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牡丹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The finest souls are those who gulped pain and avoided making others taste it. -nizariat
个人资料
正文

美国人扫货也够厉害的

(2020-02-07 13:27:49) 下一个

去年有个社交群组分享大家最喜欢的品牌。 这位作者写了加拿大鹅,他是个30多岁的男性白人。 经作者同意, 我把原文贴这里,快速翻译一下,大家看看好玩吧。 难免有笔误或者理解错误。欢迎指正。

图片来自Bergdorf Goodman官网

Image 1 of 3: Men's Expedition Fusion Fit Hooded Parka Coat

加拿大鹅

我认识加拿大鹅是在2010年。这个品牌的外套价格在500-1500美元之间,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外套品牌之一。 2012年, 我就职的公司允许我把这个品牌引进我们的商店。 因此, 我当时给我自己和家人以批发价买了几件。 2014年,Sam's Club收到一批加拿大鹅品牌的羽绒服,并以批发价出售。 我花了8000大洋把它们全部买下。 在收银台付款的时候,(别人)投给我的眼神简直棒极了。 我扭头在ebay上以接近零售价的价格全部卖掉。 我现在仍然穿着我的加拿大鹅外套,仍然收到夸赞。不过我最大的自豪是我能用批发价买入然后通过倒卖来盈利。 

(译者注:读了他的分享,我好后悔! 咋自己就没有看到呢? 下决心以后有空就去当地的商店逛逛。)

Canada Goose

I was introduced to Canada Goose in 2010. They are one of the most prestigious outerwear brands in the world with coats ranging in price from $500-$1500. In 2012 the company I worked for allowed me to bring the product line into our stores. During that time, I was able to acquire several items for myself and my family at wholesale prices. In 2014 Sam’s Club received a large shipment of Canada Goose parkas and had them priced at wholesale prices. I spent $8,000 buying all of them. The looks I got at checkout were great. I turned around and sold them all near full-retail on eBay. I still wear my Canada Goose coats and receive compliments on them, but my greatest pride is in the fact that I bought them at wholesale prices and profited from their resale.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
评论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issArmy' 的评论 : 今天效率低,也很纠结如何面对前后矛盾的意见。不过 we got to do the right thing, right? 明天一定分享。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更有说服力的见解一定要记得分享。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贵族和主仆用词都是比喻,主要说的是观念。

拿捏尺度是在经历了很多次大事小情之后才能逐渐游刃有余的。
杰克_J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呵呵,我不反对你们交“保护费”,其实都是虚的。反过来我觉得你有保护他土匪头的能力,他向你叫“保护费”才是。

今天他又开博嘲弄康康,我又和他开了车轮大战,我不知道他停歇下来了没有。他似乎是还要卧薪尝胆的发动下一轮攻势!我等着他出招。我是一个可以“欺负”欺负人的人。有人欺负人了,我就有工作可做了。我看着有人霸凌人,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杰克_JK' 的评论 : 关于土匪头的保护费,其实我不是为了让他将来“保护”才交的,是因为他已经起到了保护的作用。 说保护有点不恰当。打个比方,您以前好像用过“恶棍”这个词,我遇到过配得上这个标签的人,那么这个披着羊皮的恶棍欺负过我(和我的朋友),我们又不屑也不习惯与恶棍纠缠,只有忍着恶心。 某一天,突然发现土匪头儿把恶棍骂得体无完肤,收拾得服服帖帖,那恶棍P都不敢放一个。 试想,是不是让一批人心中暗暗出口恶气? 换个比方,如果我遇到了臭鼬(skunk), 被它咬了一口,马上躲开,以免染上它的臭气。 而土匪头子不怕自己沾上臭气,他每过一段时间就抡起耙子打打周围的skunks.
当然,他毕竟是土匪,难免会伤到好人,打到不该打的人。 如果他的准确度更高些(比如不要跟康康这样的女性网友开战), 留着子弹把所有的skunks都打跑, 那么我愿意给他交双倍的“保护费”。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杰克_JK' 的评论 : 杰克你还别说,这个幽默你get到了,我真高兴!好多事情未必非黑即白,大家笑一笑也不错。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实话说, 我今天去买菜,看到货架子上有5个茄子,以往我会全部拿走,今天左右看看,貌似有文学城的朋友在旁边监督,只买了三个。 舆论的作用太厉害了。】

》你的这个说法真的是太笑人了!你的幽默说辞,让我开怀大笑。我不再按我的理解来实地解读你了。我们大家都心里明白就够啦!其实他们所谓的“舆论”,就是为了监督别人的,监督守纪律的人,绝不是为了监督他们自己的。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issArmy' 的评论 : 关于自我约束,我本来可以这样回复:
我根本不需要有贵族气质, 我自己盘子里的龙虾当然给自己吃,我家的主仆都有龙虾。
不过, again, 我早餐的讨论内容也包括了约束。 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所谓约束,是适可而止,是适度。 这个适度很难把握,可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细节我会在另开的贴里叙述。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issArmy' 的评论 : 好吧刀子,我回来继续辩论。 关于鹅服的作用, 咱们可以说是见仁见智。 我那么说也是为了argue 而argue, 因为就算不穿羽绒服,也有人能过冬 -- 就像不戴口罩,也有人会安然survive 这场疫情一样。 今天早饭跟我先生首次就口罩问题讨论了一会儿, 他完全不占我这边。 但是他的理由比你们的更有说服力, 等下我会令开一贴,作为口罩讨论的第三部分。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两位的留言我看到了,先忙着别的事。 等会儿来回复。
杰克_J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实话说, 我今天去买菜,看到货架子上有5个茄子,以往我会全部拿走,今天左右看看,貌似有文学城的朋友在旁边监督,只买了三个。 舆论的作用太厉害了。】

》你的这个说法真的是太笑人了!你的幽默说辞,让我开怀大笑。我不再按我的理解来实地解读你了。我们大家都心里明白就够啦!其实他们所谓的“舆论”,就是为了监督别人的,监督守纪律的人,绝不是为了监督他们自己的。
杰克_J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呵呵,我昨天一直坚持着,不进你的地方发言。希望土匪头看着我不在了,敢过来和你继续互动。

昨天就读了他在他自己地方给你的回复。把我骂得够惨的,我装作不知道的。想做点引蛇出洞的不露声色的伎俩,结果他就是不上当。不过有个好结果,他的发言人刺激我,不敢去他的地方发言,我只好勉为其难的去试试。结果我真的被解除了拉黑。我一直在等他发言说他不惧怕我,我才敢去,免得吵得他的拥趸不爽。我不去他的地方试,其实我真的是好心!看他在他自己地方骂我,我想只要是有点知识含量的人,都能品出里面的味道。

他说收受到了你的“保护费”,他要考虑的是保护他自己的问题。说不定你都可以真的“保护”他的都有可能。保护费应该反过来送才是!看你讲理的样子,只几招我就被你给震慑住了!我其实是最怕能讲道理的人啦。其他的恶棍级的人,没有一个是我害怕的。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懂得自我约束是迈向贵族气质的重要步骤;

一个贵妇不会在用餐时把盘子里所有的龙虾先拨到自己盘子里来而不给别人留,会这么做的一定是奴仆;

贪心人人有,懂得控制自己、教养变成习惯的人就是贵族,不懂得控制自己的一定是没教养的奴仆。

不懂自我约束的人,最后等到的一定是别人对她的强行约束。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这个鹅服与口罩的对比稍稍有点夸张,即便是在美国境内一定要去有极寒天气的地方,普通衣物与鹅服的差距也没有生死之别那么巨大;

鹅服主要卖点并不是为了保暖,而是消费者想在同样保暖效果水平上选一个最轻最时尚的选项,博主自己也说“运气不好赶不上打折”,可不是说“运气不好挨了冻”,是吧?

鹅服在保暖服界的地位有点相当于苹果在手机界的地位;用苹果很时尚,但是用三星也不会有太大区别,不会与朋友失去联系;穿个不是鹅服的牌子也不会真的被冻死,只不过不那么时髦而已。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issArmy' 的评论 : 我可以辩论吗? 在冬天抢购鹅服的后果跟抢购口罩的效果差不多,因为在零下三四十度的天气,鹅服的效果明显比其他品牌保暖。 穿了鹅服可能冻不死,穿别的可能会冻死。 极寒=疫情;鹅服=口罩。 当然,好多当地人不知道,只道我们运气不好,总赶不上鹅服打折。那位眼光准的家伙在家偷着乐。
实话说, 我今天去买菜,看到货架子上有5个茄子,以往我会全部拿走,今天左右看看,貌似有文学城的朋友在旁边监督,只买了三个。 舆论的作用太厉害了。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倒买倒卖属于投资赚钱天经地义,说明眼光准、出手不纠结,就算是他抢购了所有鹅服,也不会有人因为鹅服缺货而被冻死;

与疫情当前抢光口罩可不是一回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