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鱼的文学城天地

有观,有闻。有感,有悟。有思,有言。
正文

老板已经逃亡 打工仔还在为谁卖命

(2019-08-17 03:53:46) 下一个

【鱼论】老板已经逃亡 打工仔还在为谁卖命

 

感觉到中央即将收网的信号

反对派乱港分子头目如惊弓之鸟,一个个纷纷逃离香港

与六四清场前,柴玲、吾尔开希、王丹等民运头目早已溜之大吉如出一辙 

那么,香港的黄尸暴徒们,你们还在为谁卖命?

 

“港独”头目罗冠聪抵美念书

反对派议员毛孟静也借故离港

2019-08-16 23:15:28 来源:观察者网

 

【综合/观察者网 童黎】“港独”头目之一的罗冠聪刚承认自己到纽约,准备去耶鲁大学“进修”,反对派立法会议员毛孟静昨天(15日)也以“儿子娶妻”为由,称要离港10天。


     

据香港《巴士的报》8月16日报道,不少泛民核心人物均已离开香港。

公民党郭荣铿、杨岳桥已去了美国纽约见律师公会,“港独”组织“香港众志”头目黄之锋15日已去了台湾出席一个座谈会,罗冠聪去了美国名校,毛孟静也称“娶新抱”(儿子娶妻),要离港10天左右。

社交媒体截图

另据香港《文汇报》16日报道,香港纵暴派一直以“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为幌子,申请游行集会,但几乎每次结束后都演变成暴力冲击。香港警方15日基于有关原因,向申请17日及18日举行的游行发出“反对通知书”,仅准许18日在维多利亚公园(简称:维园)举行集会。

《巴士的报》指出,泛民核心人物若在香港,都应该会出席周日集会,他们出席当然不好戴口罩,如果集会演变成非法游行,泛民要员不参加游行将被质疑不支持运动,但一旦参与非法游行,将来被追究的话,他们随时要负上刑责。

那么最佳的应付方法,便是离开香港。

另据香港橙新闻报道,对于过去多次支持“反修例”运动的毛孟静突然说要离港,有网民留言抱怨称,香港政局动荡,但毛议员在此时离港;不满其一边声称“支持港人”,却在关键时刻离港10天之久,可谓“叫人冲自己松”。还有网民质疑结婚只是1至2天的,为何要去10天之久?

甚至有人反讽,毛孟静的儿子应于本周日(18日)在维园办婚礼以示“支持港人”。

而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屠海鸣8月5日在刊登于香港大公网的文章——《为什么乱港派头目的子女无一上街游行?》中写道,在社会各界强烈谴责激进示威者暴力行为的同时,人们发现,“被煽动起来搞事的年轻人当中,黎智英、李柱铭、陈日君、毛孟静、梁家杰、余若薇等乱港派‘大佬’的子女无一上街游行?”

其中,“毛孟静到处炫耀,在美国定居的儿子前途光明”。

文章结尾指出,害人子女,形同杀人。香港当下的局势已与修例无关,乱港分子的目标就是反“一国”、搞“港独”,争夺香港的管治权。正如“汉奸黎”在美国的公开“供述”:“为美国而战”。时局如此明了,香港的家长们还忍心让孩子充当乱港派的“炮灰”吗?

陆媒:他去耶鲁你蹲大牢 欧美为何破格接收"港独"?

京港台:2019-8-17 08:37| 来源:侠客岛 

 

8月7日,港独组织“香港众志”在脸谱上发文称“九月罢课,蓄势待发”,号召香港中学生、大学生准备好9月罢课,以使“香港走向民主自由”。

  8月14日,该组织头目之一,也是前非法“占中”分子的罗冠聪就在脸谱上发文说“我已抵步纽约,准备前往耶鲁大学进修”,并称自己远在美国,但无时无刻不牵挂香港。

  于是,香港网民炸了,总结出其内心独白“I go to Yale, you go to jail”(我要去耶鲁,你去蹲大牢)。

  

 

  罗冠聪脸谱截图

  岛上在微博发文“煽动罢课的港独头子开学了”后,内地网民也炸了。有人怀疑,前几天香港机场都被搞瘫痪了,难道罗是被联邦快递打包去的?  

 

  侠客岛微博截图

  今日,罗冠聪竟“自豪地”在脸谱上说“我上了微博热搜”。

  岛叔想说:祝贺你!祝你名气大增,力压黄之锋。

  不过,“港独”分子被美国大学录取是个例吗?当然不是,除了罗之外,港媒曝出,至少还有三人因为“港独”经历被欧美大学录取。

  

 

  罗冠聪脸谱截图

  虚伪

  其实,罗冠聪一直活在黄之锋的阴影之下。

  在8月6日“港独”分子密会美国驻港领事Julie Eadeh事件后,媒体纷纷报道说,黄之锋公开承认与美国驻港领事交流商议。事后再看,罗冠聪也在其中。

  岛叔听到的一个故事是,在近期某次香港示威游行中,黄之锋中途出现,其他小头目窃窃私语:他怎么又来抢风头。

  

 

  8月6日“港独”分子密会美国驻港领事Julie Eadeh,其中左二为黄之锋,左三为罗冠聪

  在14日的贴文后,罗冠聪不忘附上自己的精修照片:头发熨帖,梳成大人模样,挂上防毒面罩,背景虚化,一定比想象美。

  贴文中,罗为自己辩护说:“大家在不同位置、岗位上依然可以找到贡献香港的位置,为整个城市的未来出一分力。”

  有网友不解地问:“但是为何这个时候要走?”罗冠聪回复说:“上年年尾已经报左课程,今年开学,实在万分不甘在此时此刻离开。”

  然而,今天他所在的“香港众志”就在港举行发布会,号召香港中学生于9月2日开始罢课,罢课形式为每周一天。

  难道,“港独”头目内部已分道扬镳?罗冠聪是在与暴徒“割席”?

  在今日“我上了微博热搜”贴文中,罗冠聪再次自我辩护说“其实我一向都是主张非暴力抗命的抗争者”,“在明年立法会选举前,你们铁定可以看到我回港的身影”。

  对此事,港媒还编了一段顺口溜,叫“曱甴被拉无阴功,罗冠聪,叫人冲,自己松,真身已在纽约中”。

  这里的“曱甴(gǎzá)”,是香港市民对参与暴乱的“废青”的最新称呼,意思就是蟑螂。

  

 

  罗冠聪在“抵步纽约”的贴文后不忘附上照片

  镀金

  除了罗冠聪,港媒另曝出其他几个“港独”分子也去了欧美留学:2014年非法“占中”发起人周永康去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2016年参与“旺角暴乱”的梁天琦去了哈佛大学,另一个暴乱组织者黄台仰去了牛津大学。

  此前他们纷纷“镀金”去的时候,港媒还小有鄙视地说,搞事领头人里,也就黄之锋和罗冠聪混得最差。这不,连罗冠聪也去美国进修了,黄之锋啥时才能被某个洋贵人看上呢?

  不过,大家可不要看到哈佛、牛津啥的,就以为这些人真是“学霸”,以为他们和其他内地学生、香港学生一样,正儿八经地经过重重考试去念个实打实的学位。

  

 

  网络截图

  首先,欧美大学的硕士项目主要靠“申请”,每个学校学院的申请条件和程序不尽相同,但有过所谓“民主、自由、人权”相关活动经历,在西方高校看来,都是大大的加分项。

  并且,如果你是这些活动的领导者,在媒体上出名了,再被某个教授看上了,那就走上了申请的直通车,全额奖学金也不再话下。

  比如,前述黄台仰,一个在香港本地没考上大学的中学毕业生,袭击完警察就可以直接上牛津,虽然人家上的是两年制的成人进修课程,不算学位,但日后也能吹嘘是在牛津念过书的人。

  再者,欧美大学还有各种大大小小的项目,其资金提供者形形色色,至于哪些是美国国防部或者CIA等情报机构资助的,岛叔也分不清。

  比如,前述梁天琦,于2017年1月去哈佛做的是为期半年的研究员,研究内容是“台湾和香港的本土运动”,至于什么样的运动,运动目的是什么,掰掰脚指头我们也能想到。

  期间,他还受英国某智库以及英国萨里大学的邀请,参与撰写了名为《香港二十年:公民、人权及法律权利倒退》的报告。(原来西方国家关于中国的报告就是这么来的)

  这次的罗冠聪曾坦白说,他于去年“幸运地”获得耶鲁大学全额奖学金,去读一年的硕士课程,内容聚焦“中国现状、对外的扩张以及他的危与机”。

  

 

  络截图

  利用

  看到这里,岛友们大抵也就看出来了:“港独”分子去念的根本不是什么正经课程,而其项目内容更是别有用心。

  他们为什么会获得全额奖学金?这奖学金的背后出资者又是谁?什么样的教授会看上他们,进而担任其导师?

  还可以继续追问:这些项目为何要破格接收“港独”分子?他们培训完“港独”分子之后,希望他们回港后做什么(如果他们选择回港的话)?

  这些问题的答案不言而喻。“港独”分子和西方某些教育界势力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罢了。

  

 

  网络截图

  在很多人看来,这些世界名校都是神圣的所在,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其实,不用看欧美高校,光看看与欧美接轨的香港各高校,也就能了解一些情况。

  如今,大家已公认,香港的教育界和媒体界都出了问题。前特首董建华就曾心痛反思,自己任内开始推行的通识教育失败,令年轻一代变得“有问题”。

  比如,每个香港中学生都要念的通识课(而“中国史”是选修课)教材由多个民间机构撰写,并且无须送审,使用最多的五套教材中漏洞百出,例如鼓励学生“追求心目中的社会正义”进行“公民抗法”。

  念过大学的岛友们都知道,大学里的教材、参考资料都是由老师根据自己的意见安排。那么,与西方高校接轨的香港大学里,学生们都是读着什么样的内容呢?老师又在讲授着什么呢?

  岛叔没有在香港念过书,并不知道他们学到了什么。但岛叔清楚的是,香港某些大学的学生会组织,恰恰是此次香港暴乱的组织和策划者、资金和暴力设备的提供者。

  最后,岛叔奉劝其他“港独”分子,再选留学国家,轻易不要去澳大利亚了。

  因为,那边的留学生和爱国华人会给他们“爱的教育”。

  16日,“港独分子在南澳大学示威,当地留学生自发用唱国歌的方式抵制“港独

  16日晚,澳大利亚墨尔本州立图书馆前,部分“港独”集会于此,墨尔本中国留学生及华人移民自发来到集会地点挂起国旗,声援祖国,高唱国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