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小地主之日不落帝国

(2018-12-22 23:26:53) 下一个

投坛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很多普通小地主愿意拿出自己的人生经验与大家分享,他们的分享彻底改变了我对“地主”的看法。“地主”在现代汉语的语境下早就是个贬义词,即使不谈特殊时期“地富反坏右”,地主这个称呼也是与贪婪、吝啬、不劳而获等等负面印象相联系的,要不怎么会有全民都喜闻乐见并通宵参与的“斗地主”呢?然而在投坛,我见到了不一样的地主。他们也许贪婪,但是不猥琐;也许吝啬,但是不卑微;也许不劳而获,但是从来勤勤恳恳、做足功课。我希望有朝一日我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带着些许微不足道的骄傲,有尊严地活着。

前一段时间看到一个澳洲小地主的文章,让我印象深刻、思绪万千。她虽是澳洲小地主,却在日本有一处投资公寓。每当她到日本度假,完全不需要准备任何钱物,下了飞机后直奔管理公司,把上几个月的房租领出来就够了。这种自信、洒脱和踏实的感觉,只有“乾隆下江南”才能相提并论吧?她的分享也让我再次明白,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完全是由自己的思想境界决定的。拥有跟她同样财力的人在投坛肯定一抓一大把,但能有这种国际化视野的地主绝对凤毛麟角。不夸张地说,小地主只要认真做下去,“Sky is the limit”。

习惯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中国人,很难真地相信,作为普通人的我,也能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这块土地上的产出归我所有(并非全部),土地上的人民为我劳作(不是全天),这跟欧洲的封建领主好像已经没什么区别了。过去的领主还要为国王打仗,还要遵守繁文缛节、骑士精神,有的没的一大堆,现在的地主只要按时交税就行,抛头颅洒热血的事儿有的是二百五往上挤,咱不用操那份闲心。更可贵的是,我土地上的人民完全是在自觉自愿的基础上以合同的方式跟我确立了责权关系,我从没见过比这更具体的“社会契约论”。

昨天刚看了一个地主实例,四十年积攒下140多个单元的投资房,谈不上惊天动地,但绝对算成绩斐然。可是,这种简单叠加的生活确实非我所愿。如果可能的话,我会把这个140多个单元分散到世界上的各个角落。每时每刻,经过一亿五千万公里跋涉才能抵达地球上的阳光,总是能照耀在我远方某片小小的领土上。当我白发苍苍,我会挽着我的妻,周游世界,“到我们自己的土地上去走一走”。我们的帝国没有国旗国歌,没有战争饥馑,但却是这世界上实实在在的存在,默默无闻、与世无争。

我还会选一处刚好租约到期的海景房,一边检查刚刚以适度从简的风格再次装修好的房子,一边踌躇满志地指着房子与大海,对妻说,“看,我曾经许诺你一个世界。我现在做到了。”

趁妻在低头沉吟之际,赶紧补一句,“你看,当年私自拿钱出去投资的事儿,咱们是不是就可以算过去了?我今晚就不睡沙发了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Aywl888 回复 悄悄话 当地主,需要的是资金及时间;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