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20/02:无处安放的共情

(2020-02-29 19:12:37) 下一个

在文学城看到一篇文章,讲海外华人因为和国内的亲友们分享在防火墙外看到的疫情报道,招致亲友的不理解甚至反目(https://zh.wenxuecity.com/news/2020/02/13/9130180.html)。我想,这种意识形态的冲突,可能是海内外华人之间存在的一个普遍的问题吧。

最近一两年,我在各种群里已经很少发言了,倒不是担心会被约谈被训诫,而是怕不小心说上一两句与领导人的调调不太契合的话,会招来大伙儿的拳打脚踢。“正义者”就像是微信花园里怒放的鲜花,他们随意招展,而周围的野草们只能默默观望,如果不自量力跳出来破坏了花园的和谐美丽,难免会被园丁们连根拔掉。李医生去世的第二天,举国上下一片哀悼之声,柏拉图那句“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在各群余音缭梁,让我误以为野草们也迎来了自由蓬勃的春天,就顺势表达了一下自己对删贴封群的不满。立刻有三五个人跳起来,认为持我这种言论者在政治上别有用心,扰乱社会安定团结;在个人修为上缺乏是非判断力,非蠢即坏。那感觉,就像我对着被家暴的妻子说:“你可以运用法律武器来捍卫自己的尊严和权利!”妻子转过头来怒怒:“我家的事儿不用你管,滚开,你这个居心险恶的家伙!”一通群殴,我又沉默了。

我沉默,是因为我知道谁也改变不了谁,我要不就和他们说一样的话,要不就什么也别说。我们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取决于我们走过的路,读过的书,感受到的世界。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每个人都是井底的青蛙,只能看到自己视野所局限的那一片天空。有个脱北者的TED演讲,(https://www.ted.com/talks/yeonmi_park_what_i_learned_about_freedom_after_escaping_north_korea?language=en)让我印象深刻。演讲的姑娘从小在朝鲜长大,脱北之前,她说她对爱的理解很单一,就是民众对金家领袖的爱;路边看见有人因饥饿而死去,她也不会难过,因为在她眼里,这是常态。这些现象,在我们看来匪夷所思,可是,人猿泰山如果不走出丛林,他如何认知丛林以外的现代文明?我们时常把北朝鲜那些“枪毙”“炮决”的传闻当成笑话来看,我们很容易意识到那个国度的极度不民主,也很同情那些被压制着的平民,可是,朝鲜人民真正的感受又是如何呢?他们也许觉得自己的生活很幸福,觉得他们的领导人英明神武举世无双,每次看到领袖出场都热泪盈眶,像是看到了救世主。这种隔着屏幕都能溢出来的热爱,绝对伪装不来。如果中朝网友可以自由交换意见,朝鲜网友会惊讶于中国网友对他们领导人的“诋毁”,而中国网友会诧异于朝鲜网友的“愚忠”。所谓的共情,只能是在类似的教育理念和生活经历下才能被触发,隔着不同的意识形态,很多话鸡同鸭讲。

认知并非一成不变。只是,其演进的推动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我意愿,看自己是否愿意怀着开放的心态去认识新世界。有些先行者会跳出自己生活的框框去感受未知,这些人是充满勇气的开拓者,Hats off! 大部分人的改变,应该是像我这般,换了生活环境,换了接受信息的渠道,不得已地发现自己需要作出调整,让整个世界能够重新自圆其说。出国前,我也是个小粉红,在我接受的教育里,党国一体,爱党就是爱国,爱国就要爱党,谁诋毁我党妈,谁就是我的阶级敌人。记得那时候为了萨达姆被捕的事,在网络上和那些号召自由民主的人士争个面红耳赤:是,萨达姆是个独裁者,哪又怎样,那是伊拉克自家的事儿,美帝国干涉别国内政,其心可诛。观念的转变,应该是看到西方媒体对家暴的零容忍开始的,在一个家庭中,一方对另一方施暴,是犯罪,而家长虐待无力反抗的孩童,更是不可容忍。说起来,这些都是家务事,可是,在以人为本的国度,每个个体都需要被平等地尊重,弱势群体如果没有司法的保护,他们的权利,包括最基本的生存权,如何得到有效的保障?同理,在专制的国度里,百姓是弱势群体,如果碰上为所欲为的施政者,能有第三方的力量对刀俎和鱼肉之间悬殊的对抗加以制约和平衡,应该也不是坏事吧?

如果说“家暴”和“内政”的共通之处让我意识到了党妈的不完美,那么,民主选举时各党派为了取悦人民在人民面前卖力地互撕,便彻底摧毁了我对“党国一体”的信仰。党和国家是不同的概念,在一个国家中,由政党组建的政府只不过是一个执行机构,人民才是国家最重要最根本的组成部分。我们爱祖国,当然有权批判性地看待政府/官员的某些不作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只有当人民有平等的参与权,有自由发表意见的安全感,才能让政府听到人民群众真正的心声,才能令政策政令日益完善,真正做到为人民服务。在加拿大,我曾看到亲友把讽刺省府执政党无原则扩大财政赤字的漫画直接发到省长的邮箱,也看到帅哥总理在天灾现场慰问拍照时被赈灾的志愿者怒吼:“走开,你这个爱作秀的家伙,你挡了我们的道儿。”如果放在意欲把全民打造成星宿派的国度,这志愿者够不上炮决,也得投放精神病院了吧?

我很庆幸,生活在一个相对自由的国度,身边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然而,隔着千山万水,党妈的威慑一直都在,想要发表一些祖国领导人不喜闻乐见的意见,也还得转移阵地到微信之外。如果不是文学城在国内被屏蔽了,单就我这番自认为并不出格的言论,相信很多国内的同学朋友们看到后也会选择跟我“好自为之,各自安好”。在他们眼里,我每日里被资本主义洗脑,只看得到对中国充满偏见和歧视的论调,却感受不到祖国的繁荣和强盛,在国外活成一个边缘卑微的卢瑟,我才是需要被同情被拯救的那一个。

他们有他们的道理。我也是被各种信息洗脑的一员,对世界的认知有着自己的偏见和狭隘。我不能说自己的见识要比微信花园里的花朵们卓越,我们的不同之处在于:我可以自由浏览国内外媒体的新闻和报道,在各种正反观点的较量中自主形成自己的世界观;花朵们只能看到被防火墙过滤了的带着领导们喜好的观点文,在很大程度上,党妈主宰着大家的爱恨情仇,喜怒悲欢。在花儿们别无选择的滤镜里,墙外的世界就是他们看到的这般磨刀霍霍,墙内的国度则是容不得批评的昌盛美好。

我们就这样生活在了防火墙两端的平行世界里,各自带着无处安放的共情。

我形我塑

在开篇花费如此多的笔墨探讨政治问题,并不符合我一贯以来家长里短的风格。我想,这么做的潜意识,大概是为了掩盖些什么难以描述的小事儿。我得承认,自从标题里省略了“自律”两字,熵的力量就开始拽住我向下滑行,步步探底。

本月最anti自律的事,就是花费了很多时间在微信上,查看有关疫情的文章,或无关疫情的文章。我的自由时间有限,在这方面花多了,另一些方面就被严重挤压了。总结一下就是:二月未达标。

日常锻炼

二月日常锻炼实况:

  • 仰卧起坐: 40个/天
  • 俯卧撑: 20个/天
  • 深蹲: 30个/天
  • 后踢腿: 左右各30次/天

年进度:

列出这些数据,是为了安慰自己:有些项目完成的还不错。

最喜欢看女儿在我做锻炼时跑前跑后极力想要参与的样子。我趴在垫子上做后踢腿,她就肉滚滚地依偎在我身边,撅着小屁股,脸朝下趴着咯咯笑,时不时偷眼瞟我,好像我在做一件很有趣的事儿。而我果然就会觉得这些原本枯燥的事儿有趣起来,一边踢腿,一边摸摸她的小脑袋,时常忘记自己数到哪儿了,反正多做几次也没关系。

跑步

辩证唯物主义认为,事物的发展总是呈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这个月,我在好几个自律项目上体会到了这一点。他们充分螺旋着,沉浮着,让我在很大一部分时间里迷失了自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否能够继续坚持下去。

跑步首当其冲。

二月的第一天,我的速度提升到了6英里/小时,好事儿!然而,二月的最后一跑,我的速度也还停留在6英里/小时。整个二月,我没有跑过一次五公里,我甚至没有单次跑满三公里。

怪就怪二月的第一天,我开了一个很坏很坏的头。那天上了跑步机,跑了十几分钟,感觉有些累,像往常一样,脑海中的小人儿开始疯狂打架。与以往不同,这一次我脑海中的主导意念是:科比如此自律,凌晨四点就起来练球,可是,上天也没有太善待他,我就不用这么拼命了吧,停下来歇歇。然后,我就真的停下来歇了一分钟,接着跑完整体二十分钟的配额。跑完后也没内疚,感觉自己也算是完成任务了。

只是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每次一上跑步机,脑海中都会闪烁着同样的信息:歇会儿吧,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管跑前做了多少心理建设,一上跑步机意志就土崩瓦解,有一次跑两英里半,整整歇了五次。而每次找停的借口,也是五花八门:

  • 头发没扎紧,停。
  • 鞋带松了,停。
  • 看看武汉,很多人活着就已拼尽全力,我这是折腾啥呢,停。
  • 孩子们在楼上在折腾啥,这么吵,停。
  • 这一集电视剧怎么又播广告了,停。
  • 没有理由,就是想停。停。

因为每次都跑不完规定的里程数,渐渐地对跑步产生了畏惧,每次都想找借口躲过。而越不想跑,就越跑不完。我感觉自己经历的已经不是事物发展中正常的前进型螺旋,更像是一种要把跑步意志彻底摧毁的死亡螺旋。我想,我在这方面的自律大概是走到了强弩之末,没有更多的后继动力支撑,懒惰意识就渐渐变得不可打败。

前半个月,我打算通过延长运动时间来寻求心理安慰,每次跑步(@6英里/小时)不足走路(@4.5英里/小时)来凑,让整体运动时间凑满40分钟,可渐渐发现,我对走路都产生了抗拒,反正就是不想看到跑步机。到了下旬,我咬咬牙,想着大不了从零开始,重新建立起习惯,每次能跑多久跑多久,关键是中途不要停下来。我放下了心里对八公里十公里马拉松的全部幻想,只是希望自己能完成全年600公里的计划。安慰自己说:一直保持前进状态,压力也是挺大的,不如有张有驰,只要能够坚持跑,也是一种成就!

梦想启航

读书

本月小说:《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说是选,不如说是在图书馆撞见的。该书很醒目地摆放在推荐区的书架上,召唤着我。我对电影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只记得少年派和一只老虎站在船头仰望大海映衬着的星空,很美的画面,前因后果及细节则统统不记得了。这个时候读书刚刚好,记忆不会提供剧透。

本书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对整个冒险故事的铺垫,譬如派的生活习惯,他对宗教的理解,动物们的习性,等等,语言并不枯燥,但是面对大段大段的知识性描述,我读着时常走神。好在第一部分并不长。第二部分,少年派与一只孟加拉虎在海上漂流两百多天,亦敌亦友,绝望中带着希望,希望却又总是渺茫,让人的心跟着起起落落,总想知道派接下来会遭遇些什么。心里有了悬念,读的速度便明显加快了。第三部分,是派获救后的种种。日本官员采访的部分,冷峻严酷,打碎了我对神迹的某些幻想,读得有些纠结。

应该说,这是一本相当励志的书籍,教给人信念和希望。只是,自从派变得极度饥饿,他详细描述自己怎么杀死海龟,怎么拧断栖息在他手上的海鸟的脖子,等等,这些情节对我而言就有些disturbing了,越往后越甚,不少细节碰触到了我设想中的人性的底线,让我产生了抗拒心理。这大概与作者竭力想用“写实”的方式来讲述这个故事有关。换位思考一下,在令人绝望的大海上,人首先要面对的是生存问题,然后才会进入道德良知层面,我的纠结显然是用错了地方。像我这种生活相对顺风顺水,甚至从未体验过真正挨饿的滋味,自然是不太容易理解派的行为,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对太过极端的处境很难共情,只能当故事来看。

印象很深的是这样一个细节:派为了与老虎和平共处,想通过捕鱼来喂饱老虎。为了找诱饵,派决定杀死误跃入船的飞鱼,此处作者很详细地描绘了派内心里经受的折磨,作为一个素食者,他不想伤害其他的生命。只是一旦下手,并吊上一条鲯鳅,他很自然地就砍掉了大鱼的脑袋。他对自己内心的转变有这样一段剖白:“利用可怜的飞鱼的航海失误而得益,让我羞愧和伤心,而主动抓住一条大鲯鳅,这种兴奋却让我变得残忍而自信。然而,这只是表象,事实的真相很简单也很严峻:人可以习惯任何事情,包括杀戮。”

这句话,对我震撼很大。做一件违背内心的事,开头很难,可是一旦放手去做,之后就容易多了。这大概就是堕落的起点,就像我的跑步啊啊啊。。。电视剧《绝命毒师》(“Breaking Bad”)中,沃尔特第一次杀人,很大程度上是对那个想要暗算他的毒贩的自卫,观众很容易感受到沃尔特心里有多纠结不忍。然而,之后他再伤害任何挡了他道的人,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而且总能找到让观众信服的理由,连带着观众跟他一起走入万劫不复之深渊。

可见,对于那些能够导致堕落的环境和心境,最好从源头上杜绝,对自己如此,对孩子更是如此,三迁的孟母最明白这个道理。

写字

原以为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做得多了,也就擅长了,说是“坚持”,倒不如说是顺其自然,就像容器里的水盛满了,自然洒溢,并不费心费力。

写了一年的日记,以为自己很擅长写字了,因而在上个月给自己增加了些条条框框,开启《幻想记》。我对《幻想记》的要求是:必须与现实脱节,必须无中生有,必须是那些不能包括在我的日记中的文字。刚养成习惯后,每日里还能想出个主题,洋洋洒洒写下几百上千字,就像小学生命题作文。到二月中,突然就才思枯竭,可能是看多了网络上有关疫情的愁苦,现实的雾霾把脑海中那些带翅膀的七彩泡泡挤压得七零八落,写《幻想记》就成了负担,时常毫无逻辑毫无文采地写下一两行字,只为给内心里那位“自律”钦差交作业。以为是到达了思路训练中的一个瓶颈期,熬过这阵子就会好,这一晃到了月底,失望地发现:这瓶子,一定就是传说中的细颈瓶了,要不怎么半个月过去了,我还在瓶颈这儿卡着呢?

还好,每个月我只用给大家展示这一篇儿,并无压力。至于写日记,平常到像吃饭睡觉一样,自是不用再提。

走出舒适区

如果我说,这个月的挑战是读了一本英文小说,会不会让大家笑掉大牙?

说来不好意思,我来加拿大十多年,在本地大学读完硕士,又在本土公司工作了若干年,自认为英文水平还不错,却是极其抗拒阅读英文书籍。除了上学时不得不完成的课内外阅读,工作时不得不专研的工作文档,平日里基本上不碰英文书,顶多翻阅一下报刊杂志,了解些热点时事。盘点这十几年,我真正读完的英文小说,好像只有《搏击俱乐部》,《炼金术士》,《暮光之城》等寥寥几部,一双(zhi)手数得过来,而我阅读这些英文书也是不得已为之,一时找不到中文版呀。去年开始给孩子们朗读《哈利波特》,中英版同步推进,刚开始我总是选择先读中文版,对自己要读的内容有所了解,再读英文。最近发现自己的喜好有了微妙的变化,我更乐意先读英文版,体验那些原汁原味的乐趣,然后遗漏补缺般再读上一遍中文,确保自己的理解没有偏差。

本月读《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是从中文版起步。读着读着,感觉这翻译过的文字,总是少了些韵味,就像是吃了一顿专门给老外准备的中餐,不尽欢,立刻去图书馆借了英文原版。这才发现译者已经尽力了,这写给成年人看的英文书,阅读起来完全不如哈利波特般愉悦,大段大段的灵魂对白,大群大群的生僻词句,让我的英文自信心遭遇了空前碾压。怎么客观表述呢:中文版阅读花了我五天时间,英文版用了将近25天。

当然,也不无收获。刚开始读英文版的那几天,躺床上读着读着,不到十点就困了,每晚睡眠时间绝对超越了八小时,第二天醒来都觉得自己美貌了几分。等进入第二部分,故事性增强,读起来也就连贯多了,睡眠又逐渐恢复成了不太充足的状态。

闺蜜熙熙说,因着工作和地域的关系,多年以来她的阅读99%以上都是英文内容,现在用英文表达自己的观点比用中文还要顺畅,所以她的博客都是以英文形式呈现的。不得不感慨:时间让有些人落满尘埃,却让另一些人闪闪发光。我俩差不多同时来到加拿大,当年在校读书时,我们的英文起点应该是差不多的(也许她作为优等生,比我强了那么一丢丢,自认为追一追还是追得上的)。现在,我读她的博客,时常还得翻翻字典,有时候得倒回去读上两遍才能完全理解,更不要说让我用英文写上一篇了,这就是差距。我很感激,身边总有比我强的朋友。

写了这么多,并不是说学英文有多重要。只是,鉴于党妈的封锁力度,如果我们自己学学英文,能读懂国外的一手资料,也不至于出现像下图这般“瞎jb翻”的笑话了。

陪你们长大

陪玩,读绘本

瑟瑟姑娘最近脾气有点大,每次看到我读书,都毫不客气地走过来,啪地把书给我合上,顺手再把它推倒在地板上,然后气鼓鼓地走开去玩自己的游戏,敢情是嫌为娘读书吵到她了。她还是不怎么说话,只是在饿了/渴了/想要iPad时,会指着目标物粗声大气地使唤她的父母兄长,全然没有一丝丝小女孩的娇柔文雅。她对玩具的喜好也是难以描述,家里一两百个毛绒玩具,风格各异,可爱的美丽的轻柔公主风的,全部悉心排列着等候她的召唤,而有幸被她翻了牌子上床陪睡的,最近只有这个一脸不爽的大蘑菇:

不学无术,品味奇特,还趾高气扬,这着实让老母亲担忧她的未来。如果非要在她身上找些“特长”,那就是她喜欢跳舞。但凡歌曲响起,她会立刻停下手里的游戏,跟着乐曲一起手舞足蹈。有时候走着路或洗着澡,她会突然起立下蹲地做一组“Head Shoulders Knees and Toes”的全套,好像脑海中有默片在播放。带她去体操中心,别的孩子们都忙着拍皮球跳蹦床,她却站到播放音乐的电脑跟前,就着儿歌一首接一首地跳起自创的舞蹈,那旁若无人的架势,让我想起无师自通的芙蓉姐姐。我感觉,瑟瑟要是成长在中国,应该已是广场舞主力军了。等她长到十八岁,说不定也能靠广场舞的特长被招入北大清华。然后嫁个清北的科学家。然后跟着老公读个博士。然后当个某研究所的所长。也是一条不输学霸的出路。。。老母亲忍不住浮想联翩。

学中文

上个月刚夸完自家学中文的好风气,这个月就PiaPia打脸:二月里,有一大半的时间我家处于停课状态,尤其是前半个月。真的是我偷懒了,没有别的理由。这个月,花了太多的时间看与疫情相关的报道,冷落了生活中其他的事。月中跟闺蜜们开了一次月结会,做了一次自我检讨,才重新审视生活中各类事件的优先级,把中文课捡了起来。好在老公和安安的配合度挺高,基本上没作挣扎,就好像我们只是正常放了一个寒假。

孩子们现在最喜欢看的电视节目之一是Netflix上的<Word Party>。第四季新增加了一个宝宝成员Tilly,只会讲中文,孩子们每集跟着学上几句,也颇有收获。有一天,安安神神秘秘地用英文问我:“Hot Water”的中文是什么?我说:热水。他接着问:“Hot Water”还叫什么?我一时迷惑,还能叫什么呢?安安很得意地告诉我:“烫水!Tilly 说的。”看来Tilly宝宝祖籍离我家乡很近哦,在老家,我们习惯把热水说成烫水,在其他地方我还真没听过这种说法。

不过,我始终没有看到“烫水”那一集。有时候,我怀疑某些中文词句是潜藏在安安基因里的记忆。

态度和悦

进入二月,老师时不时罢个工。老母亲和熊儿子朝夕相对,让原本已经和谐了不少的亲子关系又默默地紧张起来。

安安的熊娃史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他不但喜欢正面跟父母较劲儿,而且抓紧各种机会默默捣乱。什么叫“不省心”?那就是娃吵闹的时候,你控制不住地抓狂,而娃安静的时候,你的神经又会敏锐地提醒你:某个地方有麻烦!

那些往我的水杯里撒盐,做饭时把锅铲藏在我找不到的地方这类小事,我就不提了,本月着重谈谈我最近养成的新习惯:

  • 准备早餐时,我得伸长脖子在烤面包机里仔细扫描一番,有时候甚至要把它倒过来抖落一下,看看里面有没有被塞进瓶盖儿磁铁小纸片。
  • 每次走进房间,我得仔仔细细把各个窗户检查一番,看看有没有关严实。从严寒的一月份开始,每次走进厨房我都觉得脊背凉飕飕,直到在二月中的某一天才发现厨房一侧的窗户被静悄悄地打开了一条缝。这条缝,小到让你一下子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却足以让室外的冷空气源源不断地灌进屋里。要不是有一天瑟瑟把球投掷到了玻璃上,我是不会发现窗户是开着的。之后每次我发现屋里温度有异常,总能发现被小心翼翼开启着的某扇窗户。这孩子,是跟我们家的能源账单有仇么?

最让我恼火的,是他喜欢拨打911。要说从源头处杜绝,我已尽我所能把手机放到安安够不着的地方了,可是熊娃的智商不比猩猩差,懂得使用椅子钩叉等工具,而我的各种费心藏匿总也抵挡不住他强烈的搜索欲,有几次我把手机藏得太好,自己也找不着了。警察让我跟安安讲清楚乱打紧急电话的后果,公平一点讲,我和他爹花在这方面的努力不知超出育娃平均值多少倍,各种温和教导+严厉恐吓,然而,我们愈不鼓励的事,他愈想尝试,逆反指数爆表。幸好警察叔叔阿姨们理解我家有个自闭的熊娃,每次温和警告一番也就作罢。我常想,如果真有一天我家摊上紧急状况,警察会不会以为是“狼来了”,一笑而过?

有一天他趁我清理厨房,又打了911,我羞愧地捧过电话跟警察叔叔解释&.道歉,转头还没来得及教训他,就看到他正在把一壶茶往电饭锅的底座里倒。我气极,一把夺过水壶,放进水池,他吵吵嚷嚷地跟过来,要我把水壶还给他。盛怒之下,我接了一壶水,泼到他胸前。他惊愕地看了我一眼,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淋湿的前胸,冷静地说:哦,真糟糕,我得去换件衣服了。然后他伸出手指捏住胸前那块被淋湿的地方,踮着脚尖去了洗衣房。。。

我得说,我被他的冷静震惊到了。这熊娃怎么那么有本事,明明是自己做了坏事,最后却让妈妈倍感羞愧!

结语

二月,有些难以启齿。但这是生活的一部分,我终究还是把它诚实地记录下来了。

写这篇报告时,矛盾的心情与去年八月有得一比。逐条回顾了一下,我发现和去年八月相比,各方面还是有些许进步的,这说明我整体的“螺旋”状态还是处于上升的态势,自当宽慰一些吧。

希望三月能打败体内的惰性病毒,恢复成自律战士应有的状态。

是的,我还是在自律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六月Bu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uanliao' 的评论 : 嗯,喜欢你的建议,每天开开心心跑10分钟,我就把这当成这个月的flag了。:) 昨天还为自己只跑了10分钟懊恼,因为觉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好,但是换一种思维,心里轻松不少呢,而且超过部分就是成就感了,哈哈。谢谢你!
我也得慢慢积累更多些的好习惯,瑜伽什么的,长期计划吧,现在经常觉得自己忙碌,就不给自己添堵了,把手头的先理顺了再说。
suanlia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六月Bug' 的评论 : 全面开花的主要原因是这些都是一样样增加起来的,而且时间上不冲突,最早我只是每周去打一次羽毛球,后来有朋友带我去跳了次舞,感觉真不错,就也纳入了每周运动,而且那时还有个目的是为了让自己早起。后来又有个朋友说应该试一下周六的5k,就又加了一项。瑜伽一直是三天打鱼型,但是二月突然增加了次数是因为肩颈不好,再就是想尝试一下好多人都推荐的一个油管视频教学,30天的课,不过我也没有每天跟,还是我一直以来松散的方式,如果哪天有点累觉得不想做就不做,不给自己负疚感。跑步是一样的,给自己设定的目标太高,被逼的太急,思想和身体就都会反抗和有厌恶感,你就降低标准,每天高高兴兴跑上10分钟,让自己感觉这是个舒服开心的事情,就会更容易长期去做。你很棒,要继续哦!
六月Bug 回复 悄悄话 读了你的“鼓劲”留言,果然感觉好多了。真的,有时候会感觉自己进入一个黑暗的隧道,想要坚持的事情毫无希望,但是有朋友鼓舞一下,就像是看到了隧道中的光。关于坚持,我想这方面的意志力尚还存在,也就是不想放弃,只是惰性也变得强大起来,跑一会儿就想停,以前跑20分钟没问题,现在好像把10分钟当成了短跑的目标,而一旦脑海中有了这个flag,跑到10分钟时就非停不可了,这是我对自己最不满意的地方。不过,就像你说的,自律也会有down time,至少我把10分钟这个山头占了,等待自己回来的那一刻。
你的运动量挺大的了呀,而且全面开花,我感觉比你差远了。不过,等孩子大一点,我应该是可以多增加运动时间和种类的,现在量力而行,不让自己懈怠下来就是胜利!期待你的突破,我把你当成这方面的灯塔!:)
suanliao 回复 悄悄话 对了,俯卧撑我没有每天做,想起来就睡前做几个,就是那个简约版的,现在感觉臂力和肩背那一块好像是powerful了一些。这个要感谢你的推荐版本。另外mother's day的10k我今年跑不成了,那天要参加羽毛球比赛,今年最早也要到father's day才能去跑10k。(ps.上面的汇报忘了我的羽毛球,一共去了7次,每次一个小时)
suanliao 回复 悄悄话 昨天晚上上床晚了,但是还是惦记着要看你的更新,抓紧读完了早上赶紧来给你鼓劲。先汇报一下我2月的情况,午休时间我会出去走路,平均每次2.2km,一共走了12次。瑜伽14次,每次大概25-30分钟。zumba4次课,每次一小时。running没有提高跑量,只去了两次5k, 剩下两周是自己跑的,大概每次4k,所以一个月只跑了4次,一共加起来只有18k不到,不过我觉得挺好的,至少保证每周都跑了。我能这么想,大概是因为我以前搞错了自律到底是什么,自律并不只是设定一个目标,然后每次都完成这个目标; 因为我们是人,不是神。自律的精髓在于坚持,而这个坚持就是每次疲软,泄气,退缩后再回来重新开始。也就是说自律不代表没有“down time", 自律真正对自己起作用的时候并不在于你每天每次都去做了,而是在你 “down time"之后回来的那一刻,那时你才会觉得自己更强大了。 而且你本来也很强大啊,在没怎么坚持和努力的月份中跑量都超我一倍,很厉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