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牡丹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The finest souls are those who gulped pain and avoided making others taste it. -nizariat
个人资料
正文

口罩系列第四回 美国年轻人和华人二代移民的看法

(2020-02-12 12:48:55) 下一个

墙头草,继续反复, 昨天跟四个人深聊,被吹回来了。

受访人:四位,3男1女。 时间: 2020.2.11日下午3:30.  为了消除他们对访谈目的的猜测,先放一段录像,然后问他们的反馈。

第一段录像:中国的剩男剩女和婚恋介绍所的故事。 反应:大家相互看看,“我不是剩男! 我家没有人push我, 也没有peer pressure."  接着聊了些中国文化,婚礼习俗,花费, 等等。 然后互报个人信息, 男1:37岁,离异,拥有自己的住房,并有出租房; 男2:31岁,已婚,拥有自己的房子,偶尔帮助岳父母管理四套Airbnb; 男3:21岁,未婚,租房子住。 女性:25岁,未婚,租房子住。 

第二段录像:澳大利亚的婴儿奶粉紧缺,因为大批量的奶粉被代购买了寄回中国。

受访者疑问:为什么? 中国没有奶粉吗? 代购是什么意思? 我讲了三鹿奶粉的故事,以及中国消费者对本国品牌的不信任。 

放第三段录像:澳大利亚的代购 每年流量10亿(澳)元的行业。 

受访者:Holy cow! 我到哪儿去找个代购的工作? 我也要赚钱! 我聊了tarrif, 代购可能逃避关税,以及我寄给家人的礼物箱子被海关检查退回, 而代购的人可能有后门才可以畅通无阻。 等等。 

大家很放松,进入言论自由,无拘无束的状态。 我讲述了口罩的事, 跟第一次访谈讲的一样。 我开始提问,”你们怎么看?“ 

男一:”什么怎么看?“

我:”你觉得那位中国女士是否应该少买几个留给当地人买?“ 

男一:”我从来不买口罩。 没必要吧。“

男2:”我也不带口罩。估计她买多少应该没人注意到吧。除非她弄了两大卡车。“

我:”不是注意不注意的事。 万一有别的顾客去买口罩,发现没货了呢?这是不是跟你们刚刚看的澳洲婴儿奶粉的例子有点像? 当地人是否有理由气愤?“ 

男一:"这两种情况不一样。澳洲的婴儿等着吃奶粉,没有了他们的生存受到威胁。 口罩嘛,似乎没有那么严重。”

我:“那么, 假如新闻上说,阿拉斯加也发现一例病毒携带者,你们会不会紧张然后去买口罩?”

男一:“除非是25%的人都得了,我可能会去买。”

男3:“如果是25%的人都得了, 我就不去上班,在家呆着,还是不用买。”

男2:“我也愿意在家呆着,除非老板说,你必须来上班。”

男1:“对, 而且上班的地方还有人群。否则不用买。”

我:“假定这位中国女士的行为的确不够ethical, 你们会不会因此下结论说所有的中国人都这样?或者至少像澳洲奶粉一样,见了中国人就想:口罩都被他们买光了!”

大家都说,“不会,那是racist才会说的话。” 

我:“可是, 我的先生却觉得这中做法不合适,而且会影响我们全体在美华人的形象。”

大家(不记得哪个了)答:“你丈夫的担心在理论上是有道理的。 不过在生活当中,谁会注意到哪个人买口罩。”

我:“还有个新情况。昨晚我跟在中国某市的朋友通话, 她说政府提供的平价口罩要抽签, 她抽了几次都没有抽到。微信上好多人卖高价口罩,每只几十块人民币。我的朋友本来不想戴口罩,可是她那天出门买菜,被路人呵斥“不讲公德”,她只好自己做了个口罩如果这位中国女士寄回中国的口罩被她的朋友高价倒卖,你们的反应还会一样吗?”

男2:”那要看你的朋友是不是知道这个情况。 这事儿跟奶粉又不一样了。 从澳洲代购到中国的婴儿奶粉价格高几倍,中国消费者买得起的就买,买不起的嫌贵的还能找到替代品。 口罩嘛,现在的中国无论有钱还是没钱都需要。 如果价格长高叫 price gouging, 如在美国的hurricane过后,商家卖的生活用品涨价,那样是unethical, sometimes even illegal."

我:“哦,这一点是以前的访谈没有提到过的。 我记下了。 换个话题,有人把买口罩比作吃lobster. 如果餐桌上有10个lobster, 你一个人把它们全部放到自己盘子里,table manner不太好吧?”

男一:“如果别人都不喜欢吃, hell yeah, why not? I would take them all." 

四人当中女性受访者发言最少,两位30岁以上的男性发言最积极。 我记录的是重点,不是全部。 

初步观察,觉得在美国的华人的意见是对自己人要求比较严格。 态度特别宽松的是,美国的年轻男性(因为我访谈的女性太少),而且是居住在地广人稀的地区的美国男性。 这个结果不敢generalize to所有的美国人, at least not yet. 

今天早上女儿在FB上聊天,顺便问了她的意见,她就算第二代移民吧。(今天又忙,就不翻译了。 个人访谈阶段结束,下一步是书面survey. 这篇的两种反馈相互矛盾。)

POV=point of view

感谢康赛欧博主慷慨地允许我再次以口罩为题发帖。康女士一般写博的内容是投资买房和宠物狗狗,这次偶然写了个扫购口罩贴引起城里各方人士的注意。 我前后四次用这个例子发帖讨论。 不是每个人都有如此的大度和心胸,她值得我敬佩。 (也希望由此衍生的各种争论慢慢停息。 对事不对人,理性讨论,不要算以前的小账。谢谢。)

感谢网友(凤香?) 提供澳洲奶粉代购视频的线索, 让我搜出更多宝贝。在我的博客留言区搜了两遍,竟然找不到那条关于奶粉代购的留言。如果我记错了,先在这里道歉。

Follow up: 2020.2.13日下午,又跟四位被访者见面。 告诉他们,有些网友(包括我女儿)质疑我访谈结果的可信性,觉得美国人(被访者)说对于中国人扫购口罩“不在乎”, 不会对中国人的群体有什么偏见, 可能因为我们的工作关系,出于礼貌,不愿意offend我。 四人哗然。 “I feel offended by this assumption. 我们在军队训练了5年,最重要的是honesty, 说真话。 即便在外面要PC(政治正确),在这个访谈的屋子里,  我喜欢的就是不必PC,实话实说。” 男一如是说。 男二说他在部队7年, 非常认同男一的说法。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仔细读她的对话。她在高中的时候参加过acadeca(academic decathlon), 好像十项之一是辩论。她们的队伍代表我们州去夏威夷比赛,还得了全国(同size学校)第二呢。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speed dating,hehe. 中国年轻人这一代是有点问题的。
仔细读了你和女儿的对话,我觉得你女儿的回答代表一部分人的行为和看法,讲的好,像是参加过辨论赛的,七月自己的英文也好。特别赞同你女儿说的,有些情况要具体分析,孰轻孰重 (名誉还是安全健康?),人家怎么看更多时候是看的人的世界观价值观所决定的。谢谢七月的连续报道,受益良多。
杰克_J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杰克你想多了,刀子是在表扬我呀。】

》我可没有批评他,只是有点搞不清他的真实想法!

他的第一贴我看到了。他能够大声的赞一声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issArmy' 的评论 : 不敢当。 谢谢你的鼓励。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杰克_JK' 的评论 : 杰克你想多了,刀子是在表扬我呀。
杰克_J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issArmy' 的评论 : 【自己戏称墙头草,实际上根本不是墙头草,只不过是在搜集到足够多的证据之前,不想客观的结论受主观意识影响而已。】

》刀子啊,你说话为啥这么的矛盾呢?你到底说博主是“墙头草”还是不是。你要表达清楚一点你的意思!不是所谓的墙头草,为啥还要去收集证据?你说的话让人仗二摸不清头脑。你要是说博主是在收集对自己某一方有利的根据,我们看不到这样的迹象啊!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自己戏称墙头草,实际上根本不是墙头草,只不过是在搜集到足够多的证据之前,不想客观的结论受主观意识影响而已。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帖子做的太认真了,先赞一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