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应急性抗体治疗

(2021-09-12 11:17:13) 下一个

应急性抗体治疗

在新冠疫苗广泛使用后,出现了不少所谓的免疫或者疫苗突破(breakthrough)病例,虽然这种情况的具体原因还不清楚,但大多数应该和体内的抗体水平不足以抵御病毒感染有关。

有研究显示这些人中有近一半的人有免疫功能低下的情况,这让他们在接受疫苗后不能产生足够的抗体。这些人当中,一些是有的是有先天性免疫缺陷的,有的是因为正在接受激素等免疫抑制药物或者广谱抗癌药物治疗的。

此外,不少老年人的免疫功能也不是太健全了,在接受疫苗后产生的抗体不是很高,不足以防止病毒入侵,这部分人在突破病例特别是住院的病例中占主要部分。

对于这些人来说,打了疫苗和没打一样甚至仅稍微好一点点。所以,有这些状况的人,即使打了疫苗也不能放松警惕,不然染病的危险性会比没有打疫苗的一般人还高,因为在他们身上不仅疫苗无效,还对病毒高度敏感。这种人一旦被新冠感染,后果会很严重。

有人对美国17个器官移植中心的1万8千多接种过疫苗的人进行调查发现,这些人比一般人的疫苗突破更为严重,感染概率比一般接种者分别高出82倍,住院和死亡的概率高出近485倍 (Qin, et al. 2021)。

听上去这应该比未有接种的正常人还要差,后者只比一般接种的人低10-11倍。这不是疫苗没有用,而是这些人本身的免疫力极度低下,接种后不仅不能产生抗体,还因为本来就有的免疫低下,对病毒更为敏感。如果不接种,可能会更差。

从这些数据看,做过器官移植并正在用免疫抑制剂的人不管接种如否都要加倍小心。即使这样,有时还是难免会感染。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办呢?

答案是应急性抗体治疗。

什么叫应急治疗呢?就是被染刚出现症状和核酸检测确诊后还没有转为重症前给药的治疗。

目前至少已经有三种治疗性单克隆抗体了,其中两个是被人们称为抗体鸡尾酒的两种单抗的混合剂型,再生元的Casirivimab/imdevimab和礼来的bamlanivimab/etesevimab,在这几种抗体中,imdevimab对这三种变种都很有效。etesevimab对β也没有效了,Casirivimab对β效果大减,但两者对δ都依然有效。bamlanivimab最差,对β和δ都没效了。

Fig. 1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21-03777-9

从这些结果看,再生元的鸡尾酒对δ应该是比较好的。礼来的因为不能很好地对付变种而被FDA和其它一些国家叫停。

除了这两个鸡尾酒外,GSK和一个叫Vir的小公司一起搞了一个单一的单抗(sotrovimab),据说这个抗体是针对病毒刺突蛋白上的一个不易突变的表位,对目前为止的所有变种都有效,在临床试验时发现可以明显地降低住院和死亡的概率(~70%)。

治疗抗体用于免疫低下的新冠病人已有少量的初步研究结果。美国有人曾用casirivimab-imdevimab 治疗了25 名轻中度 COVID-19器官移植新冠病人,这些人在接受治疗后,症状都没有进展或恶化到需要住院治疗的程度 (Yetmar, et al. 2021)。

比利时的科学家也用再生元的鸡尾酒治疗了9个因器官移植而免疫低下的新冠病人,结果也差不多 (Catalano, et al. 2019)。

虽然样本很小,但这30几个器官移植新冠病人在接受应急性抗体治疗后没有一个转重症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它可能会激发人们对其用双盲对照的实验进一步验证,与此同时,它也会给这些和其它的免疫低下的人带来了一线希望,让他们知道在疫情仍大的时候,万一被感染了,这种应急性抗体治疗还有可能会使他们得到救治。

除这些人外,抗体应急治疗也可以用于任何其他仍没有转重症的新冠病人。

除了用于应急性治疗外,这类抗体药最近还被FDA批准用于器官移植等免疫低下或者缺陷的人的预防性治疗,在这些人和新冠病人接触后不管有没有感染都打一针进行预防,这个在临床测试时有效的。

其原理和疫苗差不多,只不过疫苗是主动免疫,自身产生抗体,单抗是被动免疫,把在体外做好的抗体打入人体。如果在一接触新冠病人就马上打抗体就有可能变被动为主动,那样的话,就能达到和疫苗一样的预防效果,做到防患于未然,而不是亡羊补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6)
评论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三丝' 的评论 : 这些人是很特殊的人群,免疫能力虽都低下,但程度不一样。
三丝 回复 悄悄话 这些病人打疫苗 VE有80%,但对照他们抗体水平,非常奇怪,因为在这一人群,40%的人是没有反应的(non-responder).不太好理解。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c2108861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solid organ transplant recipients who were vaccinated experienced an almost 80 percent reduction in the incidence of symptomatic COVID-19 compared to unvaccinated counterparts during the same time.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三丝' 的评论 : 见下面那个回复。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三丝' 的评论 : a team of physician-scientists at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School of Medicine found that solid organ transplant recipients who were vaccinated experienced an almost 80 percent reduction in the incidence of symptomatic COVID-19 compared to unvaccinated counterparts during the same time.

这个研究显示这些病人打疫苗比没打疫苗还是要好,但即使那样,还有可能不如一般没有打疫苗的人好,原因就是他们的免疫系统有问题,和ADE没有关系。
三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这些 lower level non-neutralizing antibody or neutralizing antibody at sub-optimal level are the potential basis of ADE
三丝 回复 悄悄话 参考一下这类器官移殖人群的一个immunogenicity study report.https://www.acpjournals.org/doi/10.7326/L21-0282
注意两针之后大部份人的抗体水平的低于检测下限,第三针之后抗体水平slightly 上升,但不清楚是不是有中和抗体。
你引用的数据"听上去这应该比未有接种的正常人还要差" 支持ADE。除非认为这类器官移殖人群的比正常人更容易感染(10倍的机会),但没有证据支持这一观点。
我相信CDC应该有这类数据

回复 '三丝' 的评论 : 不知有何证据让你那么说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西木人' 的评论 : 谢谢来访!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_abcd' 的评论 : 不会吧,我提都没有提ADE呀?这些人不能产生抗体,而且由于免疫缺陷比一般人对新冠更为敏感。
cn_abcd 回复 悄悄话 怎么你写的像是有ADE似的?
西木人 回复 悄悄话 谢谢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笑薇.' 的评论 : 是的,最早是从新冠病人B细胞提出的最有效的几个克隆,所以效果比较好。如果打疫苗或感染的话,正常人也可以自己产生这些抗体。
笑薇. 回复 悄悄话 看来鸡尾酒还是比较有效。感谢科普!!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三丝' 的评论 : 不知有何证据让你那么说
三丝 回复 悄悄话 这类疫苗突破(breakthrough)病例很可能是ADE的结果。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voiceofme' 的评论 : 谢谢来访!
voiceofme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学到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