量争取不要挤进死亡率的分子吧。写到这里,我默默喝了一口姜汤。

相比之下,在独裁的国度,政府一声令下,人民哪敢违背?如果政府不让你出卧室,只怕你不敢进客厅,人民听令于政府的自觉性像是被写进了基因。如有违令,轻则训诫,重则。。。呃,只能脑补了。我总想用炮决这个词,可这分明就是造谣,如果说在这个被新冠搅得天翻地覆的世界上还有一个国度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那一定是朝鲜了,至今世界人民没有看到这个国度传出任何感染或死亡的病例通报。

丘吉尔说:“民主不是什么好东西。”西方猪队友的种种反隔离行为,完美验证了这句话。丘吉尔接着说:“但是,在所有实践过的政府体制中,没有什么比民主更好的东西了。”是啊,如果人民实在不听话,政府按照法律程序进入“紧急状态”,获取相应的权力后,也能采取类似于举国体制的强硬措施,而在自由和被法律加持的秩序之间,人民自然会懂得如何取舍。最近联邦和省府陆续出台了一些紧急法案,譬如对入境者强制隔离14天,禁止五人以上的聚会,等等,这方面算是有法可依了。接下来如有必要,还可以对不遵守隔离规定/不保持社交距离的个人立法。民主体制一旦强硬起来,也是能达到想要达到的目的的。

当然,再强硬的民主体制,在为疫情制定紧急方案时,也得照顾民众的基本权利和尊严,无法为了追求立竿见影的效果而一刀切,不考虑特殊情况和次生灾害,尤其是保护弱势群体的周全。可以说,在处理疫情方面,民主的效率肯定比不上独裁。可是,如果疫情最早发生在新闻自由的民主国度,世上还会有这桩深远广泛的灾难吗?

历史没有Undo/Redo键,既然走到了这一步,生活在民主世界的我们,要么等群体免疫,要么等疫苗,要么等着和病毒大战一场。让暴风雨来得猛烈些吧!!

 

我形我塑

日常锻炼

三月日常锻炼实况:

  • 仰卧起坐: 40个/天
  • 俯卧撑: 20个/天
  • 深蹲: 30个/天
  • 后踢腿: 左右各30次/天

年进度:

 

跑步

上个月谈到,我对跑步产生了恐惧。三月的第一跑只坚持了十分钟,内心里无比沮丧。网友Suanliao建议我不如每天开开心心跑十分钟,好过强执行一个让自己抗拒的目标。

只是简简单单一个建议,却有着醍醐灌顶的力量。回顾过往几个月,我一直在加速,一直在寻求突破,朝着一个让中年人引以为傲的目标(“马拉松”)前进。以为自己是循序渐进,是科学训练法,却没有意识到对自己推的有些狠了,潜意识的“拒绝”情绪一点一点积累了起来,差点宣布放弃。这个月认真反思了一下,我这是着什么急呢,马拉松俱乐部少了我一个也不会就地解散,而我一味罔顾实力,强行跟风,只会让自己的焦虑度日新月异。这样的人生,就算再自律,又有什么快乐而言?不如放轻松,能跑多久跑多久,毕竟,能坚持住已是一种自律。

我于是开开心心接受了Suanliao的建议。你且领跑先,我慢慢追。

每天十分钟@6miles/Hour,本月跑了21天,总计21英里,折合里程数只有33.8公里,并未达标(50km/月)。不过,内心里的有一部分自己已经放弃当初的年度目标了,倒也不觉得有多难堪。人生就是一个不断认识自己的过程,不管怎样尝试,我对跑步就是热爱不起来,坚持做这件事是为了健康,更是为了提醒我自己:人生总有需要克服的难关,我必须要时常折磨一下自己来保持斗志,这样,以后与难关狭路相逢时,我可以与之斗上一斗。

这个月,我仔细体验了一下十分钟内身体对跑步这项运动的反应:第一分钟基本无感,之后疲累逐渐增加,在五分钟左右进入巅峰状态(也就是最想放弃的时刻),之后疲累感逐渐减退,在七分钟左右身体和心率进入平稳状态。这个时候只需克服脑海中的懒惰意识,是可以持续运动下去的。当然,这个月我的目标只限于十分钟,每次计时器一接近“10”这个数字,体内的自律检测器自动关闭,身体瞬间被推进到运动与静止的零界点,非停不可。

说来也怪,当初跑20分钟时,意念似乎沿袭着同样弧度的疲累曲线,只是被拉长了一倍。我猜想,如果我以后真想大幅度提高跑量,也许可以从意念下手,先用洗脑催眠术告诫自己:“你很强壮,你可以不间断地跑满一个小时!”也许零界点真的就会在第59分钟时到来。通过体验和观察针对人民的某些宣传方式,我相信,洗脑是改变自我认知的非常有效的方法,值得一试。

 

梦想启航

读书

本月精读了两本乔治奥威尔的小说:《1984》和《Animal Farm》(“动物农庄”)。

两本书异曲同工,都是对极权的探讨与思考,包括极权的起源与演进,极权下的民生,等等。从文体上看,《动物农庄》是入门版,像寓言故事,在流畅简易的行文中领悟深刻的道理;《1984》则是晦暗成人版,画面阴郁,读着容易让人怀疑人生。鉴于我有限的领悟力,就重点谈谈吧《动物农庄》。(友情提示:本章节带剧透,想读此书还未读的朋友们请绕行。)

《动物农庄》描述了一个始于民主终于独裁的悲剧革命故事。某农庄的动物们为了追求民主自由,集体反抗人类庄园主,获取了他们想要的自由,之后却一步步滑入了独裁者设下的陷阱,以至于最后的处境比革命前更糟糕。

从民主堕落到极权,首先是因为体制中有一个充满着独裁意识的野心勃勃的领导者,在书中自然是指猪大帝拿破仑。其次,动物们(像我一样)好愚弄,这个中原因就比较多样化了,也许是因为他们不爱读书,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也许是因为他们智商有限,像书中的Boxer一样,不管怎样努力学习,只能学到字母D;更有可能是因为他们没有全方位接受教育和获取信息的机会,视野受到了极大的局限,只能被当权者牵着鼻子走。

最开始煽动动物们起来革命的,是一个类似于共产主义的美丽愿景:在新的世界里,所有的动物都是平等的;大家都是朋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绝不互相残杀;人类才是动物们唯一的公敌。民主革命成功后,拿破仑铲除异己,运用下列手段一步步建立起自己的独裁统治:

  • 设置残暴的公权力 --- 拿破仑,佐以一群从小被他洗脑养大的凶暴的狼犬,逐渐对动物们形成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威权控制。所有持有异见的动物,都会被按上(莫须有的)罪名,被暴力处死。这样的镇压手段让动物们心生恐惧,不敢说出心里话,更不敢反抗。
  • 建立强大的思想控制 --- 维系独裁政权,光靠人民的恐惧是不够的,经历过一次革命的动物们完全可以进行第二次革命。要想让独裁政权长治久安,必须对动物们进行强有力的思想控制, 让他们丧失反抗的动力和勇气。Squealer是拿破仑政权的宣传部长,他宣扬对拿破仑的个人崇拜,用赞美诗式的新闻播报给动物们传递着虚假的信心和快乐,什么亩产翻倍,饮用水质量提升,婴儿死亡率降低,等等,新闻内容是否真实并不重要,谎言重复千遍即成真理,尤其当谎言是动物们唯一的信息来源时。这么做不仅能够麻痹动物们的意识,也能转移动物们对当前真正危机的注意力,可谓一石二鸟。同样重要的宣传就是强调大家过去只能当人类的奴隶,处境就像现如今别的农庄里的动物们那样悲惨,而在拿破仑的统治下,大家翻身农奴把歌唱,每日里当着家作着主,快快乐乐地为着自己的未来而奋斗。之前说过,动物们智商并不高,在日复一日的虚假宣传中,他们早就忘记了原来的生活是什么模样。

这两者是紧密结合的。施政者使用公权力,得借助宣传部门的指导思想,让施政行为显得有理有据,譬如拿破仑处决“叛国动物”时,罪名通常是那些动物里通叛逆者头目Snowball。可怜的Snowball自从在权力斗争中失败后,再也不知死活,却时常被宣传部长挂在嘴边当作反革命的典型。同样,宣传部门宣扬新的洗脑理念,时常也得借助暴力的威慑。Squealer出场宣扬新政时,总是带着几只凶神恶煞的狼犬。

暴力公权力和思想控制的交叠使用使得人民心里的快乐和恐惧纠缠交织。当权者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把“平等”和“自由”这些字眼从人民的生活中慢慢抹去,而人民则不断用自己当前获得的“幸福感”来说服内心里对现有政权的犹疑和反抗,逐渐忘记了当初的玫瑰愿景。在各种洗脑政策和对异见者的镇压中,人民默默接受了当局者施加的一层甚过一层的制约,最终沦为统治者想要他们成为的样子。

“所有动物生而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加平等。”这句戏剧性的标语完美昭告了《动物农庄》的悲情结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1984》就是《动物农庄》的续集。

我想,乔治奥威尔的用意绝不只是想给大家描述两个悲情故事。悲剧的意义在于让大家找出故事和现实的共通之处,并思考如何在现实生活中避免悲剧的重演。每个人的生活经历不同,从书中领受的感悟也各有差别,但我相信,大部分认同普世价值的读者会在阅读这两部作品时达成一个共识:虽然人性无法摆脱对权力的贪婪,并且很可能会推动某些野心勃勃之士引领社会一步步走向专制独裁的深渊,然而,人民心里永远存在着对自由和民主的本能渴望,这是各种暴力威慑和思想控制无法深入到达的灵魂区域。而民主自由的星星之火,总会有燎原的一天。

写字

对日常的那点记录,咀嚼了一年多了,再无新意。这个月就谈一谈在文学城开博的初衷吧。

当初开博,动机实在单纯:为了把每月的自律报告转贴朋友圈。话说去年春节制定了自律计划,决定每个月汇报进展,让朋友们帮忙监督。只是写着写着,文昌附体,不小心写出了六千多字,如何把它贴上朋友圈成了一个难题。没有公众号的我,当时尝试了所有我能想到的方案,微博,美图,手机截屏,等等,唯一成功的方式是先把文字转存在自己的收藏夹里,然后分享出去,虽然格式丑了点,国内朋友也看不到,好歹同在海外的朋友们能读到,将就着发吧。然而,等到了第二个月,微信把这个功能也给和谐掉了。我想起自己以前有个新浪博客,多年没用,也许可以试一下。把文章贴进去以后,点击“发博文”,新浪弹出一个小窗,说我的文章里包含敏感词,让我修改后再发,但也并不告诉我哪些属于敏感词。我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跟读的朋友们都知道,最开始的几篇,我只是描述了些日常的吃喝拉撒,连思想活动都没几句,能怎么个敏感法?然而在祖国接受教育多年,已经习惯性地遵从政府指令,政府不喜欢的事,我改!因而上网搜了个敏感词库,对照着,把该删除的删除,该替代的替代。折腾了半小时,还是通不过,只得寻找新版本的词库。三易其稿后,词库已经搜索到了最新版本,文稿中充满了各种拼音/记号/通假字,新浪还是固执地提醒我不能通过检阅。当下就愤怒了:我这样一篇人畜无害的小文,究竟伤害了谁的利益,踩了谁的尾巴?李大眼的一句话,精准地描述了我当时的心情:“我从未想过,在自己的祖国,使用母语像是一场偷渡。每一次写作,像在进行一趟不可告人的走私。”

当下昭告朋友圈,老子不发了。朋友Jenny建议我试一下文学城博客。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当我自由地按下发送键的那一刻,突然感到一阵澎拜的幸福。能够自由发帖,不必借用错别字来逃避审查,更不需要借用春秋笔法来遮遮掩掩地表达自己真实的观点,已是中文表达方式中的奢侈级别。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我博客的名字:“每一天的自由”,当时写下这几个字时,我的双手和心情都是颤抖的。

只是,欲望无止境。在被全方位监控的平台上,讲话总是小心翼翼,哪怕只扯家长里短,也尽量避免使用敏感词汇。转到一个自由的地方,内心真实的想法就会一点一点流淌开来。虽说我的博客发在微信上,国内的朋友照样看不到,只是偶尔有几个翻墙过来的朋友会在留个言握个手,然而,但凡涉及政治题材,不管是墙内还是墙外,总有左右派之分,容易互相看不顺眼。

而我又不想住口。所以,我决定,从这个月开始,“自律”报告不再转发朋友圈,毕竟,报告中自律的成分已经不多了。且让我保留着这一亩三分地,保留住这份没那么战战兢兢的言论自由。

走着走着,初心就不见了。

走出舒适区

这个月过得安逸,不仅没走出舒适区,还朝着舒适的核心区域倒退了好几步。套用网络上时髦的用语,这叫“内卷化”?

本月突破了上年订立的“每月发圈不超过五条”的限制,具体发了多少条,我都不好意思数。不过,基本上所有的帖子都与疫情有关,算是给身边的朋友提个醒,让大家提高警惕,做好防护,为加拿大拉平曲线贡献一己之力。咳咳,放纵自己从来不愁没有理由!

这个月还花了很多时间和好友们在社交软件上聊天&辩论,讨论加国政策,讨论母国政策,讨论美国政策,讨论全世界政策,仿佛参与了一场G7小峰会,每日里唇枪舌战,刀光剑影,比各位总理总统还要劳心劳神。还好,毕竟是多年的老友,友谊的小船说不翻就不翻。

所有anti自律的行为,如果我也可以甩个锅,那就甩给新冠君吧。现如今,全世界它最牛,没有之一。我多操的心,多费的神,都是因为它。有一段时间,我花费了好多时间在网上观看世界级甩锅大赛。在谁应该为疫情失控而负责这个问题上,地方甩中央,中央甩地方,专家甩官员,官员甩专家,谁也不想担责任,也没人引咎辞职。关于疫情源头的问题,媒体最初还相对理性地怀疑蝙蝠,呼吁大家不要吃野味,之后阴谋论盛行,大家开始有组织无组织地到处乱甩,一会儿甩给武汉病毒实验室,一会儿又齐心协力甩向美国,美国政府老大一怒之下再甩回给中国。月中时候,英国科学家脑洞大开,直接把病毒的起源甩到了流星身上。心疼流星三秒钟,它做错了什么?只不过是路过地球,却落了个名败身裂。

写到这里,刚好看到环球网上说,外交部发言人指责美国政客试图把疫情控制不力的责任甩锅给中国政府。“对不起,这锅太大,你们甩不出去!”华女士说,“希望有关人士抛却政治偏见与傲慢,像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一样把人民的生命和安全放在第一位。”多么义正辞严!我差点热泪盈眶了,如果不是想起两三个月前,在那“岁月静好”的二十多天,武汉市民在盛世祥和的气氛中喜气洋洋地置办年货,走亲访友,参加万人宴。他们中的好多人,后来死了,带着咽不下的一口气。

衷心希望病毒早日消失,我的元神早日归位。

 

陪你们长大

疫情升级。三月的学校,不仅放了春假,还买一送二,将假期延长到了三个星期。根据省府的最新消息,学校至少要等到5月4日才能重新开放,甚至更迟。生活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带给我们无数惊吓。

当然,并不是抱怨。这种非常时期,还有什么比家人健康平安更重要的事情呢?

陪玩,读绘本

这个月响应政府号召,举家隔离。某娃也是无聊出了新高度,在家各种才艺表演,角色混搭,最近还迷上了人体彩绘,还好只喜欢绘他自己。

看电视时,安安越来越频繁地要求修改电视情节,譬如给谁谁谁换件衣服,换双鞋子,那个气球不要给这个人,要给那个人,等等。自我意识蓬勃发展,是让父母头疼的事,也是好事。老公总是强调,希望自己的孩子有自主意识,不要人云亦云,成为羊群中的一只羊。让我们欣慰的是,除了某些无理要求,他的自发行为基本上折射出了他父母的价值观,可以说,很多时候看着他,就像看到了镜中的我们自己。

三月初的一天,那时候学校还没停课,早上我送安安去校车站,刚打开车库门,安安按耐不住,从车道一直冲到了马路中间,小区内一辆正在行使着的汽车停了下来。我赶紧冲过去,把安安拉到路边,用口型对着车主说抱歉。汽车重新启动,慢慢开过我们身边时,安安对着司机,竖起右手的四根手指,贴到右额边,然后手指向外,爽利地挥出一道弧线。边做这个动作边说:“Oops,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整套言行一气呵成,完全就是他爹的翻版。

这种镜面般的效应,对父母来说,是一种类似于时时正衣冠的自我监督,也是促进亲子关系的助力,父母发现自己有能力深刻影响到孩子的一言一行,会迫不及待想要把自己身上的那些值得骄傲的品质发挥出来,期待能看到它们在自己孩子身上闪闪发光。譬如好为人师的爸爸,明明跟儿子玩着电脑游戏,突然画风一变,开始给儿子讲解代词的正确使用方法:

隔离在家的日子里,老公还时常训练安安做家务,譬如扫地,铲雪,做三明治。他说:儿子,你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不必依附于任何人。这样,等你长大了,你就可以娶自己喜欢的姑娘当老婆。如果再碰上一次像这样的疫情,隔离在家,就不会整日里大眼瞪小眼,两看两相厌。

他这是什么意思?!

学中文

本月学中文的方式比较花样,除了小黑板和电视教学,还加入了新元素,譬如邀请外公外婆来家作客,打造全中文语境,有奖中文抢答,等等。安安对新方式的接受程度比较高,现在每天饭后的保留节目之一就是让我用中文发指令,譬如走,站,跑,跳,他P颠P颠做出相应的动作。我尤其喜欢发出“爬”这个指令,看着熊儿子四肢着地行进,仿佛是看他回到了乖巧的婴儿时代,其乐无穷啊。

这个游戏唯一让我打怵的环节,是安安时常会心血来潮,要求和妈妈调换角色,也就是他发指令,妈妈做动作。每次听到安安乐呵呵地说“爬”,老母亲弯下老胳膊老腿的那一刻,心里都会涌现出多行不义必自闭的郁闷。

态度和悦

这个春假,安安翻遍了家里所有的抽屉,登顶了家里所有的柜子,捣遍了家里所有的蛋。每当我们以为太阳底下再无新事,他又会炮制出新一轮让父母震惊的恶作剧。

且容我叙述一下漫长春假里很平常的一天:

  • 安安从抽屉里翻出一个线圈,层层缠绕在自己的脖子上。
  • 被妈妈制止并没收线圈后,他偷偷跑去厨房拿了把成人剪刀,把一盒拼音卡剪成满地碎片。
  • 妈妈没收剪刀,安安暴力抗拒,要把剪刀夺回。妈妈生气地说“你知不知道,在这个家,妈妈是Boss,妈妈说了算!”安安蛮横地说:“不,安安是Boss,安安说了算!”
  • 老爸及时赶到:“够了,如此顶撞妈妈,time out,好好反思五分钟!”

这样的场景,几乎每隔几天就要发生一次。据我观察,儿子目前最大的兴趣之一,就是探索各种花样作死法。有一天晚上,趁着我给妹妹穿睡袋的工夫,他竟然把一把挂着锁头的金属钥匙塞进了电源插口,把电源插座的下方都熏黑了。我和老公吓得毛发倒竖,不得已拉掉了家里的总电源阀门才把那把钥匙取了出来。而他全身而退,他是怎么做到的?

烽火狼烟的2020年,我和他爹对安安的期望已不再是诸如“聪明伶俐听话懂事”这般复杂奢侈了,新的愿望很简单:活着!而这愿望,与COVID 19没有半毛钱关系。

在本月的例行闺蜜电话会议上,我被问及哪一个孩子更强势更叛逆,我认真思考了几秒钟,回答道:瑟瑟。讲出这个答案时,我自己都有些震惊。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在月结报告中絮絮叨叨地描述了安安各种令人抓狂的时刻,相信大家(包括我自己)都觉得安安的熊势无可超越。然而,在被问及这个问题的一瞬间,我脑海中飞快闪过了俩娃的一些言行回放,突然发现,安安其实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孩子!

是的,安安喜欢做一些与父母指令相违背的事,被我们喝斥一番,当时也就止住了。留得青山在,下回接着犯。而瑟瑟如果想要做一件事,那就不是劝说或喝斥能够阻挡得了的了。举个例子:晚上洗澡时间到了,我让孩子们离开游戏室上楼洗澡。安安反抗几下,被我们或哄或劝或威吓,拿个玩具也就跟我们走了。而瑟瑟如果玩得正高兴,她会回头瞟我们一眼,表示“本宫知道了”,继续埋头玩她的游戏,各种劝诱全然不起作用,就算我把游戏室的灯关了,她也能坐在黑暗中玩上十分钟不挪地儿。如果强行把她抱上楼,她会在我们臂弯里竭尽全力地嘶吼哭闹打挺,仿佛我们侵犯了她的民主自由,而她就是世上最为坚定的民主斗士!

那天和闺蜜们开完会,我问老公:你觉得咱家哪个孩子更加head strong?老公头也不回地回答道:哦,当然是瑟瑟,毫无疑问!

当然是瑟瑟!我那不到两岁,还没有正式迈入“Terrible Two”的小姑娘。

 

结语

三月,感恩我们都还活着!

其他的,都是小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六月Bu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uanliao' 的评论 :谢谢你!你说得对,你给自己的心理暗示是“我热爱运动”,我给自己的暗示可能是“跑步真累人!”,所以十分钟跑着也不是享受。我老公说,Work out的重点在work这个词,不然人们就管运动叫fun out了,也有道理是不是,尤其是对于普通人来说。不过,我应该会坚持的。
有关时事,因为不许评论,我反而很想发表些意见,可能是有点逆反。为了稳定封这个封那个,真是让人生气。其实,他们让大家自由发言,可能更稳定呢,封来封去,反而显得心虚。
六月Bug 回复 悄悄话 我在编辑这篇博文的时候,页面突然动弹不得,像是死机,过了几分钟才可以重新编辑,文学城发了一段大红告示,提醒我最近黑客攻击特别频繁,特别凶猛,让我更改密码。后来我想转贴一下博客链接,发现直接被404了,是不是说明我在编辑的时候遭遇了黑客?看来使用中文又不听党妈的话,就已是原罪。
suanliao 回复 悄悄话 你觉得你有潜力成为一个很厉害的政治评论家 :-)我有时也会在家和家属讨论时事发表感概,但是没有办法像你这样逻辑清楚一针见血,佩服。你这个月的跑步体验让我大吃一惊,我还是很惊讶你的身体会对大脑设定的10分钟进行自动调整,从长弧变短弧曲线不变。我从5k降到3k平路跑之后很轻松的出门跑一圈,不限速,随便跑个3k, 感觉挺舒服的。你是不是限速了所以老想快点结束?还有你说的“洗脑”理论和我最近看的一本叫“掌控习惯”的书里有个观点很类似,就是建立习惯的一个重要部分就是新“身份”的设立,我觉得通俗点说就是“人设”。你如何认同自己的身份很重要,我现在就认同自己是个“喜欢运动的人”,这个大概给我的大脑一个很大的暗示,导致我每天都会进行一点运动,而且没有任何强迫心理,觉得这是我的“身份”的一部分,很自然而然要做的事情。最后,孩子们很可爱 (用现在流行的语气说,两个娃真是可可爱爱 :-) ). 珍惜这难得的全家在一起认真过生活的日子吧,祝你们健康,安宁!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