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新冠时代】我对疫苗的看法 - 我不是学生物或医学的,不敢和高妹这种专家辩这议题,但我相信主流医学界的看法 …

(2022-08-13 18:53:18) 下一个

我和我老公,我的父母,以及我的公公婆婆都打过三针的mRNA疫苗。等到秋天专为Omicron制作的mRNA出来时我们会再去打第四针。

我外行的了解是,mRNA疫苗的免疫作用是两层,一层是直接刺激产生抗体,另一层是刺激T细胞使其能够辨认病毒。前者能避免感染,后者在病毒入侵之后需要大概将近一个礼拜时间才能产生作用因此来不及避免感染但能避免重症。这不是药理学(Pharmacology)的领域而是免疫学的领域(Immunology)的领域。La Jolla Institute of Immunology的研究发现,按早期新冠病毒制作的mRNA疫苗直接刺激产生的抗体认不出Omicron变种病毒,但对T细胞的影响使得T细胞仍然可以认出Omicron病毒。简单来说,就是mRNA疫苗直接刺激产生的抗体对Omicron无效,但mRNA疫苗产生的第二层防线,即T细胞的防线,对付Omicron变种仍然有效。因为第二层防线要病毒入侵之后将近一个礼拜才起作用,因此来不及阻止感染,但对防止重症是有效的。

顺便谈一下防疫措施与物体表面传播 vs. 气溶胶传播的问题 …

这得从早期的流感传播研究谈起。

早期研究流感传播机制的人分为两派。一派认为流感主要经过物体表面传播。他们认为当流感病人咳嗽时带流感病毒的droplets掉落在物体表面,别人用手碰了这物体表面再用手去碰鼻子眼睛时就把流感带进体内。这是物表传播派。另一派认为流感是经由比droplets微小的aerosol传播,这是气溶胶传播派。当时有一位这方面的科学泰斗支持物表传播派,于是物表传播便成为公认的流感传播机制,虽然没有严格的实验证据证明这点。

新冠出现后,因为传染病学界认为新冠传播方式和流感一样,因此开始时大家认为新冠也是经由物表传染。于是防疫措施着重在洗手,消毒物体表面,社交距离(因为droplets比较重,六尺之内就会落地,)等等。一直到2020年下半年,一些科学家才怀疑原来物表传播的假设是错的。他们的研究发现,新冠和流感主要都是经过aerosol(气溶胶)传播,而不是经过物体表面传播。这就推翻了原来的防疫措施。Aerosol远比droplets微小,能够漂移的距离远超过六尺,可见原来的社交距离没什么用。要防止气溶胶传播只能用很高端并且fit得很好的口罩,一般的布口罩根本没什么用。甚至一般的medical/surgical masks防aerosol的效果都很有限(虽然比没有好)。这些科学家的研究使得CDC更改防疫guideline不再强调物表传播而是强调气溶胶传播。可见主流防疫界还是有纠错能力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