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春游者之歌》第四章第三节 解梦

(2022-08-15 15:49:10) 下一个

这一天收发室的翠翠来找杜鹃,两人谈了好一下子。倩倩那时正在忙着翻译一封英文书信,没注意他们谈话的细节,好像是翠翠做了个什么梦,来请杜鹃解梦的。

等到倩倩忙完,翠翠已经离开了。

“我刚才在帮翠翠解梦,”杜鹃对倩倩说。“我是解梦专家,你如果有什么难解的梦我可以帮你解。”

“你这么厉害啊,”倩倩回答。“我做过奇怪的梦不少,但大部分都不难解。只有一个例外。我还住在台北的时候几次做过一个同样的梦,一直无法解释。”

“你说来听听吧,也许我能帮你解。”杜鹃说。

“梦里我是个受教育不多的社会底层少妇,除了长得漂亮没其他长处,好像是台湾的高山族或是越南新娘,反正就是比较社会底层的。有一天带着两个年幼的娃到教会做礼拜。教会里面摆设很简陋,我记得教堂外面的建筑和招牌。教堂的名字比较特殊因此我记得很清楚。做完礼拜我带着娃到附近的一家饼店买饼吃。整个过程我旁边有个男人,我知道他是我的丈夫,但我没看到他长什么样子。有次我做完这梦醒来后我好奇上网搜寻那教堂招牌的名字,竟然在台湾的一处偏僻穷困的地方找到一座新建的教堂,建筑式样和招牌和我梦里完全一样,而我从来没到过那一带,也和那地方没任何交集。你说奇怪不奇怪?”倩倩一口气把她难解的梦说完。

“真是很神奇,”杜鹃笑着说。“你这个梦很简单,不过我说出来你别难过。”

“我怎会难过?你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吧。”倩倩说。

“很简单,”杜鹃说。“那是你的来世。那是你在梦里对你来世的惊鸿一瞥。有些人会梦到前世,你是梦到来世了。别的解梦人不会这么跟你说因为怕你会难过。但我们既然是朋友我就不隐瞒地告诉你了。”

“我怎么会难过?”倩倩不解地问。

“因为来世是社会底层的妇女啊,比不上你这世的光景。”杜鹃说。

“喔,原来是这个,”倩倩笑着说。“虽然我不太相信前世与来世之说,我倒是挺喜欢这个来世的,如果真有来世的话。”

“为什么呢?”杜鹃好奇地问。

“我真的不在乎社会底层,只要长得漂亮就行。我很乐意当个漂亮的社会底层妇女。”倩倩笑着说。

“倩倩啊,你真是浪漫得可以了!”杜鹃笑着对倩倩说。

下来班回到家了,倩倩把和杜鹃的谈话对大牛说了。

“我同意杜鹃对你的评价,你是一个浪漫得无以复加的女孩。”大牛笑着对倩倩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