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鱼的文学城天地

有观,有闻。有感,有悟。有思,有言。
正文

香港诡异的沉默一族预示着什么

(2019-08-07 07:50:13) 下一个

【鱼论】香港诡异的沉默一族

预示着:

特区政府与地产金融利益集团对决在即。

香港没有政治,有的只是地产政治;

香港也没有政策,有的只有地产政策。

 

香港“四大家族”为什么集体沉默

2019年08月05日 18:15:13

来源:文化纵横

杨旭然 | 木易楊价值日志

 

【导读】近期,香江局势牵动人心。本文作者指出,与2014年局势紧张时集体发声的表现不同,作为港岛财力权势掌控者和香港经济发展最大受益者的“四大家族”,却如置身事外一般,悄无声息,好像时下局势从头至尾都与自己毫无瓜葛。然而事实上,他们与今日香港出现的种种社会经济问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这种集体沉默,难以隐藏背后的尖锐对立,令人深感不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特此编发,供诸君思考。

 

▍发声

2014年,香港“占中”如火如荼,作为港岛商界领袖,“四大家族”纷纷出来发声。

长江实业集团主席李嘉诚发表声明,恳请大家不要激动,不要让今天的热情变成明天的遗憾,“如果法制决堤,将会是香港最大的悲哀”;

恒基地产主席李兆基则显得有些激动,他直斥占中行为是“自毁长城”,会令香港失去在全球的经济地位和优势,不但影响香港经济、金融及社会繁荣,也有损香港的“国际声誉”;

新世界发展的主席郑家纯则认为,占中者是在牺牲港人的利益在争取民主,其本身其实一点也不民主,并且看到学生的热情很有可能会被他人利用(果然是全国政协常委);

而香港船王包玉刚的女婿、九龙仓集团主席吴光正态度有些许的不同,“在‘一国两制’下港人的言论自由以及和平表达一件的自由已经被全世界看见,但如果活动继续则不可持续。”

一转眼五年过去了,看起来烟消云散的人群如今卷土重来。 但是作为港岛最具财力权势的经济掌控者,香港经济发展最大的受益者,此时的“四大家族”,却如置身事外一般,悄无声息。

 

以李泽钜为代表的大家族二代集体失声

 

不论是已经退休的李嘉诚、李兆基、吴光正,还是仍无退休计划的郑家纯,都没有像2014年那样出面表态,和愈演愈烈的局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他们的接班人,包括李泽钜、李兆基的两个儿子李家杰,李家诚、吴光正的儿子吴宗权,也都没有对于这场风波表示出任何态度,好像这件事从头至尾都与自己毫无瓜葛。

 

▍垄断

所谓“四大家族”实际上并非是只有这四大家族,而是这四家权势最大的企业,正是香港社会金字塔顶端最具财力的代表。

在四大家族之下,还有包括新鸿基郭氏家族、中电控股嘉道理家族、利丰集团冯氏家族、霍氏家族、利氏家族等等。 基本在香港每个重要的行业中,都有一个或者几个重要的家族把持着行业绝大多数的资产。

和700万香港普通百姓市民关系最大的房地产、公用事业、零售等行业中,商业家族获得了为数最多的利益。实力最强、最具代表性的四大家族,全部是以地产为主营业务。

 

电能实业是香港最老牌的供电公司之一

 

在经营地产业务的同时,这些家族不同程度的控制着各种类型的公用事业。例如李嘉诚旗下的香港电灯(02638.HK)和嘉道理家族控制的中电控股(00002.HK)两家企业垄断了香港的电力供应并且区域划分明显,港灯主要供应香港岛、南丫岛等区域的电力,其他地区则是由中电控股负责供应;

李兆基家族则是通过对香港中华煤气公司的掌控,为香港近200万家庭提供燃气能源,实现了对香港供气的控制。除了家庭所用的煤气天然气之外,中华煤气下属公司还和香港机场管理局签署了为期40年的专营权协议,为香港国际机场的飞机提供煤油和燃料设施;

九龙仓则是在码头港口、电车系统之外,通过旗下有线宽带通讯有限公司将触手伸向住宅电话和家庭宽度服务,但这部分业务由于受到互联网的直接冲击而日渐萎缩,到2016年九龙仓宣布不再对有线宽频的运营提供财力支持,后备新世界郑家纯家族接盘。

 

▍控制

“四大家族”之所以看中这些产业,和这些产业规模体量较大有密切的关系。 除了体量大、每个家庭都需要之外,这些产业还都需要重复消费。电、燃气、电话费和有线电视之后还要继续购买,只要人要生活,就必须不断购买这些商品。

同时,这些公用事业行业天生就具备垄断效应。电力的供给几乎在全球范围内都是天然垄断产业;燃气管道一旦进入某个小区和单元住户之后,几乎完全不会被替换;有线电视在互联网出现之前,也是每个家庭所必须的,每月缴费,极少更换服务商。

包括港灯、中电控股和香港中华煤气在内的这些企业,往往都有非常深远的历史沿革,成立时间非常久远,在百余年的时间里深耕港岛市场,但由于多种原因,最终控股权落在李嘉诚、李兆基等人的手中。

 

例如香港中华煤气早在1862年就在英国成立,在两年之后就向香港市场供应煤 气。 那个时期正值清朝末年,整个中国也没有几家真正意义上的企业。

1975年,随着英国资本控制力的逐渐衰弱,李兆基入主中华煤气,在1983年正式成为董事局主席,并在随后不断增持强化控制。到2018年底,李兆基通过三家公司累计持有41.53%的股份。

随着市民不断使用燃气,香港中华煤气的利润不断上涨。1999年时公司每年税前利润是33.22亿港元,到2018年,其每年产生的税前利润已经达到123.40亿港元,由于具有很强的盈利确定性,其股价也不断上涨,到2019年7月底,市值已经攀升到接近3000亿港元。

情况类似的还包括嘉道理家族旗下的中电控股,税前利润从1999年的90.97亿港元上涨至2018年的186.41亿元;李嘉诚旗下的港灯(后改名电能实业)公司则是从1999年55.48亿港元税前利润上涨至76.90亿元,市值超过一千亿港元。

 

▍矛盾

以四大家族为代表的垄断企业——特别是对房地产行业、基础设施和公共事业的占据,最终可以实现对政策制定产生影响,从而增强自己对行业的控制力。

众所周知,香港全境房地产开发的规模实际上并不大,而是保留了大量的森林、湿地、山地甚至是荒地,这些面积相加起来占到了香港全境的三分之二,但香港政府几乎从未想过要增加土地供应。

 

香港有面积巨大的未开发土地

 

按照简单的经济学原理,当商品价格越高的时候,这种商品的供给就会变得越来越多,因为嗅到利润的商家会被吸引进来,增加商品的供应量,进而造成商品价格的下降。

但是在香港,房产价格日益高涨,却并不能带来更多的供给,因为市场上的玩家就那些人,市场上的土地供应也都掌握在政府手里,每年都非常有限,只要增加土地的供给,香港的楼房供给一定会增加,价格就有机会下降。这个道理任何人都能理解,但是在过去几十年的是时间里,却迟迟无法推行。

2014年的风波结束后,普通市民面对的生活环境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隐藏在政治诉求背后的经济诉求始终得不到满足,因为这些经济诉求想要被满足,就一定会触及到以四大家族为代表的垄断企业的利益 ,这是大佬们断然无法接受的。

因此, 只要四大家族对于香港房地产行业、经济的控制力仍然存在,就一定会施展出自己影响政策制定的能力,去阻止新变化的出现,这是由利益所决定的,一种消费者和商家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冷漠

过去将近20年的时间里,香港的总人口仍在不断增长,总数从2000年666.9万人增长至2018年745万人,这其中还不包括来自大陆和海外的流动人口、暂住人口。

这些居民都需要购买和租住房子,都需要源源不断的消耗各类公用事业,总数不断增长。但所有这些居住和生活开支,最终都变成了四大家族们的超额利润。

当所有的积蓄最终换来的只是基础的“生存条件”,那么生活的意义就会消失掉。年老者尚且经历过港岛经济辉煌的时代,可以追忆往昔,但 对于年轻人来说,如果不作出改变,他们面对的将是一个长期的、无法改变的局面。

更有甚者如李嘉诚家族,甚至不愿经历香港经济波动变化所带来的阵痛,而是选择转移资产,去追逐欧洲市场上潜在的投资收益,这对于那些“贫贱不能移”,必须直面香港经济波动的年轻人来说,意味着更大的刺激和不满。

香港四大家族在如今这场风波中的表现,可以用淡然和冷漠来形容,没有安抚,没有谴责,连表达不满也没有。但 恰恰是这种冷漠,体现出了他们与香港市民之间的真实关系。

相比于市井出身的一代们,刚刚接班不久的二代们则更加无法理解街道上年轻人的境遇。他们的沉默中不仅有利益的冲突,也有他们对于街道上年轻人的诉求完全没有感同身受的现实。

这种隐藏在沉默中的尖锐对立,让人深感不安。

 

▍尾声

在一个正常的经济体中,如果某件商品的价格不断上涨,一定会导致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失去购买能力或者放弃消费,最终商家不得不以降价的方式来增加销量。虽然商品的单价下降了,但越来越多的人买得起,利润还有机会保持。

但是香港的房产偏偏不是这样普通的商品。当商家不断提高房屋价格,导致香港购房者无力购买房屋。按照剧本,本应降价销售的时候,大陆买家出现了。

对于拥有14亿人的大陆来说,只需要有一小撮的富豪选择赴港置业,就足以将当地的房价稳定在一个非常高的位置,而不用考虑当地人的支付能力。可以想象这些大陆买家挥舞支票的样子,在四大家族们的眼中是多么的可爱。

原本稳定的周期循环就这样被打破了,原本将要下行的曲线被真金白银再度拉高。买家圆了东方之珠的梦想,四大家族们拿到了更多的钱。只剩下那些再也等不到房价下行周期的700万人,陷入了更深的绝望。

 

宋鸿兵:香港已陷深度分裂

特区政府与势力集团决战在即

 

时间:2019-08-06 19:01

• 来源: 宋鸿兵观天下

• 作者:  宋鸿兵 

 

【核心提示】香港地产和金融利益集团对政府政策施压的影响力是如此的见效,让他们养成了一种路径依赖。他们自认为有能力迫使香港政策发生调整,从而使他们得到更多好处。这就在香港形成了一个非常独特的“政治传统”,只要施加巨大压力,特别是游行示威、媒体围攻,再加上暴力骚乱,就会吓住香港政府,阻绝内地对香港政策的影响力,港府顶不住强大势力集团的围攻,早晚会让步。

宋鸿兵:香港已陷深度分裂,特区政府与势力集团决战在即

近期香港发生了一系列游行示威活动和暴力事件,虽然存在外部干预,但并非主要原因。

因为一个社会如果没有发生内部分裂,外部势力是很难直接干预的。只有在内斗越来越尖锐的情况下,外部势力才能够趁机打入楔子、挑动混乱。

香港社会现在正是如此,内部出现了巨大的分裂,整个精英群体分裂为两派,其中一派是地产金融集团。一位媒体人说得非常精辟:

【“香港没有政治,有的只是地产政治,香港也没有政策,有的只有地产政策。”】

地产金融集团现在已经尾大不掉,操控了香港经济命脉。他们在97年之前,由于受到英国殖民政府的压制,虽然能够挣一些钱,但远谈不上在香港各行各业占据支配性的地位。97年到现在,这股力量借着“港人治港”赢得一个巨大的自治机会,20年里逐步发展壮大,对香港的政治、经济、舆论和各行各业都具有巨大影响力,堪称是香港第一大利益集团。

分裂的另外一方是特区政府。他们非常明白,香港现在的经济模式存在重大隐患,除了地产和金融,其它任何行业在这么高的地价之下想要获取利润都是难上加难。这导致香港出现了严重的产业空心化,实业大量转移到大陆,同时也使香港社会两极分化愈发严重。地价房价太高,老百姓不能安居乐业,年轻人看不见希望,大家的生活完全没有幸福可言。

地产金融集团和特区政府在香港政治舞台上激烈博弈,围绕着香港下一步到底应该走向何方展开了一次重大的斗争。

其实这场斗争在97年就已经开始萌发。董建华在当年的施政报告中讲到:

【“过去多年来,金融业和房地产业,是香港经济的重要支柱,将来仍然会为香港的繁荣作出重要贡献。但是,由于香港的经济基础过于狭窄,一旦金融和房地产业受到冲击,香港经济便陷入困境。”

为了升级香港的竞争力,董建华打算一方面加大土地与住宅供应,降低创新与生活成本,为香港后续的发展开辟空间;另一方面大刀阔斧,改革教育、增加科技投资以及项目,为香港的未来增加新的增长动力。

他制定的八万五建屋计划、数码港、教育改革、高官问责制、强制公积金制度等政策,可谓高瞻远瞩,改革措施直指香港的弊病。

其中最重要的便是“八万五”建屋计划:每年兴建公营和私营住房不少于八万五千套,十年内全港七成的家庭可以自购住房。

不过"八万五"计划恰逢亚洲金融风暴,香港楼市凄风惨雨,当年房价即下跌2至3成。当时香港有60万个负资产者,账面损失达6000亿港元。

要求取消“八万五”目标的呼声趁势而起。为了安抚负资产者、稳定楼价,1998年港府宣布冻结卖地,2000年董建华发表声明正式放弃“八千五”计划。

不过地产金融集团并不满足,2002至2003年经济形势好转,房价进入上涨周期,董建华可能重拾扩大供地政策,这让地产非常焦虑。恰好在同时,香港爆发了反对《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示威游行。从时间逻辑上讲,这其实就是为了赶董建华下台,迫使他辞职下台。

从当时到现在,香港爆发了三次大规模示威活动,每一次都发生在港府要改革土地政策增加供给之后。这说明了什么?

香港地产和金融利益集团对政府政策施压的影响力是如此的见效,让他们养成了一种路径依赖。他们自认为有能力迫使香港政策发生调整,从而使他们得到更多好处。这就在香港形成了一个非常独特的“政治传统”,只要施加巨大压力,特别是游行示威、媒体围攻,再加上暴力骚乱,就会吓住香港政府,阻绝内地对香港政策的影响力,港府顶不住强大势力集团的围攻,早晚会让步。

不过,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董建华被迫让步之后,地产和金融集团的胃口变得越来越大,使得董建华的第二任期没有走完,在2005年被迫称病请辞。

董建华辞职之后,香港的政治生态发生了重大变化,香港地产金融集团变得非常嚣张。他们认为可以通过示威游行、暴力骚乱这样的手段,改变或者推翻港府的政策,如果不满意,甚至可以换掉特首。

这个时候地产金融集团势力膨胀,已经能够深入影响港府内部的很多运作,安插人脉直接为自己的利益服务。接替董建华的曾荫权,可能就是地产商非常好的一个代理人。在其任内,香港土地土地供应量直线暴跌,填海工程几乎陷入停顿,每年平均只卖出8幅住宅地,土地及房屋供应出现断层,私人住宅落成量在低水平徘徊,每年平均只有1.2万套,而有估算认为香港每年需要有5万多个住宅单位供应,才能满足包括新增和改善需求。

宋鸿兵:香港已陷深度分裂,特区政府与势力集团决战在即

宋鸿兵:香港已陷深度分裂,特区政府与势力集团决战在即

曾荫权任内,供应持续短缺叠加人口持续增长,而且整个任期内都没有发售新居屋(类似经适房),香港房价在此期间飙升超过一倍,超越了1997年的高峰。

2002-2017年,港岛、九龙、新界的私人房屋均价分别从4.46万港元/平米、3.32万港元/平米、2.92万港元/平米提高到19.45万港元/平米、17.57万港元/平米、10.72万港元/平米,分别增长3.36倍、4.29倍、2.67倍;而同期家庭年收入中位数从19.2万港元提高到32.76万港元,仅增长0.71倍。2018年房价收入比接近48倍,居于全球前列。

宋鸿兵:香港已陷深度分裂,特区政府与势力集团决战在即

这么高的房价,意味着香港年轻人永远也不要梦想靠自己的力量来买房了。这就是为什么香港年轻人现在窝着一股邪火,一定要爆发。但是爆发的对象应该指向谁?应该是控制了政策的地产金融集团,而非港府本身。当我们把利益问题分析清楚的时候,就会发现香港的年轻人实际上是被严重地忽悠了。

在曾荫权任期即将结束的时候,爆出了大量的他向地产集团输送好处的丑闻。当时的公众舆论纷纷质疑,是不是港府的政策在向地产商进行严重的倾斜?

尝到了操纵港府政策的甜头,地产大佬们还想如法炮制,在下一任特首竞选中,唐英年获得了所有香港地产大佬的一致支持。

香港高地价导致的民不聊生早已世人皆知,但唐英年却极力为地产商辩护。最终在2012年特首选举后期民望急跌,败输给了梁振英。

梁振英站在了地产商的对立面。2013年其首份施政报告指出,将加大加快资助房屋的供应,从2018年起,5年内至少供应100 000套公屋。

梁振英还出台了宏大的填海计划。2012年香港政府公布《优化土地供应策略:维港以外填海及发展岩洞》,并在2013年施政报告中公布填海选址及人工岛规划,人工岛可以提供1,400至2,400公顷土地。

填海对地价房价的作用可谓“釜底抽薪”。截至2013年3月,香港从填海工程获得的土地面积逾67平方公里,仅占香港土地总面积约7%,却容纳了27%的香港人口及70%的商业活动。照这个势头发展,填海造地将很快大幅缓解香港的土地供求矛盾,地价房价有可能应声而落,而这显然与地产金融集团的利益相悖。

所以在胜选之后,对梁的抹黑就从来没有停止过,以地产商为主的工商界对其批评不断,其中李嘉诚更是从不掩饰对他的厌恶。

地产金融集团此时祭出了他们惯用的手段——抗议示威。梁振英就职仅半年之后的2013年元旦,便有大量市民组织游行要求其下台。组织者宣称有13万人,第三方估计为3万至3.3万人。但是此时梁携竞选大胜之势,并未被扳倒。

眼见一计不成,地产集团又生一计。2013年年初,发起人戴耀廷开始策划“占中”运动,并于2014年实行。主办方声称整场运动参与人数约120万人,占全香港人口的1/6。该运动严重冲击了港府的威信与梁振英的声望。

梁振英最终也没能战胜地产商,2016年宣布因家庭原因放弃争取连任。

香港地产大佬们此时再次确认,这一招可以有效打击政治对手,甚至迫其下台。

而且此时开始,媒体的倾向性愈发明显,几乎是一边倒地反对政府。其中原因,除了部分媒体的后台老板就是地产金融集团,还因为媒体要生存就得靠广告,而在香港能够有钱投放广告的人,多数属于地产金融集团阵营。因为他们不仅控制地产,也控制了香港的自来水、电厂、超市零售业、码头等等社会的方方面面。无论哪家公司投钱做广告,背后的资金来源无非就是这些大家族们。作为媒体,自然不敢针对他们,还要主动迎合才行。

2017年,林郑月娥上台后在楼市政策方面继承了董、梁的方针。她在施政报告里写到:香港楼价高、租金贵,形成巨大的生活压力,是严峻的民生问题。住的问题亦影响了家庭结构,扭曲了价值观:不少人的目标就是尽量赚钱买楼供楼,青年人选科和择业都要向钱看。住的问题也是香港最严重的安全隐患,不少家庭走投无路,甚至要住在工厂大厦内的隔断房。

因此林郑月娥大力推行改革,将政府资助房屋(俗称“居屋”)的定价与市场价格脱钩,并以申请人实际承担能力定价,变相将居屋的定价由目前评估市值的70%降低至52%。

林郑月娥还继承了梁振英的填海造地方针。2018年,她提出《明日大屿愿景》,其中填海计划预计建立规模达1700公顷人工岛,兴建26至40万套住宅,7成为公营房屋,可供70至110万人居住。

宋鸿兵:香港已陷深度分裂,特区政府与势力集团决战在即

面对林郑月娥的正面出击,地产金融集团故技重施。2019年出现了大规模骚乱,这次他们给出的表面原因是“反修例”。不过这明显跟普通老百姓完全没有关系,却引发了大规模的游行,甚至演化成了暴力。背后是谁在主使,答案不言自明。

香港已经处在一种相当深度的分裂状态,这一次是两派力量真正的大决战。港府和背后的中央已退无可退,必须控制住局面。

我认为有一种好的办法可以帮助战胜地产金融集团,具体分为三方面。

首先,要让香港普通人认识到香港问题真正的关键所在。谁是让香港老百姓生活很压抑的罪魁祸首?大家愤怒应该倾泻的方向是谁?

其次,要使地产和金融大佬之间产生分化。高地价虽然可以让银行这帮人获取高额利润,但他们也非常担心如果再次爆发金融危机可能使贷款出现烂账。双方既相互依赖,同时又相互警惕。而且这些大佬们在内地多有投资,如果要顾及这些利益,就不能和港府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对着干。

再次,要扶持起香港的科技创新势力,与地产和金融势力集团形成三足鼎立之势。比如借助粤港澳大湾区整合机会,用香港各大学的研究力量、大陆的资金、土地优势,对接具体的项目,培养100个左右科技创新企业,让他们有实力来平衡地产与金融势力。

总结一下,现在已经到了香港两派力量大决战的时刻,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如果林郑月娥这次也被迫下台,那么就不再有人敢挑战地产金融集团的利益,香港将走向一条不归路,房价会越来越高,底层民众的愤怒将无以复加,无论从经济上,还是政治上,稳定都无法维持,那时候香港就彻底乱了。

【本文节选自鸿学院微课堂《宋鸿兵:香港已陷深度分裂,特区政府与势力集团决战在即》,原载微信公众号“宋鸿兵观天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