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赵毛-3 青梅竹马

(2020-05-25 09:07:31) 下一个

     刚到公司工作时,一来自台湾的同事曾对我说要是她的俩孩子都找中国孩子结婚,那将是皆大欢喜。当时我还没有孩子,不太能理解她的话。此同事是49年举家逃到台湾的,所以心系大陆,总是和我们玩。她上台大时曾与诺贝尔奖得主李远哲同学,当李远哲来我们公司作报告时,她有幸和他交谈。
    我高中英语老师的儿子娶了一白人,黑漆板凳感叹他儿子为什么没有找中国人。我问他为何感叹,他说撇开文化上的原因,从经济的角度上来说,找中国人更好。想想也是,虽然我整天一难民心态,尽买便宜东西,我们中国人家庭的收入在美国只有5%的家庭能达到。我们到此百手起家,可是能给孩子的比一般美国家庭要多得多。我们实验室的实验员就说有些黑人就不理解为什么中国第二代移民就可以上好大学,住好房子。
    当赵毛出生后,我便努力将朋友的孩子们培养成赵毛的女朋友,同时也活跃气氛,增添聚会的话题。不过他的青梅竹马与出自李白<<长干行>>里的“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情景相差甚远。由于计算机游戏的普及及生活的现代化,赵毛从未玩过竹子的东西,更没有把竹子当马骑过。这句诗到反应了我们儿时的游戏生活。下面就是赵毛的几个青梅竹马。

Lydia
    赵毛一岁半左右,我和他去看刚出生的Lydia时被告知,我们去之前Lydia的大姨给她洗得干干净净,并换了新尿布。按她大姨的说法,那是Lydia和赵毛的第一次相亲,得留个好印象。每次Lydia到我家来玩,她妈妈都会让她喊我婆婆。她当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反正只要她妈妈让她找婆婆时,她就来找我。而且Lydia的姥姥和姥爷见过赵毛,赵毛的奶奶和外婆也见过Lydia,长辈们都同意了的哟。Lydia的姥姥和姥爷将Lydia的妈妈嫁给Lydia的四川老爸,亲眼目睹这四川女婿的优点。再和另一东北女婿比较,更知道找南方女婿的重要性。赵毛的奶奶叫不来赵毛的名字,我们就简化为赵BB。他奶奶又听我们说谁谁家又生了baby(小孩), 还以为小孩都叫BB,便自作主张喊Lydia为胡BB。后来我告诉她Lydia的名字很好叫,喊“你的呀”就行了。不过最近Lydia好象长大了。一般情况下,小朋友都会在见面时给对方一个大拥抱(hug)。这次在赵毛表妹十岁生日爬梯(Party)时,Lydia不愿意和赵毛哈格(hug)了。可赵毛到是没反应过来,一说和Lydia比高,马上大大方方去了。一说要和Lydia哈格,他马上离开他钟爱的游戏,站起来。这大概就是小男生和小女生的差别吧。
Mona
    Mona的妈妈和我差不多同时进我们部门。赵毛是在我刚离开实验室就怀上了,我的预产期就是从加入这个部门的那天开始计算。当时和Mona的妈妈一起参加了部门里各个组101的培训。生赵毛后,Mona的妈妈来看我们就用他练手,为以后自己有孩子时热身。记得一次大概赵毛要长牙齿了,Mona的妈妈抱他时,他总是啃Mona妈妈的手臂,哈拉子把Mona妈妈的漂亮裙子都打湿了。我很过意不去,而Mona妈妈不仅不介意却乐在其中。Mona妈妈在赵毛一岁多点怀孕了,当时我们约定,如果生女孩,她将是赵毛的女朋友。如果生男孩,他将是赵毛的毛根朋友。她家的花不到季节便开了,Mona妈妈认定会生女儿,她于是就大张旗鼓地喊我亲家母了。但我做梦时梦见Mona妈妈和一条青蛇,我告诉她可能是男孩。结果是真生了一男孩。去看刚出生的小毛头时赵毛也就刚两岁,看我们用高脚酒杯喝东西,而给他的却是塑料杯子,也要用高脚酒杯。Mona爸爸还真给他一个,还好没敲掉。当Mona妈妈在众多的中国人面前大声喊我亲家母时,我还真不好意思。有时有的中国人也觉得奇怪,两家都是男孩,怎么成的亲家呢?显然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鉴于我生赵毛差点光荣牺牲,这历史重任就落到亲家母身上。四年后,亲家母终于如愿生下Mona。当我们去见刚出生的Mona时,赵毛居然玩到不想走了。我连忙说,赵毛你应该含蓄一点,这才第一次见面呢。好玩的是,Mona长得一点不像中国人,更象白人老爹,漂亮之至。她倒是说得一口流利的中文,还唱中文歌,这得益于去中国保姆家里。当亲家母把Mona的照片贴在她的同学的QQ群里,马上有同学过来搭讪。亲家母立马在QQ上宣布“Mona已经名花有主,任何人不得有非份之想”。现在我们WXYZ(取我们几个姓的第一个字母而来)俱乐部例行午餐聚会时,如果Mona妈妈来晚了,便有人问我我的亲家母是否向我通报晚来的原因,而不喊她的名字了。我们的伊妹儿用的称呼则是:亲家母同志不啦不啦不啦(Blah Blah Blah)。据说公司要查职工的伊妹儿,不知他们看到这些伊妹儿有何感想?
Linda
    Linda比赵毛大一岁半左右,从没有被认为是他的青梅竹马。可是她和赵毛自认识来,是玩得最多的玩伴。我则认为她才是真正的青梅竹马。赵毛五岁上学前班在放学后的YMCA中认识了Linda。连YMCA 的老师都告诉我这两孩子玩得多么多么好。赵毛上一年级时离开了那所小学,去了我们学区的重点班。Linda发现他走后,也决心去上重点班。一学年后,还真去了重点班,与赵毛在学校又有了交集。孩子的相互影响是不可估量的。赵毛也和高年级的孩子也就是Linda的同学有了来往。由此,我认识了Linda的妈妈,成了好朋友。那时每到学校放假,我和Linda妈妈轮流请假看孩子,还省了各自的假期。这两孩子小时在一起说几个小时都不累。往往是我们大人聊天或玩牌,两小孩玩自己的。只听到假比不啦不啦不啦(Blah Blah Blah)……。当Linda上初中时,突然嫌赵毛太小孩子气,整天游戏游戏的。居然有一次去果园採苹果时,两人坐在后座上一句话都没有,安静极了。Linda妈妈到是不担心,说过一阵两人又会和好如初。正如她所言,现在两人又有共同语言了。这次我们在学校放春假时一起去了加勒比海休假,Linda还说赵毛象她家的孩子一样。好哇,把赵毛给Linda妈妈当了干儿子,续了她那命中注定三个孩子的愿,这是早年她在加读书时算命先生预言的。Linda妈妈预言,赵毛会比她先知道Linda是否有男朋友和男朋友是谁。这不,当我告诉赵毛Linda从中国休假回来了,赵毛说他已知道了。Linda已从非死不可(facebook)上告诉他了。
    一般在我家聚会时我都会邀请这几家。一次Lydia的大姨也来聚会,发现赵毛有这么多青梅竹马,颇有微词。而亲家母有次聚会完了则告诉我赵毛自己玩自己的,所有女孩子则玩小孩很流行的用枕头打架(pillow fighting)。亲家母摄下了打架全过程,等孩子们长大后欣赏自己的儿时的风采。

 2011-7-1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XiaoPan_DE 回复 悄悄话 这是多年前在QQ上发的文章,同学把长干行改成了“郎骑宝马来,绕床弄电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