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牡丹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The finest souls are those who gulped pain and avoided making others taste it. -nizariat
正文

修树杂记

(2020-05-30 01:15:39) 下一个

昨天修理后院的两棵树。大树是Mountain ash, 似乎没有见过它开花,秋天结出一串串大红的果子,只要不被驼鹿吃掉,整个冬天都在树枝上挂着,很好看。小树叫crab apple,开白花,有股淡淡的甜香,秋天也能结一簇簇的小红果。
其实也不算修树,只不过给它们剃个平头,让它们变成平顶树而已。目的是控制它们的高度,为了夏天不影响视野,从阳台可以看到Denali山,从客厅看出去天空更大。
砍小树梯子够高,倒V字形支撑稳稳当当的。砍大树就太勉强了,只好把梯子两边合并,斜靠在树枝上。我以为自己体重轻,自告奋勇爬上去,可是梯子跟着树枝晃悠,我的腿骨头都要酥了,真得吓死宝宝了!赶紧下来主动帮他扶梯子。体重常被我调侃的全书轻松地爬上去,还不要我帮扶梯子,说我在梯子下面更碍事,怕掉下来的树枝砸到我。
我问:“梯子角度太陡,还晃悠,你不怕梯子倒了摔下来吗?”
他说:“放心,只要梯子跟树干搭着,晃一点也不会倒。本来我可以坐在树叉上慢慢锯,可惜树枝太细我太重,它们撑不住。” 他一手抓着树枝,一手拿锯,毫无惊慌。顿时对他好感倍增,甚至肃然起敬,马上跟他说,今年夏天的洗碗工作我全包了。
想起他小时候爬树翻墙的事儿没少干,爬梯子修修树枝应该是小菜一碟了吧。看来调皮捣蛋的少年还可以长成个不错的男人呢,尤其爬树上房顶之类的很好用啊。
大树修了一半,手锯太钝了。晚上去Lowes买了把新锯,我开车,让他坐边上休息。

路上,他老人家开始夸我,“嘿嘿,我老婆真有本事,不管多高级的车也能开出拖拉机的感觉,不把人晕个半死不罢休啊!” 不对,他是在讽刺我!

“切,别人坐我的车从来没有说过晕车的!应该怪你自己太矫情!” 想起他刚刚砍树时的勇敢精神,口气立马放温柔点,脚下刹车油门踩得缓一些。

说好了,明天他继续砍树,我负责把地上的树枝拉到边界的树林里。7000步一定够了。可能还会累成狗。

修好以后的效果: mountain ash又被砍了几次,直到它矮得挡不住前方的Denali山峰(这张照片里有刚刚燃起的山火,还好后来下雨把它灭了)。 放狗搜了修剪树枝的视频, 才了解到,这样修树的效果不好,应该在它小时候剪枝。 看明年的效果吧, 大不了把老树完全除掉,再种新树,还好留了几根树苗。 

不久,乌云弥漫,电闪雷鸣,阳光透过云缝照在那棵刚刚修好的crabapple树上,树顶的白花被点亮。全书用他的华为手机抢下几张,是不是有点magical 的效果?

2020。6。2 晚上11:54 午夜的太阳

2020。6。4。晚上10:04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7)
评论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好呀好呀! 以后就叫你阁阁了!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喜欢喜欢,既喜欢照片,也喜欢阁阁。

阿拉斯加的景观很独特。以前不懂“云低欲落”为何意,看了最后两张照片,觉得大概就是这幅景象了。七月真幸福,北极光、魔法森林、奇幻云团尽在眼前。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哈哈,谢谢阁阁的美言!(感觉很熟悉了,叫你阁阁不介意吧?或者蓬蓬?)
又加了两张上周两个晚上在hogwarts 旁边的大路上拍的照片,希望你喜欢!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最后一张照片超像Hogwarts 有木有?原来七月生活在魔法森林。^o^
芋头_202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知道了, 七月。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领导早上好!谢谢表扬!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芋头_2020' 的评论 : 谢谢芋头亲爱的!去读了,真替他惋惜啊。
是的,到达的时候hygienist到停车场测体温,然后带我进门,在门口用洗手液消毒,牙医和hygienist全程戴口罩。我们镇5月8号发现过一例,最近进入phaseB。去办公室需要报备领导。
威州那位教授的不幸 让我震惊,以后还是应该继续防疫,不能马虎。
再次感谢!周末愉快!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修得真好,就是有点狠:)这找人修可就贵了,也不一定修这么好。
芋头_202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在京妞那里也给你回了)
https://mp.weixin.qq.com/s/SNnSW7eX2AGg_XofFR3w7w
七月, 看链接。

洗牙虽说是近距离密切接触,不过你那里疫情不严重应该没事儿, 牙医应该会全程戴口罩的。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西西不客气, 咱们一起学习呗。 照片我新加了两张, 自己也觉得效果有点震撼。哈哈。
xiaxi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牡丹专程去回复我的问题!
后两张照片是新加的吧,景观太漂亮了。华为手机的色彩很好!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芋头_2020' 的评论 : 芋头,谢谢你follow up. 物资充足就好。不必谢我,我啥忙也没帮上啊。
保重。
芋头_202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你家草地真大, 我太喜欢了! 人间天堂, 世外桃源的感觉啊! 有个幽默的老公是人生一大幸事:))
真羡慕!
问好七月, 我现在不缺口罩了, 物资慢慢跟上了, 再次谢谢七月:)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西西被我的照片误导啦,因为大家都没有fence 所以邻居家的草坪跟我家连成一片,显得大而已。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芋头_2020' 的评论 : 哈哈 谢谢芋头发掘我plant在这里的一点点幽默。 问好!保重!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哈哈哈,清静好!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哈哈, 铃兰妹妹连玩笑话都富有诗意。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西西,你说的对,荷兰豆和豌豆不是一回事。 你种的豌豆,应该是英文的garden peas, 豆荚形状类似圆柱形,主要吃豆。 荷兰豆英文是snow pea, 豆荚扁平,豆荚肉头更厚些,连夹带豆都能吃, 可以生吃或者炒菜,生吃略涩。 第三种是sugar snap pea, 它综合了以上两种的特征,有garden pea的圆,有snow pea的嫩, 主要生吃,比snow pea更多甜味。
我家后两种都种过, snow pea特别适合阿拉斯加生长,豆荚又大又厚,我们吃到腻。朋友推荐了sugar snap pea, 每次到菜园走过,随手摘几个可以当零食吃。最近几年搬家,新家没有大片的菜园,都种得少了。
你到这个网站可以看看照片,我猜你种的应该是garden pea.
https://producemadesimple.ca/the-difference-between-garden-peas-snow-peas-and-sugar-snap-peas/
xiaxi 回复 悄悄话 来向牡丹请教问题:
那天有网友说我种的豌豆是荷兰豆,但我觉得不是。菜店里卖的荷兰豆,胖乎乎的,整个豆都可以吃。但我种的一旦豆子饱满了,里面的硬膜就得去掉才能吃。荷兰豆和豌豆是不是不同啊?
不着急,你有空时再回答。
芋头_2020 回复 悄悄话 路上,他老人家开始夸我,“嘿嘿,我老婆真有本事,不管多高级的车也能开出拖拉机的感觉,不把人晕个半死不罢休啊!” 不对,他是在讽刺我!

哈哈, 七月真幽默, 笑晕我了。 问好七月。 :)
xiaxi 回复 悄悄话 牡丹家的院子真大!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哈哈,看到你们家一肚子学问的全书了,虽然只是个远远的背影。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男女搭配, 干活不累; 七月全书, 琴瑟和鸣 : ))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nnieTT' 的评论 : 哈哈,Connie问得好! 即便用洗碗机,不也得有人把锅碗瓢盆刀叉勺放进洗碗机合适的格子, 然后把洗好的晚再一个个拿起来,放到碗橱抽屉里吗?那个过程要牵扯多次的弯腰动作,实在是很让人不耐烦的。 其实我觉得手洗还更轻松些呢。
ConnieTT 回复 悄悄话 夫妻同心 齐力修树~~~看来你家全书起码这一招就能把你摁得服服帖帖老老实实o(* ̄︶ ̄*)o 洗碗不是有洗碗机么 怎么还用你包?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谢谢亲爱的蓬莱阁的欢迎! 哈哈 出了一关,又进下一个关。 今年夏天就攻关啦。
有儿子真幸福,羡慕!(昨天我的朋友发给我她家的新shed, 我问她老公用了多久, 她说三个星期,业余时间干的。 我惊叹她老公咋这么效率高? 她说,好多活儿都是我儿子干的呀。 她儿子刚刚14岁, 大个子,很壮。 难怪我家搞个工程那么慢,因为没有儿子帮忙啊。 )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七月出关了,热烈欢迎!七月厉害,家里藏着一个既能爬树、又会修树的全能型人才。

“调皮捣蛋的少年可以长成个不错的男人”总结得好,让我立刻对我儿子信心大增。^_^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