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撸性记(2)

(2019-01-25 13:59:20) 下一个

2. 一个撸管男的诞生

实际上我从来没有强奸过谁,将来也不会。作为一个真实的撸管男,我绝对不会去伤害别人的身体,非要伤害的话,也只伤害自己的。

自从有了第一次高潮,很快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手法也由低效地晃动变成了高效地撸。性的力量是如此的神秘莫测而又无坚不摧,在它的面前我毫无抵抗力,后来有个游戏的名字对这种感觉的描述倒是很到位——《使命的召唤》。非说撸管有什么好处的话,我从很小的时候就了解到,这个世界上存在着我脆弱的个人意志根本无法阻挡的力量,有些东西我最好碰都别碰,比如海洛因。

《红楼梦》我从来没有读完过,因为我觉得曹雪芹不诚实。他在秦可卿床上大做春梦泄了一床,醒来之后就拉着袭人又狂搞一番。第一次是这么的精彩、这么的方便,我可是在那儿耐着性子且听下回分解呢,没想到下了一回又一回,妈的,那事儿就被他搁一边儿了,继续跟一帮子小姑娘吟诗作对、打打闹闹,纯净贤良如处子,这简直是太太太太……不科学。《晚娘》里那泰国小伙儿娓娓道来的回忆杀我觉得才更接近历史的真相,“萨安雅塔普哗英克尼斯瓦普啪……(字幕:老爷干过这个园子里的每一个女人……)”

另外,自从有了撸管,我突然懂事了。之前的记忆都是零散的、无意义的,但之后,由于有了需要保守的秘密,头脑中有了固定、连续的内容,生活才都随之都串了起来。如果哪天有什么事儿想不起来,回想一下那晚撸管的情景,前前后后的事儿也就能记起来个七七八八。

所谓“撸中自有颜如玉,撸中自有怪事出”,我二十年撸管之怪现状全写出来字数肯定能赶上一本《金庸全集》。

最惊悚之撸是在第一次高潮后没多久。当时手法已趋熟练,使力也逐渐变大,正起劲儿撸着呢,突然小弟弟一阵钻心地疼,低头一看,额滴妈呀,它裂了!当时的感觉真是五雷轰顶,悔得眼泪都快下来了,“还没真搞过呢,自己就把自己玩坏了!我太冤了!”脑海里正万马奔腾的时候,身体的疼痛却很快褪去了。我又仔细看了看裂开的口子,扒拉了扒拉,把龟头扒拉出来了。原来不是裂,而是把包住龟头的包皮给撸退下来了。我依然清晰的记得第一次看到自己龟头的样子,鲜红中透着粉嫩,真正的吹弹得破,从颜色到外形都酷似一只刚出生的小熊猫。现在再低头看看我这老伙计,整个一满脸皱纹的庄稼汉。

最恐怖之撸要数初三的一次。那天也是个阴沉的下午,天非常暗,我又是独自在家门窗紧闭,兴奋地打开电视,把新到手的宝贝塞到录像机里,激动地按下播放键,然后把脸凑近屏幕、明神静气地盯着。毫无预警,电视上“咣”就跳出一个青面厉害鬼,径直冲我扑来,当即就吓得我魂飞魄散,出气儿比进气儿多,在死亡线上反复挣扎了一会儿才终于又元神归位。90年代香港流行过一阵恐怖色情片,这是我第一次碰到这种片子,还赶上一个没片头的,真是“爽”呆了。

撸得次数实在太多,我很多时候连纸巾都懒得用,直接射墙上。有一天我妈突然跟我说,"你这屋子可能漏雨,墙上有好多水印儿,赶明儿得找人来修修了。"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