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鱼的文学城天地

有观,有闻。有感,有悟。有思,有言。
正文

共产主义能否实现

(2018-11-21 21:36:44) 下一个

共产主义能否实现——对一位大学生来信的答复

500

(驱逐舰051按:这是一位大学生(一位很有思想的英语专业的女生)向我发出的一封电子邮件。其中对共产主义实现可能性的怀疑,我认为代表了当代青年学生中存在的普遍思想倾向,因此我以我自己对共产主义理论的理解进行了复,希望有助于关注这些问题的朋友的思考和探讨。)

 

学生来信:

我没有好好读过毛概和马哲,因此相比老师来说有些思想也许不够成熟和深刻。  

但我认为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想理论是科学的也是美好的,但是能否实现要考虑到社会现实,因此我认为老师不能够说学了这一节课如果还认为共产主义不能实现就等于白学。  

        文章中说共产主义是人类最崇高的社会理想  

       既然说是人类的,那首先是无产阶级的,只有无产阶级通过斗争最后才是全人类的。现全世界只有4个国家属于社会主义国家,当然中国是最大的,就拿中国来具体分析  

       共产主义理论基本的前提是如何改变所有制的问题,也就是说从私有制到公有制,马克思假设的是那时候生产力高度发达,生产出来的物质极大丰富,  因此人们就对物质没有必要那么多的自私和占用。共产主义社会的生产资料将实现社会直接占有,国家再通过“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实现最终将实现人类在分配上的真正平等。    

         然而问题一: 物质能否极大丰富,满足人们的各种需要?   

       马克思认为物质能够极大丰富是基于他当时所处的国情,那时候生产力发展处于初期,社会资源仍然有很大发展潜能。 但是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人口的增长,人类的需求也在不断增加,就以现在来说,资源的消耗急剧增大己经不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全世界范围内因资源的过渡开发而导致的环境问题使人类付出的代价是惨不忍睹的。就中国目前来看,人口的膨胀,对资源的过度开发和环境过度破坏,人和自然的和谐很难共处,中国必须向环保、新能源转型,全世界现在面临的问题也是寻找新能源,以养活全世界人口因此物质能否极大丰富还是个大问题?  

       问题二:即使物质能够丰富,人们愿不愿意把自己所创造的财富交给国家,让国家统一分配?难道人连拥有自己创造的财富的权力都没有吗?难道只有实现生产资料公有制,按需分配才算平等吗? 那么人权呢?  

   

      马克思在分析这个问题忽略了“人权”方面的问题。虽然“按需分配”实现了生产资料的平等,但是剥夺了人的权力。社会的平等不等于财富的平等。  

l       人不是物体,而是一个有灵魂,且有私欲的高级动物。  

人不是机器,按照设定的目标运行,共产主义的实现要充分考虑人的思维活动。有私欲不是罪恶,是人之本性。如果私欲是在一定限度内这是可以接受的。为什么一定要剥夺这一权利呢?如果财富交给国家统一分配,这本身就是一种对人权的剥夺。人人生而平等。  

l       拥有自己的财富乃人之常情。

 

l       拥有自己的财富乃人之常情。  

      人有权拥有自己创造的财富。人通过自己的劳动创造自己的财富并且拥有这是没有错的。我们当中大部分人都是通过自己的辛勤劳作来换取财富的,如果将他们自己创造的财富收为国有,再统一分配,这是不合常理的。当然这中间会存在一些大资本家剥夺财富,占有大量资本,但是不能以偏概全,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这中间存在的问题就需要国家制定强劲有效的措施来消灭。因此人们愿不愿把自己的财富交给国家,让国家统一分配还是个大问题?  

      问题三:即使愿把自己的财富交给国家,让国家统一分配,难道就不会产生问题吗?  

一、     人性的贪婪是与生俱来的。  

l       从目前看,很多人是贪婪无穷尽,欲望无止境。而且越是有钱,似乎对占有更多的资源欲望更加强烈。人性的贪婪主要还不是老百姓的贪婪,毕竟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人性的贪婪会滋生腐败,对于由于贪婪而引起的个人或集团腐败,公有制似乎存在天然的制度缺陷。  

l       矛盾的激化、挫伤人创造财富的积极性。  

      共产主义强调实现人类在分配上的真正平等,但根本就没有平等。人的能力本来就不平等,所以如果分配上所有平等,这就是不平等。有能力的人会认为自己不管怎样努力,创造多少财富最终都会化为公有,还不如不必那么努力。没有能力的人会认为反正国家会照顾弱势群体,做不做都无所谓,反正有饭吃。而那些一般的家农民,工人等他们创造的财富只能维持生活,却还要化为公有再分配。这都会挫伤人创造财富的积极性。人们不愿意把自己的财富交出来,如果国家一定要让他们交出来,也许会导致国家和人民之间的矛盾。这都会这些情况不是不可能的。  

       一种国家制度要得到人民的拥护才有可能实现。但是就中国目前来看,虽然中国共产党人员很多,但是能有几个真正的“觉悟”。贪官污吏的腐朽中绝大多数都是虚伪的“中国共产党人”。他们只是形式上入党,思想上根本没有入党。国家在制定社会制度时候如果将自己的思想强加于人们的思想之上。这是不可取的。

 

 

 我的回复: 

 同学:

     你好!来信已阅。看得出你的思考是严肃认真的,这是一种值得尊重的态度。你的三个问题之间也表现出一定的层层递进的逻辑联系,这也说明你不但愿意思考,而且有能力思考。这些我作为一位老师都很赞赏。     

 

     既然你是这样严肃认真地进行了自己的思考,那么我也必须以同样的认真提出自己的观点和分析,希望能引起你进一步的思考。     

 

      首先我得澄清你的两个误解:

 

      第一,我所说的“学了这一节课如果还认为共产主义不能实现就等于白学”究竟是什么意思?所谓“白学”,并不是讲毫无所获,而是说如果这个课无助于大家树立对共产主义必将实现的信念的话(当然这不是说听了这个课就能完全树立,而是说这个课应当能让大家比以前更有信心),那就没有达到这个课的教学目的。

 

 

       第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这一原则并不是由“国家”来实施的,因为按照马克思主义理论,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到了可以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时候,国家已经消亡了。 

 

       接下来回答你所提的三个问题。    

 

      首先是关于物质财富能不能达到极大丰富的问题。

 

      自然资源在数量上有一个限度,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首先我们要面对现实,现在不管国内也好,国际也好,那么多人生活得困窘甚至赤贫,这是自然资源的不足导致的吗?国内外都不断有研究机构和学者指出,尽管自然资源从理论上讲是有限的,但是完全足够所有人舒适生活之用,造成贫困的主要原因不是自然原因。而是社会原因,也就是分配不公。

 

       这样的现象我们难道见得还少吗?

 

      一方面是建了大量的房子没人住,一方面是大量的人没有房子住;一方面是投机者囤积大量粮食,一方面是全世界仍然有大量人口在饥饿中挣扎;一方面是金融寡头其实对人类的贡献是个负数,给全人类带来了一次又一次经济危机,却仍然可以凭借着对铸币权和一切有形无形资源的绝对垄断,收入巨亿;而真正创造物质财富的工农不但收入微薄,而且一不小心,本来已经很微薄的收入还会被寡头们席卷而去,留给自己的只有一地狼藉;一方面是全世界用于互相杀戮的军费开支每年都在不断膨胀,超过了天文数字,一方面是许多真正有利于全人类福利的事业没有足够的资金和资源投入......

 

     这些问题不能推给老天爷,这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本性决定的:它不是为了满足广大劳动人民的物质文化需要而生产,而是为了满足资本家最大限度追逐利润的欲望而生产。那么要根本解决这些问题,就必须有比资本主义更高级的生产方式,这就是社会主义,而社会主义的必然结果就是走向共产主义。

 

      第二,即使有一天,自然资源的不足真的会限制全人类生活水平的提高,那么人们应该怎么应对呢?

 

      我们大概有这么几条策略:

 

      首先应该大力开发新的自然资源;

 

      其次,应该努力地形成对已有资源的可循环利用;

 

      再次,提倡节约资源,杜绝那种为了奢侈炫耀而浪费资源的行为;

 

      此外,最重要的是要在全世界全社会的范围内,对资源的分配利用进行高度有组织有计划的管理协调,杜绝那种少数人凭借对资源的垄断剥削大多数人,并且为此不惜破坏社会整体利益的行为。

 

     这几条都是资本主义社会做不到,或者做不好的,因为资本主义生产的唯一动力就是追求剩余价值,追求利润,只要能满足这个需要,一切最反常、最荒谬的行为,都可以被资本主义卫道士们说成是合理的;反之,如果违反了这个需要,一切本来是天经地义的行为,也会被资本主义卫道士们说成是邪恶的,违反“人权”的,违反“普世价值”的。例如,有一年,中国政府为了保护环境和资源潜力,曾经限制了中国稀土金属资源的出口量,结果呢?招来了西方国家的一致谴责和威胁,说中国违反了市场经济“自由贸易”的原则。他们为什么谴责中国呢?因为稀土很珍贵,而且是西方很多高技术产业特别是高技术武器生产(例如导弹的制导系统)的必备原料,而这些高技术产业特别是军火产业对西方垄断资本家来说,是最大的财源。不管你是为了保护环境也好,保护中国人子孙万代的资源潜力也好,你要断人家资本家的财路,那就不行!——这就是资本主义的逻辑,在生产资料私有制下,也不能不是这样的逻辑。这样的逻辑真的永远有利于发展生产吗?真的有利于高效、合理、可持续地开发利用自然资源吗?

 

       第三,你也提到了人口膨胀会超过资源和环境的承受能力。那么,对人口生产的合理调节是资本主义可以做到的吗?你喜欢谈“人权”,那么西方一直攻击中国的计划生育就是侵犯“人权”,因为他们认为生多生少是个人的人权,政府、社会都不应该干预——当然虽然生是“人权”,但是生出来以后,活不活得下去,活不活得好,这就不见得是“人权”了,也是资本主义所不关心的了,非洲大陆大量的赤贫甚至饿死的人口,就是明证。事实上人口的调节,也不能靠各人自行其是,必须也是全社会有组织有计划地协调进行,才能和物质生产的发展同步,既防止人口过快增长,又保证人口结构的合理性,防止出生率下降带来的严重老龄化。

 

       当然,从全世界范围内来讲,现在人口数量远远没有达到地球所能承受的极限,现在世界的人口问题不是绝对数量太多,而主要是分布不合理,而这种分布不合理主要是因为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和世界体系必然造成一些地方畸形发达,一些地方贫困落后。人们当然都想进入那些发达的国家和地区,而现在主要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为了维持自己的发达,都制定了比较严格的移民准入政策,限制发展中国家的移民进入;而广大发展中国家比如中国,由于发展水平较低,一时不可能支持国内各地都同步发达起来,因此大量人口从落后地区涌入发达地区特别是大城市,这就造成了国家内部人口的不合理分布,沿海地区和大城市人口压力巨大,广大内地农村却出现青壮年人口外流、田地抛荒、“留守儿童”等现象。对这种人口问题,除了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道路,也就是走共同富裕、城乡融合、全社会合理调节的道路之外,我实在看不出有别的根本解决办法。

 

        第四,人的物质生活的丰富和幸福程度,并不总是和自然资源的消耗量成正比,而是取决于他在利用这些自然资源的时候所感到的自由和舒适程度。一天吃一吨饭,并不比一天吃两斤饭更能满足我的食欲。记得湖北黄梅四祖寺的净慧法师(这位法师虽然不怎么讲政治,但很拥护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就讲过,人家扔掉的一个易拉罐,只要你心灵手巧,善加利用,它可以变成一个很美丽的花瓶,会让大家都赏心悦目。凭着自己的智慧,利用适量的自然资源把自己的生活变得更美好,这正好是人类创造力的体现,也是人类不同于一般动物的地方,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正是在这方面给人们提供了最广阔的空间。这当然是列宁所揭露过的那些习惯于通过白白浪费资源和财富来炫耀自己的地位,并且把这种炫耀和浪费当做自己不可侵犯的“人权”的资产阶级庸人们所不能想象的,但这正好是人类要获得自由全面发展,要成为真正的“人”的必要基础。因此,说实现物质资料丰富就必须自然资源无限,是没有根据的。现代社会已经是一个物质相当丰富的社会,对资源进行更合理有效的开发利用,进一步实现物质资料极大丰富,是完全可能的。  

 

       第二,你接着问“即使物质能够丰富,人们愿不愿意把自己创造的财富交给国家,让国家来统一分配?难道人连拥有自己创造的财富的权力都没有吗?难道只有实现生产资料公有制、按需分配才算平等吗?那么人权呢?”实际上,你这个问题本身就有问题。当然,我开头就讲了,共产主义社会已经没有国家,但是即使把这点放在一边不谈,你的问题仍然是提得不正确的。

 

       首先,你所谓的“人们拥有自己创造财富的权力”在其它社会制度下——例如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就有保障吗?工人拥有了“他自己创造的财富”吗?如果拥有的话,资本家是怎么发财的呢?一个资本家“创造财富”的能力真的比一个工人强,甚至强出出亿万倍吗?在不合理的资本主义国际分工中,中国的打工仔打工妹们创造了巨量的财富,这你总不否认吧?这个财富现在流到哪里去了呢?除了极小部分供他们维持最低生存之外,另外一部分归了中国资本家和权贵,还有一大部分不是流入了美国吗?不是变成了华尔街金融巨头任意挥霍,挥霍完了还要让中国人接着白给的巨额债务吗?劳动者对自己创造的财富的“拥有”在资本主义的历史上从来就是受到侵犯的:原始积累时期,就是用资产阶级暴力驱逐那些拥有自己土地的自给自足的小农,把他们变成一无所有的雇佣工人;自由资本主义,就是资本家无偿占有本国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垄断资本主义时期,就是发达国家的资本家越出本国范围,对全世界特别是不发达国家的工人农民进行残酷的超额剥削;如果说那时候的资本家多多少少还起了对生产的管理组织作用的话,那么到了现在的晚期资本主义时期,金融资本家已经蜕变成完全脱离生产,对社会毫无贡献的食利者、寄生虫,就是凭着自己对金融资本的垄断,对世界金融规则的制定权,进行投机,来大发横财,来控制一切、攫取一切,同时也破坏一切。如果你对这样明显的侵犯视而不见,却来指责正是为了永远结束这种侵犯的共产主义制度侵犯了“人们拥有自己创造的财富的权力”,这岂不是颠倒黑白?

 

        其次,在劳动者内部,是否会因为把自己创造的财富交给社会“统一分配”而权力受到侵犯呢?实际上并没有,因为在共产主义社会里,按需分配就意味着,每个人除了得到他当下所需的消费品外,在整个社会的储备物资中,他也可以因为自己的天灾人祸等意外需要而随时得到一份,他并没有因此而失去什么东西,反而轻松了很多:目前用不完的东西,由整个社会来进行集中有计划的储备管理,等到需要时再分配给个人,这并不是侵犯了个人的什么权利,而是既减轻了每个人的负担,也大大提高了整个社会的管理效率并且减少了浪费和无谓的损耗。在那样一个社会里,如果一个人执着于要保持全部“自己创造的财富”在自己手中,首先他就会发现自己并不知道哪些财富完全是“自己”创造的,因为在社会化大生产中,几乎一切产品都是许多劳动者联合生产的,联合生产的东西本来也只适合共同占有、按需享用的,而且由于在共产主义社会中人们的社会分工已经变得自由,一个劳动者今天在这个生产联合体中,明天可能就在另一个生产联合体中,他就更加无法分辨和占有“自己所创造的全部财富”了,这就更加要求个人消费品的分配必须是在全社会范围内的按需分配。其次,他还会发现,其他没有像他这样“占有自己所创造的全部财富”的人,物质生活并不比自己差,反而自己因为一天到晚要自己管理着一些自己用不完的东西而发愁,别人倒是有更多的闲暇时间用来进行娱乐和精神方面的提高。这时候,他还会一定要死抱着所谓“自己拥有自己所创造的财富”的“权力”不放吗?他还会认为这种“拥有”是“人之常情”吗?他不会意识到这是一种既无可能又无必要的愚蠢行为吗?他不会发现这种愚蠢行为其实已经影响到了自己“人权”的真正实现,即自己作为一个人所应该有的自由发展权利的真正实现吗?     

 

 

       第三,关于人的私欲和能力不平等的问题。在这里,你问题的提法又有些问题。人天生有七情六欲,但是这七情六欲中并没有一个“欲”叫“私欲”,也就是说“私欲”或者“贪婪”其实不是天生的,而是在社会中受社会的、历史的条件影响形成的。人有需要、欲望,人追求自己的发展或者说自我完善,这本来并不是什么私欲或者贪婪。人的物质需要,本来就有一个自然的限度。最近国外有一项全球幸福感调查,结果表明,在经济收入处于比较宽裕的水平以下时,人的经济收入和幸福感有一种正比关系,而一旦经济收入达到了比较宽裕的水平之后,经济收入和幸福感就没有正比关系了。事实上,我自己去吃自助餐也有类似的经历,当我很饿的时候,以为我能吃很多,这也要那也要; 但很快我就发现自己其实只能吃下其中的一小部分。

 

   

     这就说明,大多数人其实并不是你想得那么贪婪,物质的东西对他们来说并不是越多越好,而是够用就行。

 

      我认为,人超过自己正常需要的贪婪的原因在于:

 

      就剥削阶级而言,是因为他们自己脱离了生产劳动,又必须让别人为自己劳动,因而必须尽可能多地占有一切物质资源,这样才能把被剥削者的命脉控制在手中,让他们俯首帖耳;

 

      就被剥削阶级而言,是长期处于匮乏状态所产生的所产生的物质渴求(比如我吃自助餐之前的那种饥饿感让我大大高估了自己的食量)和不安全感(比如杰克·伦敦的《热爱生命》里那位把全船所有面包藏在自己床铺下的淘金者)以及劳动处于不自由状态时的痛苦。

 

     而人的精神需要,更不是靠对物质的占有来实现,而是靠他的创造性的、体现他自己独特价值的活动来实现。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你要赢得别人的尊敬,不是靠你占有亿万财富,更不是看你如何奢侈地生活,而要看你这个人本身是不是可敬。我在此并不想详细探讨在私有制下贪婪是如何成为剥削阶级的共同心理,并且怎样因为这个阶级成为统治阶级而影响到被剥削阶级的某些成员的,我只想指出上面的事实就够了,因为这一事实表明,即使在私有制存在了几千年的情况下,人类的大多数其实在本性上都还是并不贪婪的。

 

      关于人的能力不平等,你的说法是自相矛盾的。当你说“人不应该被剥夺拥有自己创造的财富的权力”时,你说“人人生而平等”;当你说共产主义的分配方式不正确时,你又说“人的能力本来就不平等”,这又好像是在说“人人生而不平等”了。那么,到底人是生而平等还是生而不平等呢?虽然我不能完全弄清你的意思,但还是可以给一个大致的回答:

 

      首先,所谓“按需分配”,并不是搞绝对平均主义,并不是把一切消费品都按地球总人口平均分成60亿份,不多不少一人一份。每个人到底消费多少,这是要看他的实际需要的,如果一个你所谓的“能力强”的人,他确实做的事情多一些,体力、脑力消耗更大一些,因此他需要多得到一些消费资料,这不会有任何问题,也不会有谁去嫉妒他。一个做了很大贡献的人,得到社会的表彰、荣誉,受到大家更多的尊敬和信任,等等,这也不会有任何问题。这样做会让大家失去进取心吗?不会,恰恰相反,这样正好会让人们的进取心变得更加健康。你可以去问现在的一位科学家、一位艺术家或者一位普通劳动者:你会因为按需分配就不研究、不创作或者不劳动了吗?你的研究、创作、劳动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以获得更多物质回报为动力吗?相信他们都会回答你:不。未来共产主义社会中的劳动者更加会很肯定地回答:不,因为在我们的真实物质需要已经得到充分满足的情况下,再多的物质回报已经不能使我们更快乐了,我们现在享受的就是这个劳动过程本身。

 

       其次,我们再看现实:现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存在的巨大的而且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难道真的可以由什么人的能力不平等来解释吗?能力无非就是体力和智力,那么一个人就是体力再强,总不可能比一般人强十倍吧?一个人就是智力再高,智商达到两百,但是即使智障的人,智商也有七十左右,差距最多也就是三倍吧。也就是说,就算资本家都是超人,都是天才,工人都是体力一般、智力障碍,也不至于导致千倍万倍乃至上亿倍的收入差距吧?到底是什么东西把人们之间天然存在的那一点点能力不平等放大了千倍万倍乃至亿倍呢?不就是整个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吗?何况,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资本家和工人之间就整体而言存在着什么天然的能力优劣之分!如果说共产主义的按需分配就会影响人们的创造财富的积极性,那么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劳者不获,获者不劳,劳动者们用自己的血汗养活着一整个寄生虫阶级,这不更加会影响人们创造财富的积极性吗?事实上我问过一些私营企业的员工,他们感到自己不过是为老板打工,劳动积极性并不高。       

 

       总之,你对共产主义实现可能性的上述三点质疑,其实都是站不住脚的。你的一些具体看法更是显得有些混乱。比如你说什么“一般的工人农民,他们所创造的财富只够维持生活,却还要化为公有来再分配”,因此他们不会愿意,云云。这表明:

 

       第一,你还不懂得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区别,共产主义从来不会要求工人农民把自己的生活资料交出去来进行什么“再分配”,而是把劳动者联合掌握的生产资料所生产出来的消费品作必要的社会扣除之后,直接进行按需分配;

 

       第二,既然按照你的观点,一般工人农民“创造的财富很少”,而按照按需分配的原则,他们可以分到更多财富——当然按你的假定,这些多出来的财富应该是天上掉下来的,或者是资本家创造的吧——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反对按需分配呢?这只能说明,资产阶级思想的某些偏见(一般工人农民很愚蠢无能,所以创造不出更多的财富;而共产主义就是要像资本家那样,从工人农民那里搜刮财富,等等),让你的思维变得有些不清晰了——你要更好地分析问题,就得克服这些偏见,至少不要让这些偏见冲昏了自己的头脑。     

 

     最后,希望你继续思考有关的问题,并且可以有选择地阅读我推荐给你们的那些马列主义的基本著作,比如《共产党宣言》,再提出你的进一步看法。也希望你把这种严肃认真的态度贯彻到学习和人生的方方面面,让自己真正成为一个有头脑有素质的人。      

 

       祝进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小龙鱼就是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山雀' 的评论 : 资本主义的建设过程也是死人无数,跟共产主义半斤八两。灭绝北美印第安人,非洲贩奴,一、二两次世界大战,都是由资本主义发起的。以你的逻辑,同样可以论证资本主义的罪恶,以及必然走向灭亡。

自私好吗?看看美国的山火吧。死84人了,还有1000多失踪,30万人流离失所。美国政府完全不管,还说要让它自然烧完熄灭。目前只烧了一半还不到。私有制好吗?不残酷吗?这样一种不管人民死活的政治制度,难道不应该在讲究互帮互爱的共产主义之前,先灭亡吗?
小龙鱼就是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山雀' 的评论 : 中共还没有失败呢。举例子的时候,把中共剔除。

另外,越南,朝鲜,古巴也还都没有失败。
蓝山雀 回复 悄悄话 共产主义在理论上完全谬误,在实践上对人类从肉体到灵魂的摧残史无前例。所以,反对共产主义,是维护人道主义的最基本行为。
人性本恶。即使物质再丰富也没法填满人类贪婪的心。所谓按需分配是行不通的。
共产主义用残酷手段企图改变人性,从思想洗脑到肉体消灭,是把人类用漂亮口号引向地狱的主义。从苏俄,中共,柬共,一切人类实践共产主义理论的国家历史来看,都付出了成千上万人类生命的代价,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